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顾少,娶一赠二 翩然若风

第104章:我只接受夫人的美色,别的一概不收

    “小子,我若是真要欺负你妈妈,你也保护不了!”

    顾辰风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伸手在他小脸上轻掐了一下,便松开秦岚的腰肢,笑着对她说道:“你带着孩子们去玩,我上去看点文件。”

    话落,便抬步往自己的别墅走了去。

    秦岚站在院子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出神。

    顾辰风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

    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是,却总是不小心被他左右了情绪。

    刚刚在车里,她真的很生气,然而,他只用了一些亲昵的小动作,轻易地就将她的注意力转移了。

    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她很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状况。

    抿了抿嘴角,秦岚牵着两个小孩子,脸色有点发沉地往顾渊的主别墅走了去。

    顾辰风回到自己的别墅后,上了二楼的书房,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电话给霍莲之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才接通,不等那边说什么,他便一贯霸道地先开口说道:“我要李慕深这个人的所有资料!”

    “李慕深?是个男人吗?你情敌?”电话里霍莲之的语气有点玩味。带着几分调侃。

    “你问太多了,只需将他资料给我就成了,就这样,拜!”顾辰风站在窗边,面无表情地说着,直接就按下了挂断键。

    将手机往书桌上一扔,他从抽屉里找出来了一盒烟,也是一盒没有开封的烟。

    撕开包装,他抽了一根出来,找打火机的时候,依旧没有找到。

    夹着那根烟,想到某个人的时候,他勾着唇角无声地笑了一下,脸上紧绷的线条瞬间变得柔和。

    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李慕深居然让人将秦岚要的那些画派人送了过来。

    秦岚看着那些失而复得的画,纵然心里对李家夫妇有些抱歉,可还是感到很高兴!

    本来,她是准备将画拿回秦家摆着。

    顾辰风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知道她想将画拿回秦家,不等她出门,便特意在自己别墅里找了个空房间给她,让她随便放,不用特意回秦家。

    秦岚很是意外,当即就跟他道了谢。也没多想,便在佣人的帮助下,将那些画摆放起来。

    “这里以后就给你做画室,你觉得怎么样?”

    秦岚正摆着画,顾辰风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温热的风吹拂在耳边,带着丝丝屡屡的暖意直往心底吹了去。

    秦岚摆画的动作一顿,下意识地四下扫了扫,发现不知何时,整个房间只剩他们两人了。

    这才转过身来,冲着他娇羞一笑,道:“那一千万,你先垫着,以后等我有钱了再还你。”

    “我只接受夫人的美色,别的一概不收。”

    顾辰风越发将她抱紧,手也开始不老实了

    “别这样,我一会就好了”

    秦岚娇羞地躲闪着,可是,他的手灵活粘缠如蛇令她怎么也躲不掉。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他在她颈边吐着热气,吻如细雨绵绵密密的落下。

    一番纠缠,秦岚终是没能躲过他的热情,被他融化。

    “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意乱情迷间,男人在她耳畔低语,狂乱又霸道,像是要把她撕碎

    秦岚只感觉所有的画面,在视线里摇晃,意识消弭之间,她只来得及轻应了一声:“嗯”

    下一瞬,便两眼一黑,被狂乱凶残的男人折腾地晕死了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是在深夜两点,秦岚是被自己渴醒的。

    房间里无比安静,只有床头的一盏壁灯亮着,柔和的光芒如流水般倾泻下来,淡淡地洒在床头。

    一扭头,秦岚就看到了熟睡的男人,他的脸被灯光笼罩着,比白日里柔和了几分。长睫轻轻覆在眼帘处投下一抹浅浅的暗影,将他的五官衬的更加深邃立体。

    秦岚本打算看一眼就起身找水喝,不知怎么地,看着看着就有些移不开眼睛,渐渐的,她的唇离他的脸越来越近,几乎要贴上他的鼻尖

    不知是男人感知了她的靠近,还是因为她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将他给惊醒了,男人突然将眼睁开了。

    “嗯”他看着她眨了眨眼,嗓音低沉沙哑,透着几分性感。

    秦岚一呆,忽然间像是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小脸唰地一下红了,垂下眼帘,嗫嚅道:“我渴了”

    “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水。”

    男人说着,宠爱地在她颊边一吻,便翻身下了床。

    很快,男人便返回了,手里却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秦岚看着那杯牛奶皱眉,忍着浑身酸痛,艰难地翻了个身,看着男人说道:“我是口渴。你干嘛给我冲牛奶?”

    男人说去给她倒水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是有点感动。

    现在,见男人端来的却是一杯热牛奶,她的那点感动瞬间便荡然无存,只剩下沉入水底的寒凉。

    没想到他那么坚持,一直不忘给她吃避孕药。

    他就那么不相信她,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几时才能生下孩子,完成那份生子契约。

    秦岚想着,忽然有些烦躁,不想再接受他放了避孕药的热牛奶了!

    一股闷气在心口盘旋着,怎么也压不下去。

    “牛奶也可以解渴,乖”男人却并未察觉她的一番心里变化,还在那里柔声哄着,想要她将牛奶喝了。

    听着他温柔的诱哄声,秦岚忽然变得无法忍受。抱着头大声吼道:“我不想喝!”

    “乖”

    “拿走!”

    男人耐着性子,还想劝,秦岚却突然坐起来,手一挥,将那杯牛奶打翻在地。

    碰地一声,玻璃杯落地开花,碎了一地,白色的牛奶也顺着地板缝隙细细流淌

    气氛一瞬间降至冰点。空气像是被凝固了,两人都没说话,互相瞪视着彼此,一个意外不解,一个心烦意乱!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如同隔了两个世界。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过去,仿佛长过了一个世纪。

    最终,还是男人先软化下来,他深吸一口气,走到床边,不顾她的反对,直接将人搂在怀里,附在她耳边柔声问道:“怎么了?干嘛发脾气?”

