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29求人办事的学问

    李福栓一听急了,叫道:“一个不留还行?就算你不要,我还得要呢。我不管,反正我得留一份。”李睿目带鄙夷之色的瞧着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打算留多少?”李福栓道:“银元宝我得要五个,金条我怎么也得留两根。”李睿点点头,道:“行,我就按你要的数目给你留一份,可是丑话咱们得说在前头,以后你要是因为你留的这份财宝出了事儿,我可不会救你。”李福栓听得有点后怕了,抬眼看看这间冷寂可怕的看押室,面现惧色,可想了想,又色厉内荏的叫道:“知道这事儿的只有咱们爷儿四个,你们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没人知道,又怎么会出事儿?”

    李睿点点头,对李福贵道:“大哥,你告诉我那些财宝都在哪呢,我现在就回去拿,拿回所里来就按我说的分了,然后你们几个也能被放出去。”李福贵一脸肉疼的道:“在你大伯家东配房里的白薯窖底下藏着呢。”李睿道:“好,我现在就回去拿,你们等我。”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李福栓忽然叫道:“小睿,别忘了给我留一份儿,我不怕出事儿!”

    这话有点挑衅李睿的意思,仿佛在嘲笑他胆小怕事。李睿听到耳中,暗暗冷笑,心说你不用得意太早,以你的性子,真要是留下一份财宝,早晚得出事儿,不信咱们就走着瞧,也没说什么,快步走了出去。

    在门外,李睿跟那位秃顶的副中队长客客气气的说道:“麻烦你帮我跟谭局长胡所长说一声,我回我大伯家拿点东西,很快就回来,请他们稍等。”

    那副中队长陪笑道:“好的,没问题,我这就上去告诉他们,您慢走。”

    李睿赶到前院,雨已经停了,地上湿乎乎的,天色却依旧阴沉,不知道还有没有雨。他坐进车里,驱车赶奔李建中家,路上也在思虑,自己的打算有没有考虑不到的地方,细细的想了几回,觉得主要关系都打点到了,这才放心。

    赶到李建中家里,李睿见到了他老婆以及聚拢过来的李氏族人,多半都是老太婆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满满当当一大屋子人,几乎全是女人,叽叽喳喳哭哭啼啼的,很是繁乱。

    李睿也没时间跟她们一一打招呼问候,将李建中老婆叫到屋外,跟她讲了自己的打算以及李建中父子的意思。

    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脑筋却很好使,一听便道:“小睿,大大(北方土语,意指伯父的妻子)听你的,现在什么都不要紧了,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把他们爷儿几个都捞出来……”

    李睿心下感叹不已,李福贵李福栓等一群大男人,见钱眼开,见宝起意,贪婪短视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却还不如一个老太太明白事理,实在是可笑可悲啊,道:“好的大大,那我现在就去东配房里面取财宝了,你给我看着点,证明我没私吞偷拿。”

    老太太叫道:“嗨,自家孩子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尽管去拿,我还信不过你嘛。你不是说那些财宝要分几份嘛,我去给你找点破布什么的,好给你装起来。”说完自顾自回了北房。

    李睿看着老太太年老却硬朗的腿脚,暗想,李建中有这么个老婆真是福气了,也没再耽搁,快步走向东配房。

    东配房不大,就一间小房子,面积十几平米大小,进屋右手边就是白薯窖的入口,两尺见方,上面用木板子盖着。把那七八条木板子撤到一旁,入口便显露出来,入口内壁上搭着一把梯子,人两腿先下去踩着梯子就能下到窖里。

    李睿手脚麻利的下到窖里,打开手机屏幕照亮,很快从角落里一个破筐中找到了那些财宝。那些元宝金条都是散放着的,他也不好一个个的拿上去,索性直接把那个破筐带出了窖。

    上来后,他先把李福栓要的那一份财宝——两根金条五个银锭,分了出去,又把剩下的那些数了数,心里稍微计算了下,分成了三份:其中最大的一份,是明面上做戏用的,要上交给区文物分局;较大的一份,是送给谭阳的;较小的那份,是送给胡小康的。至于胡小康会否吃独食,会不会分给所里其他的领导干部,如果会分,又分多少,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李睿就不去理会了,反正他要负责将此事彻底摆平。

