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新婚总裁狠神秘 棉小溪

第九十六章 温雅就是在维护白慕城

    小护士进门之后,利落的将温长青扶到床上

    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很快,敲门声响起,小护士开门,一个穿着保洁服的男人推着车子走了进来。

    车子上跳出来一个跟温长青身材相似的男人。

    两个人一起动手把温长青塞进了车子里。

    男人推着车子离开,没多久护士也离开。

    疗养院后门垃圾车附近停着一辆商务车。

    上面下来两个人把温长青从车上抬进了商务车里。

    “长青,你们,你们这是对他做了什么,他心脏不好!”温妈妈看见温长青脸色泛白,心疼的说道。

    “要悄无声息的把人弄出来,不下药怎么可能。”其中一个男人语气不善的开口。

    温钰急忙扯了扯温妈妈。

    “我们知道了,我妈也是心疼我爸。”

    男人看了一眼温钰,“心疼啊,真是挺疼的。”

    温妈妈脸色不善的瞪了男人一眼,“你们拿钱做事,记住谁是老板。”

    “去你妈的!”男人一脚踢在温妈妈的胸口位置,“死老太婆,你以为你谁,跟老子嚣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男人刷的抽出匕首,温妈妈身体微微发抖。

    “收起你的匕首,三哥让你来帮我,不是来跟我妈打架的。”温钰冷冷的开口,眸底冰凉一片,倒是多了几分沉稳的气势。

    男人明显顿了一下,收起匕首,温钰扶着温妈妈坐下,“妈,黑子是粗人,也是帮我的。”

    男人也就是黑子,听见温钰这么说话,脸色舒缓了一点。

    温妈妈抿抿唇,没再出声。

    车子飞速的驶进了黑暗里。

    *

    温雅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转眼到五号,向北宸和李花花一行人也回了N市,温雅恢复上班。

    李花花一早就去了温雅的办公室,跟她将交流会的见闻,“雅姐,这事参会设计大师的签名,我特地要了两份,给你。”

    “谢谢花花,太好了。”温雅眸子晶亮晶亮的,笑的璀璨。

    “不用客气,反正是顾延庭要的。”李花花眨眨眼,俏皮可爱。

    “这会儿别再跟我说你们没什么了。”温雅打趣道。

    李花花抿嘴笑的灿烂,“有故事是有故事的,不过,还没发展的很快。”

    “住在一起还不算快,那什么程度才算快?”温雅不依不饶,说的李花花小脸滚烫。

    他们只是很单纯的睡觉,没有别的但。这话说给谁听,谁能信呢。

    温雅没再继续打趣李花花,“马上过年了,现在也没什么案子,咱们好闲。”

    “是啊,年前基本就是总结培训了,估计过完年要开始忙的。”李花花应声。

    “你”温雅刚想问李花花过年有什么打算,手机唱响。

    “你先忙雅姐,中午再聊。”

    温雅点点头,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对陌生的号码本能的有些警惕,迟疑了一下,接通,“你好。”

    “温雅,你竟然不给我钱。”电话那边是温妈妈的声音。

    温雅明显顿了一下,她最近记性非常的不好,白慕城说他会处理。龙瑞也做了一些措施,她就把温妈妈的事给忘了。

    “我给你的钱已经够多,不会再给。”

    “哼,温雅,你这辈子都欠我的。”温妈妈恶狠狠地说道,她想把自己这些天心里承受的恐惧、怨恨全部发泄在温雅身上。

    温雅准备挂断电话。

    “温钰,你如果不想再见到温长青就挂电话。”温妈妈凉凉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温雅立刻追问道。

    “呵,字面上的意思。”

    “我不相信你。”温雅说道,手心却微微出了一些汗水。

    “不相信,温雅你不是去了找了他,不是跟他问了关于你那个贱人妈的事。”温妈妈恨恨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温雅话脱口而出,马上意识到不妥。

    “呵,温雅,别以为只有你有靠山,我们也有。”温妈妈说道,颇有几分扬眉吐气。

    温雅起身,准备到门外去找龙瑞。

    “别动。坐在那别动。”温妈妈忽然说道。

    “你说什么!”温雅愣怔,下意识的四处张望。

    “我说你给我坐下不许动,不要试图出去找人求助。”温妈妈缓缓的说道。

    “你!”

