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能神医 平湖秋月

第一百十七章 停职!

    唐暄吃完午饭后,联系了伊丽莎白在外面见面,打算当面谈一些事情,电话里谈事情,总归是有些不太方便,

    地点约在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宾馆里,唐暄开了个钟点房先到一步,然后等着伊丽莎白过来,

    没过多久之后,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他走过去开门之后,就看到一个高个女人站在外面,

    “哇,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德行,”

    等到伊丽莎白走进来之后唐暄惊讶地问道,

    首先,伊丽莎白把她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染成了亚麻色的,其次,她用高超的化妆技术把自己变丑了好几分,也就是俗称的易容,最后,这女人穿着一身的地摊货,衣服裤子还非常得宽松,把前凸后翘的身段曲线都给遮盖了起来,

    这种感觉,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看着真是别具一格,

    现在的她,除了身材依旧高挑之外,其余没有一点地方能够引人注意的,

    一个外国女人,长得很高,身材看着不火辣,颜值就是普通的路人水准,穿着毫无特色,

    这就是伊丽莎白现在的情况,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多看几眼,

    毕竟在燕京这个地方,老外本来就不少,没有一点特色的东西,即使是老外,也不招人注意了,

    “没办法啊,为了降低吸引力嘛,你说让我易容的嘛,”伊丽莎白说着,在床上坐了下来,

    唐暄看着她,佩服道:“行,够敬业,”

    女人长得太漂亮就是这样,走到哪里都会惹人注意,就像他长得太帅一样,到哪里都会吸引目光的,

    伊丽莎白也是没办法了,既然要易容,就只能把自己变得路人一些,

    伊丽莎白说道:“这个任务结束后,你要私人拿出一部分来补偿我,本来这些都不是应该我要做的事情,”

    唐暄笑了笑,道:“好啊,肉偿行不行,”

    “行啊,现在就来怎么样,”伊丽莎白看着他,回道,

    “现在就算了,我可下不了手,”唐暄连连摇头,说道,

    妈的,现在这张脸易容成这幅德行,他怎么下得去手,

    光是看到这张脸,他的大兄弟就硬不起来了,

    伊丽莎白道:“给你机会了,你自己不珍惜,我也没有办法,”

    唐暄不再继续跟她说这个话题,问道:“这两天查得如何,情况怎么样,”

    伊丽莎白道:“中华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最近的动向我查到了一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程勋最近在市场上疯狂砸钱,把一些在业界看来根本没有涨势的低股都给抢光了,硬生生把股价给拉了起来,感觉那几家公司接下来要被收购,”

    “他想干嘛,抄底也不是这么抄的啊,这不是摆明了亏本的事嘛,”唐暄有些不明白,那些低股根本没有前景可言,买进来就是等死,不亏就不错了,至于想要赚是很难的事情,

    “不知道,”伊丽莎白摇摇头,也是一脸迷茫,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动向吗,”唐暄问道,

    伊丽莎白道:“基本没有,他根本没怎么跟国内那些金主接触,”

    唐暄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家伙一定跟以太会和残部有关,其他情况呢,有没有发现残部的迹象,”

    伊丽莎白回道:“没有,那群人专业得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发现,你上次不是抓了一个活的嘛,没有撬出更有价值的东西出来,”

    唐暄道:“撬出了一点来,估计是残部的大人物,只能看国际刑警那边能不能继续追查到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这事儿没什么特别的帮助啊,不知道负责这次事件的人会是谁,应该是中层级别的人吧,”

    “其实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伊丽莎白道,

    “哦,说来听听,”唐暄连忙道,

    伊丽莎白道:“如果要是有科技系的传奇高手帮忙的话,我们倒是可以通过追查中华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账户资金来源的方式,去追寻这些资金的本源地,不过这个难度很大,不仅要悄无声息,不被发现地?进公司账户,还要筛选一笔笔资金,通过国外转户银行进行追踪,难度肯定很大,估计对方应该也是转了不少银行,才把资金打进中华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的账户里面的,”

    唐暄听后,回道:“科技系的传奇高手,那可是能随随便便就能?掉白宫、五角大楼、克格勃、军情六处等防御系统的超一流?客,比我们杀手系传奇高手还稀有呢,我倒是知道一个,但是人家性格古怪,喜欢单独行动,我跟他也没有什么交情,现在也不知道人家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根本联系不到,”

    伊丽莎白撇了撇嘴,道:“那就没办法了,否则的话,或许有机会通过追查资金来源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许能够把残部和以太会一起收拾掉呢,”

    唐暄皱了下眉头,说道:“我去找其他人问问吧,或许能找到一个这种级别的也不一定,”

