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灰头小宝2

第270章 这波节奏怕是要栽

    “厉害了我的猪肉平,又有新词出来了。”

    “好重的戾气,这首词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倒是认为这不叫戾气,而叫大气磅礴,经典中的经典啊。”

    “实在是想不到,传说中的猪肉平能出这么正的一首词?《怒发冲冠》,这很不像猪肉平的猥琐。”

    北京的街市上,除了流传的西游记之外,也出现了新词……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梁希玟轻声念叨着,似在仔细的回味。

    澶渊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澶渊耻……澶渊耻……”

    意犹未尽的同时,梁希玟又多次回念澶渊耻,从文学词巧来说,她隐约的觉得这里有点不妥。但又介于怀春少女的盲目性,以往觉得猪肉平神奇的念头根深蒂固,于是梁希玟啥甩了甩头,认为但凡猪肉平的东西必然有其道理,自己觉得不好,一定是层次还没有达到那步。

    记得爹爹不太喜欢那些抒情的男欢女爱的东西,梁希玟认为这次准没错,于是拿着抄录的词去找爹爹……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老梁看后捻着胡须微笑道:“好啊,猪肉平他总算也理解了老夫的苦心,知道不能浪费时间和才华,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此句说的尤其好,正是你们这些新一代纨绔的警钟。要时时刻刻的敲打敲打。”

    梁希玟笑道:“就是呢,目下和当初一样,在北1京小高的人气可高了。”

    老梁笑骂了他两句,接下来继续观看,念了几句却皱了一下眉头,放下不看了,无奈的道:“哎,他总是戾气如此之重。不学无术,不懂文辞技巧那是自然的,澶渊耻说的尤其糟糕,文巧之上就是明显的瑕疵,破坏了整体的氛围。于政治上也是很不成熟的表现,京城百官见闻一事,老夫还以为他成熟了,可转眼就出这种幺蛾子,他这是想干什么?”

    梁希玟很不高兴猪肉平被批斗,问道:“请爹爹说道说道。”

    梁中书叹息道:“我也不知道为何那么多的人跟着叫好,为何他猪肉平能如此的流行?难道他做成功了一些事,就所有东西都是好的?老夫不确定跟着叫好的人是否真懂文学。但我在这首词之中只看到了满篇的戾气,对皇家的质疑,对寇相公的质疑。澶渊之盟它真是耻辱?”

    梁希玟不服气的道:“难道不是?女儿觉得被人年年岁岁的来收保护费,而辽人还不保护我们,这怎么看都不是好事吧。”

    “你还没有长大,你是女人你也不懂。当年寇相和皇帝披肝沥胆,能做的都做了,给钱买平安那是无奈之举,至少换来了我边境的相对平安。否则后来需要西北东北两线作战,我大宋哪来的国力支撑?”梁中书说道。

    梁希玟挠头道:“好吧女儿早先也不懂,也觉得似乎有点不妥。但是知道了耻辱,或许真是勇气的来源呢?女儿觉得他是个非常有想法的爱国青年,不能因为文巧上的些许失误而否定全盘否定他。”

    老梁不禁寻思老夫只是批评了一下错误,哪是全盘否定了?不过他也算是知道女儿的意思,她想嫁人了,哎,但是现今政治极其复杂,这些事又怎是简单的……

    “哗众取宠,好好的一首词,不错的立意和大气,愣是被猪肉平的不学无术给毁了。你要表达杀胡即是正义,莫等闲白了少年头,这毫无问题还很大气,但技巧的不佳让通篇成为了空谈和幻想,就他猪肉平,老老实实的带兵做流氓才是正道,妄想文学救国唤醒民族斗志,他也配!言辞之间对皇帝和寇相不敬,我赵鼎绝不认同!”

    传到汴京的时候,作为文敌而存在、经常在论坛和高方平针锋相对的赵鼎,好不吝啬的对猪肉平进行了炮轰。

    赵鼎乃是在文坛深有影响力的新一带,某种程度上,论坛成就了高方平名声的同时,也成就了小青天赵鼎。高方平的确在用小赵刷威望不错,但是反过来,赵鼎也在利用高方平刷身望。

    因为猪肉平的猥琐**诈是公认的,目下蔡京都不愿轻易的惹他,那么官声不错敢逆流而上叫板高方平的赵鼎,自然也就有了“小青天”的称号。是的这就是让人郁闷的地方,敢说话敢不畏惧权贵的官员,哪怕他在做蠢事,却是自古以来这种人最容易博得青天的名号。