    “我的人就在你的附近监视你,你做的一切都知道,你要是乱动,温雅,你听!”温妈妈狠狠的说道。

    “雅雅,别听她的,快找慕城,报唔!”电话那边响起温长青的声音。

    “爸!”温雅惊呼出声,“你对我爸做了什么!”

    “教训一下而已。”温妈妈拧眉,说道。

    “别动我爸,我给你钱。”温雅说道。

    “呵,钱,温雅我现在不要钱了。”温妈妈嗤笑着说道。

    “你要怎样。”温雅焦急的问道,爸爸有心脏病,温妈妈她们难道一点情分都不顾及?

    “你现在出门,不许跟任何人说话,电话不许挂断,从楼梯下楼去下一个楼层的女卫生间。”温妈妈说道。

    “我听你的,别伤害我爸。”温雅说道。

    “别试图跟任何人联络,否则,我立刻就让人打死他。”

    “你疯了,他也是温钰的爸。”

    “那又怎么样,他对我和小钰就没好过,他心里眼里都是你们母女俩。你抢了小钰的幸福,你们两个都应该不得好死。”温妈妈恨恨的说的,她觉得她全身心的爱着温长青,结果呢,他出轨,温雅又勾走了廖雨辰的魂,温钰这一辈子剩下什么,被一个老男人糟蹋,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幸福没孩子。而温雅什么都有,凭什么,一个小三的女儿,怎么有资格得到幸福。

    “你!”温雅气结,温爸爸这些年对温妈妈有多少忍让她都看在眼里,温钰对自己是如何的欺负,温妈妈也清楚的很,她亲手拆散了她和楚向南,如今就成了她的不是。

    “快走!”温妈妈催促道。

    温雅起身把手机放在衣服口袋里。

    她一开门,龙瑞就迎了上来,“少夫人。”

    “我去下卫生间。”温雅抬眸看着龙瑞,她的门关着,这边是办公室,没有阳光的窗子,如果温妈妈的人是在对面的某处监视自己,这会应该是看不到的。

    温雅用手指了指下面一层,眨了眨眼。

    龙瑞立刻意识到不妥,温雅又用手指了指电脑,抬腿往外走。

    龙瑞立刻明白了温雅的意思,楼下,电脑,监控。

    龙瑞迅速的打开监控,同时发了信息让另外在公司里护着温雅的保镖去女卫生间看看。

    温雅顺着楼梯下楼,到了女卫生间门口,门口挂着正在打扫的牌子。

    她拿出手机,“卫生间”

    “你进去。”

    “你到底想干嘛,想把我也一起绑架了吗?”温雅质问道,她才不会傻傻的跳进温妈妈设好的陷阱里。

    “温雅你不救你那个便宜爹了!”温妈妈狠狠地说道。

    “我就算救爸爸,也不会跟你的人走,否则就是两个人在你们手里,你想对慕城做什么。”温雅问道。

    “温雅!”温妈妈气恼的吼了一声。

    “行动。”

    温雅听见电话那边温钰的声音,本能的撒腿就跑。

    果然,她刚走了两步,女卫生间里冲出来两个人,朝温雅追了过来。

    好在,她们还没靠近温雅,龙瑞安排的人已经到了,一个挡住两个,龙瑞也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下来,两个人见她们没有胜算,掏出枪。

    对准温雅,就是一枪。

    “少夫人!”龙瑞整个人直接扑了过去,子弹没入皮肉的声音响起。

    “龙瑞!”温雅惊呼,抱住龙瑞。

    两个人趁机顺着电梯逃走,保安和向北宸等人赶到的时候,她们早没了踪影。

    “龙瑞你怎么样,龙瑞你不要吓唬我。”温雅吓得大哭,她手上全是龙瑞的血,龙瑞安静的靠在她怀里,没了动静。

    “雅雅。”向北宸上前抱住温雅,抬手试了试龙瑞的鼻息,“还活着,快叫救护车。”

