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发个微信到地府 九胃妖狐

完本感言加新书第一章

    《发个微信到地府》到了这里,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说实话,我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妖狐何德何能,只不过是一个新人罢了,但是,写完这本书之后,我会变得更加的成熟,写出更好的故事。

    从国庆节那天,开始写这本书,到了今天,已经整整的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来,自从上架开始,妖狐就在努力,但是,很遗憾的是,我以前就是个写玄幻的,写着写着,把这本书写的有点偏,有人说,这本书就应该已在在地球上,各种装逼打脸。

    或许是我看了许多玄幻的书吧,喜欢宏大的世界观,而黑岩的各位读者,并不喜欢这些。

    也罢,下本书,绝对的都市,不再写玄幻,新书已经写好,但是,这段时间,黑岩有不少的大神要开新书,因此,我要错开时间,要不饶,我一个新人会被扑死,初步打算,新书在一个月后发书,请大家不要取消本书的收藏,继续关注,有什么新动态,我会发在公告栏,大家或许很好奇,新书是什么样的,我就不吊胃口了,虽然新书的名字都现在还没有确定,但是,可以透露,主角叫刘芒,对,不是流氓是刘芒,很流氓的刘芒。

    很热血!

    很装逼!

    很暧昧!

    下面是第一章,大家看看吧,新书很快和大家见面,到时候,记得支持妖狐哦,谢过各位,第一章奉上。

    第一章脑袋里进板砖了

    “神仙保佑,保佑我下次模拟能考六十分,保佑美女爱上我,保佑我今天出门能捡到钱,保佑我爸今天也能捡到钱……”一座小庙里,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正在神神叨叨的磕着头,烧得是自己画的纸钱,每一张钱都是用八开纸弄得,上面画着一群性感大美女,写着几个很著名的名字,面额是“想要大多有多大”。

    在这之前,这家伙从一群小流氓手里救了班里的班花,自己也挂了彩,这会或许以为,英雄救美之后,就应该被美人以身相许呢。

    或许是这家伙亵渎了神灵,忽然之间,房顶掉下一块砖,这家伙低着头,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这家伙名叫刘芒,他父亲给他起这个名字,原本是要他锋芒毕露,他确实做到了,打架逃学,抽烟喝酒,格外突出,就是不学好,学渣一个。

    当时,太上老君正在地府和阎罗王,秦广王他们几个炸金花,点子背,输了钱,结果,当他从自己的庙宇之中拿到刘芒烧得钱之后,顿时脸变得比几个冥王还要黑,不顾形象勃然大怒道:“混账东西,用假钱来糊弄本座,想要多大有多大?你怎么不写个一亿飘十亿,这上面画几个没穿衣服日本女人是啥意思,还这么难看,你就不会烧几张特色光盘,活该你丫被砸死。”

    不一会儿,黑白无常带着刘芒的魂魄刚一走上奈何桥,地府之中顿时升腾起炽热的火光,将不少的阴魂直接烤化了,吓得黑白无常抱头鼠窜。

    “黑白无常何在,给本王滚进来!”阎罗刚拿到一副炸弹,准备发财,结果发生这事儿,面色剧变。

    “你们这两个混蛋,怎么什么人都往地府里弄,要拆了地府吗,十八层地狱都快塌了……”十殿阎罗原本是黑脸,这会都变得和猴子的屁股一样。

    “上仙,上仙息怒啊,小王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阎王吓得要死,这太上老君原本是下来视察工作的,可是出了这档子事儿,他们还赢了太上老君的钱,那太上老君能放过他们吗?

