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黄金眼 君舞

第163章 摆茶讲数!

    和家里人团聚在一起两天时间,这两天里,张策几乎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直至两天过后的一大早,就接到了大飞打来的电话……

    “张老弟,老邓给你说了的吧,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策拿着电话走到一边,眼角的余光瞥了下坐在沙发上喂奶的青青,当即对着电话轻声说道:“飞哥,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派人过来接我了吗,”

    闻言,大飞立刻说道:“嗯,我已经叫人过来了,你现在下楼吧,楼下应该停了一辆奥迪车,车上有两个我的手下,你坐上车,他们就会把你拉过来的,”

    听到这,张策当即说道:“行,我马上就过来,”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策缓缓走到青青面前站定,随后柔声说道:“我出去一趟,要给小青带点奶粉回来吗,”

    “还这么小,你就让她吃耐烦……”青青一撇嘴,颇有点幽怨的样子:“吃奶粉又没营养,还是算了吧,你回头带一条鱼回来就行了,我……想吃鱼了,”

    闻言,张策点点头,随后轻笑着,半开玩笑道:“我不是怕她把我那份奶也喝了嘛,让她早点喝奶粉,让我多喝点奶……”

    “什么你的奶,”青青初还只是一愣,待反应过来是不由得俏脸通红,伸出手去在张策腰间软肉上就是一掐,同时娇羞着骂道:“不正经……”

    后者却已经嘿嘿一笑,跳开后拉开房门,轻笑着跑了出去,

    按照大飞说的,张策果然在楼下的停车场里找到了一辆奥迪车,车窗摇下,车里有两个人正坐着抽烟,

    看到这两人时,张策基本可以断定大飞说的就是他们了,当即快步走了过去,对着驾驶室里的人问道:“你们是飞哥叫来接我的吧,”

    “您就是张哥吧,”那两人穿着西装,冬天也没带墨镜什么的,看面相,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竟然喊张策叫张哥,不禁让张策老脸一红,

    咳嗽了两声之后也不作答,只是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同时说道:“走吧,飞哥估计在等我们了,”

    闻言,那人当即发动车子,同时对张策说道:“张哥,您坐好了,”

    话音刚落,奥迪车便嗖的一下开出了小区……速度之快,跟大马路上飚车一样,下意识的张策就要叫出声来,好在他自控力还算不错,没有丢脸,但心里却已经暗骂:“他妈的,难怪这些道上的都不长命,这么会折腾,”

    奥迪车一路开着,直至最后,在一家茶楼门口停下了,

    此时还是早上,也就这种卖早茶的茶楼会开门而已,换做其他休闲的地方,现在正是关门的时候才对,

    奥迪车停下之后,坐在驾驶室的那个人就道:“张哥,飞哥在楼上等您呢,您直接上去就行了,”

    闻言,张策当即问道:“你们不上去吗,”

    就看见那两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笑容来,苦笑道:“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这种小角色可以参与的……张哥,您赶紧上去吧,让上面几个大佬等得不耐烦就不好了,”

    张策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朝着茶楼里走了进去……

    刚上了楼,就看见在一张八仙桌的四周分别坐着四个人,李阔一方,身后站着两个穿?色西装的人,这两人张策不认识,不过想想就释然了,

    最近几个月时间里,李阔手底下得力的干将,比如阿虎蝎王等人都死光了,能抽出两个能看的人来,足见李阔也不容易,

    马龙也单独占了一方,施施然坐在长条凳上,伸出手去摆弄着面前的茶具,颇为优雅的样子,

    在马龙的身后,同样站着两个保镖模样的人,这两个人,张策倒是认识,几乎寸步不离马龙左右,但凡有个事情,马龙也都是吩咐这两人去办的,很明显,这两人就是马龙的心腹了,

    八仙桌还有一方,此刻却坐着两个人……邓煊和大飞,两人并排坐着,时不时的彼此说笑一句,颇为调侃的意思,在场的人中,就属他俩最为轻松了,

    而八仙桌最后一方,却坐着一个老人,这老人张策倒不认识,但看他坐在这些大佬面前,却面不改色的样子,足见这老者也是有些能量的,

    想到这,张策缓缓走到大飞身后站定,同时俯下身凑到大飞耳边道:“飞哥,我来了,”

    “张老弟,你可算是来了,都等你好久了呢……”

    大飞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大叫一声之后,便从长条凳上站起来,惹得邓煊一个人坐在长条凳上差点翻过去,

    好在邓煊及时稳住,不禁嘴上笑骂道:“你就不能慢点,”

    大飞却丝毫不理会邓煊,从一旁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他旁边,随后拍拍椅子对张策道:“张老弟,你今天就坐在我身边,”

