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爱过一场,你还要怎样 花开半夏

099 穆寒时,我现在真的,很害怕……

    温柔眼睛都直了,腾地站了起来。

    她、她的鸭子啊

    大概是这样子的景象对已经饿极了的温柔冲击实在太大,她的身子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晃了一会,扶住有些眩晕的脑袋,温柔后知后觉地发现,不是她在晃,而是地在晃。

    等回过神来,人已经被萧卫拉进了桌子底下。

    四周的所有一切都在狂震,杯盘碗盏噼里啪啦砸了一地,人声很乱,夹杂着尖叫和惊嚎,刺得温柔耳朵都快要聋了。

    她看向萧卫,问道:“地震?”

    萧卫摇了摇头,神情肃然地说不知道,身子却有意识地靠近温柔,将她整个护住。

    温柔蹲在桌子底下,看着大部分的人齐刷刷往门口冲去,路那么挤,但是谁也不肯让谁,就那么堵在那里,一边怕死地哀嚎着,一边不要命地推搡着,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

    温柔这才明白为什么萧卫第一时间不是带她往外逃,而是选择了躲起来,他大概是预料到这种情况了吧。

    而且,他们这桌本来就在角落,要是房子真塌了,墙面会先倒在桌子上,然后形成一个三角区域,可以把伤害减到最低。

    但是,过了一小会儿,震动就渐渐地止住了。

    到最后完全停下的时候,空气像是被净化了一般,瞬间静谧无声。

    躁动的人群也跟着平息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看来,是虚惊一场。

    可是,谁也不敢在原地久留了。生怕再来一次。

    老板受惊过度,也和大家一并离开,就这么提前打烊了。

    温柔走出烤鸭店,一步一回头,脸上的表情不知是不舍多一些,还是惋惜多一些。

    很显然,那只鸭子让她念念不忘。

    萧卫站在温柔的边上,但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问了一句,“害怕吗?”

    “还好。”温柔摇了摇头,无所谓地笑道,“我心大,没事儿~”

    她是真的不害怕。从她刚才躲在桌子底下的表现来看,她大概还觉得挺刺激。

    萧卫看着温柔,感觉自己的心眼有些坏,他竟然想看看,她害怕起来,是个什么模样。

    或者,这世上,有她怕的东西吗?

    萧卫蓦地想起那一天,哪怕温柔知道他是要取她性命的,她的眼睛里,也没有露出哪怕是一丝丝畏惧的神色。

    “不过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感觉不像是地震啊“

    温柔自言自语着,拿出了手机,但是周围的网络差得要命。什么都搜索不到。

    好在电话还能打通,萧卫很快就问清楚了,“一架刚起飞的客机失事,掉在了机场附近的商业区,可能把建筑物撞倒了,具体的伤情还没有公布出来,但出事的地方离这儿不远,所以才会有震感波及。”

    “什么?!”

    温柔的眉头立刻拧了起来,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去,她那副模样吓到了萧卫,男人刚要说话,温柔颤抖的嗓音便一字不落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穆寒时穆寒时在那边”

    他告诉过她他下榻的酒店地址的,就在机场附近的商业区,就在那块位置!

    萧卫面色一沉。

    温柔赶紧给穆寒时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通,但回应她的都是那道机械的女声“对不起”

    对不起?

    她不想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让她心慌得不行。

    穆寒时到底在干什么?

    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是没听见还是没法接?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温柔不敢再往下想,她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方向,准备跑到马路对面去坐车。

    只是她才刚动了一下,手腕就被萧卫扯住了,“你干什么去?”

    “我得去找他!”

    温柔喊道,手腕狠狠一动,她以为可以挣开他的,但萧卫却加重了力道。严肃地制止了她,“现在那边肯定已经被封锁了,你进不去的。”

    “那我也要去!”

    温柔有些不管不顾,她高高举起另外一只手,去拦计程车。

    萧卫皱着眉头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却立刻被对方冷冷地打断了,“你是怎么回事?我要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吧?我又没把你也牵扯进来,你拦着我做什么?”

