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最强人生 俊秀才

第1454章 混帐东西

    走了出来,殷俊的心情自然不会好。

    他刚才已经看出来了,郑家的人并不蠢,因此他们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虽然这是在为难了他们,可自己给出的补偿,也算是有诚意了。

    殷俊解决这一次困境的心思,重要的并不是在郑家人身上,不过如果郑家人配合得好一点,邱得根的压力就会减少很多。

    而现在,殷俊要去的地方,去找的那个人,便是破解这一次困局的最重要人选。

    负责领路的警.察,一路上没有和殷俊多说什么,显然是想到了要去见那个人,心情一下子不好。

    本来邱得根说邱大成是在医院抢救,结果警.察带殷俊去的地方,却并不是手术室或者重症监护室,而是一间普通的高级病房。

    只不过外面站着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而已。

    他们显然早就晓得了殷俊过来的事情,见状只是点了点头,打开了房门。

    “俊少,你小心一点,他还没有彻底清醒。”开门的警.察警告道。

    听到这话,申建设和曹军想也不想的就跟着殷俊走了进去。

    殷俊还在奇怪,怎么要自己小心,然后说邱大成没有醒。

    结果走进了病房,殷俊就看到邱大成鼻青脸肿的坐在病床.上,一只手还铐着手铐,在他对面的板凳上,还坐着两个面无表情的警.察。

    听到声音,邱大成醉眼朦胧的往这边一瞧,却蓦地精神一振。

    “阿俊!阿俊!快来救我!让他们放开我……快!”

    他挥舞着手臂,却冷不防扯到了痛处,呲牙咧嘴了起来。

    这样子……

    这是在医院抢救的样子么?

    殷俊无语了。

    邱得根还是关己则乱啊。

    “警官,他的伤势怎么样了?”殷俊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问守着他的警.察道。

    “没有什么,也就是一点皮外伤,包扎了一下就没问题了。”一个警.察答道。

    “就是血液里面酒精浓度太高了,属于严重的醉驾。”另一个警.察加了一句,“我们同事想要拦停他的时候,他就没有减速,直接把人带车都给撞飞了。”

    “非常抱歉!”

    殷俊歉意的道,“不知道我现在想和他说几句话,行不行?”

    “可以。”

    两人互望一眼,点了点头。

    警.察们对于殷俊还是很信任的,更何况现在数百名警.察围在医院周围,除非邱大成插翅,否则根本出不去。

    “好的,谢谢,麻烦两位把他的手铐打开一下,待会儿再铐上。”殷俊又请求道。

    两个警.察想了想,还是照做了。

    虽然他们很痛恨邱大成,但殷俊对警.察系统可是有大恩,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们解开了手铐,走出了病房,去除了束缚的邱大成,连忙就揉着手腕子,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草!这都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惹毛了老子,我扒了你们的狗皮!”邱大成一副典型的败家仔模样儿,顺便还对殷俊道,“阿俊,你怎么才来?老头子怎么没有来,反而请你来的?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我要回家洗澡,这一身真是脏死了,真晦气!呸!”

    殷俊看了看他,微微的一叹气,“军哥,你去弄点水来,用部队里面的法子,让他好好的清醒清醒。”

    曹军闻言立刻懂了,转身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高级病房是单独配有洗手间的,一应设施都很齐全。

    邱大成现在还有点迷迷糊糊,仍旧是靠在病床.上,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没一分钟,曹军便端着一个小水盆走了出来。

    他再次望了望殷俊,等到殷俊确认的点头,曹军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过去。

    “哦,正好,我洗洗脸……啊……”

    邱大成话才说了一半,却冷不防曹军直接把水从他的脑门身上浇了下去。

    被水刺激得浑身一颤的邱大成,手舞足蹈的尖叫起来。

    病房门本来就是虚掩着的。

    外面听到声音,赶紧的就有三个警.察冲了进来。

    他们倒不是怕邱大成出什么意外,他们担心邱大成神智不清,伤害到殷俊。

    等他们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连忙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往外走去,顺便还把门又给带上了。

    “草!你干什么你?我他x……呃……”

    邱大成第二次的埋怨,也没能说个完全,就被走过来的殷俊一把给拽下了病床,拖着他到了窗口。

    “好好的看清楚!”殷俊把他的脸压在了窗口的玻璃上,外面闪烁着的灯光非常显眼,“几百个警.察!上百个记者!都围在了这里,邱大成,你真是给你老爹长脸啊!现在全香江都知道你醉驾撞死了警.察,你牛比啊!!”