    他决定去找林家问问,以林家的地位,什么样的人接触不到,

    整个华夏那么大,为国家安全局工作的计算机高手肯定不少,应该能有一个这种级别的高手吧,

    如果真有的话,只要林家帮忙出面说一声,他觉得借用一下也没啥问题,

    反正逮捕犯罪分子嘛,人人有责,

    或者,他也可以直接去问燕塘生,反正燕塘生也跟上面的大人物认识,

    伊丽莎白道:“好,那就看你的了,反正我是尽力了,我接下来能做的,就是你不在的时候,帮你保护好你的女人喽,”

    “谢谢,”唐暄笑道,

    “我先走了,”伊丽莎白起身道,

    “嗯,”唐暄点了点头,

    等到伊丽莎白走后十多分钟,他也退掉了房间,

    回到学校停车场的时候,唐暄接到了方瑞刚的电话,说是自己被停职了,

    他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事情现在全校师生估计都差不多知道了,因为公告已经发了出去,

    方瑞刚叹气着说道:“唐暄啊,实在是对不起,这一回我保不住你了,是上面一位退下来的老首长的意思,我也没办法了,”

    “无缘无故怎么会这样,”唐暄表示很纳闷,这特么毫无一点征兆啊,

    他在这里当老师当得正爽呢,甚至都已经爱上了这一份工作,怎么现在忽然东窗事发,而且惊动了已经退下来的大人物,

    我日,啥情况啊,

    那一头的方瑞刚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忽然就来电话了,人家虽然退下来了,可是影响力还是大得很,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扛不住啊,而且,你确实是没有教师资格证,别人就是死咬着这一点,我也只能按照规矩来办事了,”

    “好吧,”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暄便也只能认命,

    方瑞刚肯定是尽力了,可惜他的权力还不够大,

    “其实我知道你教书教得很好,很受学生们欢迎,像你这样的人才,来我们学校教书是我们学校的光荣,可惜不知道哪个小人在背后作祟,实在是可恶,”

    方瑞刚说到最后,有些恨得咬牙切齿,

    “没事儿,可能我跟老师这个职业无缘吧,”唐暄回道,

    他喵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搞自己,难不成是刘庆伟,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就是刘庆伟,第一,刘庆伟作为学校书记,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自己没有教师资格证这件事情,第二,刘庆伟既然是学校书记,自然是有机会有能耐接触到那种大人物的,第三,事出突然,很有可能是刘庆伟知道了什么,所以报复自己,

    所以,刘庆伟的的嫌疑最大,

    唐暄的脑子转得很快,一下子就想到了怀疑对象,

    “那就先这样吧,我再去走动走动关系,看能不能还有点机会,”方瑞刚说道,

    唐暄听后,感激着道:“恩,好,谢了,再见,”

    跟方瑞刚结束了通话之后,他越想越觉得十有八九是刘庆伟干的好事,

    除了他之外,没有人比他更有嫌疑了,

    当唐暄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一向跟唐暄有矛盾的赵利国立刻就冷嘲热讽地说道:“唐老师,你可真厉害啊,没有教师资格证都能来我们学校教书,这关系走得真不错,可惜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这种行为早晚是要东窗事发的,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应该也知道吧,”

    “你废话真多,”唐暄冷冷地看了一眼赵利国,回道,

    赵利国得意地笑道:“可惜了,这位子半学期都没有坐到呢,这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了,不过我还是非常欢迎唐老师再回来的,不过前提是你得去把教师资格证给考过了,”

    唐暄懒得再理他,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不值得他浪费口舌,

    他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因为他本来就没多少东西放在办公室,

    一个小小的袋子,就足够他把所有东西都给装下去了,

    看着唐暄收拾完东西走了出去,赵利国又说道:“欢送唐老师,”

    唐暄把东西丢进车里后,索性直接拨通了刘庆伟的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刘书记,是你在背后搞鬼吧,”唐暄也不遮遮掩掩,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刘庆伟本来还不想跟唐暄撕破脸皮的,没有想到唐暄打电话过来就这么直接,他索性也不再隐瞒了,开口道:“是又怎么样,你小子搞我老婆,给我戴绿帽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我跟你说,咱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完,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什么,”唐暄听得莫名其妙,我特么什么时候给你戴绿帽了,

    我曹,我冤枉啊,我哪里有搞过赵飞燕,

    妈卖批哟,这个老家伙在搞什么飞机,一定是脑子抽了,

    “你小子特么的少给我装糊涂,咱们心知肚明的事情,”

    刘庆伟说着,也不给唐暄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通话,

    “神经病吧,,”唐暄收好手机后,一阵无语,

    不过刘庆伟这样对付他其实也没算对付错,虽然唐暄没有给他戴绿帽,但确实是因为他把监控的事情跟赵飞燕说了之后,才导致赵飞燕跟刘庆伟离婚的,

    所以,刘庆伟这么做,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阴差阳错地报复对了吧,

    但唐暄是一个不大喜欢被冤枉的人,刘庆伟说他搞了赵飞燕,可事实上他没有搞过,

    既然刘庆伟都这么说了,那不搞岂不是吃亏了,要不来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