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63忙碌的中午

    李睿也是感触颇深,暗想,去年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市水利局防汛办天天挨老上司袁晶晶的整呢,谁又想得到,一年不到,自己已经有了眼下这番造化,现在回头想一想,真跟做了一场大梦似的,但愿不是黄粱一梦啊。 (  .    .   )

    回到自己办公室,李睿抽空给杨鹏去了电话,让他这两天抽时间去市政府采购管理处拜访一下陶志新副处长,毕竟他现在还是干果杂粮加工厂名义上的厂长呢,他亲自办这个事最合适不过。

    两人说完这事后,杨鹏说起了蔬菜加工厂的事:“所有的加工设备都已经安装到位了,经调试已经可以正常工作,人手还没招齐,刚招了两个,都是妇女,现在正在接受设备厂商派出的技术人员的培训,估计再有一半天也就学得差不多了。我预计,下周一,加工厂的架子就算是搭起来了,也就齐活了。”

    李睿非常高兴,这就表明下周一就可以把加工厂交接给红颜知己欧阳欣了,相信她见到这个突如其来的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笑道:“你办事还真利落啊,这么快就搞定了,我得让酒店老板给你发高薪。”杨鹏感慨的道:“高薪不高薪的倒是无所谓,我也没把钱看在眼里,就是觉得我在这个过程中展现出了自个儿的能力,证明了我杨鹏不是一辈子混底层的命,活出了自个儿的尊严与实力,我挺高兴的。”李睿赞道:“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人生一世,不是看你赚多少钱,也不是看你能爬多高,而是你能不能认可自己,佩服自己,你能做到这一点,就说明你的人生已经成功了。”

    杨鹏笑道:“我还远远没有成功,还要继续努力,当然,就算以后成功了,也是靠你的提携……”李睿截口道:“哎呀我擦你媳妇的,你要这么说可就没劲了,咱哥儿俩还用说这个?”杨鹏嘿笑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对了,还有件事,咱蔬菜加工厂隔壁雕刻厂的王厂长,可是时不时就找我,问你什么时候收购,再拖下去他可就要被放贷的人砍死了。”李睿道:“好,我尽快,你让他放心,就这一两天的事,我会让丁怡静代我收购。”杨鹏微微吃惊,道:“丁怡静?”李睿道:“对,我想让她回青阳工作,但必须给她找点事干,就只好买下这家雕刻厂给她,让她当厂长……”

    挂掉这个电话,李睿又给丁怡静打去电话,问她辞完职了没有,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主持收购雕刻厂。丁怡静给了他个小小的惊喜,说已经辞职,今天下午就能赶回青阳,今晚还想跟他见个面。

    李睿倒也很想跟她见面,可惜晚上还要去看望卢明,估计没有什么时间,便告诉她,等明天再说,顺便把钱给她,让她尽快收购了那家雕刻厂。

    这短短的一上午就在各种电话与琐碎小事中过去了,等陪宋朝阳吃过午饭,李睿就按早上跟他说好的那样,趁中午休息时间赶奔市公安局,打算面见副局长纪飞,跟他说一下万金有的事。

    他随身带着公文包,包里装着那枚银牌与那本名册,只等跟纪飞见过后,就火速赶往市考古队,去拿给方芷彤观瞧辨认,希望能得出个结果。

    这么说起来,中午这短暂的休息时间,他要比上班的时候还忙。

    路上李睿给纪飞打去电话,跟他约好在他办公室见面。纪飞也没问他为什么来,似乎不论他来做什么,都是非常欢迎。当然这两位忘年交也已经有了那种交情,何况纪小佳马上还要跟李睿结为干兄妹,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又何必多问?

    赶到市局大楼里,李睿忽然想起了局办一枝花沈元珠,想到前天在纪小佳的婚宴上,自己差点没跟她成了好事,心里是既兴奋又羞惭,可叹自己身为堂堂的市委一秘,酒醉之后竟然把持不住自己,居然在婚礼宴会厅那种大庭广众的地方就想跟人暗通款曲,不要说传出去别人会怎么说,就算是现在的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但话说回来,经历了那一遭,自己跟沈元珠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下来了,再想逃避躲藏也没用,唉,又是一段孽缘啊。

    几分钟后,他见到了纪飞。纪飞请他落座后,要亲自给他沏茶,被他婉拒了。他也没耽误时间,当下将万金有的情况讲明。

    纪飞听后略一沉吟,点头道:“这事儿倒也好办,我跟市检察院、法院负责这个案子的人打个招呼就行了,严重的给判成轻微的,轻微的给判成缓刑,尽量争取轻判。这也算不上什么事儿,基本那些有权有势的犯事儿的,都会找朋友托关系减轻刑罚。不过万金有这案子里有个关键,他是敲诈勒索了市政府那边李婧副市长负责的文化博览会,要是轻判了他,李市长那边会不会不高兴?”