    “我”萧卫欲言又止,叹了口气道,“那边很危险。寒时也不会希望你去冒险的。我能理解你担心他的心情”

    “不,你不能理解。你要是能理解你就不会拦我了,你觉得我会不知道那儿有多危险?正因为知道,我才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只在外面等等消息,那样我会疯掉的!而且我是医生,我去了,我相信自己可以帮得上忙,穆寒时不希望我冒险不假,但他一定希望我和他一起并肩作战!”

    温柔说了一大车话,说到最后,萧卫彻底愣住,她轻松将手抽了回来,这里好像拦不到车子,她得再往前走走才行。

    但是,到了十字路口,温柔好不容易拦下了一辆,司机一听是去机场,立刻摇着头拒载了。

    之后的几辆计程车,都没有让温柔上车。

    其中也有向温柔解释的那边的城市交通已经瘫痪了,为了给消防车、警车还有救护车挪位置,其他车子都是绕着开的,公司也三令五申不准他们去添乱,所以为了保住饭碗他们都不接去往机场的生意了,如果她真的想去的话,可以问问有没有顺路的私家车。

    私家车?

    温柔有些迷茫,她要么打个滴滴?

    正当她站在十字路口左顾右盼的时候,一辆保时捷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来,萧卫坐在驾驶座上,朝她抬了抬下巴,“上车。”

    温柔看着他,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去机场吗?”

    萧卫点头,“快点,这里不好停车。”

    温柔赶紧拉开车门坐上去,顺手扯过安全带扣上。

    萧卫面色如常地开着车。

    想到自己刚才对他的态度,温柔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只是一个理智的局外人,就算阻拦她,也是不想她和穆寒时同时涉险,但她又觉得她回他的那番话也没有讲错,于是抱歉的话硬生生僵在了唇边,转而问道。“你这车哪来的?”

    “临时租的。”

    租来,为了送她吗?

    “那个谢谢。”

    “不客气。”萧卫扣紧方向盘,“我也不喜欢干等。寒时是我的兄弟,我也担心他的安慰,理应和你一道去。”

    温柔心中微囧,一边点头一边失笑,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也没有太在意,继续给穆寒时打电话,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想着自己现在离他越来越近了,温柔心里总算没有刚才那么空落了。

    抬起头,前方又是一个十字路口,温柔远远看见有个人在招手。她原本想装作没有看见的,但是视线收回来的时候僵了一秒,温柔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赶紧对萧卫道:“停一下!”

    萧卫自然也是看到那个招手的女人了,但他觉得眼下不是给人搭便车的时候,于是准备直接开过去的,没想到,温柔却喊停了。

    车窗贴着暗色的防护膜,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里面的人看外面,却是非常清楚的。

    夏清源一身素净的打扮,面容焦灼,见车子停在她身边,立刻俯下身,轻轻扣着车窗,嘴巴一直动啊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温柔的眸光冷了下去,她不知道夏清源为什么会出现在T市,但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出现一定和穆寒时脱不了干系。

    事实上,夏清源的确是被穆寒时安排到这里的。

    不仅是她,连她的母亲也被接过来了,等夏柒柒学校那边的手续办好,她们一家子便可以团聚了。

    之所以选在T市,是因为冷斯城的父辈,就是在这一带发迹的。

    温柔飞到这里度假之前。程逸就将计划上报给穆寒时了,他斟酌过后,也觉得兵行险招并无不可。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让人意想不到,所以基本上屡试不爽。

    更何况,他的人也不是吃白饭的,要护住她们孤儿寡母,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萧卫不知道温柔在想什么,他不想耽误时间,于是把车窗降了下去,问夏清源,“你有什么事?”

    夏清源本来一直动着的嘴巴,在看到温柔的那一秒,猛地闭上了。

    身上的力气像是被瞬间抽走了一般,要不是两只手扒着车窗,她一定当场就跪倒在温柔的面前了!

