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最后一个使徒 卷土

第六十四章 巨变阴谋

    大爆炸在这地底空间开始疯狂爆发了起来,它那巨大的威力狠狠的冲击着脆弱的洞壁,简直若疯狂飓风那样肆意横扫!其威力甚至透过了泥土朝着周围四处蔓延。

    而明斯克圣堂的地下本来就已经是被开凿得千疮百孔,何况还要加上其下方本来天然生成的裂隙和洞窟,引发的这场大爆炸立即就破坏了脆弱的平衡,真的就仿佛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引起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明斯克大教堂旁边的一幢建筑,忽然歪斜了一下,轰然朝着西方诡异坍塌了下去,从地下冒出来了大量的尘烟,而这只是个开始!周围的建筑物也是陆续开始出现了塌陷,歪倒的现象,甚至就连冰雪封锁线也是被波及到,有至少百余米的地方出现了明显的坍塌。

    这连锁坍塌反应足足持续了有五六分钟,仿佛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似的,受灾的区域集中在以明斯克圣堂为核心的十来平方公里以内,当然,明斯克圣堂是受损最严重的地方,整整出现了六处地陷,不但附属的好几座子建筑物都因为地陷垮塌得七七八八,甚至连主建筑物之一的告解堂都彻底倒塌掉了,几百年的古迹,从此便是彻底毁于一旦!

    大爆炸发生的时候,杜瑜琦却是阴差阳错听到了小丑的声音,所以完全失控脱离大队伍前去追杀,没想到这样一来却无疑给了他更多的缓冲时间,因此得以远离了爆炸的核心区域,而当他感觉到了身后魔法陷阱的恐怖的时候,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缓冲并且寻找掩蔽物。

    因此,当大爆炸发生的时候,杜瑜琦实际上已经是与爆心拉开了一段距离,并且还转过了旁边的拐角藏匿在了一处石棺的后面。同时,他还蹲在了旁边的地上,双手抱头,这样做看起来十分狼狈,却已经是将对自身的防护做到了极致!倘若是直接趴在地上,那么搞不好就会被地面传来的震波活生生的震死!

    当大爆炸发生了以后,杜瑜琦立即就感觉耳朵嗡的一声,完全失去了听力,整个人似乎在不停的翻滚,碰撞着,身上不时传来剧痛,而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完全失去了意识,这种失去意识和昏迷不大一样——昏迷是直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此时的这种失去意识是指的整个人都完全的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看不到,听不见,说不出,整个身体都毫无感觉,可是大脑似乎还是清醒着的,仿佛意识虽然存在,却都漂浮在了一片茫茫无际的灰色海洋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瑜琦才慢慢的恢复知觉,然后便剧烈无比的呛咳干呕了起来,因为嘴巴和鼻孔里面都满是泥沙,倘若联想到之前的他所处的墓穴环境的话,那么这些泥沙的组成成分则可能会让人更加觉得反胃了。

    隔了好一会儿,杜瑜琦才总算是大口喘息着平静下来,可是牙齿上依然传来了咯吱咯吱咬着沙土的声音,好在他这一次有备而来,从次元戒当中取出来了一瓶水,咕嘟咕嘟的漱了几口然后吐出来,才发觉漱口水里面依然有很多沙土,当然还有鲜血。

    将这些事情处理完了之后,杜瑜琦又发现自己半张脸都是干了的血痂,两只耳孔当中也流淌出来了鲜血,头略微一动都觉得相当的刺痛,后脑勺出现了一大团明显的血肿,并且还被打破了,轻轻一碰就剧痛无比。

    接下来他打量了一下所处的环境,发觉似乎被困在了这一处墓室当中,并且这墓室有大半都被滑下来的泥土砂石掩埋了,其位置似乎都是倾斜的,自己站起来就觉得斜斜的不大稳当,并且整个人都是晕晕沉沉的很想呕吐。

