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35什么是爱一个人

    纪小佳见他没有答应,有些惶急,出手抱住他的手臂连连摇晃,撒娇道:“你答不答应啊?”李睿笑眯眯地说道:“答应,为什么不答应?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提出这样的请求,你怎么会这么想?”

    纪小佳脸孔微红,道:“这还是我爸先提起来的呢,那时候他整天说你的好,说你这好,说你那好,还说什么要不是你已经结了婚,就把我嫁给你,后来又说,嫁不了你跟你结干亲也是一样,还说找机会跟你说说。 我一听,要是他跟你说,还不如我跟你说呢,毕竟是我跟你结干亲。所以我就借着今天结婚跟你说了,想认你当哥,你人好,热心,仗义,温厚,重感情,现在基本很难看到你这样的人了,而且一直以来对我很好,挺关照我的,我就想,做了你妹妹,你以后肯定会对我更好,我也多个哥哥,以后王杰要是欺负我,你还能帮我……”

    李睿听到这笑起来,小丫头说得很诚恳,相信也是她的本意,当然,里面或许掺杂点利益捆绑的味道,但天底下又有什么关系是纯粹无暇的呢?这正说明纪家父女瞧得起自己,是好事,是可以接受的,道:“好啊,我也一直想要个妹妹呢,你这么说正合我意,你这个妹妹我要定了。”

    纪小佳欢喜之极,激动得差点没跳起来,叫道:“你光口头答应可不行,咱俩得走个结干亲的仪式,正式结拜一下,然后以后咱两家就算是亲人了,要经常走动的,就跟亲兄妹一样。”李睿笑道:“没问题,等你婚假休完了,不忙了,挑个良辰吉日,咱俩结拜,到时候把两边家人都叫到现场,也算是认亲了。”纪小佳高兴坏了,拉着他的手臂连连摇晃,道:“这可是你说的,事后你可别不认账。我知道你现在喝多了,你可别说了半天全是醉话。”李睿笑道:“我喝多了,但是还没喝醉,我很清醒。”

    纪小佳道:“那你说句清醒的话给我听听?”李睿想都没想就冒出这么一句:“你是因为爱王杰才嫁给他的吗?”一句话就把纪小佳拍蒙了,她呆呆的看着他,脸上的兴奋之色慢慢消逝,变得茫然懵懂,好半天才悻悻的冒出一句:“我……好像……我也不……”李睿看到她的反应,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陪笑道:“我跟你闹着玩呢,你别往心里去。”纪小佳却缓缓摇头,脸色凝重的道:“你问的这个问题,刚才在婚礼仪式上,司仪问我会不会爱他一辈子的时候,我也短暂的考虑了下,我好像并不爱他,只是……只是……”欲言又止,说不下去了,脸色凄然。

    李睿自责不已,抬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纪小佳大吃一惊,忙抓住他手,按到自己腿上不许他动,嗔道:“你干吗?”说完凝目看向他脸颊,抬起另外一只手上去,为他轻轻抚揉。李睿歉意的道:“妹妹对不起,我真是喝多了,净说疯话怪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纪小佳笑笑,道:“你没说错话,你问得很对,你在帮我看清这场婚姻的真相。不过现在看清也有点晚了,婚我已经结了,只能是……呵呵,凑合着往下过了。”说完又问:“那你跟嫂子结婚的时候,你爱她吗?”李睿点头道:“爱,她对我很好。”纪小佳幽幽一叹,道:“对你好你才爱她,那这是爱还是报恩?”

    李睿立时醒悟自己失言,忙解释道:“也不是,我本来就很爱她,她对我好我只能是更爱她……”纪小佳摇头截口道:“我觉得真正的爱不是这样的。真正的爱,无所谓你对谁好谁对你好,而是你看到某个人的时候,就想跟他在一起,无所谓付出什么,也无所谓得到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跟他好,什么都不计较,满脑子都是他,他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能让你奋不顾身,他就是你的世界,甚至整个世界毁灭了都没关系,只要他在你身边,你就满足了。他能做到让你怦然心动,你看到他就知道,他才是你一生最想要的人。你不需要跟他步入婚姻的殿堂,什么束缚都不需要,你跟他在一起就足够了,就感觉人生轰轰烈烈,充满色彩……”

