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23原形毕露

    马若曦嘻嘻哈哈的笑起来,笑得非常开心,道:“我跟你闹着玩呢,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李睿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怕你又误以为我要趁你之危欺负你。 ”说着也松开了她腰肢。马若曦抬手在他胸膛上撑了下,借力懒洋洋的站直身子,咯咯娇笑道:“你那么怕我干什么?我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又不会骂你打你,就像你刚才抱了我,我也没说你什么呀。”说完又赞了一句:“你抱得很及时,以后继续保持哦。”

    这话听起来就有点怪了,李睿听得心头怦怦乱跳,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是告诉自己,以后碰到她有危险了,还要像刚才那样立即出手救援,还是暗示自己,以后可以经常性的抱她?想到这忽然有些全身发热,真想一把将面前这个借醉撒嗔的美女记者一把搂进怀里,狠狠的疼爱一番。

    这个小插曲过后,两人关系更亲热了一重,也多了几分暧昧味道。

    来到路边,李睿招手叫停一辆出租车,跟马若曦分左右坐进后排,吩咐司机师傅赶奔青阳宾馆。

    路上,马若曦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李睿就坐在她身边,可以清晰闻嗅到她打哈欠时喷出来的香甜口气,只被逗得心里痒痒的,偏头看她,可巧马若曦这时也在看他,二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马若曦悄声问道:“你笑什么?”李睿道:“我笑我快要被你的哈欠传染了,等会儿你还没睡过去,我倒先睡着了。”马若曦道:“那可不成,你得负责把我送到房间里去,要不然我哪知道哪是哪啊?你困得厉害吗?你要是困得厉害,我帮你清醒清醒。”李睿奇道:“你怎么帮我清醒?”

    马若曦笑嘻嘻的不再说话, 却抬手过去,在他胳膊上轻轻拧了一把。李睿忍不住好笑,心说这小女人还真是有趣啊,也不枉自己陪她一天。

    “不困了吧?”

    马若曦拧过他后,有些得意的问道。

    李睿苦笑道:“其实你不打哈欠我就不困了,不用这种提醒方式,太伤感情了。”马若曦却因为这个灵光一闪的小整蛊而变得兴奋起来,道:“你管我打不打哈欠呢,反正我要定时提醒你,你可不许睡着了,呵呵。”说着又轻轻拧他一把。李睿逆来顺受,只是闪躲,表现得软弱可欺。如此一来,却更激发了马若曦“欺负”他的欲念,纤手时不时的在他身上搞点小动作。此时的她,与白日里那个不苟言笑、端庄冷颜的女记者可是判若两人。

    接下来的路途,二人就在厮闹中度过,倒也不觉寂寞。赶到青阳宾馆,李睿找到副总经理李晓月,跟她手里拿过房卡后,先送马若曦乘电梯上楼回房。

    进入房间后,李睿带着马若曦在里面转了一圈,问道:“还满意吧?你别看这只是青阳市委市政府的招待所,但实际上也是准四星级,应该配得上你这位首都来的大记者的身份。”马若曦敷衍着点点头,道:“还成吧,挺不错的,我又算什么大记者了,只是小记者一个,你别抬举我啦。”李睿笑笑,道:“那就好,那你先……忙你的,洗漱还是洗澡都行,我下去一趟,给你搞定返京火车票。”

    其实他还有一个打算,就是下去找到李晓月,从她手里拿到那两份青阳土特产,再拿到楼上来交给面前这位女记者,让她明早带回去。两份里面有她一份,已经提前回京的男记者张勇也有一份。

    马若曦关心的问道:“麻烦吗?要是麻烦,我干脆从网上订票得了。”李睿笑道:“不麻烦,我在市火车站有朋友,一个电话的事儿,明早我再送你去车站拿票。”

    马若曦哦了一声,却顺势打了个哈欠出来。李睿利马被传染到了,也跟着打了个哈欠。二人对视一眼,都是忍俊不禁笑起来。

    李睿笑道:“那我先下去了,过会儿再上来找你。”说着转身走向门口。

    马若曦跟上去送他,忽然抬手拧了他手臂一下。

    李睿被她这下偷袭搞得哭笑不得,停步转身看着她,道:“我说美女,你拧我没够啊?!都把你送到房间里了,怎么还拧我?”马若曦笑吟一吟的道:“我怕你困得厉害,所以再让你清醒清醒?”李睿道:“可我不困啊。”马若曦表情促狭的觑着他,道:“你刚才都打哈欠了,怎么可能不困?我这也是为你好啊,你不谢我就算了,还怪我?真是好心没好报!”

