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81医闹纠纷

    杨萍微蹙秀眉,挤进人群,随手抓住一个医生,问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那医生侧头一看,见来人是医院最年轻同时也是最漂亮的副院长,忙收起脸上的惊惶之色,道:“杨院长,里面二号诊室的王大夫被一个患者拿刀砍伤了,魏主任带着几个保安正劝话呢,希望那个患者放下刀,也放开王大夫。 ”杨萍惊道:“什么?已经被患者拿刀砍伤了?”那医生连连点头,道:“被砍到脸了,流了一地的血啊,把我们医生患者什么的全都给吓出来了。现在王大夫被患者逼在二号诊室,应该是被劫持了。”

    李睿眼见杨萍听得脸色愁闷,心中暗想,自己既然陪她过来了,那也不能当个看客,能帮忙还是要帮忙,要不然陪她过来干什么?出言问道:“二号诊室在里面是吗?”那医生听他发问,转目看向他,见不认识,不过看他站在杨萍身边,还是回答道:“是的,在里面左手边第二间,现在的角度看不到。”李睿对杨萍道:“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那医生忙道:“不要进去,杨院长,进去有危险,您就在外面等着吧,魏主任跟那几个保安应该可以制服那个患者。”

    杨萍心想,自己要是站外面等着,那跟不来有什么区别呢?既然来了,总要表示个态度吧,最少要先进去看看,了解下初步情况,要不传出去了可要惹人笑话,道:“魏主任他们都不怕危险,我又怕什么?”说完淡定一笑,迈步走进人群。

    那医生还喊呢:“杨院长,不要进去啊,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您不要进去,会有危险的。”

    李睿跟在杨萍身后,道:“这事怕是不好解决,至少光凭那几个保安是搞不定那个患者,他可是已经劫持那位王大夫了,保安们说软话他不会听,保安们来硬的他有人质,软硬不吃啊。”杨萍深以为然,愁眉苦脸地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希望警察能够尽快赶到。”显然,她也不相信那几个保安可以制服那个持刀劫持王大夫的患者,而是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到了警察身上。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人群,到了通道里,眼看左前方第二道门户就是二号诊室了,已经可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年男医生与两个保安。

    那老年医生听到杨萍高跟鞋走路发出的声音,转头望来,见到是她,忙迎上前道:“杨院长你来啦,我们正在尝试……”

    他话还没说完,二号诊室里面突然发出一个男子惊呼的声音,随后门口站着的那两个保安脸色大变,转身就跑。那老年医生回头看去,也是脸色一变,倒退两步,往外跑去,如同白日见到了鬼。

    李睿看到他们的反应,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情况,但也知道危险就在眼前,忙探手过去,抓住杨萍的左臂,把她拽到自己身后,道:“先不要过去!”

    话音刚落,也从二号诊室里跑出一个全副武装的保安,已经吓得面色如土、瞳孔皱缩,头顶钢盔也已经歪了,双手空空,边往外跑边回头望,等跑到李睿与杨萍身后、围观人群跟前的时候,似乎已经确认没有危险了,这才停了下来,呼呼喘气,双腿双臂兀自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那老年医生看到他的狼狈模样,问道:“你的警棍呢?”那保安定定神,指着二号诊室里面,结结巴巴的说道:“让……让那个……那个家伙砍……给砍掉了,差点砍到我的手,吓死我了……我的妈呀,我再也不进去了,打死我也不进去了。”

    其他两个保安听到伙伴这么说,彼此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脸上的恐惧之色,不由自主的各自倒退了几步,退到了人圈里头,竟然是不敢往上去了。

    受到这三个保安所引发的紧张空气的传染,杨萍也有点惊疑不定。这时那老年医生走到她身前,道:“杨院长,情况有点不妙,小王大夫已经被那个患者劫持了,而且那个患者情绪激动,怎么劝他他都不听,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再砍小王大夫两刀,我们……我们也闯不进去,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啊?等警察过来还是怎么着?”