    “快,快去看看,刘芒之魂在何处,快给我请过来,不,本王亲自去……”阎王说着,与其他九殿冥王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奈何桥头,有个家伙正在孟婆的茶肆赖着不走,面前放着十八个大空碗。

    “孟婆,再来一碗,你别说,这玩意还挺好喝,我刘芒就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

    一碗孟婆汤,十里望乡台,黄泉路上不回头,前程往事已成空,哪怕是前世执念再深的人,一碗孟婆汤也保管他忘掉一切,可是这刘芒,喝了十八碗,竟然屁事都没有,还要喝。

    孟婆在不断的求饶:“上仙您高抬贵手,快走吧,后面排队的都有五百里长了,这里不是景阳冈,没有三碗不过岗的说法啊……”

    好不容易,阎王来了见到这样,顿时欲哭无泪,直呼到:“上仙赎罪啊,这刘芒当了九十九世的处男,执念太深,形成了阳煞之魂,我们也没法子啊……”

    见到是这刘芒之魂,太上老君也道是定数,对阎王挥手道:“罢了,此事,说到底,倒还是与我有些因果,只是,幸好发现及时,阳煞未能达到极致,要不然玉帝追究起来,你们就完蛋了,本座大开八卦炉,送他一桩造化,一世逍遥也就罢了。”

    于是乎,刘芒在地府闹了一遭,十殿阎罗在下面好吃好喝的供着,耍进了威风,最后才被太上老君还阳,不过,在地府的记忆全都被封印了。

    老君庙,刘芒从地上幽幽转醒,摸着脑门子上一个大包,又看了看旁边的砖头,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有余悸道:“幸亏没有砸到我的脸,我以后可是要用脸吃饭的人。”

    随后,他站了起来,在太上老君的神像前不满道:“都说你是天上最牛逼的神仙,我不就是比你长得帅了点吗,那你也不能砸我啊,亏我还好心好意给你烧限量版的超大春宫钱。”

    “天上的神仙不管用,应该去求阎王,下次多带点钱过去,嘿嘿……”刘芒嘟囔着走出门,对于先前发生的事情,屁都不知道。

    一路上,他不断的摸着自己的头,走进了自己家,那有些破落的门户,上面布满了铁锈,有几道口子的墙壁上面,时不时的有白灰渣子掉下来,家中的老木桌子,油光发亮,沙发上破了几个大洞,海绵不见了,露出里面的三合板儿,还有墙上贴着的那些破旧的老照片,有的残缺了,只剩下一半儿,因为,他这个家,也只剩下一半了。

    这个家,看着残缺的老照片,缺口处,有一只手在牵着他,却被生生的撕去,那一只手,应该是他的母亲……

    看着那些老照片,还有那些受潮发黄的小学奖状,他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他还在上小学,品学兼优,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母亲的咆哮声就在他的耳边回想,而记忆里的父亲,总是默不作声。

    看到桌角的那本离婚证书,刘芒的心中不只是痛,还有气愤。

    几年之前,他那个嫌贫爱富的母亲,就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抛弃了自己患难与共的丈夫,凭着自己的姿色,嫁给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自己的哥哥也跟着母亲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其实,当初刘芒也可以跟着自己的母亲离去,但是,他并没有,就算母亲能给他富足的生活,那又如何,他想着,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那个体弱多病的父亲,他也要用稚嫩的肩膀,为他扛起一片天,他选择了父亲,选择了贫困。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的心,变了,原本,每年他都是三好学生,但是,上了初中开始,他就沉沦了,不学无术,抽烟喝酒,打架斗殴,虽然,他也想给自己的父亲争一口气,但是,他却永远忘不了母亲和哥哥在他幼小的心中烙印的伤疤。

    固然是失去了斗志的人,却还是要被生活推着走。

    先前刘芒为了救班花李诗薇,虽然他经常打架,但是,一打五,还是免不了受了伤,何况对方还拿着家伙,这会儿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给自己差了点红花油,觉得上面火辣辣的疼,那种灼热感,让他倒吸凉气。

    “他妈的,老子就是当回英雄而已,不用这么动真格的吧。”好一会儿,他才处理完伤口,躺在了自己的破床上,脑海里还是班花李诗薇的俏模样,美丽的脸庞,诱人的身材,还有……

