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地府交流群 看门狗

第204章 纯阴之体

    夜游会补刀:老狗,这是又作死了吗?反正,这只老狗就是各种作,死不死不是重点!

    老狗会唱歌:(哭泣)(哭泣)(哭泣)

    药老:(尴尬)也不全然的,阎君七夜既然每一次投胎都要试上一试,说明,还是存在可能性的,可万一真的能筑就纯阴之身的话,那简直是要逆天。

    夜游会补刀:@药老,怎么个逆天法?

    药老:越级挑战那是稀松平常,最逆天的是,鬼修一途不投胎也能完成鬼仙之变,成就金,真,圣,减少投胎的莫测风险不说,还能大大的减少修炼的时间。

    夜游会补刀:……

    老狗会唱歌:……

    大梦一场:……

    划船不靠浆全靠浪:药老说的没错,确实是如此,而且,有人成功过。

    老狗会唱歌:浪浪,你说的是真的吗?

    药老:真有人成功了?

    划船不靠浆全靠浪:嗯。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应该是成功了的,这个人有一个称号,叫做:鬼祖!

    药老:没听说过。

    老狗会唱歌:没听说过+1。

    大梦一场:没听说过+2。

    夜游会补刀:+3

    ……

    三歌:浪浪是远古大神?

    划船不靠浆全靠浪:是……远古浪神!

    小碟:(捂嘴偷笑)

    三歌:(捂嘴偷笑)

    此时张凡的阴身似乎跟火焰融为了一体,随着烟火轻轻飘动,他犹豫了好久,是不是服下第二颗筑阴丹,如果不服的话,前面那一颗算是白白浪费了,要是服下去,还是没成功怎么办?那就更加投鼠忌器。

    狠狠一咬牙,加大了一点地火的火力,然后服下了第二颗筑阴丹。

    拼了!

    一个时辰后,仍然没见张凡所在的石门打开,这就意味着又能多收一千兩银子,白衣老人的心里不免美滋滋的,但同时心里也蛮惊愕的,一个时辰就是功法期小鬼在地火环境下的极限,更何况是火气最旺的屋子,居然还不出来,拿命在拼吗?

    失败了…张凡的心里说不出的沮丧,还有点后悔,可是开弓哪有回头路,两颗筑阴丹都服下去了,今天一要一鼓作气筑阴成果。

    又一个时辰过去……

    张凡还丝毫没有出来的迹象,这时的白衣老者那股高兴劲儿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满脸的愁容和一肚子的不安。

    二个时辰炼丹或者炼器并不算久,有些大佬一炼丹可能个把月的都有,可那都是金仙,真仙啊,里面的那却是一只功法期的小鬼,也就比孤魂野鬼强上那么一点,火力大一点都会被轰成渣渣的。

    第四颗,第四颗,第四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张凡鼻头发酸,嘴巴紧抿着,内心各种无奈,懊恼,愤怒…最终都化为浓浓的悔恨。

    已经服用了四颗筑阴丹了,难道还要服下第五颗吗?

    第五颗服下去再不行怎么办?

    可这会真是骑虎难下了啊,张凡没有退路了,一咬牙拼了,火力再加大,服下第五颗筑阴丹,运起巡游功法。

    三个时辰……

    四个时辰……

    外面的白衣老人怀疑张凡是不是已经死在里面了,地火山屋虽然也发生过炼丹炼器的修仙者身亡的情况,但那都是出了极品丹药,或者法器,招了天劫,因天劫而死,这炼丹把自己炼死的还是头一回,这简直是蠢哭了啊。

    这会张凡正在石屋内懊恼的拿手垂地板,天杀的老天爷啊,为什么这么对我,七颗,服下了七颗丹药都不行,手里就剩下最后一颗了……

    他心想,要不算了吧。先别搞了,都是那只死汪出的馊主意,害我白白损失了七颗筑阴丹,回去后,先吃一顿汪肉火锅解解怒气,等叶冰云的事情了解了,再找个地方,按照常规的办法进行筑阴身,如果把这一颗也吃了,那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张凡的心里不甘心啊,这其实就跟赌博一样。那些嗜赌的人,为什么戒不掉,是因为输进去太多了,张凡也是这样,七颗筑阴丹都砸进去了,这个时候让他收手,怎么不甘!

    他拿着蓝火腾腾的筑阴丹的手都在抖……

    最后一颗了。

    是啊,最后一颗!

