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小妖方狄

第六十一章 术

    沈飞真是觉得不可思议,若他真是着了别人的道,那只能证明老皇帝的手段比拓跋凤凰高明百倍,自己现在撤退才是最好的选择。

    术这种东西端的玄妙,当你接触了术的时候,就会感觉到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其实都有可能发生,会对身边出现的一切不合理现象产生怀疑。

    “呼!”沈飞大口的喘息,他觉得周围的温度很高,他觉得呼吸困难,汗流浃背。

    是该相信直觉还是该相信理智,两边究竟要怎样取舍,恰如人生路上的左右两端,应该向左还是应该向右,怎样才是对的。

    “哎,为什么最近总是要做出选择题啊,这是成长需要付出的代价吗。”又一次深深叹息之后,沈飞眼底深处的凶性泛起了,几乎每次都是这样,当沈飞陷入迷茫的时候,那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凶性就会出现。

    在他马上就要因此做出决断的时候,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你啊沈飞,不是找不到真相,而是明明已经找到真相却不愿意接受现实。”又是九龙,它最近说话的频率很高,也不知是一个人在牢笼里太寂寞了,还是想着继续找机会蛊惑沈飞为它解开封印。

    “这个世界上啊,太多人跟你一样明知已经走入了岔路还是要一直往前行进,因为回头的代价太高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回头产生的代价所以干脆在心底里保存最后一丝希望,坚定执着地认定继续向前会有奇迹发生。”九龙的声音古朴和沧桑,仿若看尽世间百态,给人奇特的感觉,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信任。九龙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生物,这在你与它对视的时候明显能够体会的到,无论是样子还是嗓音,它都是完美的,是造物主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在这无聊的环境下有个人能和自己说说话对沈飞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咧嘴一笑道:“尊敬的九龙大哥,你的出现就如雪中送炭,点燃了小弟我心中的明灯。”

    “我靠,沈飞,你这拍马屁的本事跟谁学的,张嘴就来,毫无廉耻,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了。”

    “九龙大哥,您就是我心目中的神,我无时无刻不在仰视着您,憧憬着您,以您为目标向前奋斗,我对您的敬仰恰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我与您说的话句句发自肺腑,绝无半点掺假。”

    “沈飞,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马屁精,说话一套一套的,做事也是一套一套的,用着老子的力量不解开老子的封印,又说敬仰老子,你他妈当我傻呢。”

    “不不不,九龙大哥,我认为现在还不是解开封印的最好时机,放心吧,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是一定会解开您身上的封印的,一定会让您获得自由的。”

    “和你这种虚伪的人聊天真是累。”

    “九龙大哥,我沈飞做人做事讲究的是信义,对任何人任何生物都是坦诚相见,您要相信我啊。”

    “好了,别拍马屁了,其实我就是看见了你们人类的劣根性心生感慨而已,你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

    “不不不,九龙大哥你说的太对了,我现在就是陷入了九龙大哥你所说的怪圈又无法脱身,还请九龙大哥为小弟指点迷津。”

    “话不是已经说给你听了。”这是第一次九龙无条件地为沈飞拨云见日。

    “九龙大哥的意思是小弟我确实陷入了怪圈当中,但心里不愿意承担走原路返回的后果所以才会继续前进。”

    “你总归不傻,和你说话不费劲,一点就透。”

    “那九龙大哥您可否再稍微指点一下,我究竟是落入了怎样的陷阱,又要怎样才能从陷阱中逃出去呢。”

    “这个嘛,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九龙的声音从沈飞体内传来,声音中的蛊惑性少了一些,多了几分诚恳,不知这诚恳是装出来的还是发自真心的,或许它是感到一只龙呆着太无聊了,想找人说说话吧。

    “你知道什么样的陷阱是最可怕的吗,沈飞?”

    “当然是能够一击致命的陷阱。”

    “大错特错,能够一击致命的陷阱大多杀气外露,很容易就被猎物察觉了反而无法构成真正的威胁。真正可怕的陷阱是那种看起来没什么危险,却引诱着你一点点上钩,一点点入局的陷阱,这种陷阱才是最可怕的。就比如说捕鱼的网兜,看上去根本没有威胁,鱼儿会寻着食物的味道一步步地进入网兜中央,在那里可以顺利地吃到诱饵,甚至拥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因为看起来没什么威胁所以它们不会特别的扑腾,挣扎,直到猎人到来将网子收走,才是它们大难临头的时候。”

    “九龙大哥,你的意思是小弟我现在就如同进入渔网的小鱼,看起来没什么危险其实距离死亡就相隔一步?”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陷阱是最危险的,因为你意识不到它的存在所以压根不会产生警戒。记得前面遇到的空间结界吗,结界之内是扭曲的空间寸草不生,寸物不活,你见到了自然就产生警戒,自然会想办法对付而不是束手待毙。现在遇到的陷阱就不一样,你压根看不到它,自然也就没有了防备,自然也就意识不到危险,即便意识到了危险因为后退的路太过遥远也不愿意那样做,由此一旦猎人到来就会落得个极为凄惨的下场。”

    “这么说起来,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非常危险。”

    “噗通!”沈飞跪倒在地吓了九龙一跳,“多谢九龙大哥救命之恩,多谢九龙大哥救命之恩。”万万想不到,他居然对着虚空一连三拜,看得深牢中的九龙面目一阵抽搐,心说:这家伙简直是下作至极,和那个上官虹日有的一拼。九龙因为长期以囚禁的方式被束缚在沈飞的身体里,对沈飞经历过、看到过的事情了若指掌,甚至沈飞和纳兰若雪亲亲我我的时候它也是直接的参观者,对它来说就像人类在动物园里看着两只猩猩交配,除了动作多一点,时间久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飞连续扣了三个响头,磕的咚咚作响,别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表面上的礼数是做到位了,给予了九龙足够的尊敬。