    赵鼎的炮轰,又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汴京的文坛掀开了浩大的声势,都在大批评高方平文盲,有的说他其心可诛,诋毁皇家以及寇老西儿这么萌的人。

    张商英这个过河拆桥的喷子某些时候也是没有惊喜的,他类似一个读书走火入魔的天才,在一定程度上他是支持猪肉平的,但不是主战派更不是军国主义者,不喜欢那么重的戾气,也不容忍猪肉平质疑寇老西儿和皇家。

    于是张商英虽然没公开炮轰高方平,却是很猥琐的把赵鼎评击猪肉平的言论置顶加粗了,让众人在论坛围观……

    “一群祸国殃民的读书人,没有惊喜,脑子不正的人读书越多越是祸害!”

    中枢侍郎张叔夜知道这事后大为光火,他也开始质疑这群文人的节操了。当初小高在政务堂说书生误国的时候还被老张收拾了,现在看来,小高说的有道理啊。

    读到高方平文章的时候,老张和那个西北的宗泽一样,拍案叹息惊为天人,评价此乃五百年来第一雄文。然而没面子的在于张相爷才夸奖完,都还没有建议推广,高方平已经在论坛之内,被赵鼎带着一群读书人给打得抬不起头来了。

    “高方平是个好苗子,乃是奸诈的一个民族主义者,可惜以往他算无遗策,然而这次栽了。当初他和蔡党斗智斗勇的的保住了论坛,现在却被他们利用论坛给打的抬不起头来。看到什么叫英明神武了不是,老夫当时就觉得论坛未必有多好。”张叔夜喃喃自语中,很恶意的想去封了论坛。

    紧跟着,东南系官员王黼的文书进入政事堂,弹劾高方平玷污皇家英明,要求严办。

    王黼的弹劾文书到达中枢的时候,张叔夜专门看了,之后批字:勿要过度解读,勿要和老夫玩文字游戏。澶渊之盟当然是耻辱,老夫也这么认为。若是你等敢解读为老夫对皇家和寇相不满,那么王黼你给老夫小心些,若是高方平的《怒发冲冠》可以被解读为诋毁皇家和寇相公,掀开祸国殃民的文字狱、迫害读书人说话的权利,那么在张怀素案被定调的现在,老夫就敢把你的《东游记》定为反动谋朝的言论,给予全族连坐,不相信就试试看,要掰手腕就来,别以为有蔡京护着你老夫就整不死你!

    汗。

    老张的心腹转发文书的时候吓得跳起来,无法理解叔夜相公今次为何戾气如此之重,措辞如此严厉,恐吓外带威胁蔡党要员,这真的好吗?

    “相公,是不是……用词上在斟酌一下?”心腹随从担心的道。

    “斟酌个屁,就这么发给王黼!”张叔夜怒敲桌子道:“老夫固然有维护小高的意思,但最大的目的在于保护言论,不许捕风捉影。王黼这龟孙才是其心可诛,这个先列若开,不用十年,文字狱将在我朝大行其道,国将不国。”

    ……

    另外一边,蔡京听到消息后,也立即发文警告王黼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这种问题民间秀才是可以说的,但作为流内官员的王黼不能说。因为张克公不是好惹的,张商英更不是好惹的,论解读文章,谁也没有张商英和张克公能说会道,那两个老张才是用颠倒黑白、断章取义的高手。所以此列一开,对蔡党官员的损伤比清流党还大。这是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弱智举动。

    在诗词文章之上,蔡京始终认为不要把官家当做白痴,高方平这次的言论官家肯定不会喜欢,但那不代表皇帝就会认为是诋毁皇家。

    “《怒发冲冠》最多是高方平不学无术文巧不够的表现,但大宋立国以来被蛮子伤害严重,国力之七层就耗费在周旋蛮族之上,这点不容质疑。大宋皇帝可以不懂政务却一定会知道此点。咱们皇帝是讲感情的人,和高方平交好,在此点前提之下,皇帝最多理解为高方平少不更事、文辞功底不够。若别人不去提及便也罢了,若你王黼继续上书提及,皇帝就会反弹任性。前面试图升童贯开府仪同三司就是例子。老夫没那么多的名望去抗旨的,此事到此为止。”

    蔡京最结于尾处写下如上言辞之后,发往东南给王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