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11突来记者

    李睿在旁看得颇有感触,干哥李明贵为区长没错,在市南区里那是第二号人物、响当当的角色,可也仅仅是表面上风光,真到了里子里头,他不知道要承担多大的责任承受多大的压力,干好了,那是他应该的,是职责所在;可一旦出了问题,他就要承担连带责任,说起来也真够憋屈的,转念想到,自己以后也会走他的路,先是副县区长,然后就是正职县区长,那时也会跟他一样,责任重大、事务纷繁,一点都不能马虎大意,否则一失足就可能粉身碎骨,每天都要这样辛辛苦苦提心吊胆,恐怕睡觉都睡不踏实,这么一想,很有点心灰意冷,萌生出退离官场的念头。    .      .  

    不过,他这个念头只是在脑袋里一转就很快消失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没有别的一技之长,退出官场又能做什么?倒是可以做生意,可通过这近一年的经历已经明白,做生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也需要权力的陪伴与关照,如果背后没有权力关照,小到一个商店,大到一个上市公司,都开不下去,就算勉强开下去了,也是磕磕绊绊,很难盈利,现实中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盛景这座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欧阳欣,很多时候为了保持发展与开拓业务,也需要向权力低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现实的悲哀。

    既然如此,还不如继续作为权力的拥有者,留在官场发展呢!正好背后有岳父吕舟行、老板宋朝阳与舅舅杜民生可以依靠,上升之路较大多数干部来说都容易得多,顺风顺水,可以更快更好更安全的爬到更高的位置,尽管其中也会充满艰辛困苦,但话说回来,天底下干什么事是不需要吃苦的呢?当皇帝还得五更上朝呢。

    正应了那句老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想明白这一点,李睿的从政之志越发的坚韧精纯,不可动摇。

    离开二十里铺社区之前,宋朝阳告诉李明:“你通知二十里铺社区拆改工程的负责人们,不用等我过来调研了,准备好的那套迎接仪式就免了吧,与其有精力搞那么多迎来送往的过场,不如用心想想怎么把拆迁工作做得更好。”

    李明答应下来,自去安排下属通知。

    车队再次启程,赶往第二个调研地点,老果脯厂家属院。这样等于是宋朝阳人为将李明安排好的调研顺序弄反了,将会打有关领导干部一个措手不及,也就更容易发现问题。李明还不敢给即将被宋朝阳突击检查调研的棚户区负责人报信,否则会被宋朝阳怪罪。

    路上,宋朝阳发表感慨道:“咱们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好管理的一群人,也是最难管理的一群人。他们敬畏官员,敬畏权力,官老爷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很少有不听话的,可一旦他们发现有机可乘有利可图了,又往往会忽视权力忽视王法,不知不觉就走在了违法的道路上;他们也是最善良的一群人,同时还是最狡猾的一群人。他们任劳任怨,一心为国,为我们新中国的解放与建设贡献了粮食、儿女、鲜血、汗水甚至是宝贵的生命,可他们一旦被歪风邪气玷污了思想,又变得贪婪狡诈斤斤计较;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很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存在,如同蝼蚁一般,辛辛苦苦,只为生存,但我们有时候又鄙视痛恨他们,痛恨他们的目光短浅,鄙视他们的小家子气。唉,真感觉现在的老百姓不好治理,或者说,他们的综合素质还不如古人。”

    李睿回头看向他,评论道:“老板,您最后一句话我不敢苟同,不是现在的老百姓素质低了不好治理了,而是现在社会大风气不好。信仰缺失,道德沦丧,绝大多数的人眼里都只认钱,政府丧失公信力,大众缺乏责任感与使命感,思想道德教育严重脱节……凡此种种,造就了眼下这个光怪陆离、轻佻浮华的社会风气。受这种风气的熏陶,就算是好人也要变得不好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古代,一个老太太要是摔倒在大街上,肯定人们蜂拥上前扶她;可是现代,一个老太太倒下了,附近的人们争相逃跑,生怕被讹住,这不就是社会风气演变所造成的后果之一吗?”