    “呃,现在应该是头皮三度血肿、头皮长达五厘米的裂伤伴撕脱伤,并且颅盖骨线状骨折,搞不好还有脑挫裂伤”杜瑜琦苦笑着给自己做出来了诊断,然后在次元戒里面找了找,取出来了一份黄金圣餐吃了下去,顿时就觉得有熹微的光芒将自己笼罩住,身体则是以奇迹一般的速度恢复。

    不过,杜瑜琦也是发现了这玩意儿的弊端,那就是很难在战斗当中使用了,敌人除非是脑残才会让你在战斗过程当中这么徐徐进食恢复。好在对于杜瑜琦来说,此时只要药物有效就好。

    等到彻底恢复了以后,他也大致弄明白了当前的环境,便是有了紧迫感,开始抓紧时间寻找出路起来,因为这里无论如何都是个密闭的狭小空间,也就是说在这里面呆久了的话,氧气是有限的,根据杜瑜琦的专业判断,顶多就只能支持他呼吸个两三个小时——也就是说两三个小时以后找不到出路的话,那么就得构思一下遗书怎么写了。

    杜瑜琦在次元戒里面找了找,他虽然在之前构想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也针对性的准备了不少的物质,但说实话,真的还没考虑到自己被塌方困住这样尴尬的事情,无奈之下,用来用去还是觉得库兰的焰影剑这把巨剑拿来挖土乃是最趁手的,命都要没了,就算是神器捏在手中又有什么用?

    所以,接下来杜瑜琦就无奈的挥舞着巨剑挖土,也是亏得他现在的力量有着惊人的增幅,否则的话这样的苦力活儿也是做不下来啊。

    一个小时过去了,杜瑜琦已经是朝着前方挖出了三十多米的距离,前方却依然是无尽的石块之类的东西,真的是让人都倍加觉得绝望,眼见得这狭小空间当中越来越闷,杜瑜琦心中也是十分焦躁,虽然双臂都是酸胀无比,却依然是在咬牙坚持,好在又挖出了三四米之后,他忽然发觉前方的沙土石块自行簌簌落下,然后就哗啦的一声再次坍塌,一股新鲜的空气就从前面坍塌出来的口子处扑了进来。

    再次见到了天光,杜瑜琦的那种心情乃是可想而知的,就仿佛是坐了十几年的牢被放出来了一样,不过灰头土脸的爬出去了以后等兴奋退去,顿时就觉得这里面的空气也未必就好闻了,有着一股浓重无比的腐臭味道。

    非但如此,四下里一片漆黑,貌似很是安静,但其实仔细的多听一会儿,却有一种若春蚕食叶也似的奇诡声音在沙沙的响,似乎还有幽怨的哭泣声!

    “靠,我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阴曹地府吗?”杜瑜琦暗自咕哝了一声,然后从次元戒当中将夜视仪拿了出来,重新戴上,此时不用,更待何时,这时候正是它发挥功效的时候了。

    当夜视仪的深绿色效果在杜瑜琦的视野里面铺开了以后,他便大致了解了周围的环境,这里看起来依然是墓穴,长长的通道两边,便是密密麻麻的墓葬,棺木,空气当中腐臭的源头也是很轻易的被找到了,那自然是棺木里面的尸体。

    好在作为医学院的学生,与尸体打交道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杜瑜琦翻动了几具棺木以后,顿时就摩挲着手指上戴着的次元戒,然后皱起来了眉头:

    “装殓尸体的棺木看起来还是颇为不错的,说明死者生前的家境还可以”

    “尸体上的穿着,装束和夏特利这地方的风格保持一致,证明这里依然是夏特利的范围内。”

    “棺木里面的尸体居然都还大概保持完好无损的状态,尽管这地方的气候寒冷,顶多也就和冷柜里面的环境类似也,也就是说死掉的日期不会超过三五年。”

    “我刚刚一共调查了八具尸体,根据牙齿磨损的程度,最年轻的一名也是应该有五十岁了”

    “从这些线索可以推断出来,这些死者的共同点是,都是在五年内死掉的,倘若说制备的棺木可以借钱购买的话,可是从八具尸体都上了年纪可以看出来,他们在生前的家庭综合条件都应该都还是不错的,具有充足的营养和相对较好的医疗资源,因此都是在身体机能开始衰退了以后才因病去世”