    说着说着,纪小佳自己先痴了,目光茫然的望着李睿的脸,不知道是否想到了什么。

    李睿也由她这段话,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老同桌丁怡静身上,也再一次清醒的意识到,丁怡静才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对她才是情根深种,才是纯粹的没有任何一丝外物掺杂的喜爱,青曼自己虽然也很爱,也认同她是自己最亲的女人,但这种爱形成于成年婚变之后,已经不是那么纯粹了,里面裹夹着很多其它方面的考虑,当然,这并不是说青曼的地位低于丁怡静,两个女人对自己来说都很重要,甚至青曼的地位要更高一些,毕竟她是将终生托付给自己的那个。

    两人各有所思,同时呆住了,没人再说话。谁又想得到,酒后一段随意的对话,却带来如此深刻的思考?甚至会影响到未来的生活轨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睿最先回过神来,感受到手中的腻滑温凉,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纪小佳按在她大腿上,正好接触她雪白的腿部肌肤,忙收回来,笑道:“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回头咱俩办个正式的结拜仪式。我酒醒的也差不多了,酒宴也应该快散了,那我就先走了。”

    纪小佳起身道:“那我送你下去。”李睿摇头道:“不用了,你是新娘子,哪有你到处乱跑抛头露面的?我自己下去就行了。”纪小佳问道:“那你一个人能行吗?”李睿笑道:“放心吧,没问题。”

    两人一先一后走出这间更衣室,纪小佳走在前边,去找老爸纪飞,告诉他李睿要走。

    李睿回头望了更衣室一眼,暗叹口气,转回头来,在厅里搜找沈元珠的身影,很快在某桌旁边发现了她,见她正跟一个中年男子碰杯,红衣短裙黑丝的穿戴分外显眼,心中暗叹,今天这个最合适的时机没能收拾了她,改天再想收拾她可就难了。

    男人想要正法某个女人,要看很多客观条件的,譬如环境、心情、状态等等,不是说,感情到了就能下手了。李睿与沈元珠感情早就到了,按理说李睿早就能下手了,但是直到昨天,他也没对伊人下手,甚至很久之前的一天,沈元珠都为他准备好了安全用具,他也没有出手。这个实例充分说了上面开头的论断。

    今天,各方面条件都满足:大环境虽然热闹人多,但相对有一个隐私封闭的小环境——那间更衣室;心情方面,李睿早就被沈元珠撩出了火,而沈元珠也是各种卖弄风情来招惹他,两人心意如一,都想亲近下对方;又都喝了酒,酒意微醺之下,自然更加控制不住念头,也不去想此举是否对不起老婆……可以说,这是李睿认识沈元珠以来,最想正法她的一次。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不能很好的把握,就此云散雨收,好事难成。而以后,再想达到同样的心情状态就难了,所以李睿感叹以后再想“收拾”沈元珠就难了。

    当然,这也能说李睿有品位了,更讲究了,不像别的某些男人,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一见到可上的女人就想上,无所顾忌,没有原则,一心只为满足私欲。在这方面,李睿还是很坚定的做着自己,并且正在向更有品味的层次迈进。

    纪飞夫妻听纪小佳报信后,急忙走出来,拦住李睿欲做挽留。李睿跟二老客套两句后,说服了他们。

    纪飞又要送他下楼,而沈元珠、关维伟、谭阳等人闻讯后也赶过来,要送他一程。李睿强力拦下他们,在宴会厅门口和他们道别,一人走向电梯厅。

    他等电梯时,接到了沈元珠打来的电话。

    沈元珠笑着说道:“这就走啦?不想收拾我啦?”李睿道:“想,可是没机会啦。”沈元珠道:“怎么没机会,咱俩出去找个地方,酒店不安全就去野外,呵呵。”李睿被她说得有些意动,苦叹道:“我是真想,可是我马上得奔省城啦。”沈元珠悻悻的道:“就不能耽误一会儿啊。”李睿苦笑道:“不能,唉,我也很郁闷啊。”沈元珠哼哼道:“我刚才都让你弄得……哼哼,全身着火了,你不管灭火就跑啦,你个坏蛋!”李睿小声道:“我的火也没人灭啊……我电梯来了,先不说了,改天再聊。”

    沈元珠也没办法,只能说声好吧,郁闷的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