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32下领导到来

    三人正聊着呢,外面的纪飞也已经迎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钢进厅。王钢一至,别的亲朋好友还好说,市局来的人们纷纷上前跟他问好。

    王钢敷衍的点点头,算是跟这些人打了招呼,在纪飞与沈元珠的招呼下,走向里边雅座。

    谭阳见王钢走过来,忙起身问候。论地位,在市公安系统内,王钢算是谭阳这个市北分局局长的上峰领导;论级别,王钢这个常务副局长是正处级,也要压过谭阳一头;论资历,王钢在青阳市公安领域扬名立万的时候,谭阳还只是个基层小干警呢,所以可以说,王钢是谭阳仰视的存在,谭阳见到他必须保持该有的礼仪。

    关维伟跟王钢却是老相识老朋友了,不管是在局里还是开班子会的时候,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因此见他过来,连起都没起,只是笑着冲老头摆摆手。

    王钢看到他二人,只是笑着点了个头,余光却瞥见二人中间站起来的李睿,立时呵呵一笑,停下脚步,伸右手过去,道:“小睿也过来啦。”

    李睿上前跟他握手,笑道:“王局,我听说您也会来,就马上赶来聆听您教诲了。”

    王钢哈哈大笑起来,道:“真会说话,可惜你没干我们这行儿啊,你要是干了我们这行儿,我还能教诲你几句,你这明显不是,而且未来是要当大领导的,我哪有什么可教诲你的,哈哈。”说着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臂膀。

    一旁谭阳看着王钢与李睿谈笑风生,心中更是震惊,想不到这位小兄弟地位尊崇若斯,就连市局第一副局长都要卖他面子,内心深处也别有几分骄傲,以能与他结交为荣耀,心中暗暗打算,自己一定要牢牢把住这位小兄弟,从此再也不能放手,而且针对他昨天送的那份财宝,也要回馈一下,能跟他这样一个大人物结交就已经是幸事了,又怎么好意思凭白受他一份大礼?

    等王钢走后,李睿刚刚坐下,关维伟表情暖昧的凑近了他,附耳说道:“看我们局办一枝花,今儿个穿的真特么够劲!看那小短裙,都快包不住她那大屁股了,真特么想上去抓两把。”

    李睿猜到他说的应该是沈元珠,为了确认,特意偏头看他,果然见他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刚刚离去不远的沈元珠,确认这一点后好笑不已,心说这位伟哥是有多久没碰过女人啦,怎么话里话外透着渴饥难耐呢?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沈元珠穿的确实出彩,不说别的,光是那条一步裙所展现出来的成孰女人曲线,就足以迷倒众生,又岂止是他关维伟想上去抓两把,自己何尝不也手痒呢?

    王钢到后没多久,市局局长周元松果然也来了,不过他还要急着赶回省城办事,不能留下来出席婚礼仪式,这趟过来是跟纪飞父女打个招呼,同时也是送出份子。

    他这一来,贵宾厅里的所有人等全都轰动了,要么是上前问好,要么是起身观望,不知道多少人在赞叹本次婚礼的档次之高。这里的档次不是说婚礼本身的档次,而是婚礼所带来的声名、荣耀。而很显然,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周元松的到来,一下子就为本次婚礼提升了很高一截档次。

    在王钢、纪飞、以及其他市局班子成员的陪同下,周元松进入休息室,与纪小佳夫妻俩亲切交谈,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语后,递出一个红包,勉励小夫妻“早生贵子”,随后便转身离去。纪飞等人又赶忙送他出去。

    周元松经过李睿桌旁的时候,见他竟然也在,微微一笑,停下脚步,和颜悦色的问道:“小睿啊,你难得这么清闲吧?”李睿侍立陪笑道:“可不是,一年之中,也就只有三四次这样的机会。”周元松笑道:“那你过会儿可要好好喝几杯。”说完对他点头示意道别,笑着走向门口。

    王钢、纪飞、关维伟等熟悉李睿身份的人,见到周元松主动跟他说话,并不觉得奇怪,可其他的宾朋们就搞不清楚了,不知道这么一个年纪轻轻、平实无华的小伙子,怎么能够得到市公安局长的垂青搭讪。不少人都偷眼观瞧李睿,想闹明白他的奇异之处所在;也有人在跟认识的人偷偷打听,询问李睿的身份。李睿自己却并不知道,他已经成了本次婚礼上的一个焦点,同时也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而谭阳却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感叹李睿的权势之盛了,甚至隐隐觉得,今天虽是纪飞嫁女的场合,但主人公并不是他的女儿跟新郎,而是李睿,所有的风头全被他一个人抢走了,所有来宾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一个人身上,其他人都成为了陪衬。