    邱大成被这么一阵折腾,神智忽然清醒了许多。

    虽然他听不懂“牛比”是什么意思,但殷俊的愤怒之意,他还是能听清楚的。

    “阿俊,你搞什么?不就是一个警.察吗?值得你这么生气吗?”邱大成脸色也变得难看,“了不起我赔钱就是了!我们邱家有钱!他们是要多少?100万?200万?我都给!!”

    要不是殷俊身份特殊,比他老爸还有钱,现在邱大成已经跟殷俊发火了。

    “赔钱?”殷俊松开了他,冷笑着看向他,“你想得倒是好!你是撞死了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而且是醉驾!这是要判刑的,要进牢房蹲几年的!”

    “进监.狱?不,不,不可能!”邱大成睁大了眼睛,脸上出现了恐惧之色,“我不可能坐牢的……阿俊,救我!找我阿爹救我!!”

    “没用,邱伯来了也没用。”殷俊冷然的推开了抓住自己手臂的邱大成,“这是铁案,没任何辩解的地方!你已经得罪了全香江的警.察,甚至是整个司法系统,就算是总督,也不可能给你脱罪,你就死心吧!你坐牢坐定了!”

    “不!我不能坐牢啊……啊啊……”邱大成想着这恐怖的一幕,自己刚才撞死警.察的一幕又忽然出现在脑海里面,脑袋一下子痛了起来。

    等到他干嚎了一阵,哭得鼻涕眼泪都有的时候,殷俊又从曹军手里接过了第二盆的水,直接又从他的头上浇下去。

    “噢……”邱大成再次哆嗦起来,跳了起来的他,恼怒的道,“殷俊你干什么!?我要生气了!!”

    “生气?”

    殷俊淡淡的一笑,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一个踉跄,全靠双手扶着病床,才能站稳。

    “你给我清醒一点!”殷俊道,“犯错不改,死性不改,这么下去,下一次你就得闯出更大的祸事来!要不是邱伯请我过来,今天我就要大义灭亲,《麒麟日报》能直接把你们邱家搞臭,让所有香江人都厌恶邱家,厌恶你!

    等到邱家因为你的这次犯罪,而被所有人排挤,你父亲也深受打击,再也没办法正常工作,家里兄弟姐妹争权夺利,大家分家产……这样要不了几年,邱家就会完全不复存在,等到你出来的时候,你就是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

    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本?还能享受什么荣华富贵,还能开跑车喝烈酒?我看你连怎么养活自己都做不到吧?”

    邱大成又是一阵哆嗦。

    只不过这一次的寒意不是来自于外界的水,而是来自于他的内心。

    他现在已经完全的清醒了,也想到了醉驾撞死执勤警.察,而且被抓了个现行,是怎么严重的事情。

    外面密密麻麻的警.察车子和人,还有几十台的摄像机、上百个记者,都是证明了事情大条了。

    他仅仅是工作压力大,就失态的醉酒驾车狂奔,撞死了人。

    现在因为他撞死了警.察,全香江的媒体会怎么样的兴风作浪,会怎么的针对邱家?

    绝对是比之前自己感受到的压力大一百倍,一千倍!

    父亲年龄不小了,他能承受得住这种随时随地被人追着拷问的压力吗?

    家里的兄弟姐妹会受得了吗?

    本来大房和二房就不是那么的和睦,因此整个家庭分裂了,也真的是有可能的。

    他们如果分家,自己还在监.狱里面,又犯下了那么大的错误,哪里还有有什么财产留给自己?

    那时候可真就如同殷俊所说,自己出狱过后,完全就是普通人了!

    不,不能这样!

    邱大成“噗通”的一下,直接跪在了殷俊的面前。

    “阿俊,阿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是天才啊!你一定有办法救我的!”邱大成拉着殷俊的裤脚,泣声道:“求求你,我不想要坐牢,我不想变得一无所有,你救救我!!”

    殷俊有些厌恶的看了看俯首的邱大成。

    直到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的还是怎么逃脱罪罚,而不是想到自己错了。

    这样的人,自私自利,真是典型的富二代,完全不把别人的命当成命,只有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更可惜的是,邱得根的儿女们,都是这样的人。

    难怪以后他们大房和二房的子女们,会斗得那么厉害,那么没有亲情和廉耻。

    从现在的邱大成的身上,就能完全的看出端倪来啊。

    邱伯啊邱伯,你英雄了一辈子,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女们,居然是这样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