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66女神有事

    丁怡静欣慰的笑笑,驾车往西驶去,俏脸上的笑容也很快收敛,又恢复了之前沉郁的神色。 (  .    .   )

    车到西三环,丁怡静把车停在辅路上一处昏暗无光的所在,熄了火,伸手过去牵起李睿的手,什么都没说,却幽幽叹了口气。

    李睿两手握住她的纤手,拿到嘴边轻轻一吻,道:“老婆,你赶紧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你都快把我担心死了你知道吗?”丁怡静对他歉意的笑笑,道:“因为我家里的事,倒害得你担心了,我还不如不跟你说呢。”李睿佯怒道:“你这叫什么话?你是不是我老婆?我是不是你老公?你家事不就是我家事?快说吧。”

    丁怡静嗯了一声,开始讲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她父亲丁志国出事了。丁志国现任市交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一直以来都风风光光、平安无事,可最近不知道是得罪人了还是什么缘故,被人举报了。举报人分别向市北区公安分局与市北区纪委写了举报信,信里揭发列举了丁志国的若干罪证,譬如家住豪华小区,又譬如妻女开的都是豪车,而最致命的一条,是丁志国名下有一套三室两厅的经济适用房,但很显然他不够申领经济适用房的资格。举报信的末尾,恳请区公安分局与区纪委对丁志国进行彻查,将他贪污腐败、违法违纪的行为全部调查清楚。

    市北区公安分局与市北区纪委收到举报信后,不知道是故意针对丁志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居然对此高度重视,马上对此展开调查。区公安分局第一时间将丁志国做停职处理,随后区纪委对其进行了两规。现在丁志国已经被区纪委带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接受调查。丁怡静与妈妈丁母想见他一面都是妄想,更别说帮他翻案了。丁怡静今天下午回到家里的时候,丁母正为此发愁呢。丁怡静这也才知道,自己老爸竟然已经被双规多日了,而老妈怕自己担心,始终瞒着自己,要不是自己突然回到家中,还不知道这回事呢。

    丁母担心丈夫的安全与命运,自然没闲心管女儿下楼见什么朋友,又为什么回家。她上午去交警二大队找大队长来着,想了解下丈夫的情况,但对方也说不出什么来。她回到家里就开始发愁,考虑该托什么朋友才能见到丈夫,就算见不到,通个口信也好,也好救他出来,但思前想后,也没想到能请谁帮这个忙。丁怡静回到家里获悉情况后,也跟着发愁,她倒是第一时间就想到找李睿帮这个忙,又怕给他添麻烦,就没主动跟他说起。要不是晚上李睿来找她,她还不说呢。

    李睿听后有点不高兴,嗔怪道:“你还是把我当外人啊?竟然怕给我添麻烦?!你难道不知道咱俩已经是一个人了吗?身子是一起的,心也是一起的,还有什么不是一起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跟我还有什么可客气的?你倒是一心一意为我考虑了,可你也不想想,我要是知道这种事,会不管吗?到时候还不是因为你的拖延而耽误事?”丁怡静撒娇道:“我没把你当外人,我就是把你当老公看的,是真怕给你添麻烦,影响你的官位与前途,真的,我不想你因为我爸的事受到影响。我爸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再连累你。”

    李睿听了这话才意识到,她对自己的爱已经深厚到这种地步,简直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了,情不自禁地凑过去,把她上半身搂进怀里,在她脸颊、鬓角、青丝中动情的亲吻。

    丁怡静也深深投入到他宽厚温暖的怀抱里,紧紧抱着他,如同一艘小船停到了最为安全舒适的港湾中。

    短暂的拥抱过后,李睿放开了女神,问道:“你爸这事儿交给我就行了,一点也不麻烦,也不会连累到你老公我,但我现在想知道,举报信上反映的问题是否为真。假如,都是真的,你爸真有问题,那我只能尽最大努力让他被从轻处理,不可能彻底完全的拯救他;可如果都是假的,那你放心,我一定给他讨个公道回来。”

    丁怡静听了这话面现苦情,叹道:“都是真的,住高档小区开豪车的事你都知道,那个经济适用房的事我也问过我妈了,她也承认,指标是我爸一个老朋友送给他的,结果他傻呼呼的就把房子认领到他名下了,如今倒好,成为别人举报他的罪证了。我妈还说呢,那套房子就算归到她名下也好啊,也出不了这种事啊。”