    张策不懂这里的规矩,听大飞说了这句话,也就施施然坐下了,

    科室刚坐下,就听见李阔和马龙几乎时不约而同的闷哼一声……

    所谓摆茶讲数,是道上的?话,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规矩,混在道上的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道上的规矩比其他行业里面的规矩还多,摆茶讲数,就是其中一条……

    大家坐在一起,把事情摆开了,四四六六的说个清楚,若是能解决,商量个解决的办法来,若是不能解决……那也有不能解决的办法,

    伴随着张策缓缓坐下之后,就听见坐在上首的老者咳嗽了两声,随后突然严肃说道:“诸位在蜀南的名号都不低,也就不用老夫一一介绍了,今天齐聚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事,老夫也略知一二……现在都说说吧,”

    听到这里,张策算是听明白了,感情这个老头儿竟然是这家茶楼的老板,

    想来年轻时也是权倾一方的人,如若不然的话,李阔马龙等人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摆茶了,

    老头说完话之后,立刻有一个小厮上前,摆上功夫茶,给在座的各位都续上一杯之后,便匆匆退下,

    但桌子上的茶没人去动,就听见马龙突然闷哼了一声,最先告状:“庄老,李阔这厮不讲规矩,坏我生意,这事儿您是知道的,”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李阔这时候竟缓缓端起桌子上的茶水来,小抿了一口之后,才开口:“要不是你先坏我的好事,我会坏了这规矩吗,”

    闻言,马龙冷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看那样子,像是在等庄老定夺,

    而庄老的目光,此刻却望向了大飞这边,突然开口问道:“阿飞,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大飞突然一愣,本来先前还在和邓煊闲扯的,听到庄老问起,怔怔后就开口:“我当然是……坐着看就好了,难道还要我站起来不成,”

    “噗……”

    听到大飞那满是调侃的话语来,张策一口茶水差点喷得满身都是,急急擦掉溢出嘴角的茶水之后,更是努力憋着笑,不让自己出洋相,

    而庄老也是一脸尴尬,他发现他问这句话完全是白问的,

    想了想,庄老便接口说道:“阿飞,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就别装糊涂了……最近闹出的这些事情里面,你小子也参与了不少吧,”

    闻言,大飞忙不迭摇头:“庄老,您可别冤枉我啊,您是知道我的,我这人不贪,向来只要一个享乐的地方而已,要不是因为这个的话,现在蜀南市,还有他俩的存在吗,”

    大飞说这话未免有些大言不惭了,听在李阔和马龙耳中,更是让这两个大佬有些不乐意,不由得同时闷哼了一声,

    就听见大飞继续说道:“庄老啊,其实说起来,我这儿才是受伤最重的啊……你说这俩损人,要打就打呗,偏偏他妈的专门在老子的地盘上打架,害得老子赚不到钱不说,还要成天应付那些警察,你说这叫什么事,”

    闻言,庄老当即一拍桌子,闷哼了一声:“行了,你小子就别抱怨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干的那些事情,”

    听到这话后,张策和邓煊对望了一眼,却彼此都没有出声,

    怀疑就怀疑呗,事情本来就是他们干的,即便是怀疑又怎样,

    庄老说完这话后,揉了揉额头,目光重又看向李阔和马龙两人,开口问道:“你们两个,自己商量着怎么办吧,老头儿我年纪也大了,总不能管着你们一辈子的,”

    庄老话音落下,迟迟却不见两人表态,不由得又是一拍桌子:“怎么,没话说,还想打不成,”

    “哼,”

    又是两声冷哼,马龙和李阔两人再次对望,便立刻把头撇向一边,那模样仿佛是在说,要打就打,谁怕谁,

    “行啊,你们两个手下能人多……那就打吧,”庄老叹了口气,随后竟直接从八仙桌旁站了起来,缓缓开口道:“打吧,请红棍打吧,规矩自己定,”

    闻言,李阔和马龙这才再次对望,

    李阔先说话了,轻笑着说道:“龙老大,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两个夜总会,两个酒吧,”马龙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这句话,让李阔听了去,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后李阔便再次说道:“那好,我也是这个条件,”

    李阔说完这话后,便也站起身来,退到一旁,

    直至此时,马龙也站了起来,惹得张策一阵莫名其妙……难道,这就谈完了吗,说好的打呢,怎么不打,

    他还在疑惑,却被大飞一把从椅子上提了起来,随后就听见大飞对他轻声说道:“别乱说话,待会儿好好看着就行了,”

    闻言,张策不再言语,退到一边之后,便看见从茶楼那边跑过来几个服务员,一个服务员竟然直接去关门了,而另外两个服务员,则是搬凳子的搬凳子,搬桌子的搬桌子,

    不多时,房间中央空出老大一片地来,四张八仙桌凑到一起,拼凑成一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