    李睿分好之后,老太太也拿着布头过来了。

    李睿也不管她感兴趣不感兴趣,先把分得的这四份的用途都跟她讲了。

    老太太愕然问道:“福栓怎么还单独留了一份?”李睿笑道:“是啊,他舍不得全部交出去,死活非要留一份,谁也拿他没办法,就只好这么办了。”老太太叹道:“这些财宝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才能镇住的,没福气的人拿到手里不是福,是祸!福栓是没福的人,有福也不会让派出所抓走了,他硬要留下来,就是留下了祸事啊。”

    李睿连连点头,心道她跟大伯果然是一家人,论调都一样。

    两人一起动手,将四份财宝分别包裹起来,李睿拿着三份回到车里,跟老太太道别,驱车返回派出所,赶到以后没有下车,而是给谭阳打去电话,要他叫上胡小康下楼来上车说话。

    等了两分钟,眼看二人从楼里出来,李睿下车冲二人招手。

    谭阳和胡小康看到这辆豪华气派的X5居然是他开来的,而且挂着的还是省城牌照,对他的赫赫权势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二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想,这位小老弟不简单,做人那么谦逊柔和,开车却又那么高调霸道,果然是市委书记的身边人,就是有一套。

    在李睿的邀请下,二人分左右坐进后排座,一看后排座中间摆了三个布包,大小不一,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二人非常奇怪,一齐看向前面坐着的李睿,意存询问。

    李睿笑着解释道:“两位大哥,这三个包里装着的,就是我堂哥李福贵刚刚交出来的之前藏匿起来的那些财宝,为什么分成三份呢,你们听我说:事情已经闹大了,纸里包不住火了,因此必须得上交给区文物部门,但我想了,不能全部上交,全部上交了,我拿什么感谢两位大哥的仗义帮忙啊?所以啊,我就分了三份。最大的这一份,是明面上交给区文物分局的,打掩护用的,就烦请胡哥代我转交一下;较大的那一份,是送给谭哥的,毕竟没有谭哥仗义奔走,我也认识不了胡哥,咱不能让谭哥白白辛苦;最后那一份,是送给胡哥的,还是那句话,也不能让胡哥你白辛苦……”

    他说到这,谭阳已经是又惊又喜了,嘴上却道:“哎呀,老弟,你怎么这么客气啊,我是外人嘛,你使唤哥哥不是天经地义嘛?”

    胡小康也是不好意思的道:“这我不能收,老弟你太客气了,这就是没把我们当自己人啊。”

    李睿陪笑道:“两位哥哥放心,这事儿只有咱们三人知道,还有我堂哥知道,他那边肯定是不敢往外传的,他这回已经吃到教训了,以后一定会老老实实做人的,因此这事儿永远不用担心叫外人知道。怎么样,你们觉得我这分法还合适吗?”

    谭阳讪讪的道:“合适是合适,可这也太……呵呵……太见外了。”

    胡小康问道:“老弟,你光给我们俩分了,你自己呢?”

    李睿道:“我就不要了,呵呵,给自家人办事,哪还有收好处的呢?”

    谭阳摇头道:“不行,老弟你也得分一份,要不然我们俩可绝对不收,不能答应。”又看着那份最大的道:“这一大份是不是有点多啊?照我说啊,上交文物分局有点就行了,白给他们,难道他们还能嫌少?咱们再从这里面给李老弟分一份出来。”胡小康隆情厚义的帮腔儿道:“就是,我也是这个意思。李老弟那么慷慨大方,咱们也不能不会做人啊,必须得分一份,他要是不分,我都没脸收。”

    李睿忙摆手道:“我真不要,呵呵,两位哥哥,咱们说点别的,以后要是有机会,咱们坐在一起好好喝几杯……”

    谭胡二人本来也只是跟他客气客气,见他坚辞不要转移话题,也就放弃了劝说。三人热络的聊了几句,等下车的时候,就跟亲哥们一样了。

    谭阳胡小康先各自把分得的那份放到了自己车里,胡小康又把用来上交的那份送到治安中队,这才命人赶紧放掉李福贵等人。

    不过最早参与分金(其实就是抢金)的那帮人,譬如宋老狗、村支书等人,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们可没有像是李睿这样的好兄弟前来搭救,因此谁也没被放出来,都还在所里押着,估计家里人不到所里来交罚款是别想出去了,而罚款是每人两万块,这对于这些农家户来说可是一笔大数字了。换句话说,因为此次的财宝事件,镇派出所竟然也赚了笔小财,这是很多当事人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