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地府交流群 看门狗

第198章 要我救你不

    吴大师脸上阴晴不定,问:“在下岭南吴道奇,师从前蒙胡大师,练真武九式,不知道花兄,师承何门何派?”

    花冲冷笑:“老子的师父全都是死人,别废话,受死吧。”当即运气先天真气,一掌就向吴大师推了过去,宗师的手段可都是见识过的,轻轻摁一下,石头都陷进去三四公分。

    啪啪啪……

    两人瞬间拆手七八次,周围的人只能看到两个人影,边打边动,一会往左一会右往右,每一掌推展出去,都带着呼啸的劲风,其中一只手掌排在了石柱上,劲风透入石柱,尖锐声立刻消失,可石柱内部则传来石头裂开的声响,表面没什么但里面估计已经碎裂。

    战况越发激烈,亭子里的桌椅,摆设,栏杆都被拳风掌劲撕的粉碎。

    “这,这就是先天强者?太可怕了。”陶渊海看得目瞪口呆。

    而在他不远处的诸葛武则看到人汗直冒。他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堪,在先天强者面前,他恐怕连一招都挡不住,亏了自己在申海的地盘上还作威作福,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宗师当面,分分钟被教做人,强,实在太强了,速度力量,这已经不是人类。

    同时,心中暗暗庆幸不已,幸亏舍得下本钱请了吴大师,要不然换成任何一个谁都挡不住这厮。

    赢,一定要赢啊。

    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两人模糊的身影都被震了开区,一个人站在原地,一个人硬生生被逼退,噌噌噌,一连退了七八步,身形摇晃,站立不住。

    众人看清情况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刷的一下并的苍白了,被击退的竟然是牛逼的乱七八糟的吴大师。

    只见他双掌发抖,嘴角挂着血丝,脸色早已经没了那么份云淡风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汗,跟惊恐的表情:“想不到,阁下人残心坚,把先天真气修炼的如此强横。”

    花冲只是呼吸有些急促,表情依旧当然,只是那狰狞的面容上多了一份杀气:“你井底之蛙罢了,还敢夸口自称大师,可笑之极……受死!”

    “徒弟们跟他拼了”

    眼看吴大师不敌,诸葛武一声怒吼。他的徒弟也知道今天难以善了,他们也都是武者,勇字当头不捍死,怒吼一声,前仆后继的冲来上去。

    花冲影子晃动,这些徒弟全都飞了出去,一个个扑街。

    吴大师见此,突然从飞出的弟子的缝隙中冲了进去,一掌拍出,可迎接他的是一声怒喝,当的一声清响,吴大师从人群中也飞了出去,跌落在地面上,,并且站立不稳一连倒退了好几步,随后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色变得萎靡不振。

    吴大师面上露出决绝之色,突然念动咒语。

    张凡一见,嚯,还真是会法术啊。

    在他的手掌心慢慢的积蓄着某一种力量,很淡,但力量绝非他一双肉掌可比,也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铃铛,在掌心上面摇动,那种力量慢慢的凝实起来,是一股浓浓的鬼气。

    我勒个去,张凡忍不住吐糟,是聚集阴风,要不要这么大张旗鼓啊。

    咒语越念越急,吴大师的脸颊颤抖了起来,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益处,然后,似推着千万斤重的东西一般,将掌心聚集的鬼气推了出去。

    不过推出去后,阴风席卷瞬间加速,嗖的一下,夹带着那让人感到心悸的力量。

    花冲见此顿时脸色大变。

    急忙盘膝而坐,然后也开始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也抬放到胸前,摆了奇怪姿势,吃力的抖动起来,看其颤动的费劲样子,仿佛每根手指上也牵扯了千斤之力一样。

    “我的天啊”陶渊海已经完全看傻了,“这,这是在斗法?”

    “天啊,这还是人吗?”诸葛武的徒弟们也全都看懵了。

    “太震撼了”

    “是啊,居然真的有人会法术”

    “陆地神仙啊”

    就在那股阴风即将装上花冲时,只见一道灰蒙蒙的光芒,如电光石火一般射出,嗖的一声穿过了阴风,阴风瞬间被瓦解。

    吴大师惊恐的望着这一幕,不能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破了我的法术?怎么可能,这是神仙手段啊,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不相信……”说到最后,他几乎使用吼的。

    诸葛武的一个徒弟看到那道光芒嗖的一下从身边闪过,只感觉咽喉刺痛,想要发出声音,却传来咯咯的声音,咽喉被隔开了,双手捂住咽喉,扑街了。

    又是光华一现,一道灰芒从他胸前穿膛而过,又一个扑街。

    其中一个弟子见到这一幕又惊又怒,刚想说什么,身子扑通一声倒地了。

    “这是怎么回事?”有一个徒弟终于来得及发出疑问,两眼一黑,人事不知了。

    站的比较远的弟子却看清了,花冲说了一个‘起’字,然后就控制着天上那道沾之既死的光芒,更加让人害怕的是,那飞跃出去的光光芒竟然还会调转头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的目瞪口呆,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聚集到了那道飞回到花冲头顶,并在其上盘旋不定的光芒。

    难道是传说中的‘飞剑’。

    这些人虽然不知晓修仙者的存在,但各种传奇故事中的飞剑传说,还是都听说不少。

    这道灰芒,跟传说中的剑仙使用的飞剑,是何其的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诸葛武吓的差点躺倒在地上,如果花冲都成了剑仙,自己区区一个凡人怎么跟他斗,死定了啊。

    而自己的弟子们这会也彻底吓破了胆,这种神仙手段,区区肉体凡胎如何挡得住。

    此刻在场的人看向花冲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之色。

    花冲盘膝而坐,深不可测。

    现场变得鸦雀无声,变得死气沉沉。

    张凡心说,一张符宝而已,而且已经是快作废的符宝,居然被吹嘘成飞剑,能不能有一点常识,连剑仙都说出来,还能不能要一点逼脸。

    花冲出手不过区区十几分钟,而诸葛武这边的战斗死伤殆尽,除了陶渊海和这时走去远端喝起茶来的张凡。

    可花冲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完美的忽视掉。

    吴大师此时面如死灰,对花冲敬如死神,自己知道跟他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他那一手御剑杀敌才是真正的神仙手段,心里一阵叹息,自己行事一贯谨慎,没想到,还是载了。早知道如此,就不贪图这个钱了。一招算错,满盘皆输。

    他怎么都想不到,小小的一个诸葛武会得罪这么厉害的强者。

    御剑杀敌啊,我的老天爷。

    花冲说:“你的那一手阴风也算是鬼神莫测的手段了,只可惜,你遇上了我。”

    吴大师说:“冲哥,冲哥,是我混蛋,我是只井底之蛙,你饶了我吧,我不该给人助去拳,我不该贪图那点钱财。你知道的,诸葛武是跟周家混的,也是周家当的中间人。”

    “周家?好大的威名啊。”花冲冷笑了一声:“我现在杀了你,立刻就离开申海,你说周家能耐我何,他周家真这么厉害,咋不一统天下,纵横无敌呢?”

    “是,是,是,冲哥说的是,您就绕我一条狗命吧。”为了报命吴大师也扛不住死亡的压力,扑通给跪了,还猛磕头啊。

    越是吴大师这样身份显赫拥有权利和富贵的人,越是怕失去生命。

    “哈哈哈”花冲哈哈哈大笑:“狗屁吴大师”

    吴大师趴在地上看着跟前面貌狰狞的花冲心中无比苦涩,这此算载了,只是,这命不知道还保不保得住。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吴道奇,你为奴,我为主,我就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