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73告状

    挂掉电话后,李睿开始期待过会儿的见面,倒并不是冲方芷彤这个小美女去的,而是想搞清那枚银牌的秘密,进而弄清楚釜山山神庙下那堆金银珠宝的主人。不过,要说一点心思没放在方芷彤身上,也不可能,那丫头清丽俊雅、自带书卷之气,性格外傲内柔,是个令人仰慕又怜惜的女孩儿,可惜不能伤害她,要不然真想把她……追到手。

    临下班前,一处小美女张慧突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一看到李睿便兴奋的叫道:“处长,你知道已经有多少捐款了吗?”李睿忍住笑瞪着她,道:“说了你多少回了,要稳重,要娴静,可还是整天跑跑跳跳的,我看到你是不说什么,可让别的领导干部看在眼里,还不得笑话你?更得笑话我这个上司管教无方。”张慧委屈的撇撇小嘴,哼道:“我还不是想第一时间告诉你捐款数目?你却上来就说我一顿,好心没好报,那我不说了,我走了。”说着转身欲走。李睿忙劝道:“唉,来了就别急走,说完再走。”

    张慧悻悻一笑,转过身得意的道:“就知道你会叫住我。不过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下次会注意的。我告诉你啊,现在捐款总额已经逼近四万啦。”李睿淡淡的笑了笑,道:“头天募捐,能收获四万,已经很不少了。不过总数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了,明天休息,等周一上班,捐款的风头已经下去了,也就没什么人捐了。”张慧脸色凝重的点点头,道:“得了重病大病,本来也不能指望捐款,还是得靠自己。唉,你说卢明也怪可怜的,本来小日子过得多好啊,夫妻俩都有收入,丫头学习也不错,家里有房,还想再添辆车,结果这事一闹,马上就完了……”

    李睿听了这话,也陷入沉思,假如自己未被老板提携重用,还跟去年这个时候一样,在市水利局防汛办艰苦度日,家里再有个刘丽萍那样的老婆,岂非也没有抵御大病冲击的能力?要是家中任一人得了大病,岂非也就从此沦落为赤贫家庭?这么一想,越发感恩宋朝阳的青睐。

    张慧说完正事,又开始传八卦消息,脸色神秘的小声说道:“处里借调过来顶替卢明的那个梁文静有点牛气啊,刚来咱们处里半天,人还没认全呢,就开始教育人了,显得她多能似的,不就是从人大办公厅调过来的嘛,有什么可牛气的啊?人大还不得听咱们市委的?”

    梁文静,就是袁小迪从市人大办公厅借调过来的那位北大毕业的女科员。李睿虽然没见过她,但看过她的简历,也就知道她名字了,现下听闻张慧这么评价她,忍不住好笑,问道:“哦,她怎么牛气了?她又教育谁了?”张慧气愤愤的说:“教育我了!”李睿奇道:“哦,她教育你什么了?”

    张慧哼道:“孙处让我给她拷贝几个公文通稿学习,我给她拷贝的时候,她在旁边看着,嘿,她看着看着,居然嫌我效率低下,拷贝得慢,说我不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还上手教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可是气死我了!你说你一个新来的,让你干嘛你就老老实实地干嘛呗,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工作指指点点?我又不是没拷贝成功,也没比她慢多少,她凭什么教育我啊?气得我真想不理她了,可又怕因此显得我心胸狭窄,就忍着一肚子气给她拷贝了……”

    李睿听得眉头一挑,问道:“你是怎么拷贝的?她又是怎么拷贝的?”张慧道:“我啊,我先用鼠标右键点击文件,再选择复制,再跑到优盘路径下点击右键,选择粘贴,大家不都是这么拷贝东西吗?”李睿饶有兴趣的问道:“那她呢?”张慧哼了一声,道:“她用键盘,什么肯抽啊,又什么肯抽啊,要按好几个键,多麻烦啊,也没比我快多少。”

