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08印画

    “山神廟!”

    李睿先看向那最为关键的三个字,结果一眼就辨认出来,尽管“庙”字用的是繁体字,但从小喜欢翻看古典书籍与古装电视剧的他,想要认出这个字来并不为难,何况在中国历史文化中,跟“山神”连在一起的字词,多半也是个“庙”字。

    “山神庙?”

    吕青曼重复了一遍,秀丽的瓜子脸上净是疑惑。不单是她想不明白,李睿也想不明白,这个铁墩上怎么会刻下这三个字?夫妻俩对视一眼,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李睿暂时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转目看向印画其它部位。铁墩底部的阴刻文字与纹路都是反刻上去的,印到纸上以后,原本左边的图案就跑到了右边,原本右边的也就跑到了左边。现在,在这张印画上,左上角是“山神廟”三个竖排的字,三字上面有两道山脊也似的曲线,乍一看像是一座小山;小山右下角,有两条自左上至右下蜿蜒而下的曲线,像是小山脚下流淌着的一条小河;小河右边是一片树林与村庄的轮廓,虽只寥寥数笔,但非常形象,让人一看就能明白那是一座村庄。

    “咦,这好像是一幅山水画呢!”

    吕青曼通览全局后,发出了感慨。

    李睿有心看看她的理解是否跟自己一样,问道:“说说看,都看到什么了?”

    吕青曼指着印画道:“左上角是座小山,山上有一座山神庙,山下是条小河,河水自西北向东南流下去,河的右边是个小村子,村子外围是一片树林。你看到的不是这样吗?”

    李睿连连点头,只觉得这幅印画越看越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地形,冥思苦想:“青曼说它是山水画,不错,但其实它更像是一幅地图,毕竟,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在铁墩子上印刻山水画啊?而且还是反着刻的,那不是更加的缺心眼吗?正常人绝对不会这么干。所以,它的主要作用应该是地图,是财宝主人留给得到罐子的人的一个暗示。这个地图最关键的三个点,同时也是最大的提示,就是山神庙、小河与村庄。财宝主人就是要通过这三个坐标性建筑来标明具体方位。现在先不管财宝主人留下来的暗示是什么,先搞清楚这幅地图描绘的是哪儿。呃……陶罐是从老宅出土的,而老宅所在是永阳镇的驻地永阳村……啊,想到了!”

    蓦地里,李睿想起小时候在永阳村老家里生活的场景,那时候村子西头下坡有一条小河,河水自西北来,流向东南,河水深不及尺,宽有五六米,河水清澈之极,河边遍布丰美的水草,村里的人都去那里放牛放马,水里还能捕捉到小鱼小虾,彼时那条小河是他们这些村里幼童最好的游戏场所,或是在里面洗澡,或是在里面捉鱼摸虾,都能玩得不亦乐乎,在他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最艳丽的一抹色彩。当然,那条河现在已经干涸了,干了得有将近二十年了,河道里也已经种满了杨树,有的地段还堆满了村民们的生活垃圾。

    李睿儿时的记忆里,除去对那条小河的印象外,还记得趟过小河后,村子西北方向上还有一座小山。那座山也不知道什么年代形成的,孤鹜的凸立在村西北的平原上,高六七十米,北坡比较陡峭,南坡较为平缓,山上生了很多松柏灌木。在南坡半山腰上有座破庙,同样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庙,早就破败不堪,除去残垣断壁与一些破碎的石碑雕像外,什么都没留下。李睿小时候跟街坊四邻的小孩曾经去山上玩过,到过那座破庙,不过印象里只有那座破庙的荒凉外景,却完全忘记了它的名字。

    村西是小河,河西北是座山,山上有座庙,这三个特征岂不正好应对了印画上的地形图?只是现在还不敢确定,老家西北那座山上的破庙,是不是山神庙?不过这一点也很容易确定,出去找老爸问问就清楚了。

    想到这,李睿有些兴奋,感觉自己已经揭开了这幅印画所含秘密的一半,在青曼脸上吻了一口,道:“你等我,我出去跟老爸问个事儿,我感觉我已经知道这幅图是哪了。”说完匆匆起身出屋。

    吕青曼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被他亲过的地方,嘴角噙着一丝羞涩的笑,拿过那张A4打印纸,凝目瞧看,忽的又发现了什么,失声道:“咦,这是什么标记?”