    三个响头磕完,沈飞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对九龙道:“那九龙大哥,小弟我现在已经入局了,总得想办法出去啊。而且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天狼的嗅觉会出错呢。”

    “出错的不是天狼的嗅觉,而是猎人太过狡猾!那个叫做拓跋的不愧为掌管人国的皇者,行事作风极度小心。他在此地设下了不容易被察觉的空间禁制,只要你不是按照他预定的规则走入甬道,都会触发禁制至此在原地兜转脱身不得。”

    “这么说又是空间道术喽。”

    “是极度强力的空间法术!你所走过的路是被大能者以威能拼接起来的,它们原本只是空间的碎片被强行拼凑衔接在了一起,因此你才看不出破绽。”

    “空间法术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吗。”

    “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人对于空间之术已经有了很深的造诣,若真是遇见了沈飞你可得小心啊,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存在。”

    “真是搞不懂,通天教中怎会藏着如此高手,这个人绝不会是老皇帝拓跋,他没有那样的实力。”

    “确实不会是他,但一定有求于他,与他做着互惠互利之事,这个人始终藏在暗处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见不得光的,害怕有一天正道中人会找到自己。”

    “先不管这些了,九龙大哥,现在的环境下有没有办法能够脱困呢。”沈飞又一次提起脱困的方法,这才是他此刻最想知道的。

    “有是有,但我凭什么平白无故帮助你,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九龙大哥,兄弟之间互相帮助那是应该的。更何况,都好几年的时间了,你终日住在我的身体里,都没有找你要过住宿费呢。”

    “什么!你这个滚蛋,还敢找我要住宿费!你他妈想死是不是。”听了沈飞厚颜无耻的发言,九龙立时暴怒,恐怖的气息在混沌深处爆发,向着丹海中挺进。

    沈飞感到身上一阵燥热,却仍旧保持着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像是触怒了九龙反而很开心,真是个调皮的家伙。他嬉皮笑脸地道:“九龙大哥,小弟的意思是既然大家是兄弟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嘛,小弟我对大哥马首是瞻,大哥也应该适当地提携提携小弟,关键时候拉是不是。”

    “谁他妈跟你是兄弟,沈飞你这个混蛋少跟我称兄道弟的,我他妈一只活了上万年的远古凶兽凭什么认你做兄弟,你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实话告诉你,就算你的祖师爷青山道祖在我面前也就是只猴子而已,要不是当年形势所迫你以为我会情愿被他封入剑中吗!”

    “形势所迫?”沈飞鸡贼地咀嚼着这四个字,目光狡黠暗道: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套出了什么秘密。王剑九龙、寿剑星魂、时空间之剑两仪无相剑三把始祖圣器究竟来自何方,为何而存在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明确的答案,云师叔似乎知道些什么也嫌少提起,那似乎是一个只有绝少数人才可以知道的天大的秘密。

    不过现下形势危急,沈飞没心思去考虑旁枝末节,他道:“九龙大哥,不管你怎么想,我沈飞已经把你视作大哥了,大哥有难小弟一定出手帮忙。”

    “那你倒是把封印给我解开啊,混蛋。”九龙满是不屑。

    沈飞道:“不好意思大哥,唯独这件事情做不到。因为除了大哥之外,我沈飞还有一个亲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做药人,他是我在人间唯一的亲族,他告诉我只有境界提升到足以自保的时候,才能够解开大哥您身上的封印,药人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要遵从的,所以只能对不起大哥了。”

    “呵,沈飞!你可真是能说会道!药人那混蛋是你至亲,我是你大哥,你他妈认祖归宗的能力真是强啊,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将魔教教主和魔教千年圣器全都认作了自己人,你做梦都会笑起来的吧。”

    “九龙大哥,你可别这么说,小弟我是发自真心的尊敬你们,爱戴你们的。”

    “你他妈放屁!”九龙怒吼,引起巨大的海啸,狂暴的风表现在外界,把沈飞的脸都吹扁了。“沈飞啊,你这个小杂种,你可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九龙大哥,你快别生气了,小弟不是存心惹你生气的,你如果实在气消不掉的话就吐火喷我吧,我心甘情愿接受惩罚。”

    “沈飞,你可真不愧是那个人教导出来的好徒弟,虽然你们两个性情迥异,但这气人的功夫可都是一顶一的没话说。

    算了,我知道自己拿你没辙,此次开腔本来也是为了帮助你的,我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你小子总归会走上一条不归路的,而那个时候你能依靠的只有我的力量,你会心甘情愿、主动的为我解开封印的。”

    “我会走上不归路?九龙大哥你可别吓我啊。”

    “沈飞哦,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你虽然坚持正义、坚持善良,但世界本身却是黑暗的,身边有太多事促使你没办法按照理想中的方向前进,而你又心怀雄志,亲手为自己树立了许多超级强大的敌人。如此一来事情会怎样发展?到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自保而不得不坠入魔道。”

    “不,九龙大哥,我敢向你打包票我沈飞现在坚持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永远不会改变,因为这是我心中的道。”

    “人是会改变的沈飞,当你不知道亲族灭绝的真相你自然认为人类是可怜的,你自然不会想着残忍的屠戮敌人;当你不知道亲人会因为自己惨死,你自然不会想到世界原来如此黑暗,人心原来如此险恶;当你不知道缺少力量是一件多么无助的事情,你当然理所当然地认为没有我九龙,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