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573章:女子夜敲门

    李睿心里暗暗齿冷他这话的低俗无聊,脸上淡然笑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回来的时候偶遇了她。”季刚道:“偶遇?偶遇还在人家房门口说那么久?呵呵,你就别不承认了,泡到手就泡到手了呗,我又不喝醋,只能夸你有本事。”

    李睿笑了笑,没再理他,往自己客房走去。季刚目光阴毒妒忌的看着他走远,等他消失在屋门里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进屋后,李睿诧异的发现,室友杨冬不在,不知道是回老家东州去了,还是出外未归,也没多想,拿过保温杯喝了几口水,便掏出笔纸,伏在头柜上写作业。

    今晚的作业并不算难,而且上课的时候他已经起立回答过类似的问题,因此写起来非常容易,短短几分钟内就已经写出了几大段,眼看就要完工,这时手机忽然欢快的响起来。

    电话是贾玉龙打来的,一接通就笑呵呵的说道:“小睿不错,真不错,我没看错人啊。”李睿听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夸赞自己,讷讷的道:“贾市长您先别夸我,到底怎么了?”贾玉龙道:“我听老张说,今天你主动提议,以后和季刚轮流,每天为我写作业。哎呀,这份人情可是大了,我总得亲自跟你说声谢谢啊,呵呵。”李睿这才明白过来,陪笑道:“唉,贾市长您别客气,我们本来也是为领导服务的嘛。”

    贾玉龙道:“不,我不是跟你客气,我是真心夸你,你是真不错,能主动想到给我解决麻烦,而不是等我遇到麻烦了再指派给你,这种主动积极的工作态度让我很欣赏。唉,我现在有点可惜你为什么不是我的秘书啊。”到底是动听的话,李睿听了心里美滋滋的,笑道:“贾市长您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啊,有什么事您就直接吩咐,我……”贾玉龙不等他说完便截口道:“我还真有件事,要求你帮忙。”

    李睿听了这话,脸上笑容瞬间冰冻,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一个嘴巴,心说李睿你真是嘴贱,来不来的跟他客气什么?这个电话应该是他跟你客气啊,你倒好,反而跟他客气上了,结果就又给了他吩咐你做事的机会,你难道还不知道,贾玉龙这家伙素来喜欢先给个甜枣,再让人做事吗?可话已出口,也不能再反口,只能硬着头皮问道:“是什么事啊?”

    贾玉龙道:“你也知道,这次咱们青阳一共分到三个名额过来培训,我是其中那个级别最高的,你说我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市长,要是培训结束后考不合格,那多丢人啊?因此,我就想着,等六天后考试的时候,能不能拜托你,在你的卷子上写上我的名字,我再让老张写上你的名字,等于是你替我答卷,让我考过……”

    李睿一听就蒙了,心里又酸又苦,又气又急,恨不得破口大骂:“贾玉龙你个老东西,我多次为你考虑,倒把你惯出毛病来了,居然蹬鼻子上脸,要我舍己为你!我特么替你答卷,你倒是考试合格了,可我呢?我不就不及格了吗?又有谁为我考虑啊?”又想:“就算你想找人代考,可这回来培训的人员里面,除了我还有季刚呐,他是市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是你们市政府那边的人,理论上比我更和你亲近,你不应该找他帮这个忙吗,干吗死乞白赖的求到我头上?难道我李睿天生就好欺负?”

    尽管心里怒火中烧,但他嘴上并未表现出来,而是玩了个迂回曲线,想要曲线救国,反问道:“贾市长,您不打算明天就回来上课吗?老张应该已经告诉您了,那位张主任……就是省政府办公厅那个美女主任,她也参加培训了。您不是说过,她要是也参加培训,您就也回来上课吗?”