    在顾辰风的印象里,秦岚的脾气一直很好!

    无论是对小孩,还是老人,她都十分有耐心。

    就算是对自己,她也很少发脾气,除非他真的逼急了她。

    可是,今天他并没有做什么过分逼迫她的事情,她这样突然的情绪爆发,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她心里有事。

    “顾辰风,别演戏了好吗?这样很累”

    秦岚像是特别疲惫。连声音里都透着一丝令人心疼的精疲力尽,她的头无力地靠在他怀里,长睫遮住的是满眼的晶莹,“如果,你真的怕我不干净,不想让我怀孩子,可以跟我明说,我们解除合约,那三亿,我总会还你的”

    听完她的话,顾辰风眼底显现一丝慌乱,双臂收的更紧,贴在她耳边坚决地道:“不,我永远也不会解除合约!”

    “既然你心里介意,又何必这样为难自己?”秦岚挣扎着,扭过头来看着他。

    灯光下,他的脸依旧俊雅不凡,眉目间却透着几分愁苦,像是被什么折磨着,不得安宁。

    这又是何必?看着那样的他,秦岚不禁在心中低叹。

    裴莫行走后,她没有期望过任何人的感情。

    顾辰风的纠缠,其实让她很害怕。

    现在他介意,对她来说,反而像是一种解脱。

    那张床照,对于他来说,可能会成为无法跨越的心魔,可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屏障与保护,可以将他所有的攻势堵在外面。

    “别乱想,我没介意,也没为难自己,我们现在就来生孩子”男人说着,便捏紧她的下颚,将俊脸强势地压了下来。

    “别唔”

    秦岚拒绝的话语,被男人堵在了激烈的吻中。

    而后,又是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掠夺,这一次男人一点也不温柔。

    秦岚也一直挣扎着。

    可是,她的那点力气,那里抵得过男人

    夜里下起了一场雨。惊雷闪电,伴着男人疯狂的掠夺,让这场情事变的惊心动魄!

    这一夜,他们身体相缠,呼吸相融,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顾辰风不温柔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秦岚直接下不了床。

    秦岚知道顾辰风在床上一直都是很厉害的男人。但是,没想到他狠起来更是要命!

    秦岚这一觉,硬是睡到了第二天傍晚才醒。

    因为,男人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放过她。

    她当时累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默默在眼角流下两滴泪,男人还偏执地帮她给吻干了。

    秦岚真的很痛恨男人这样的行为,每次都是打一巴掌。然后,再给个甜枣。

    以为那样欺负她之后,吻一下就能解决问题吗?

    想她原谅,休想!

    以至于后来,男人起身穿好衣服,走过来用温柔的口气说话,她也没有理他,直接赌气地将头一偏。不看他。

    最后,男人只是无奈地叹息着在她脸上一吻,就离开了。

    说实话,秦岚能感受得到男人对她的好,但是,她却看不透他的心,永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嘶”

    秦岚躺在床上,回忆了一下早上的事情后,忽然就有些饿了,咬牙翻个身想要下床。

    结果,一动就感觉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酸痛不已,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男人拆散了重组起来的,根本不能动,一动哪里都疼,特别是羞耻的某处,更是疼的厉害。

    深吸一口气,秦岚咬牙强忍着疼痛,起身一步步往洗浴间挪去。

    当走到洗浴间那面镜子前时,她不禁破口大骂起来:“该死的混蛋!”

    镜子里,她本该白皙的肌肤上却是没有一块好肉,青一块块,到处都是暧昧的印记,密密麻麻布满整个身体,连最隐秘的地方也不放过。

    “变态!”

    秦岚大骂着,深吸一口气,拧开花洒,让温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秦岚洗好澡,走出浴室,一开门就看到下班回来的顾辰风。

    他长身玉立地站在梳妆台前,映着窗外的一抹红艳的夕阳,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哪怕眼底有着细微的小血丝,却依旧不减他的俊美。

    看到他那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再想想自己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的身体,秦岚忽然感觉很是气愤!

    擦头发的动作一顿,扯下毛巾,用力甩了一下,故意将水滴甩到了他身上,这才沉着脸,一屁股坐到了梳妆台前。

    伸手刚要拿吹风机吹头发,男人却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我帮你吹,吹好了,一起下去吃饭。”

    “不要!”

    秦岚下意识地拒绝,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乖,别闹,我上了一天班,有点累了。”男人柔声哄着,抓起她的手轻轻落下一个吻。

    秦岚用力将手抽回,然后,当着他的面来回擦着被吻过的地方。

    她用无言的举动,抵抗着他的靠近。

    因为她的抵抗,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僵持。

    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安静。

    顾辰风低眸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紧抿着唇角,幽深的双眸里清晰地倒映着她娇俏的身影。

    这个小女人一再的抗拒,真的让他很是挫败!

    他发现自己无能怎么做,似乎都无法讨她欢心。

    时间因为静默无声的僵持,变得缓慢,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顾辰风眸光微微一动,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一句话:“岚岚,别闹了,这星期,我们出国度假好不好?”

    话落,他从身后紧紧拥住她,侧脸贴着她的耳鬓厮磨,像是在诉说着无言的情话。

    那千回百转,柔肠百结的情,已经将他折磨的心力交瘁了,为了她,一向高高在上的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尊严,耍贱卖萌,死皮赖脸,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了,为何直到现在 SB 她还是一如当初的模样,依旧对他紧闭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