    李睿跟她对视一眼,见她似笑非笑的觑着自己,美眸深处带有几分戏谑之意,也别有三分暖昧之色,只看得心头一动,又见她红唇如画,油光闪亮,唇瓣似启不闭,说不出的妩媚勾人,只看得心头一阵热火涌动上来,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在醉仙楼外面抱她时的场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可是有引诱自己的意思,想到这心中已经做出一个决断,口干舌燥的问道:“那你现在困不困啊?我也让你清醒清醒呗?”

    马若曦笑嘻嘻的道:“你也想拧我啊?”李睿摇头道:“不是,是另外一种手法,同样能让你清醒。”马若曦笑道:“是什么手法啊?”

    李睿没再说话,深吸一口气,暗里咬了咬牙,迈上一步到她身前,双臂探出将她身子拥入怀里的同时,也已经蛮横直接的吻上了她的朱唇。马若曦脸色略微变幻,忙伸双手推在他心口,似乎想要推开他,但并未用力。李睿感觉到她没有抗拒后,心中大定,越发疯浪地吻她,并且很快攻陷了她的牙关——其实准确的说,是马若曦自己开启了牙关,迎他入口。李睿心中大乐,自然不会客气,长驱直入,瞬间跟她唇枪舌剑的勾斗起来。

    其实李睿在吻马若曦之前,就已经从她的言语神态里发现,她对自己有点意思,虽然未必是要跟自己上席梦思,但逢场作戏亲热一番还是没问题的,为此她还挑衅了自己一下,也就是拧自己那一把,所以也就勇敢出击了。结果他也猜对了,马若曦对他果然有意思,半点抗拒都没有,只是走了个欲拒还迎的过场,便陪他快活起来。

    但二人很快又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停下来的,反正两人稀里糊涂的就都停止了动作,但仍保持着拥抱在一起的姿势。

    马若曦鼻息有些粗的呼吸两下,俏脸上的红晕更娇艳了,觑着他的虎目笑道:“之前是谁说的,对我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李睿微微一笑,反问道:“那又是谁说的,对我半点兴趣都没有?”马若曦嘴硬的说道:“我对你就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啊。”李睿问道:“那你现在……”马若曦撒娇耍赖道:“我只是在试试你让我清醒的手法。”李睿笑道:“但是这并不是我让你清醒的手法,真正的手法是……”说着扬起手来,在她牛仔裤包裹出来的紧绷臀瓣上轻轻拍了一掌。马若曦被他拍得往他怀里一扑,撒嗔道:“哎哟,你还真打啊,我跟你没完!”李睿笑道:“你怎么跟我没完?”

    马若曦却又吃吃一笑,仰头去吻他,神情有些狂浪轻佻的样子,不知道是喝酒导致的,还是她原形毕露。

    李睿自然是全盘接受,抱紧她贪婪的亲吻,动作疯狂而大力,似乎要把之前积蓄了很久很久的邪火全部发泄到身前的美女记者身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交叠着倒在卧室里宽大的席梦思上。马若曦双手温柔的搂在李睿头上,呢喃道:“让我先洗个澡好嘛,今天掉坑里的时候头发衣服里进了好多砂子,你肯定也一样,你也要洗……”李睿现在很忙,忙中抽空,嘴里含混不清的道:“过会儿再洗!”马若曦撒娇道:“哎呀,我身上还出了汗,很脏的。”李睿道:“没关系,我不嫌你脏。”马若曦嘴角边浮现出自得而又无奈的笑意,嗲声嗲气的道:“那也要先让我脱了鞋啊,会弄脏被子的。”李睿道:“不让,不会弄脏被子的,我保证。”马若曦媚意十足的嗔道:“你果然很坏……”

    这话说完,屋里再也无人说话,但各种此起彼伏的古怪动静又表明着屋里有人的存在。动静持续了好久好久,甚至窗外那黑色凝重的夜,也因这些动静的存在而变得不再静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里终于平静下来,但很快又响起粗粗的呼吸声,当然,只有距离席梦思近的人才能听到。

    李睿休息片刻,缓缓睁开眼睛,一看怀里的美女记者正脸色疲惫中透着满足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腻滑的脸颊上吻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