    众人急忙叫了救护车,另一个保镖做了急救处理。

    救护车很快赶到,医护人员抬着龙瑞上了担架,温雅扶着向北宸的手起身,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跌进向北宸的怀里。

    “雅雅!”向北宸急忙抱起温雅跟着上了救护车。

    白慕城接到消息,迅速赶到医院。

    龙瑞还在抢救,温雅只是惊吓过度,被送去了病房,向北宸陪着。

    龙跃站在急救室的门口,心口痛的厉害,他和龙瑞之间虽然话不多,但都在彼此的心里

    “龙瑞会没事。”白慕城沉沉的说道。

    袁西墨站在急救室的门口,脑海里转着什么,一幕一幕的在他眼前浮现,龙瑞伤的很重。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没多久,向北宸半抱着温雅到了急救室的门前。

    “雅雅”白慕城急忙上前。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们,她们有枪”温雅哭的不能自己,龙瑞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像是没了气

    她在温妈妈威胁的时候就猜测她一定是在女卫生间安排了什么人,她想只要能抓到一个,就能确定温妈妈她们的位置,接着救出温爸爸。

    她以为龙瑞明白了她的意图,她们十拿九稳,却不曾想,竟然出了这样的意外,她们不仅是做了抓走自己的打算,必要的时候,自己的命。她们也要!

    温雅心太痛,她是温妈妈养大的,是温钰的亲妹妹,她们怎么就那么狠的心。

    “不关你的事,雅雅,龙瑞不会有事。”白慕城紧紧的抱着温雅,让她放肆的哭泣。

    手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走出来一个医生。

    “医生!”龙跃急忙上前。

    “病危通知书。”医生脸色阴沉的递过去一张单子,“伤者受伤的位置非常刁钻,我们,没有把握手术会成功。”

    龙跃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旁边的袁西墨扶了一把。

    “如果袁医生肯接的话,还有些希望”医生看向袁西墨。

    袁西墨,N市最年轻的外科手术顶尖医生。

    顶尖,两个字不是什么人都配的上的,袁西墨,拿这两个字,没有任何人不服。

    他参加过的大型手术,成功率百分之90%,唯一一次失利后,袁子墨就再没碰过手术刀,很多人至今遗憾。

    “西墨。”白慕城看向袁西墨。

    袁西墨脸色阴沉的发冷。

    “袁少爷,求你救救龙瑞。”龙跃一丝犹豫都没有,扑通跪在袁西墨面前。

    所有人都愣住了。

    袁西墨伸手就要把龙跃拉起来,“龙跃你起来。”

    “袁少爷,我知道你手术厉害,救救龙瑞。”龙跃不肯起来,袁西墨就是龙瑞最后的希望,他能为他做的不多,乞求,放下尊严,他可以。

    “袁西墨,你进去,无论过去发生什么都是过去是不是。你能挽救一个鲜活的生命。”温雅哭着说道。

    袁西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没把握。”

    “袁少爷,只要您进去就好,我们没有人会怪你。”龙跃急忙说道。

    “是啊,袁医生,我们都没有把握,手术成功率只有两成,您至少有五成,希望总是大一些。”旁边的医生也跟着说道。

    袁西墨深吸了两口气,跟着医院去了消毒室,很快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病床上,龙瑞被趴着放在上面,他的脸,袁西墨看不到,只能看到他的背,肉花翻飞。

    “袁医生。”

    看见袁西墨,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压力。

    袁西墨,瞬间充满了斗志,他手里是一个人鲜活的生命,温雅说的对,他能挽救一个鲜活的生活,他能!