    贾玉龙笑呵呵的道:“小睿啊,你可真有意思,干吗特意点明是美女主任?说的好像我是冲着人家长得好看去的。我最初为什么说,她参加培训,我就也参加,是因为我担心她是省政府办公厅派出的卧底,是现场督察的,可我已经找朋友打听了,她应该没有别的任务在身,就是纯粹的过去参加培训,而这次培训结束后,她很可能就调任新成立的省公共危机管理处置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的主任了。既然这样,我就没有去上课的必要了,维持原计划,呵呵。”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张旖嫙现在是副厅级的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她今后要是调任省一级的政府公共危机管理处置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的主任,那就是升到正厅级了,啧啧,这刚三十六七岁的年纪,就要变成正厅级领导了?这省党委书记的儿媳就是升迁快啊,跟坐了火箭一般,看来,官场中亘古不变的道理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又想,贾玉龙连张旖嫙未来的发展都打听到了,那肯定也能知道,她是前省党委书记的儿媳,既然张旖嫙有着这么一重尊贵的身份,贾玉龙就算痴迷于她的美色,又如何敢去撩拨搭勾他?也因此,这才是他真正拒绝回来上课的考虑,而非什么所谓的“搞清张旖嫙没有督察任务”这类冠冕堂皇的话,唉,这家伙还真精明啊。

    贾玉龙见他不言语,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全拜托给你啦,呵呵。”笑语声中,电话已经挂了。

    李睿气得笑了出来,对着手机暗骂:“谁特么跟你说定了啊?老子是正思考该怎么拒绝你提出的非分要求呢好不好?”想要转手打过去,拒绝贾玉龙,却又想不出一个好的借口,暗想,这事不能急,要不然,可能凭白得罪了贾玉龙,自己还落不下好,还是先考虑考虑,等想到一个好的理由了再去找他,反正大不了自己找老板求助,老板肯定会维护自己的利益的,想到这,闷闷的走出洗手间,回到头继续写作业。

    晚十点出头,李睿刚刚躺下,还没什么睡意,正琢磨杨冬今晚还回不回时,门口处响起了敲门声,他下意识以为是杨冬回来了,手里没有房卡便只能敲门叫自己帮忙开门,便只穿着小裤头下了去,走到门口开门,心想反正杨冬也是大老爷们,看到自己这个穿着也不会说什么。

    哪知道他想差了,门开后外面站着的并不是杨冬,而是一个浓妆艳抹、衣装暴露的年轻女子,她拎着个红色坤包,穿着低胸T恤与超短,两条大腿上裹了黑丝,吊儿郎当的在门口站着,歪歪斜斜,带有很浓的风尘味道,衬着她那一头焗成棕红色的波浪卷发,傻子都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李睿只看得眉头大皱,却也没忘把门关上了多一半,只露了一条缝隙,免得被对方看到自己的不雅穿戴,耐着性子问道:“你找谁?”那女子睁大眼睛往屋里望了望,嬉皮笑脸的说道:“装什么蒜,你说我找谁啊?你把我叫过来的,我还能找谁?”李睿只听得匪夷所思,愣愣的问道:“我叫你过来的?我什么时候叫你过来的?我都不知道你是谁!”那女子扭住门把手,往外一扯,迈步就往屋里进,瞥到他的小裤头,嘻嘻笑道:“你这不都准备好了嘛,还跟我装蒜?”

    李睿脸色一变,忙出手拦阻,道:“别进来!你先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叫你过来的?”那女子道:“就刚不久前啊。唉,我说帅哥,我都已经到了,你还装什么蒜啊,怎么着,想趁机砍价啊?那也没你这么砍的!赶紧的,办事……对了,我先冲个澡去,我可是很讲卫生的。”说完推开他的手臂,自顾自走进卧室,把坤包放在桌上,抬手就解裙子,边解边道:“别人包夜都是五百,帅哥你这么高大威武,我少要你点,给四百好了,毕竟咱不能白享受啊,是,嘿嘿。”

    李睿越听越不像话,沉下脸喝道:“别动!”那女子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道:“干什么呀,这么大声干什么,想吓死我呀。”说着话,目光在他腿间左右扫描,脸上现出**之色。李睿紧走几步走进卧室,先把她往门口方向扯了两步,随后走到自己前,手忙脚乱的先把裤子衬衣穿戴起来,看着她道:“你给我出去!我告诉你,你看错房间了,快走!别让我赶你!”那女子笑道:“没看错房间啊,就是五二零房间啊,你姓李对?”

    李睿只听得心头一惊,她光是知道自己房间号,并不稀奇,因为门上就标着呢,可她竟然还知道自己姓李,这里面的意味可就深了,只觉自己无意间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若是应对不当,很可能就此迷失在黑暗中再也看不到光明,麻利的穿好衣服,快步走到那女子跟前,冷着脸道:“出去!别让我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