    李睿笑道:“李市长那边老哥您不用担心,我会跟她打招呼的。我也不瞒着老哥您,我跟李市长交情也不坏,这事她肯定会卖我一个薄面。”纪飞啧啧称赞:“老弟啊老弟,你这人脉可是都通了天啦,你说现在市里还有哪位领导跟你交情不好的吗?”李睿哈哈一笑,道:“老哥你要这么说,我也就告诉你,还真有个领导瞧不上我,就是政府新任于市长。”纪飞听得眉头一挑,低声道:“哦?这是怎么回事?”

    李睿笑道:“这事儿是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我简单点说,于市长想让我给他卖力,我没答应,他就开始处处针对我。所以啊,以后但凡有他在的公众场合,老哥您可得离我远点,免得让他迁怒到你。”纪飞见他对自己开诚布公,而且热心提醒,心中感叹不已,拍拍他的膝盖,道:“我跟他没有任何来往,他也迁怒不到我头上,我这没两年就该退二线了,局里要用我,我就继续干,不用我,我就回家给小佳他们两口子抱孩子去,接下来就颐养天年啦。”

    听他说到这话,李睿又想起纪小佳的老公王杰来了,总感觉纪小佳嫁给他是一朵鲜花插在了金子做的牛粪上,未免有些不值,想到这又有些奇怪,自己以前可是从来没这么想过的,好像还是前两天在小佳的婚宴上,看到她美艳妖娆的婚服装扮之后,惊为天人,才开始为她不平的,嘶,这么说,自己是被小佳的丽色给打动了?

    眼看正事儿已经说完,且还有正事要办,李睿也就没再坐下去,跟纪飞提出告辞。

    纪飞送他出去,边走边笑道:“小佳要跟你结干亲,昨天回家问我的主意,是只跟你结拜好,还是把你父母也拜上的好,我说你别问我,你问小睿拿主意去。”

    纪小佳如果只跟李睿结干亲,那就只跟李睿有干亲关系,称呼李睿老爸的时候,愿意就叫一声“干爹”,不愿意就叫“伯伯”,可如果连李睿的老爸也拜上,那她以后不仅会多出李睿这么一个干哥,还会多出一个非常正式的干爹,以后要把李建民当成是干爹那样孝敬。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拜方式,纪小佳就是不知道如何选择,才向老爸纪飞问计。

    李睿笑道:“还是只跟我拜吧,我可不想回过头来管老哥你叫干爹。”

    纪飞听得哈哈大笑起来,脸上一点不满意都没有。纪小佳这次与李睿结拜,如果连两家家长也拜上的话,将会带来两家关系上的亲近;但如果只是二人结拜,那只会带来二人关系上的亲近,表面上看,前者要好一些,但作为父亲来说,纪飞更希望看到的是女儿能够多多得到李睿的关照提携,所以他反而更倾向于后者。

    下得楼来,李睿缓步走向大院门口,拿出手机给方芷彤拨去电话,好确认她是不是在单位。

    电话接通后,彼端响起方芷彤那惊诧动听的话语声:“李……处长?”李睿知道她为什么惊诧,两人不联系都好几个月了,自己这突然联系她,她自然会是这种反应,笑道:“是我,你现在在哪?在单位吗?”方芷彤呆呆的道:“啊,是啊,你……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要我还那二十万?”

    之前方芷彤的父亲因经营麻辣烫生意的时候,违规占道,与前来执法的城管发生了冲突,刺伤了一名城管。此事经李睿大力斡旋,托了好多关系,花掉了二十万才给摆平。原本以方家的财力是拿不出二十万的,还是李睿好心借钱给方芷彤才解决了这个难题。这丫头可能因此觉得亏欠李睿实在良多,耿耿于怀,所以现在突然接到李睿电话,就误以为他是来要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