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貌岸然 弥撒

章一六二 你看那个女人

    ,。

    刚听的时候是挺来气的,我凭自己本事泡的妞,你们凭什么眼红,你们行你们上,可马上想想没这个必要,并不是针对我,是谁有我这样的好运气,都会被嫉妒的。??

    我皮笑肉不笑的走进公司,暗暗记下了几个对我敌意特别大的,只是注意一下。

    说实话,这事挺不好干的,因为听到的心声太多了,需要分辨,还好,我勉强能做到,来了公司我也事做,应该我做的事都让田哲做了,王承泽也没在,想让他看到我和白子惠亲密的愿望也落空了。

    进了办公室,白子惠看了看我,笑了,说:“你是不是没事干,全身难受啊!”

    我说:“没事,我干好一件事就行。”

    白子惠一愣,说:“你干什么事了。”

    我笑眯眯的说:“你!”

    白子惠面若寒霜,说:“滚出去!”

    好的,我滚。

    出了办公室,我看到了田哲,田哲的办公桌上好多的东西,他正在吩咐人做事,看到我,他夸张的一笑,说:“哎呦,这不是董总吗?可有日子没见了,啪一下甩下这么多的活,自己去逍遥快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还当自己是这公司的人那!”

    我笑笑,这田哲,这张嘴还真敢说。

    我说:“知道你辛苦了。”

    田哲抱怨道:“董总,你看看我这张脸,我都瘦了,你倒是满面红光。”

    我有点承受不住了,田哲这张嘴可是够厉害的,我早就有领教。

    我说:“回头请你吃饭。”

    田哲说:“董总,吃饭就免了吧,我最近正减肥呢,能不能涨点工资,要不多给点奖金也行。”

    我说:“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田哲说:“你说笑了,你在白总耳边吹吹风,这事就成了。”

    我笑笑,说:“你想的太简单了。”

    田哲说:“董总,我相信你,好好干,加油干,我就指望你了。”

    这句话,说的有点邪恶呢。

    就跟田哲聊了几句,田哲便开始忙了起来,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我却是个闲人,这一次回公司越的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不再是做实际事情的小白领,而变成了听起来很酷的董总,这个职务有个屁用,谁都知道我是伺候白子惠伺候的好才成为董总的,表面上倒是很恭敬,可心里面不知道怎么鄙视我呢。

    我现在就像是白子惠的**物,真是有点不甘心呢。

    强迫自己坐了一会,起身进了白子惠办公室,跟她说我要走,白子惠不意外,她笑笑,说:“有事你就先走吧,中午要一起吃饭吗?”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是饭点了,我想了想,说:“不了,争取晚上一起回家吃饭。”

    白子惠点点头。

    我说:“那能有点饭后运动吗?”

    白子惠对我说:“滚!”

    出了办公室,看着忙碌的人们,我一阵恍惚,我得到了白子惠,可是,我却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刚要走,却碰到了b哥,他似乎出门办事去了,他身后跟着两个人,应该是助手,b哥好像胖了,脸变得圆润,满面油光,走路也带着风。

    看到我,b哥眼睛一亮,说:“兄弟,你回来啦!”

    声音带着欣喜,动作也很夸张,可是心里的话确实。

    “这个傻逼,终于回来了,让我好等。”

    我也笑了,笑得很开心,我说:“是啊,我回来了。”

    b哥拉着我,说:“走,咱们去吃饭。”

    我说:“这还没到点呢,现在就要去?”

    b哥说:“没事,咱们有日子没见了,走。”

    我说:“b哥,咱们改天也行,你这边还有事吧。”

    b哥笑笑,说:“我事都忙完了,今天中午咱们好好喝一喝。”

    我心中一叹,b哥真是无法无天,这大中午的便出去喝酒,下午的工作还做不做了,况且我听到别人的心声,似乎b哥最近处理的事情不是那么顺利。

    这样下去,b哥迟早会被开除的,因为这是一个测验,b哥以为白子惠不在意,可是白子惠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我了解白子惠,她现在不作不代表不知道,只是她在忍耐,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爆。

    我面露为难之色,我说:“b哥,咱们改天吧,我还有点事,要见几个人。”

    b哥脸露失望之色,说:“那好吧,只能改天了。”

    离开公司,我给齐语兰打了电话,她说她不忙,我们便约了个地方吃午饭。

    地方不重要,关于那个**的信息才重要,随便点了两个菜,我便缠着齐语兰说重点,说缠着也没有那么夸张,只是我不停的催促,一遍又一遍。

    哪知道齐语兰表情很严肃,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董宁,其实我可以找很多理由来搪塞的,可是,我不想欺骗你,我要跟你实话实说,关于那个劫匪,你不要问了,你的权限不够。”

    我一愣,我竟然权限不够。

    “抱歉,董宁。”齐语兰带着歉意的说。

    我摇摇头,说:“没事,你职责所在,这不能说什么,那个人很厉害吗?”

    不能问对方的信息,但这种模糊一些的问题,应该可以回答吧。

    齐语兰没拒绝回答,她点点头,说:“很厉害,并且极度危险。”

    我已经看出来了,对一个小女孩可以心狠手辣的人,必须是极度危险的人,可是,搞不懂啊!他为什么绑架姗姗,除了虐待什么也没有做,送姗姗入院的时候已经确认姗姗并没有被侵犯,那他到底是图什么,搞了这么大的阵仗,便消失不见。

    “董宁,你要小心。”齐语兰很慎重的跟我说。

    “怎么?”

    “有人查你的信息资料。”

    “谁?”

    齐语兰摇摇头,说:“不知道,追查不到来源,不过,对方查到的是经过伪装的资料,虽然人生轨迹没什么不同,但隐瞒了不少关键点。”

    我说:“谢啦!”

    其实说这个谢我都觉得惭愧,天天麻烦齐语兰。

    “对了,晚上请你和秦凯吃饭,大餐。”

    上次的事还没有好好谢谢秦凯,加上总麻烦齐语兰,我想都不是外人,就一起吧。

    齐语兰婉拒,说:“你请小秦就好,我晚上还要忙。”

    我又客气了一下,齐语兰还是拒绝,我这才知道她是认真的,想来也怪,这齐语兰也是个工作狂,不仅是警察,还是特勤,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谈恋,真是可惜了。

    了秦凯,他倒是有时间,感觉他还挺期待的,不过,我心里清楚,他到底期待什么。

    也好,这事不妥了,既然答应了,就帮他办了。

    下午,我给火哥龙彬去了电话,他还是很热情,我说了来意,他说包在他身上,还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要胸大的。

    龙彬哈哈大笑,说没问题。

    晚上,先跟小秦碰了面,一起去吃了饭,小秦吃的有些心不在焉,表情很是恍惚,我知道他是紧张,也没有点破。

    吃完之后,我便拉着他去了火哥的酒吧。

    可是到了地方,找人一问,火哥还没来呢,我看了看时间,暗想可能来的太早了,便拉着秦凯坐在了吧台上,我点了酒,两杯,先喝点,助兴一下,还没喝,我现小秦不知道看着什么。

    我说:“小秦?”

    秦凯转过头来,小声的说:“董哥,你看那边那个女人。”

    我心说这小子,刚进酒吧心思就活泛了,这还没给他找,自己就找到目标了,我顺着小秦的手指看去,一个女人坐在沙上缓缓的喝着酒。

    原来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