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索斯

第275章 1:4:9(为盟主FH56加更)

    洞**看不到日升日落、月圆月缺,洞**感受不到寒暑的变换和万物的枯荣,这里的时间就像凝固了一样。水从头顶的石柱上滴滴答答落到黑色的地下河水中,然后随着安静的水流逝去,但如果想用这个当做计时的方法,那肯定会觉得时间忽快忽慢,已经失去了意义。

    也许是因为这个的影响,赵迈无法在绿色梦境中进行时间的旅行。他不能像布兰那样穿梭到过去看临冬城的父亲,也不能像三眼乌鸦那样预见未来。他被困在了现在,是当下的囚徒。他根本找不到将现在和过去、未来隔开的屏障,突破更无从谈起。

    “你身上的血脉并未在这个世界流淌过,怪不得之前我看不到你。”三眼乌鸦声音中有些兴奋,因为他解开了一个困扰许久的疑问:“你果然是凭空而来的!在这里,你没有父辈没有母系。就像树木没有根,自然也就没有曾为种子的过去。这就是你不能看到过去的道理。”

    “那我为什么不能看到未来?”赵迈道:“我总不需要生个孩子才能看到未来吧?”

    “我的血来自先民,追溯血脉,所有先民都是亲人。虽然我有,但我不需要留下亲生的孩子也能到达未来。但是,没有过去,也就没有未来。”三眼乌鸦说道:“也正因此,你是找不到原初异鬼的。”

    “布兰是要循着他体内的异鬼血脉找寻异鬼?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赵迈指着三眼乌鸦说道:“我警告你,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异鬼利用婴儿惹怒了我,你如果利用布兰,我也会将你一并铲除。”

    “我不会那样做的。布兰是我的直系后裔,与我有相同的名字(布兰登·史塔克,昵称布兰),我只有在他做好准备,有了足够训练的时候才会让他做这件事。只是我担心,那孩子的天赋会让他骄傲,让他去尝试越过安全线。”

    “那就提前警告他。让他知道后果,让他警觉。”这时,赵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虽然我的血脉根源不在此处,但若是我一定要寻找,会发生什么?”

    “没人知道。”三眼乌鸦说道:“但我估计你只是白费功夫。”

    赵迈摇摇头。他还记得钟坚白说过,三眼乌鸦的能力也许能作为穿越通讯的机制,说不定就是根据如此而来的。他想到后便开始试验,努力想回到自己父母身边。然后,一切就发生了。

    在他来到了全新的绿色视野中,这一次,他身边的一切都是黑暗的,纯粹的黑暗,就像没有星星的宇宙,连回头的路都没有。宇宙中没有光亮也就温度,死一般的孤寂感觉涌上来,包围着他,向他内心渗透。不需要三眼乌鸦警告,他知道自己一旦被冻透了,就会真正死在这里,永远孤零零地飘下去。

    “小花?!”赵迈呼唤着,但却没有回音。平时这个时候她都会一起跟过来的。赵迈盲目地看着周围,绝对的黑暗中没有任何东西,他根本分辨不出方位。心跳渐渐变缓,等它停止跳动的时候,时间的感觉也会消失。

    “黑暗,黑暗……”赵迈喃喃自语:“既然没有光,那我就照亮这里!”

    他不再压抑自然原力的频率,开始在精神状态下变身白球。变形没有发生,但光从他身上涌出来,成了宇宙中的一盏灯火。

    光芒到过的地方,出现了影影绰绰的图像,还在不断变换。那有点像在水幕上投射的电影画面,只是亮度很差,让人看不清楚。赵迈继续加强自然原力,直到身体散发的白光变得耀眼,这下终于看到了。那不是一副画面,而是无数画面的叠加。每一幅画面中都是他自己,在做着不同的事情。他仔细看过去,却发现每一幅里面又都不是自己,总有些细微的差距,而且他们做的事情自己似乎并未做过,他们见的人似乎自己从未见过。

    赵迈伸出手去,碰触这些画面,然后就能听到声音。与他类似,但不完全相同,每一个都是如此。里面有他小时候、现在和未来,但没有一样在他的身上实际发生过。他这时终于明白,这就是无数个平行世界中的自己,是在无数种可能性和选择变化之中产生的不同的自己。

    “对哦,最近接自己血脉的当然还是自己。”赵迈放眼望去,但凡自己光芒所能照亮的地方,都是他自己的画面,不知凡几。他想看看更远处有没有更多的画面,然后发现自己能够移动了。当然也可能是这些画面开始移动,他并不能严格分辨出来。但好在有了他自身作为参照物,终于能够移动了。

    有了光,有了能量,他终于不再感觉寒冷,身体也渐渐恢复了活力。他不断加快自己的速度,在由平行自己构成的球幕电影中穿梭,就像经历了无数次自己的人生一样。有一种明明白白的错觉慢慢涌上心头,好像图像中发生的事情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过,那里面所有的情景都设身处地,那里面所有的感觉都感同身受。

    当这种感觉涌上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要知道周围一切画面都在随着自己的移动而同时移动,画面之间是相对静止的。但是赵迈发现有一个东西在远处似乎并不同步,画面动的时候它并不动。那是他在空间中找到的第二个参照点,于是向它飞过去。

    接近了之后他发现,那是一块黑色的石板,宽长高为1:4:9,表面并不反光,也不放射光线,是绝对黑暗的。在漆黑的背景下,原本这种东西在视觉中根本就该看不见才对,但是赵迈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它,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一样。

    他围着石板飞了两圈,看不出任何蹊跷来,直到他碰触表面。石板表面温润如玉,他有一瞬间认为自己摸到了水。一圈涟漪出现在石板表面,随后石板映出了赵迈的身影,就像镜子一样。

    赵迈又不是第一次照镜子,但唯独这次最奇怪。他挠挠头,然后对镜子里面的自己打个招呼。里面的影子做出一样的动作,然后就突然发光消失了。

    黑色的石板表面出现无数咒符,如同喷发的火山一样向外猛烈涌出,然后又像熔岩一样四处蔓延。这些咒符对赵迈没有任何影响,赵迈可以随意抓捏起来,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穿透过去。但是平行世界的的“电影”却承受不住。符咒的熔岩碰到哪个,那个图像就会消失,熔化在熔岩之中。

    “不。不。这似乎是什么坏事啊!”赵迈想要阻止,却无力阻止。只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再也没有平行世界的图案,最终只剩下自己,以及符咒熔岩消失后,重新出现在黑色石板中自己的倒影。

    石板震动起来,突然缩小变薄,表面浮现出按键和屏幕。就在赵迈惊讶的目光中,石板变成了他的手机,飞到他的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