    不管,拼了。

    张凡已经杀红了眼,就跟熬夜赌博的人一样,最后一把决生死,赢了前面的就全赢回来了,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地火开到最大,吞下了最后一颗筑阴丹。

    贵宾汪正趴在电脑上玩英雄联盟:强力中单不解释,不给就送……突然浑身一哆嗦,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甩了甩汪脑袋,没事的,不要自己吓自己。

    五个时辰……

    门外的白衣老人在犹豫是不是打开石室看看……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还有一点时间,收的五千两灵石的押金,全都耗光再开吧。

    失败了……

    张凡跪在了地上,用双手撑着,身躯却在颤抖,欲哭无泪,悔,悔,悔,肠子都悔青了……一滴晶莹的泪水低落下来,落在火坞石上,摔成了粉碎。

    只能怪自己,只能恨自己,要是在第一次失败之后就停手就好了。

    之后却越陷越深。

    最后,把最后一颗筑阴丹也葬送了。

    他感到彻骨的寒冷,低头一看,自己的身躯,阴身在慢慢的淡化,遭了,张凡整个人如遭电击,这是要魂飞魄散了吗?

    张凡大喊起来:“救命啊!”

    可这是完全封闭的炼丹室,连地火的阴寒都传不出去,更何况是声音。

    叫了几声后,张凡更加虚弱了。

    他明白,这个时候能救自己的只有他自己。

    努力的向门口爬去,可阴身变的透明以后,爬都爬不动了,虚弱的好像一阵风吹过来,就能把他吹的烟消云散。

    要死在这里了吗?

    满心的懊恼与悔恨化成了嘴角的那一丝嗤笑。

    是自己作死的吗?

    储物袋里面好像还有几颗小回灵丹,也不管里面有多少了,一股闹的全都倒了出来,吃糖一样一口蒙了,希望能恢复一点灵力爬去开门,可吃下去后,是回了一些灵力,然并卵……

    张凡还是爬不动。

    死定了啊!

    储物袋已经没有回天的东西了,就只剩下一颗丹药,就是黑白真人被他强行抢过来的一颗阴葵丹,当时,黑白真人打算拿这颗丹药跟张凡换鬼差的宝座,拿出来的时候还很恋恋不舍,可见是个好东西,只不过黑白真人可不是真的真仙,他还要拿自己的城隍兄弟的旗子出来,顶多也就是城隍级别。

    阴葵丹就算是好东西也有限的很。

    算了都要死了,还挑什么,也不管阴葵丹是吃什么的了,张凡就吃下去再说。

    可吃下去以后,还真是巧了。

    也没什么奇特的感觉,就看到自己的身体重新长回来一般,从脚下开始,一直到头上,竟然重塑了阴身,整阴身神光晶莹,如金似玉,虽然远远比不上姬七夜的琉璃金身,但也绝不是普通的可比,这,这是纯阴之体?

    五个时辰过去了……这个时候白发老者满脸愁容!此时,他已肯定张凡绝对在里面出事了。否则功法期的小鬼也应该出来了。

    他倒不是为张凡担心,而是有人在地火屋出了意外,他会被问责。

    正当白发老者愁肠满肚之时,忽然面前的石门白光一闪,接着竟无声无息的打开了,然后一个人满面春风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在屋内待了五个多时辰的张凡。

    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白衣老者,顿时又惊又喜,急忙上前几步,满嘴抱怨的说:“功法期的小鬼,怎么现在才出来啊,要再不出来,我可就……咦?你……!”才开口说了几句的白衣老者,突然双眼瞪的滚圆,如同见了鬼一样,直指着张凡张口结舌,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张凡脸上莹光一闪,笑着问:“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妥吗?”

    “你……你的功法!我怎么……?难……难道,你筑就了阴身了?”白衣老者老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脸的迷茫和惊恐之色的,终于结结巴巴的问道。天啊,里面可是地火山屋啊。

    “嗯!我炼完丹后,觉得有点累,就服用了一颗小回灵丹,结果拿错了,拿了一颗筑阴丹,哎,我其实还不想这么早筑就阴身的,我的灵气纯度还不够的啊”张凡拿捏出很害羞的表情,为自己拿错丹药感到很不好意思啊,甚至还为自己这么早筑就阴身感到很遗憾。

    骗鬼呢?

    小回灵丹跟筑阴丹能拿错?

    白衣老者看了看张凡身后的地火屋,又瞅了瞅张凡,还是不能置信!他真的筑就了纯阴之身?多少转世投生绝世枭雄,就连阎君七夜这样的傲世天才都做不到的事,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做到了?

    张凡说:“哈,超了一点时间,差额补给你吧。”拿钱当命的人,这会也大方了一回。

    白衣老者慌忙摇头说:“不用,不用,小老儿还要恭喜大人进阶……”

    称呼也从‘功法期的小鬼’直接改成了‘大人’。

    而且,连多的时间都不算钱。

    爽啊!

    不过刚才真是惊险,可越是惊险,成功之后越是喜悦。张凡这会都快忍不住要高声歌唱了。

    嗯?身上的鬼差令旗收到感应,能给他传送令旗信号的,只有离九跟林浩东两位鬼差,难道她们找到消失的列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