    “那么,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应该不是在墓穴第一层的入口处了啊,应该是在墓穴的最底层位置!这些死者正是因为生前家境不错,才能在明斯克圣堂的地下购买墓地,而他们最近几年才死掉,所以只能被埋葬在新挖掘出来的第三层墓地当中了。”

    这个推理的结论一出来,杜瑜琦自己都觉得真的是匪夷所思,但是仔细推敲几遍,却觉得乃是唯一的答案!爆炸之后出现的一系列地壳沉降效应对于杜瑜琦是全然不知道的,否则的话,他就能很轻易的接受这个结果了。

    不过,此时杜瑜琦便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朝着上方看去,然后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见到上方的穹顶处已经是破开了一个惊人裂隙,仿佛一道数百米长的悬崖一般,在穹顶处的最上方,有好几座坍塌的汉白玉雕像,虽然碎掉却依然精美的墓龛,正是之前参观过的“样板间”里面的装饰。

    “原来如此,之前的那一炸估计引发了地质灾害,出现了大量的塌方,崩溃现象,我呆着的那一段墓道因为距离爆炸的地方太近,所以就崩塌了一长段,直砸到了这第三层墓穴当中来!这落差至少也有五六百米!”

    杜瑜琦很快就摸清了事情的真相,而他此时又立即发觉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等等!!!根据圣堂那边的情报显示,敌人开启的那一座封印之门就在墓穴第三层处啊,那岂不是距离我很近??”

    “什么?我现在应该去完成任务?!!你是在开玩笑吗!敌人一来就布置下了一个如此凶险的巨大陷阱,其实力之强可想而知,这样的敌人对封印之门的防护那必然是滴水不漏,我这么一个人去破坏封印之门那就是去自杀啊!赶紧远离才是正事。”

    紧接着,杜瑜琦就打量了一下那处塌陷出来的陡峭裂隙,只能失望的摇摇头,那里不仅十分险峻,更是还不时会产生坍塌的余波,稀里哗啦掉大量的岩石下来,自己徒手去爬这裂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另外再找出路了。

    失望的叹了口气之后,杜瑜琦辨别了一下方向,便重新进入到了第三层还没有破损掉的墓道当中,开始探索上去的道路,他此时有着夜视镜戴在了头上,因此在这漆黑阴森恐怖的墓道里面行走也是并不困难。

    当杜瑜琦大概走出去了三四十米之后,便在原地停留了一下,然后来到了旁边的墙壁处似乎在摸索着什么,然后又走出三四十米重复同样的动作,隔了一会儿才能发觉,他手中拿着的赫然正是两盏用在这里照明的矿石灯。

    前面就提到过,这矿石灯虽然有着根本上的缺陷,对正常人的健康有影响,但是它的优点无疑是多多的,随便列举出来就是一大堆,最醒目的三点就是廉价,结构简单,耐用。

    结构简单意味着修理起来就更方便,至于使用寿命则是达到了夸张的十年甚至几十年。

    所以,一盏矿石灯的熄灭是偶然,两盏矿石灯的熄灭是巧合,但是杜瑜琦走到这里居然发觉了三盏矿石灯都不亮,那么这就是必然了。

    “幕后制订计划的人连这一点都考虑到了吗?让墓地里面的光源都彻底消失掉”杜瑜琦沉吟道:

    “能做到这件事的人,一定是经常可以来到这地下墓穴当中的,并且整个地下墓穴当中,矿石灯的数量至少也是要超过数千盏,在所有的矿石灯处做手脚这样的工作量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在短期内完成的,明斯克圣堂当中被渗透得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厉害呢!”

    “另外,甚至敌人还可能针对这一点做出十分恶毒的陷阱啊,倘若我没有夜视仪,那么在一片漆黑当中摸索跋涉半天,忽然发觉前方有一盏还亮着的矿石灯,那么一定会下意识的停留在这光源附近,呵呵,这一停留简直就像是飞蛾扑火那样的愚蠢,敌人便又可以针对性的布置陷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