    婚礼仪式快要开始(上午十点十八分,是纪飞特意找人挑的好时间)之前,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郑紫娟终于赶到,尽管有些姗姗来迟,却也得到了所有来宾的热烈欢迎。人们也再一次领略了这对新人的面子之大,前后竟然有两位市委常委来到她的婚礼,这事儿要传出去,足够小夫妻得意平生。

    在纪飞等人的迎接带领下,在如潮的掌声中,郑紫娟面带浅笑走进厅来,一路跟欢迎的来宾们问好致意,颇有市领导的风范。李睿望着她,差点没笑出声来,怎么回事?原来这位情姐姐今天竟然穿了件艳红色的唐装,可能是取的红火大喜之意吧,可这样一来,她打扮的倒像是一个女司仪了。

    郑紫娟最后被引领到李睿这桌落座,坐在首位,这也是不久前纪飞偷偷跟李睿说好了的。纪飞知道李睿跟郑紫娟关系莫逆,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把纪小佳推荐给郑紫娟当秘书,所以跟李睿说好,把郑紫娟安排到这一桌,让他帮着招待伺候。李睿自然是义不容辞。

    眼下二人相见,当着桌上众多外人,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亲热举止,只是相视而笑罢了。

    郑紫娟落座后,跟纪飞说了两句悄悄话。纪飞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变化,倒也不是不高兴,只是带着点不太满足。

    李睿看到这一幕,觉得郑紫娟可能是告诉纪飞,她此行只在婚礼仪式上发表恭祝贺词,但是不留下来吃饭,因为类似她这样的大领导,一般都自持身份,尽管偶尔会跟群众打成一片,来显示自己的平易近人,但大多数时候,都会跟群众保持距离的。当然也不是说她这样虚伪,而是一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她需要经常性的端端架子,要不然别人就不拿她当回事了。就像周元松,刚来就又走了,说是有事,可眼下是五一假期,他又能有什么事?只是找个借口不留下来吃饭罢了。

    纪飞走开不久,就把王钢临时叫到了这一桌,毕竟要有人座陪郑紫娟才好,虽说纪飞已经安排了李睿招呼郑紫娟,但没个重量级的人陪着也不合适。王钢年纪已经不小,又是在场地位最尊崇的人,用来陪郑紫娟说话是最合适不过的。

    王钢坐下后,便笑呵呵的跟郑紫娟闲聊起来。郑紫娟也挺尊重这位小老头儿,跟他聊得非常投机。

    李睿有心跟郑紫娟亲近亲近,起身拿起茶壶,绕到她跟前,道:“郑部长,我给您倒点水。”郑紫娟猜到他是找借口过来跟自己说话,因为自己茶杯是满着的,他肯定看得见,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去,道:“小睿,你不用招呼我了,我过会儿仪式上说两句就走了。”李睿早已猜到,因此并不吃惊,小心翼翼给她满上茶水,道:“哦,您不留下来吃饭?”郑紫娟道:“嗯,本想敬小佳一杯的,可是还有点事,只能先走,过会儿你替我敬小佳一杯吧。”李睿适当的卖弄了下跟她的亲近关系,道:“可我还想敬您一杯呐。”郑紫娟莞尔一笑,道:“你想敬我还不好说,下次吧。”

    两人对视一眼,用眼神无声的交流着,这一刻李睿突然发现,自己虽然已经很久没跟这位情姐姐亲近了,但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在与她对视的时候,竟然可以感受到心弦在被她柔和的拨动着。

    旁边王钢听到二人这番对话,一脸感叹之色,不知道是在感叹郑紫娟平易近人,还是在感叹李睿权势之盛。

    婚礼很快开始了,程序都是标准程序,没什么特殊花样,甚至可以说是老旧古板,但没谁瞧不起这趟流程,因为本场婚礼的重点不在仪式上,而是在于出席仪式的人上。能够先后得到两位市领导的关注与祝福,这场婚礼就算不是青阳市有史以来最上档次的婚礼,也绝对可以作为个中翘楚流传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