    宋朝阳点了点头,叹息说道:“好好的社会风气,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车到老果脯厂家属院,宋朝阳没再继续玩微服私访的把戏,把随行的杜民生等人都叫上,在李明的带领下,前往拆改工地现场调研。

    老果脯厂家属院是市南区拆迁较早的一个棚户区,已经全部拆迁完毕不说,回迁房也都已经拔地而起,站在外围往里望去,见里面如同雨后春笋似的耸立着二三十栋塔楼,有的已经封顶,正在楼体表面贴隔热层;有的正在建设,刚刚建起十几层;有的正在打造地基,老远就能望见一个个硕大的深坑,混凝土钢筋耸出地面。数十架吊塔耸立在这些塔楼旁边,正在繁忙的运转,工地上工人忙忙碌碌,各种挖土机、铲土车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进进出出,正是好一幅城市建设工地画面。

    李明把项目负责人叫到宋朝阳、杜民生等领导面前,介绍拆改工程进度与现状。

    其实类似棚户区拆迁改造的工程,问题最多最麻烦最不好解决的就是前期拆迁过程,因为其中牵扯到拆迁户所能得到的实质利益,一旦拆迁完成了,接下来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就等回迁房建好后搬进去入住了。也因此,宋朝阳在老果脯厂家属院这里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发现不了什么问题,也没什么可现场办公的。

    听完介绍之后,宋朝阳等人又进入一座已经建好的回迁楼里转了转,查看回迁房的质量环境,之后便准备走人,去最后一个棚户区。

    刚走出楼来,李睿手边的公务手机就来电话了,掏出来一看,是情姐姐郑紫娟的办公室座机,心头一跳,她怎么突然打来电话了?而且是打的公务电话,难道市里又出什么大事了?忙接听了,道:“喂,郑部长……”

    “小睿,你在不在书记旁边?他方不方便接电话?”

    郑紫娟一上来就语气急促的说道。

    李睿道:“在的,我马上交给他,你稍等。”说完紧走几步追到宋朝阳身边,把手机递给他,低声道:“郑部长来的电话,似乎有急事。”

    宋朝阳微微皱眉,停下脚步,结果手机放到耳畔,道:“喂,紫娟部长……”

    他听了一阵,点头道:“允许,为什么不允许?不允许倒显得我们心怀鬼胎了。他们想怎么采访就怎么采访,想去哪采访就去哪采访,我们从市里到区里到下面街道,一律不许阻拦。如果有必要,我们甚至可以提供帮助,譬如派出人手协助采访,帮他们拿到第一手真实的资料……”

    李睿瞪大眼睛看着他,心里寻思,采访?什么意思?难道是有记者下来了?

    宋朝阳说过后又听了一阵,眉头慢慢皱起,道:“……这样啊,呃,让我想想,要不……我让小睿过去吧。小睿熟悉事件的来龙去脉,又能很好的把握敏感度,应该能把那两位大神伺候好了……嗯,他今天没什么事,就是陪我调研,好,我这就让他过去,好,再见。”

    他挂掉电话,眼看李睿正瞧着自己,对他一笑,道:“你有新任务了。”李睿好奇地说道:“什么任务?”

    宋朝阳正色说道:“国家法制日报下来两个记者,采访东水村系列事件。他们没有跟市北区委宣传部打招呼,直接就奔了东水村,到那开展采访的时候,被区政府的工作人员拦下了,便亮明身份。工作人员听说他们是法制日报下来采访的,不敢阻拦,却也不敢放行,就通知了区委宣传部。区委宣传部也不敢擅专,便又联系市委宣传部,看市里是否同意那俩记者采访。紫娟部长听后也拿不定主意,就来问我的意思,我说允许那两个记者进行采访,还要给予支持。紫娟部长想派人陪同他们两人采访,其实就是一边帮忙一边看(‘刊’音)着他们,可又怕派出去的人不熟悉东水村系列事件的内幕情况,不仅帮不上忙,还要犯政治错误。我想了想,那就派你过去吧。”

    李睿听了暗暗好笑,国家法制日报这是跟青阳干上啦,先是微博上转发东水村系列事件并做出评论,可能是觉得不过瘾,现在竟然又派记者下来采访,这是要跟青阳死磕的节奏吗?青阳是惹着它了还是怎么着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