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貌岸然 弥撒

章一六七 好想送你上西天

    猜都不用猜,来的就是小王,看着他面带笑意的脸,我更觉得他危险异常,瞳孔不由的一缩。

    危险的不仅仅是他的机心,他的手段,还有他的耐性。

    小王他应该等了很久了,可是他一点也不厌倦,我发现此时我特别的了解小王,他是蛇,耐心的等待猎物疲倦,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的满足。

    “说笑了,今晚哪有月光,我只看到乌云密布。”

    小王笑笑,说:“说的好,把我比喻成乌云,不过,董宁。你可真不老实啊!”

    我被步步紧逼,反而说成了不老实,可笑。

    心里快速盘算,怎么解决眼前危机,小王出现便代表他已经发现问题,我之前的种种猜想已成真。

    “你找我有事?”

    此时。我特别平静,急是不行的,事已至此,只能见招拆招。

    小王收起笑容,目光先是飘向监控室,很快又转到我脸上。

    “我要问你来干什么,你肯定不会说实话,那我就问的直接一点吧,你损坏了记录监控的硬盘,在大年初五的晚上,硬盘里肯定有秘密,我试着猜了一下,应该是李依然来过这里,所以你才会如此紧张,看来我之前说的话,你都没有听进去,太让我失望了,董宁,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全都猜到了。

    如果查一下我的通话记录,李依然拿走关珊手机这件事也会被挖出来。

    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灭口是个好主意。

    保安在监控室,他已经听到了外边的声音,可他不会出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中国人的行为模式。

    杀完之后的收尾倒是有些困难,处理尸体,处理现场痕迹,擦去监控录像,伪装不在场证据,虽然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思来想去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毕竟,这个社会,这要有关系,便可以隐瞒很多的事情。

    比如那个地下淫窟,知道的人很多,但没有人提,都是既得利益者。

    无论是曾茂才还是齐语兰都我帮我收尾的,因为我奇货可居,他们从没明说过我会读心,只是说我直觉比较敏感,但我清楚,两个人精怎么可能猜不出。尤其我跟他们关系越来越密,暴露更多。

    那么现在只有一件事,杀了小王。

    随身没有携带锐利的东西,其实圆珠笔也能制敌,可惜,我现在缺少。那么只能徒手,先击晕再说,可是,需要考虑小王实力在我之上,并且这一次不是上一次,小王不会像上次那样轻视我,可以选择的方法只能出人意料。

    先让他降低防备,让他得意,之后以雷霆手段制敌。

    思考这些,其实只用了三四秒钟,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我已经决定杀一个人。为李依然杀一个人。

    其实我并没有仔细想这里面暗含的深意,什么我爱着李依然之类的,没有这些,我只知道,小王要李依然,我不允许,但小王一步步紧闭,那么,只好送他上西天。

    “我是不够聪明,你想怎么样?”

    小王轻笑一下,说:“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要的是李依然。

    可惜我不答应。

    沉默几秒,我说:“可以答应我。保证李依然安全吗?”

    小王点点头,说:“当然。”

    “好,我告诉你,不过,需要你离我近一些。”

    距离太远了,不方便下手。

    小王向我走过来。一步,两步。

    我变得异常的冷静,我也很奇怪,正常人这个时候应该手心出汗高度紧张,而我没有,平静的面对这一切。

    眼睛,太阳穴,喉咙,后脑,脊椎,都是可以制敌的位置,只要击中某一处,便为我赢得时间。

    越来越近了。

    再向前一步就动手吧。

    我这样想着。

    却在我要动手的那刹那出现异变。

    小王没有继续往前,突然后退了两步。

    呵呵呵!

    突兀的笑声响起来,传自于小王的嘴里,可是,他笑的好难看,只有笑声。没有笑的表情。

    “董宁,你真是个疯子,竟然想要杀死我。”

    该死,他怎么会知道?

    嘴里泛起了阵阵苦涩,我从没料到第一次暗杀没开始便结束,更要命的是我措不及防,全身蓄起来的力量一下子崩溃,该如何面对小王的反击。

    其实,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没有露出泄露心思的表情。

    “你一定觉得自己演技不错吧,可惜,你的眼睛里有杀气,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握紧,虽然你很想掩饰,但有些时候,身体会不受控制的表达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小王的话带着一丝不知从哪里来的兴奋,他是一个很冷的人,但说到他感兴趣的。话却意外的多,尤其是他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是丰富的,两个字可以形容,癫狂。

    我微微弓起了身子,注视着小王,同时,精力集中,希望可以读心,虽然时灵时不灵,可读到小王的想法,对我至关重要。

    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小王又往后退了两步。

    难道说,他有杀伤性极大的武器,比如,枪!

    如果他真有,我死的不怨。

    “别这么紧张,放心。我没打算杀你,不过你这个疯子竟然打算杀我,实在有意思,不过,这样的你,让我更感兴趣了。我会再给你机会,可是不多了,你要想想清楚,与我为敌的下场,交易还有效,给我李依然。我给你关珊死亡的线索,今晚的月光真美,就到这里吧。”

    说完,小王慢慢的往后退,他的脚步很轻很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至于没有触动感应灯,像只猫一样,好可怕。

    慢慢的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之中,我收回目光,轻笑一声,没出息。竟然出冷汗了。

    经过刚才的事,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情,小王他杀过人。

    可是,我有点不明白小王的选择,他说欣赏我,所以放过我,听起来很怪,但想想也觉得合理,因为小王他本身就是个疯子。

    刚刚走出监控室,我打算回家看看,喘口气,与小王这一番对话,虽然没动手,可是精神压力真不小。

    还没到家,火哥给我打来了电话。

    “兄弟,你这个小兄弟小秦眼光太高,我这的人他都相不中,说要走,那怎么可能,我龙彬他妈的从来没有让人不满意过,你过来,劝劝小秦,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唉,小秦啊小秦。他不是相不中,只是他现在的心都被彭梦琳所占据,虽然彭梦琳是个婊子。

    我想了想,决定过去,秦凯不能被彭梦琳耽误,今天必须让他品尝禁果,希望这样,他能忘掉彭梦琳。

    小秦相中彭梦琳这事说起来怪,但仔细想想也不怪,他正处于对女人异常渴求的状态,彭梦琳以那样一种情况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并且能见到是活生生的人,这种异样勾动了他心火。

    我说我马上就过去,火哥说他在酒吧等着我。

    望了一眼家,叹息一声,转身向门口走去。

    突然,小王的声音出现在我心里。

    “有什么事吗?”

    声音很冷,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你去哪里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

    “没必要都告诉你吧。”

    对方沉默了一会,说:“聂仇,你要知道你现在听我的指令。”

    聂仇?原来他不姓王。

    也对,他这样的人不会轻易暴露真实姓名的。

    “我知道。”

    “所以,你去哪里了?”

    “我在查李依然。”

    “不是跟你说不要管了吗?她只是个小角色,不会掀起什么浪花来,我这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上面说地下要重建,要重新选址,拜托你,做点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