    想着想着,睡意袭来,刘芒的思绪变得有些迷糊,正准备做春梦去。

    这时候,有些灰暗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一道金光,而那金光的源头,正是刘芒的额头上。

    可是,刘芒却睡得很想,完全没有发现这一切,呼吸十分的均匀,轻轻的打着鼾

    人体之内,没有任何的光源,何况是神圣的金光,这一切,已经是超自然现象,无法用科学知识来解释了。

    这时候,满屋子都是金光,就像是放了满房子的金元宝一样,而刘芒正做着自己的美丽的梦,梦见李诗薇对他以身相许,他们在……,然后……正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这时候,却有一块板砖从天而降,而刘芒的头,也变得一阵刺痛,他被生生从梦中疼醒,看着只记得鼻子都是金色的,而他感觉,只记得脑袋里,有一块大板砖,头疼得要命。

    “卧槽……”刘芒话还没说完,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昏死过去了。

    哪怕是做噩梦,也从来没有这么诡异过,此时他的意识却是十分的清醒,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外面的一切,可是,他就是睁不开眼睛,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动弹不得。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进水了,一股一股的奇怪符文在不断的涌动,那些文字,十分的古老,便是那些考古学家也不见的人是,可是,他却全都明白。

    “仙光如意宝盒,正在认主……”

    “什么?什么叫仙光如意宝盒?”从一开始,刘芒的心中就像是吃了大象一样的惊讶,漫长的时间,流失在无声静寂中,他就像是刚被人拍了一板砖一样,脑子里一片迷糊,发晕。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芒才恢复了正常,睁开眼睛,他看到自己的脑袋里插着一块板砖,这可将刘芒吓坏了。

    “仙光如意宝盒,认主完成!”

    “采集灵魂信息。”

    “采集血液信息。”

    “采集神经信息。”

    ……

    采集完毕,宝盒关闭中……

    嘭!冷不丁的,头上掉下来一块板砖,砸在了刘芒的脚上,疼的刘芒抱着脚丫子满床乱跳。

    “闹鬼啊……”

    “草泥马啊……”刘芒顿时被吓得掉在了地上,但是,所有的事情又在他的脑海之中重新快速回放。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刘芒才蹑手蹑脚的走到床上,双手捧起那块金色的板砖,仔细地看了一遍,这就是一块金色的板砖,也不是金子做的。

    “难道这就是什么仙光如意宝盒?”在刘芒沉思的时间里,脑海之中又出现了这仙光如意宝盒的信息,好像是结合了仙神文明和外星球科技文明的结晶。

    知道了这些,刘芒一时间激动地想要用头去撞房顶了。

    “难道,我在老君庙被板砖砸晕了,后来那板砖就变成了宝贝?”

    “可是不对啊,我记得那块板砖和这块不一样,一定是我被两块板砖砸了,其中一块就是宝贝……”

    他照着脑海之中记载的咒语,默念了一声。

    轰!手中的板砖迅速开始不断的抖动,刘芒根本抓不住,上面还散发着蒙蒙的金光,朝着刘芒的脑门儿冲来。

    刘芒瞬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朝着角落里退去:“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啊,不要乱来,不要搞事情啊……”

    嘭!

    刘芒感觉自己的脑门儿被钝器击中,随后,那板砖竟然没影了。

    很快,所有的不适感都没有了,自己的脑袋也不疼了,就连身上的伤也痊愈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照了照镜子,发现没什么不一样。

    “难道说?我现在厉害了?能一个打十个了?”刘芒一拳砸在了自家的墙壁上,顿时疼的倒吸凉气,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完了,脑袋里进水都不算啥,老子的脑袋里进了一块板砖……”刘芒顿时坐在地上发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小的剧透:下面会有一个美女来找他,而这玩意儿有点牛逼,看东西,一点都不模糊,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