    “血压心跳。”

    先前出去的医生,第一个回过神来,“还不说。”推了旁边的护士一把。

    接近着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利落的报了数据。

    袁西墨伸手接过手术刀

    手术持续了三个小时。

    温雅靠在白慕城的怀里,迷迷糊糊的睡着,龙跃始终站在离急救室门最近的地方。

    向北宸默默的坐在一边,他找不到自己在这的必要性,但,就是放心不下温雅

    吧嗒。

    急救室的灯熄灭。

    袁西墨缓步走了出来。

    龙跃急忙迎了上去。

    白慕城也起身,温雅迅速的精神过来,“龙瑞!”

    袁西墨没开口。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身上的悲伤太过浓重,所有人的呼吸都要消失了一样。

    “没事了。”袁西墨启唇,声音很小。

    “西墨。”白慕城松开温雅上前,轻轻的抱了抱袁西墨,袁西墨很用力的扣着白慕城的肩,他在颤抖。

    “过去了。”白慕城拍了拍袁西墨的肩膀,袁西墨把自己的头低着,抵在白慕城的肩,没人能看到他在哭,他在痛。

    半晌,袁西墨擦了擦眼泪,“今晚在观察一晚,熬过去,就彻底没事。”

    “嗯,谢谢你,袁医生。”龙跃郑重的说道。

    袁西墨抬手。在龙跃的肩上锤了一圈,转身大步离开。

    “我们去看看龙瑞。”白慕城说道。

    龙跃点点头,温雅也点点头。

    白慕城上前抱着温雅,回身看了向北宸一眼。

    “我先回去处理公司的事,那两个人在监控里露了脸,警方已经派人过来调查。”向北宸说道。

    “北宸,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关你的事,别放在心上。”向北宸柔声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白慕城三人到了的门口,他们透过玻璃看到了龙瑞,他身上插了很多跟管子,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白。

    温雅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好在他没事,好在他活着。

    白慕城抱着温雅的手慢慢收紧,“雅雅,会好的。”

    温雅用力的点头,好像她越用力,龙瑞就会好的越快一样。

    龙跃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他的心慢慢的归位。

    “老大,你们回去休息,我在这就好。”

    温雅刚要开口拒绝,白慕城已经应声,“好,我开间病房,雅雅也要观察一下。”

    龙跃点点头,白慕城带着温雅去了病房。

    温雅的情绪好半晌才稳定下来,她把事情的经过跟白慕城说了一遍,包括温长青的事。

    “我让人去查。”白慕城说道,他想跟温雅说,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根本不要有一点妥协,但,话到唇边咽了回去。

    他感觉到温雅的内疚,因为龙瑞的手上,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温妈妈用她的爸爸威胁她,温雅一时间想不到办法,顺从完全是出于本能,她能告诉龙瑞自己会遇到危险,已经算是做的不错,她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做到这样程度,跟过去比起来,温雅已经在进步。

    “老公,我是不是太笨了。”温雅低着头,声音小小的。

    “雅雅,你已经在进步。”白慕城缓缓的说道,让温雅靠在他的肩膀,温雅最近承受了太多的事,和以往她的生活,差距太大。

    白慕城很担心温雅,怕她会崩溃,但她并没有。

    “老公”

    白慕城抱着温雅,帮她一点一点平复自己的心情。

    午饭,温雅吃的很少。

    白慕城也没有强求,陪着她一起睡了午觉,等温雅睡着,白慕城去了龙瑞那边看了一眼。

    龙跃就坐在的门口,安静的等着。

    白慕城没说什么,让人送了午餐过来,就去了袁西墨的办公室。

    袁西墨的办公室门,反锁着,白慕城刚要敲门。

    “白先生,袁医生叮嘱,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护士站的小护士看见白慕城急忙上前,说道。

    白慕城收回手,“谢谢,我知道了。”

    袁西墨需要一点时间,平复自己的心情。

    白慕城回了病房。

    刚到门口,就听见温雅的尖叫声,白慕城魂都吓飞了,急忙推门走了进去。

    “啊,老公!”