    李睿拍拍她小手,道:“其实举报信上所列举的问题都不能算是真正的问题,并不能直接证明你爸违法乱纪了,只要区纪委查不到你爸违法乱纪的事实,这事儿就能解决。至于区公安分局那里,完全不用担心,我刚跟局长交了朋友,让他手下留情放过你爸这么一个充其量是正股级的小干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丁怡静冰雪聪颖,问道:“所以现在事情的关键就是,我爸到底干没干过违法乱纪的勾当?”李睿道:“是的,你跟你妈问过了吗,你爸是否干过?”丁怡静叹道:“肯定是干过啊,这还用说吗,不说别的,光是这些年收受的各种好处,就不知道有多少钱了。你以为我们家的房子车子,光凭我爸妈的死工资能赚出来?”李睿笑道:“这些都是小问题,眼下具有行政执法权的机关单位里的领导干部,谁没收受过好处?要查的话,没人手脚干净。这里的关键是,你爸有没有犯下特别严重、能引发重大不良影响的错误。”

    丁怡静听得茫然摇头,秀目里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我不清楚!

    李睿便想让她回家问问丁母,可转念一想,丁母也未必清楚丁志国所做的每一件事体,与其去找她问,还不如找丁志国本人问得清楚呢,但现在的问题是,丁志国已经被双规,自己休想见到他,呃,还真有点麻烦,琢磨片刻,道:“这样,我先找朋友问问,你爸到底是因为什么被人举报,他现在又被调查得怎么样了。咱们先摸个底再说怎么救他的事,你不要急,这事有我呢,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把他给捞出来。”

    丁怡静感激而又感动的看着他,眼圈有些红,有些晶莹的东西在眼眸深处打转。

    李睿看看时间,刚八点出头,道:“事不宜迟,我马上去找那位朋友打听,老婆我先走了,回头再聊。”说完推门就要下车。丁怡静忙叫住他:“哎,等下……”李睿回头看她,道:“还有什么事?”丁怡静道:“你要去哪,我送你过去吧。”李睿道:“不用,我打车过去,你回家陪你老妈吧,她现在需要你的陪伴。”丁怡静默然,过了忽儿抬手轻轻搭在他手臂上,道:“抱抱!”

    李睿甜蜜欣喜的笑起来,转回身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两人抱了一会儿,丁怡静仰首说道:“亲亲!”语气娇怯,充满深情。

    李睿心头柔情涌动,偏头吻了下去。丁怡静受了他一吻,又重重的回了他一口,低声道:“我爱你!”李睿失笑道:“这当儿说这话好像不太合适吧?搞得好像你是因为感谢我要报恩才这么说的。”丁怡静在他腰间肉上轻轻捏了一把,道:“那什么时候说合适?”李睿笑道:“在床上的时候说最合适。”

    丁怡静大窘,纤指活动,在他腰肉上重重拧了下。

    李睿疼得呲牙咧嘴,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也已经下了车去。丁怡静目光痴痴的望着他走到马路对面打车,许久许久,略带婴儿肥的俏丽瓜子脸上浮现出温馨的笑意。

    “啊,是我,小睿!我说哥哥,你这耳力可真不赖,一下就给听出来了。你在哪儿呐?我想过去找你待会儿啊,当面聆听教诲,呵呵……好,好,我马上赶到!”

    李睿打完这个电话的同时,也拦下辆出租车,坐进去吩咐司机:“去丝梦会所!”

    司机哦了一声,按下计价器,原地掉头,往东驶去。李睿看到这一幕,有点郁闷,早知道往东去,刚才就不过马路打车了,瞥眼见丁怡静的座驾还没离开,猜到她是要看着自己离开才回家,心中暗道:“老婆你等着,我一定把你爸救出来。”

    他刚才是给新近交的好朋友、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谭阳打的电话,打算找他坐坐,跟他嘴里了解一下有关丁志国的情况。丁志国所在的交警二大队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市交警支队,对外挂的牌子是“青阳市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大队”,但实际从属还是属于市北区公安分局,只是业务上受市交警支队指导,而且这个二大队原先的名字就叫市北区交警大队,是前几年市交警支队为了区分县与区,才把区里这几个交警大队按数字排序的方式新编的,至于下辖县的交警大队就还叫某某县交警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