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34两情不一

    沈元珠笑着叫道:“哎呀,你还敢跟我动手,我可是警察,你这是袭警你知道不?小心我抓起你来。”说着话,素手伸到他肋下,隔着衣服乱扭一气。

    李睿被她撩得火大,两手探出抱住她,把她按坐在腿上,凑嘴就去吻她。沈元珠嘻嘻笑着躲开,低嗔道:“别闹,门没关。”李睿醉意熏熏的道:“我管你关没关呢,把脸转过来,让我咬你两口!”沈元珠不听话,只露个马尾辫给他,笑着挣扎,却并未用力,小声道:“要是进来人咱俩就完了,别闹……”李睿道:“谁跟你闹呢,赶紧转过脸来。”沈元珠笑嗔道:“不行,凭什么呀,直说又不是我灌醉你的,你少欺负老实人。”

    李睿闻到她散发出来的女人香,邪念炽烈,懒得再跟她废话,一把将她身子扳过来,蛮横的吻住她红嫩小嘴。沈元珠见已经躲不开,索性温顺乖巧的跟他做了个嘴儿,却趁他不备,忽然出手推开他,起身后退两步,望着他吃吃的笑。

    李睿刚刚尝到甜头,自然是意犹未尽,哪肯放她走,偏头看看屋门,想让她把门关了,又怕那样会欲盖弥彰、反而出事,可要是不关门吧,又会十分危险,心中左右为难。

    沈元珠笑着小声说道:“你打也打了,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这回可以满意了吧?我看你根本就没醉,就是故意装醉,好引我过来欺负我,亏我那么关心你,听小佳说你喝多了就赶紧过来瞧你来了,你却趁机欺负我……得了,没醉就别装了,走吧,出去喝酒,你今天必须得敬我一杯,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李睿面带邪笑看着她,心说这位姐也学聪明了,以前跟自己相好的时候,她总是扮演主动积极的那一方,却屡次被自己各种推拒;如今轮到自己扮演主动的一方了,她却开始玩欲迎先拒的把戏,她是不是已经想明白了,男人都是贱骨头,上赶着的不要,不给的才抢?笑道:“不用出去喝酒,你过来,我这儿就有酒,我好好敬你几杯。”

    他想玩之前张薇跟他玩的那套喝酒的把戏,那套把戏很看关系的,关系不到可是玩不起来,而他跟沈元珠的关系正好玩这个把戏。

    沈元珠秀眉一挑,哼道:“你酒在哪呢,我怎么没看着?少骗我了。”李睿道:“你过来就知道酒在哪了,快来啊,难道我还会害你吗,呵呵。”沈元珠笑盈盈的逗他道:“我管你酒在哪呢,反正我得出去了,要不然我老跟你在这儿腻着算是怎么回事啊,呵呵,你想闹绯闻啊。”说着转身便往门口去,嘴角边洋溢着戏谑成功的笑意。

    李睿想起身拉住她,却也知道她的话很有道理,何况谁知道纪小佳什么时候过来,只能强自压制住身内邪火,目送她出屋。

    沈元珠出得更衣室,回到酒席上,跟一众领导同事说笑几句,又转着敬了几杯酒,随后找到服务员,要了一壶茶水,拿了一个干净茶碗,步履盈盈又回了更衣室。

    李睿正在床上闷坐,见她去而复返,喜出望外,刚刚压制下去的一腔邪火又燃烧起来。

    沈元珠倒了碗茶水,却没递给他,而是放到进门旁桌上,走到他跟前,打趣他道:“一个人有意思吗李处长?”李睿笑道:“没意思,你陪我就有意思了。话说回来,还是我们家元珠好啊,还知道给我送水。”沈元珠撇撇嘴,似笑非笑的道:“谁给你送水啊。我这是跟你学的,做个假样子给外人看的,让外人以为我是来给你送茶醒酒,其实并不是。”李睿心头大乐,道:“其实你是送自己过来的,想让我继续收拾你。”沈元珠妩媚的白他一眼,不无幽怨的道:“该来劲的时候你不来劲,不该来劲的时候你却偏偏来劲了。”

    李睿知道她在翻旧账,很有些尴尬。沈元珠却已经走到卫生间门口,开着门探头在里面看了半响,不知道在看什么,看过后面带古怪笑意的对他招招手。李睿缓缓起身,走几步到她身边,纳闷的问道:“干什么?”沈元珠也不言语,拉着他走进洗手间,反手把门虚掩,表情妩媚的觑着他,小声道:“你不是还想收拾我吗,那就在这收拾吧。这儿比外面强多了,起码外人突然闯进屋来瞧不见咱俩在干什么。我估摸着,外人应该不会过来,要来也是小佳过来,她来了我就说你喝多了想吐,我就带你到洗手间催吐来了……”