    “我在,我在。”白慕城急忙上前抱住温雅。

    “我爸爸,老公,我爸爸怎么样,他会不会有事,会不会发病。”温雅眼泪克制不住的往下掉,她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温长青发病,但温钰不肯送他去医院,就那么看着他,咽了气。

    “不会。不会的雅雅。”白慕城轻轻的说道,“爸经过上次手术,恢复的很好,爸一直对温钰都挺好,温钰不会对他见死不救,还有温妈妈,她虽然嘴上说的狠,但对温爸爸的关心是真的。”

    “爸怎么会被他们抓走”温雅看着白慕城问道。

    白慕城微微拧眉,“现在爸怎么被抓走,我也不确定,疗养院爸病房外面的监控被破坏,他什么时候被带走怎么被带走的,还要调查。”

    “老公”温雅紧紧的抓着白慕城的手,“爸会没事,对不对。”

    “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全他。”白慕城郑重的说道。

    温雅长睫颤了颤。心里的恐慌并没有减少。

    沉默了好一会,温雅吸了吸鼻子,换了一个话题,“袁西墨,发生过什么事,对吗?”

    白慕城叹了一口气,“西墨,曾经是最有潜力的外科手术医生。

    他有一个深爱的女朋友,他们感情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他很敬业,对待每一台手术都非常的认真,那天他正准备下夜班去送他女朋友上班,忽然来了一个病患,西墨就进了手术室,一台手术做了两个小时。

    等他忙完,给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却在急救室门口。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她”

    温雅捂着唇,眼眶泛红。

    “西墨跟着进了手术室抢救。

    他昨晚做了两台手术,早上又做了一台,他不是铁打的,在救治他女朋友的时候,出现了偏差,他手抖了一下,手术刀切偏了一点位置。

    她,就死在他的面前。”

    温雅眼泪已经掉下来,她从来没想过,袁西墨竟然经历那么多的事,她以为他看起来快乐无比,就是真的快乐

    “从那之后,西墨就再也没拿过手术刀。

    他甚至转了科室,很多人为他遗憾,他说,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失误,让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白慕城抱了抱温雅。

    “没人希望发生意外,但意外并不会因为我们不想就不在。”

    “老公,西墨,该有多难过。”温雅抓着白慕城的衣襟说道。

    白慕城点点头。

    是啊,袁西墨多难过,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的手上,他无能为力,而,女孩的父母怎么都不肯原谅袁西墨,女孩是为了等袁西墨才出的车祸,又是因为他的失误丧命,他们怎么可能原谅他!

    女孩的葬礼,袁西墨一到就被女孩子的爸妈赶了出来。

    白慕城抬眸,吐了一口气。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悲伤的故事吧,不能轻易的揭开,不能示人。

    一旦把伤疤呈现出来,就是另一种伤害。

    “他会好的。”温雅说道。

    白慕城点点头,“西墨已经走出了第一步,给他点时间,他会好的。”

    温雅轻轻的抱着白慕城的腰身,两个人沉默下来。

    傍晚时分,楚向南冲到了医院。

    “雅雅!”

    “向南”温雅看见楚向南微微愣了一下。

    白慕城脸色微凉。

    “你身边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楚向南看着白慕城语气不善,“雅雅,会发生意外,跟你那个二叔脱不了干系。”

    “向南,不是”温雅刚要替白慕城解释。

    “我会处理。”白慕城出声,抬眸,眸光坚定。

    “处理,处理,白慕城你除了处理还会说些什么,你的保镖,你的家人,都是你的关系,雅雅一次一次处在危险中,现在,连温爸爸都被你连累的不知所踪。”楚向南冷嘲的说道。

    白慕城手指微卷,楚向南的话,他无从反驳。

    “向南。”温雅出声,看向楚向南,“不许你再说慕城。”

    “雅雅!”楚向南看着温雅,抿着唇,脸色不善,“有没有受伤?”