    杨萍愣了下神,也有点手足无措,她平时要么是做管理工作,要么是做医学研究,要么是开会,要么做两个临床手术,曾几何时遇到过这种突发状况?这就好比让一个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去解决突然闯到宅院里的土匪,她怎么可能解决得了?

    李睿见杨萍没有主意,道:“我过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她说什么,迈步走向二号诊室门口。

    那老年医生奇怪的看了李睿一眼,问杨萍道:“杨院长,他……他是什么人?”杨萍回过神来,哦了一声,道:“魏主任,他是我朋友,他……咦……”说到这忙叫道:“小睿,你怎么过去了,你快回来,那里有危险的,你没看保安都被砍回来了,快回来,别去冒险。”

    尽管当务之急是救出被患者劫持的倒霉的王大夫,但杨萍还是更关心李睿的安危,毕竟相对于与她没有什么交情的王大夫来说,还是李睿这个朋友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更高,何况王大夫已经被患者劫持了,没必要再为了救一个已经处于危险之中的人,而让另外一个再度陷入危险。

    李睿头也不回的冲杨萍挥挥手,低声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他紧走两步,已经到了二号诊室门口,凝目往里看去,见进门左手边是一溜诊断仪器的架子,再往里靠墙是一台医生坐的办公桌,桌子本来是白色的,现在上面却滴洒了不少鲜血,白色的桌面与红色的鲜血交相辉映,触目惊心,而在办公桌与斜对面墙角中间,一个穿白大褂的高瘦男医生瘫坐在地,满面血污,脸上有一道深红色的刀口,正满面惊惧绝望之色的望着站在他身前的一个男子。

    那男子四十多岁年纪,身材粗壮,穿着身比较邋遢的衬衣长裤,从他衬衣下摆完全晾在外面,以及挽起的袖口上看,这男子应该是一个社会地位并不高的人。他头发乱糟糟的,好像鸟窝一般,脚上的皮鞋皱巴巴的,还带着黄泥,似乎刚从工地上赶过来,右手持着一把不锈钢的菜刀,雪亮的刀刃上已经沾了血。此人正疯狂的喊叫:“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今天我就是要宰了你,你个王八羔子,硬把我的鼻癌给诊治成是普通鼻炎,耽误了我治疗,现在已经是晚期了,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活不了你也别想活,老子死之前先他妈搞死你……”边说便用刀在半空虚砍。

    那位面部中刀的男医生、也就是此次被患者劫持的王大夫,听到这患者这么说,吓得尿都快要流出来了,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也不是故意的,真的,我是看片子说话,你鼻腔出来的片子显示就是鼻炎症状,另外你所说的症状也不是鼻癌的,真的,你要相信我……”

    李睿本来只是过来看看情况,打算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就扮演一个谈判专家的角色,劝说那个患者放下手中刀,并未有动武的计划,毕竟人家手里拿着的可是刀,自己却手无寸铁,就算自己功夫再好,也难扛人家的刀,可现在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刀是菜刀,轻易不会对人造成致命伤害,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于是在刚才的谈判方案之后,又加了个备案,就是趁其不备,上前夺刀,心里做好打算后,咳嗽一声,抬手叩响屋门,人也走了进去。

    外面那老年医生魏主任还有那三个保安,眼见李睿赤手空拳的走进二号诊室,都是面现不可思议之色。之前进屋试探着想要制服那个持刀患者的保安,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心想,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武器都不带就敢往里冲,自己刚才仗着警棍才敢进去,却也差点被那个患者砍伤,他就这样进去,不是找死是什么?

    杨萍也吓了好大一跳,起步追上去,叫道:“小睿,你不要进去,太危险了,快出来,快出来啊。”

    李睿对她的话语听而不闻,已经走进屋里。那持刀患者听到敲门声,转头看来,脸上现出狰狞的神情,骂道:“艹你姥姥的,还他妈敢进人,不信我敢砍死你们吗,擦,我他妈先砍死你……”说完转过身,冲李睿疾步走去,右手持菜刀高举,往他脖子上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