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43起疑

    等待高紫萱出门的时间里,胡一波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整个计划,好确认是否真正做到了天衣无缝,思虑半响,也没想到什么问题,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看手表,吩咐闫洋道:“说给三儿,给我机灵点,过会儿控制住那个贱人的时候,先捂住她嘴,别让丫大喊大叫……”

    一刻钟后,李睿驾车缓缓停在高紫萱家小区门口。 吕青曼给高紫萱打去电话,高紫萱又跟门口保安确认,李睿这才被许可驾车进入。

    “呵呵,紫萱说她刚起,正刷牙呢,让咱们在楼底下稍等,她马上就下来!”

    吕青曼说到紫萱的时候,脸上总是现出慈爱的光辉,如同提到了自己的亲妹妹。

    李睿道:“别啊,既然都到家门口了,那就上去瞧瞧呗,顺便看看小牛,我都有点想它了。”

    李睿是真想小牛了,那条大狗看上去威风凛凛,很是吓人,却乖巧温顺得跟只小猫似的,还很通人性,简直是人见人爱。何况李睿又是高紫萱御口亲封的小牛的“爸爸”,心理上与它更加的亲近,自然也就想见见它了。

    吕青曼戏谑的瞧着他道:“你还是算了吧,裤衩都没穿,瞎跑什么啊,想让紫萱看出来后笑话你呀?你就老实在车里坐着吧。”李睿低头看了看裤子,道:“虽然里面吊儿郎当的,可外面却看不出什么来,你要不说,紫萱怎么知道我真空上阵?”

    吕青曼听他说到“吊儿郎当”,忍俊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夫妻俩笑谈着,也已经来到高紫萱家楼下。或许是楼里的大部分居民都出去旅游了,因此楼下空着的车位不少,李睿随便找了个车位停了,与青曼一起下车,走向楼门。至于楼门旁角落里那辆凯迪拉克,并未进入夫妻二人的视线。

    李睿牵手青曼走进电梯里的时候,里面先进了一个老太太,按的是八层。李睿看了一眼后,抬手按下十层,又按了关门键,便站回青曼旁边,等着电梯上行,想着过会儿见到紫萱,一定要抽时间把昨晚上的绮梦告诉她,看看她会做出什么反应,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会笑话自己一通……

    他胡思乱想,神飞天外,也不知道电梯到了哪层,忽听“叮”的一响,电梯门开了,那个老太太走了出去,青曼也随即往外迈步,他被动的被拉了出去。

    出电梯往右去,到头左拐,沿过道前行,第一个门就是……吕青曼走到门前,抬手要按下门铃,陡然发现,这道门上的门牌号赫然是‘806’。

    李睿见她扬手在半空,整个人僵住不动,脸上浮现出尴尬的苦笑,大为纳闷,问道:“老婆你按门铃啊,等什么呢?”吕青曼苦笑着对他道:“哎呀,你老婆犯傻了,人家老太太出来,我也跟着出来了,可人家到的是八层,我要去的却是十层!”李睿这才留意到门牌号,看了一眼后失笑道:“老婆啊老婆,你也有迷糊的时候啊。”吕青曼悻悻的轻拧了他一把,羞道:“你还说?!刚才我出电梯的时候你怎么不拉住我?你想什么呢?”李睿陪笑道:“好啦好啦,这事怪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老婆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走吧,回去继续坐电梯就是了。”

    吕青曼这才转嗔为喜,二人一起回到电梯厅,又坐了两层,这才赶到高紫萱家所在的十层。

    二人走出电梯厅,绕到高紫萱家门所在的过道,这时候李睿忽然望见,前方不远处,在斜对着紫萱家门、辟在楼体外墙上的窗台上,摆着一盆植物,那是一盆不知道名目的绚烂小花,花丛一簇簇的,花枝花叶也分外繁茂,郁郁葱葱,粉粉红红,看上去很是好看。

    李睿盯着那盆花多看了几眼,记忆中,上次来紫萱家里的时候,可是没看到过这盆花,不知道是谁买了摆在窗台上的,很是漂亮,也很迷人,就是不知道花香不香,过会儿要是有时间,倒是可以凑鼻子上去闻闻……

    他这么想着,也已经跟青曼走近了高紫萱家门,这时才发现,在高紫萱家门旁边靠墙的地方,站着一个身高体壮、膀大腰圆的男子,不知道在那做什么,目光无意间瞥过对方脸孔,心头忽然一紧,咦,这家伙怎么有点眼熟?