    温雅摇摇头,“是温妈妈找的我,她做的事,和白展没有关系。”

    楚向南气急,他想说,温妈妈是一个家庭妇女,她有那样的本事把温爸爸悄无声息的从疗养院偷出去,她有本事调动会用枪的保镖。

    温雅就是在维护白慕城。

    “我有话要单独跟雅雅说。”楚向南看着白慕城,说道。

    白慕城眉头微蹙。

    “向南。可以现在说,没关系的。”温雅说道。

    楚向南盯着白慕城。

    白慕城起身,“雅雅,我在门口等你。”

    “老公”温雅伸手抓住白慕城的手,白慕城回握了一下,慢慢松开。

    楚向南看着白慕城出门,看向温雅。

    “离开他就不行。”楚向南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向南,我爱慕城,很爱,我们一家三口,不会分开。”温雅坚定的说道。

    楚向南,心头被狠狠地插了一刀,温雅从来没有这样直白坚定的说,她爱白慕城,爱啊,原来,那个字后面的名字是自己的,现在,她为了另一个男人,连这么私密的话都说的出来。

    温雅,对自己可真狠。

    “向南,不要再跟我说类似的话,我不想再听。”温雅说道。

    楚向南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伍悦薇怀孕了,住在白慕城的私有庄园里。”

    温雅愣了一下。

    她,怀孕了。

    “你知道不知道一个男人,背着妻子把另一个怀孕的女人藏在自己的庄园里,又让医护人员守着,代表着什么。”

    “我,相信慕城,和伍悦薇之间没事。”温雅说道,没有迟疑。

    “雅雅!你怎么对他就那么死心塌地。”楚向南气急,也心里失衡至极,温雅对白慕城越相信,越宽容,他心里就越苦。

    “向南,我和慕城谈过关于伍悦薇的事,我相信他做事是有分寸的。”温雅看着楚向南说道。

    “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知道不知道,白慕城的妈也知道了伍悦薇怀孕的事,她一口咬定,伍悦薇的孩子是白慕城的,她会让你安宁吗。”楚向南质问道。

    “她们”温雅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忙的她无暇顾及白妈妈。

    “她们,现在住在一起。”楚向南闷闷的说道。

    温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信白慕城,但白妈妈那边。

    “雅雅,答应我,如果,伍悦薇的孩子是白慕城的。你就离开他,跟我走。”楚向南伸手抓着温雅的手,说道。

    “向南。”温雅抽回自己的手,“如果,慕城真的不要我,我会离开,但,不会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雅雅,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楚向南因为愤怒而拔高了声音。

    “我们,已经找不回过去的感情了,向南,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温雅轻轻的说道,坚定的让楚向南身体一晃。

    他的雅雅说,不会再跟他在一起,即使,她没了婚姻,也不会选他!

    “向南,也别再来看我了,我想我们其实也不太适合做朋友。”温雅说道。

    她的话,于楚向南而言,就是最锋利的刀,一下一下的切割着他的心。

    他的表情很悲伤,那股悲伤的情绪,在房间里迅速的蔓延,温雅,有些吃力的想躲开这些悲伤的情绪,压抑的氛围,整个缠绕着她的心。

    她知道,自己的话很残忍,但,她现在才想明白,楚向南对自己不仅仅是爱,还有执迷痴缠,她想对他保持。友情距离,也不行。

    快刀斩乱麻也许很痛,却是最直接的方法,让他走出的最直接的方法

    “雅雅雅”楚向南的声音哽在喉咙里,半晌才吐出两个字,他想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想问,你忘了我们的过去吗?他想抓住她的手,但在温雅微凉的目光里,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他什么都做不了。

    “向南,你走吧,我什么都不想听。”温雅缓缓的开口,别开目光。

    楚向南良久吃力的起身,单手扶着墙,他能看着温雅的侧眸。她的长睫在颤,她其实也是心疼的,一定是的,他们有过那么多的美好记忆,单是想着就让人心醉,她怎么可能完全舍弃。

    楚向南眸底的光,慢慢的变得坚定,是白慕城的错,他的雅雅是世上最温柔的女子,是白慕城的一切,把她改变。

    她,都是因为白慕城。

    楚向南猛地收紧手,转身大步出了病房,他走到很快,几乎撞到人,也没有停下来,直接冲到了地下停车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

    “你说的,我同意,我要雅雅,平安无事的雅雅。”

    “好。”电话那边,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合作愉快,楚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