    李睿几步赶到老爸李建民的卧室,开门见山的问道:“爸,咱们老家村西北那座山上是不是有座庙?”李建民正在看杂志,闻言愣了下,抬头看他,奇道:“打听这个干什么?”李睿道:“哎呀,您就快告诉我吧。”李建民点点头,道:“是有座庙,咋啦?”李睿兴奋的道:“那座庙是什么庙?”李建民努力回忆了下,摇摇头,脸色茫然的道:“我都忘了是土地庙还是山神庙了,反正就是这两者之一。不过我小时候那座庙就已经毁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想起打听这个来了?”李睿听得欢喜莫名,道:“您再好好想想,能不能确认就是山神庙?”

    李建民皱眉回忆起来,想了好久好久,还是连连摇头,脸色非常痛苦,似乎是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过李睿却已经根据自己的判断推测出了答案——既然是在山上建的庙,那肯定就是山神庙了呗,谁们家土地庙盖到山上去,那不是让土地爷跟山神爷掐架吗?想到这非常高兴,喜滋滋的回了屋去。

    李建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慈爱的摇了摇头。

    李睿回到卧室,把门关了,快步走回青曼身边坐下,得意的道:“我已经问过老爸了,确定老家村子西北的山上那座破庙就是山神庙。”吕青曼傻乎乎的道:“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李睿这才醒悟,自己并未把之前的思虑告诉她,忙又讲了一遍。吕青曼瞪大秀目,萌萌的道:“那你是说,这幅画,画的就是你老家永阳村的地形?”李睿用力点头,道:“不然还能是哪?这画在铁墩上,铁墩在陶罐里,陶罐是在永阳村老宅出头的,因此这幅画肯定是跟永阳村有关联了。”吕青曼呆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他的话,过了会儿皱眉道:“确认是老家村子了,又有什么用?”

    李睿听了深以为然,光确认是老家村子可不行,还要确认财宝主人留下这幅画……不对,现在已经应该叫做地图了……的意图,从青曼手里拿过打印纸,盯着那幅地图,心里琢磨不停。

    吕青曼呆呆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了,这是什么标记啊?”说完伸出纤指,指向地图上“山神廟”三字里那个“廟”字的下边。

    李睿凝目看去,见那下边有一个小小的长椭圆形小圈,纹路有些暗淡,不仔细瞧根本就瞧不见,他愣了下,索性拿过那个铁墩,找到那个小圈的位置,瞪大眼睛看去,却发现那似乎是一个元宝的形状,随手指给青曼:“老婆你看,是不是像一个元宝?”

    吕青曼叫道:“啊,像,我说看着有点眼熟呢,原来是个小元宝,不过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廟’字下面刻着一个小元宝,难道说庙下面有宝藏吗?呵呵。”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睿只听得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惊喜交加的道:“哎呀,没准还真是!”吕青曼被他的突兀动作吓了一跳,爱嗔不已的轻手打他一下,道:“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什么没准什么真是啊?”

    李睿喜滋滋的道:“你不是说庙底下有宝藏吗,我想了想还真有可能。你看啊,我之前就分析到了,能跟银锭金条放在一起,这铁墩肯定也是等值的东西,结果,铁墩上的印画……不对,是地图,就被咱们发现了,然后地图上又指明了山神庙的具体位置,还在上面刻下了元宝的印记,这不明摆着一幅藏宝图吗?哈哈,我就说嘛,这铁墩上一定有大秘密,原来藏着一幅藏宝图呐。啊哈,这下可是捡到宝了,啧啧,老婆,大功告成,亲个嘴吧。”说完凑到青曼脸前就是狠狠一口。

    吕青曼猝不及防,被他亲了个正着,又好气又好笑,抬手在他腰间拧了一把,却也跟着高兴,倒不是高兴入主了一份藏宝图,而是跟着他一起高兴。

    李睿兴冲冲的道:“今天老宅里挖出来的那个陶罐,里面的金条银锭加起来总值在八十万左右,这个藏宝图里藏着的财宝,我估计得是最少三倍的数目。”吕青曼笑道:“你少胡扯了,没影儿的事让你说的跟真的似的。”李睿道:“我没胡扯,我是推理出来的。你想想,如果藏在山神庙下那点财宝数目并不是很大,那跟那个陶罐一起埋到地下不得了,干吗还费力费事的运到山上去藏起来?又何必铸造这么一块铁墩子,还特意反刻上藏宝图?如此大费周章,只能说明一件事,山神庙的宝藏非常之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