    那个男子正是胡一波的保镖三儿,他守在高紫萱家门口,只等高紫萱出门的时候出手,全身心都放在了屋门的动静上,也就没留意到走过来的李睿与吕青曼,等发现二人走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走远或者躲避了,估计二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更不认识自己,索性就装着没事人,若无其事的站在那不动,只在发现李睿看向自己的时候,扭过身去不给他看,心想,这两人最好不是高紫萱家的客人,而是里面一零零七家的业主或者朋友,总之不要给自己捣乱就行。

    他到底有些做贼心虚,心思全用在如何不引起李睿二人的怀疑上,也就没有留意李睿的长相,更没想起他其实是跟李睿见过面的。

    而此时李睿却已经对他产生了疑心,心说这小子怎么有点眼熟?身量骨架也有点熟悉,似乎以前在哪见过,但细细回忆,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他,这种记忆选择性缺失的体验可是最令人头疼。

    他头疼的时候,吕青曼已经自顾自走到高紫萱家门口,抬手按下了门铃。门铃响过后没多久门就开了,里面现出高紫萱那张正在敷面膜的脸,她也不说话,抬手就把吕青曼扯了进去。

    李睿最后看了三儿一眼,带着满心的疑惑走进屋里,反手把门关了。

    门外的三儿这才转回身,看看高紫萱家门,嘴里低低的骂了句:“擦,净他妈给老子添乱!”

    楼下凯迪拉克车里的胡一波,从实时监控画面上看到李睿夫妻走进高紫萱家门的场景,也是失望非常,骂道:“妈的,大早清儿的怎么就有客人上门啦?老天爷这不成心给我添堵吗?”

    大龙道:“没事儿,咱等了不也好几天了吗,再多等个半天一天的,也算不上什么,这叫好事多磨!”

    闫洋也安慰道:“就是,再多等会儿也就是啦。而且这俩人来的正好,他们过来做客,等会儿要走的时候,那丫头肯定要送他们出来,等她从电梯厅回来的时候,咱们正好逮着她!”

    胡一波勉强点点头,吩咐闫洋道:“告诉三儿,过会儿那贱人出来送客的时候,躲着她点,别给丫瞧见正脸儿,丫可是见过三儿正脸的,要还记着他把他认出来可就特么完了。”

    闫洋连连点头,马上通过无线耳麦将这话告诉了三儿。

    胡一波又犹疑的道:“要不要让三儿离那贱人家门口远点啊?要不然引人怀疑怎么办?”

    闫洋道:“应该用不着吧,刚才那俩人就没怀疑三儿,一句话都没多问。谁知道他是干吗的呀?没准是送快递的,也没准是里面那家住户的访客呢,不会有人多想的。”

    胡一波觉得这话有些道理,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高紫萱家里头,高紫萱招呼过青曼之后,瞥见李睿脸色迷茫的看着墙壁出神,忍不住好笑,叫道:“嗨,想什么哪!”李睿转目看向她,道:“我刚才在门外看到一个男的,有点眼熟,却忘了在哪见过,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高紫萱满不在乎的道:“你怎么不上去问问他呀,你说,嘿,哥儿们,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李睿听得笑起来,道:“也是啊,我应该找他问问的……”说到这,想起那男子看到自己之后马上转过了身去,透着股子反常,似乎是怕被自己认出来,心中一动,觉得很有些不对劲。

    他皱眉问道:“紫萱,我刚说的那个男的,他就站你家门旁边,也不知道干什么呢,就在门边站着,你以前见过这么一个人吗?”高紫萱道:“没见过……你要管他呢,没准是去隔壁邻居家串门的,而主人暂时出去了,他就只好在门口等着主人回来,这事儿还新鲜?”李睿道:“那他应该去隔壁家门口等着啊,跑你家门口来干什么?”高紫萱道:“我家对面有窗户,他就过来晒太阳呗。”这话有点道理,李睿听了也就不再多想,道:“你家窗台上那盆花挺不错啊,是你买的还是物业统一买的?”说到这也已经想到,应该不是物业统一买的,要不然为什么八层同样位置的窗台上就没这么一盆花,只有紫萱家这一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