    李睿笑起来,语气郑重的道:“丫头,先不说她的态度怎么样,我觉得,你要想进步成长,就要谦虚学习,博采众长!人家的优点,你不能嫌弃排斥,而要好好分析,是不是真比你的强,真强的话,你就要学,拿来己用。就拿你说这事举个例子,她用键盘快捷键,肯定是比你用鼠标操作快,你不要拿需要按的键多说事,大家都是整天用电脑的,键盘上那点按键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肯抽肯抽肯抽S这种基本的快捷键组合,你只消从五个手指头里拿出两个来就完成了,按键又哪里多了?她在这方面比你强,而且好心指点你,你就应该谦虚学习。”

    张慧撇着嘴角道:“我是学了啊,我没说不学啊,可她口气太不客气了,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我瞧她根本不会做人,哼,真不知道袁处怎么会借她这么一个讨厌的家伙过来。”

    李睿听了又笑,道:“你刚跟人家接触一天,又怎么算是了解人家的脾气性格了?就算她真是这样的脾气,可出发点也是好的,是为你好,不是故意打你的脸。我觉得你不应该关注她对你所做的,而应该加强自己的学习。如果你比她强了,她各方面都不如你,又怎会有教育你的机会?当然,我也会关注她的,如果她真有点骄横轻狂,我也会找她谈话的。在部门里,团结齐心才是最要紧的,一个人能力再强,也可以忽略不计。”

    张慧这才好受了些,道:“你不信就回一处看看,看了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倒也不是告她的状来了,她工作起来还是非常认真的,甚至可以说是拼命,这一点我很佩服她……”

    张慧走时,李睿把她送到门外,目送她消失在楼梯口后,想起她刚刚告状的梁文静,心里不由得对其产生了兴趣,很想回一处看看她为人如何,不过今天还是算了吧,这也要下班了,先去赴约,等下周一有时间再回一处看她。

    晚上六点不到,李睿与方芷彤在蜀风园二楼的一个包间里见了面。这位小美女还是昨天那身衣着,不同的是,她现在是下班后的状态,所以身上多了那个招牌式的斜跨单肩包,乍一看就像是个还未走向社会的大学生,谁又知道她居然已是市考古队的一名队员了?

    “唉,暴殄天物啊!”

    李睿每每看到方芷彤的装扮,都有这个想法,这丫头外形几近于完美,不论脸蛋身材还是气质,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是万中无一的水准,可她偏偏总是在穿衣打扮上不讲究,随意的就像是一个女屌丝,甚至是稍微有点邋遢,可实际上以她的条件穿扮起来,绝对是轻松秒杀张慧、纪小佳的存在,与袁晶晶、姚雪菲等大美女各擅胜场。

    李睿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自己能不能稍微努力一下,让她美美的打扮一回,也好领略下她真正的美色?

    “我请你吧……”

    方芷彤落座后,语气怯怯的对他说道,正是典型的欠债人对债主的态度。

    李睿笑道:“如果请我一顿饭,能让你心里稍微舒服一下的话,我不介意。”方芷彤脸孔微红,讷讷的道:“我……我有什么可舒服的?”

    李睿索性跟她打开天窗说亮话,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借你的二十万耿耿于怀,因此觉得亏欠我很多,矮我一头似的,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也没把我当朋友,总把我看成债主。其实你内里是个清高骄傲的女孩,自尊心很强,可就是这股强烈的自尊心让你在当前的家境条件下产生了更加强烈的自卑感,又是这股自卑感造成了你对我的态度……”

    方芷彤被他说中心事,脸色惊惶不定,眼圈也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垂下头去,两手紧捏衣角,似乎整个人都被紧张与凄伤包裹住了。

    李睿语气一变,变得诚挚亲切,道:“小方,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把你当朋友当妹妹看的,只是想要帮你,并不想你因此欠下我的人情,从此惶惶不可终日。你应该平视我,把我当成朋友,然后用我对你的帮助化作生活的热情与动力,这才是你的人生,而不是沉溺在一点债务里不能自拔。”

    方芷彤低着头不说话,但李睿可以看到她美眸中正有亮晶晶的东西在打转,而且正在紧抿口唇,似乎在努力控制不哭出来,忙拿过纸巾盒,抽出一张递给她,道:“想哭就哭,哭出来还能好受点。不过要是哭不出来,就擦干了吧。但不管你哭不哭,等你抬起头来的时候,要把我当朋友。”

    方芷彤再也忍不住,珠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也没接他手里的纸巾。李睿看着她,不再说话,也没帮她擦拭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