    李睿听到她这番思虑周全天衣无缝的说辞,又惊又喜,急不可耐的抱住她就亲。

    沈元珠却又闪躲开去,呵呵笑着说:“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收拾我,我好有个心理准备。”李睿大手已经放到她臀瓣上,语气炽烈的道:“我想吃了你。”沈元珠脸色微变,撒娇道:“不行,至少在这儿不行,动静太大不说,还危险。你想的话咱俩等酒席散了,到外边找个地方。”李睿道:“可我过会儿要去省城,没时间啊。”沈元珠扁扁嘴,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你有时间了再说……”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门声响动,紧跟着响起一个年轻女子的说话声:“咦,人呢?小睿哥?”

    “是小佳!”

    李睿听出是纪小佳的声音,吓了一跳,哪还敢再抱着沈元珠,忙松开了她,转过身去。

    沈元珠略微整理下衣服,顺手在他肋下捏了一把,这才对外面道:“小佳,在厕所里头呢。”说完就把门开了。

    纪小佳循声而来,脚踩高跟鞋,“噶的噶的”的走到洗手间门口,一见两人正在马桶前站着,纳闷的问道:“你们俩怎么在这待着呢?”说完秀美的俏脸上已经浮现出难忍的笑意。

    沈元珠抬手在李睿手臂上打了一下,嗔道:“还不是这家伙,突然要吐,吓了我一跳,赶紧扶着他进来了,结果给他拍了半天他又不吐,呵呵,纯粹折腾我玩……”

    李睿听得暗笑不已,转回头看着她,心说你沈元珠去参加金像奖评选都没问题了,怎么也能拿个最佳女配奖,这瞎话说起来连眼都不眨一下,还偏偏天衣无缝,怪不得人们都说呢,女人最会骗人,而金庸大师又说: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真是名言至理啊。

    纪小佳信以为真,关切的打量李睿几眼,道:“你没事吧,你还真喝多了啊?”李睿笑笑,道:“没事,你不要担心。”说完一摇三晃的走出洗手间。

    纪小佳忙扶住他,搀着他走到床上坐下。

    沈元珠道:“小佳你来了那你就看着他吧,我出去转转,招呼招呼客人。”说着朝门口走去。纪小佳抬头对她道:“好的元珠姐,你去忙你的吧……”说到这忽然发现了什么,忙叫道:“哎,元珠姐,你裙边卷起来了!”

    沈元珠停下脚步,回头往下一望,果不其然,短裙左后面下边卷起了两寸多高,都已经露出长筒丝袜的蕾一丝袜端了,再往上卷一点,可就要露出内裤了,心知肚明,这是李睿干的好事儿,刚才他滚烫的魔爪可是往里钻来着,不动声色的把卷上来的裙边拉下去,抬头对纪小佳一笑,道:“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卷起来的,多亏小佳你提醒,要不然我可出丑了。”说完恨恨的瞪了李睿一眼,道:“姓李的,你刚才没瞧见吧?”

    李睿忍住笑,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要瞧见了肯定会提醒你的。”

    沈元珠极有风情的横他一眼,扭扭哒哒的出了门去。

    纪小佳自然不知内情,也没多想,走到桌前,端起桌上那碗茶水,回到李睿身边,递到他手上,随后坐在他身边,道:“多喝点茶水,解解酒。”

    李睿嗯了一声,将茶碗接到手中,低头轻啜几口,目光无意间瞥见旁边那双修长玉腿,只看得心头一跳,忙转移了视线。

    纪小佳等他喝过,将茶碗放回桌上,又坐回他身边,表情亲昵仰慕的看着他,略有几分腼腆的说道:“小睿哥,我……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李睿呵呵一笑,道:“小佳,你怎么跟我越来越见外啊?难道嫁出去了就不是你纪小佳了?咱俩什么关系,你还用这样?有什么话直说就得,我是一定会答应的。”纪小佳听后非常高兴,对他嫣然一笑,当真是笑靥如花,娇艳照人,柔柔的道:“我想跟你结干亲。”李睿微微一怔,道:“结干亲?”纪小佳道:“我想认你当干哥,做你干妹妹。”

    李睿又惊又喜,一下子怔住,呆呆的看了她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