    夏清源怕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温柔早已习惯,灵堂上那件事过后,在她心里自己怕是已经和修罗划上等号了,一个随时都想取她性命的修罗。

    温柔哼了一声,嗓音比眼神还要冰冷,“问你话呢,不说我们走了。”

    夏清源连忙摇头,用力得,像是想把脑袋甩下来一样。

    “我我想”对上温柔不耐烦的神色。她又是一阵心惊,哪里还敢断断续续地说话,“你们方便载我一程么?我妈她她去机场接我妹妹了”

    “机场”两个字,实打实刺了温柔一下,她想到现在还生死未卜的穆寒时,一时间小脸满是阴沉。

    夏清源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但她又不敢让自己哭出来,一直忍着,时不时还拿手去擦眼角,“我从刚才给她打电话,就一直没有打通过,我真的”

    “上来。”

    温柔皱着眉打断她,吐出两个字。却换来夏清源一脸发懵地抬起头,“诶?”了一声。

    “我让你上来!要我重复第三遍吗?”

    “砰!”

    响亮的关门声给出了回答。

    车子到达出事点附近,因为警戒线的缘故,再不能前进半分,萧卫只好停车。

    夏清源在他们俩下车之前就拉开车门跑了出去,动作太急还差点摔倒在地上,温柔看着她飞速窜走的身影,忍不住想,这是一个孕妇该有的速度?

    空气里弥漫的焦味,将温柔拉回了现实。

    放眼望去,之前烤鸭店内的狼藉,和眼前的景象比较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飞机的残骸随处可见,有些铁块已经被烧得焦红,那是一种比血还要艳丽的红色,灼得人的眼睛,都渐渐快要失去可视的能力。

    这是一只起飞失败的大鸟,它的羽翼之下压着残破不堪的屋脊,七零八落的碎片,还有,数以十计的亡魂。

    不知道伤亡人数达到多少了

    温柔垂头,看了一眼一直显示拨号中的手机屏幕,牙齿都快要把嘴唇咬破穆寒时,你到底在哪?你应我一声好不好?就一声,让我知道你现在是平安的

    你你肯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可是,如果你好好的,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我现在,真的,真的,很害

    萧卫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温柔,我刚才去看了死者名单”

    “别说!”温柔厉声打断他,双手渐渐在胸前收紧,她像是很冷很冷,牙关都在打颤,磕磕绊绊地吐出后面的话,“求你了,不要说。”

    萧卫怔住,他将温柔死灰一般的面色看在眼里,这才意识到原来她害怕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他不是很能形容得出,但温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下着雪,漫天满地的雪,而她一个人只身站在雪里,如同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温柔忽然变成这副模样,萧卫原本心底的那点好奇,莫名地就被一些来路不清的不忍,所取代了。

    萧卫是因为确认了名单上没有穆寒时,才想要告诉温柔的。

    但是,她既然这么害怕知道,他也就尊重温柔的意愿不说,毕竟,谁也不知道穆寒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温柔很快调整了过来,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进去,进去才有机会找到穆寒时。

    还有她要救人!

    能救一个是一个!

    温柔摸了一把脸,将鬓角的碎发扣进耳后,然后撩高警戒线,俯身准备进去。

    立刻有警卫人员上前拦住她,不让她入内。

    温柔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南城,她也不是被指派过来的急救医生。不能随随便便就踏过警戒线。

    “你好,我是医生,我听说机场附近发生了事故,伤亡惨重,特意赶了过来,这里应该很缺人手,我可以救人,麻烦你”

    温柔的语速很快,她捏着那根她轻易就能扯断的黄线,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明来意。

    担心人家不相信,温柔拿出了从业资格证等一系列的证书,还有她在南希医院用的医生证。这些东西外出的时候她当然不会带在身上,但好在都存在了手机里,就是以防不时之需。

    警卫人员打量了温柔良久,还是有所怀疑,毕竟证书能造假,人也可以冒充,现在世道这么乱,谁知道她的真实目的,谁又知道她进去之后,会不会真的去救人,又能救活几个。

    温柔的眉头蹙得越来越深,看来这个警卫的警惕心很重,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这在某些时候是种优点,但在眼下,却让她叫苦不迭。

    她真的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远处有人在喊疼,那声音听得温柔的心脏都要揪起来,但警卫还是一脸油盐不进的表情,看得人火大,却也只敢在心里火,若是温柔表现在了面上,她准要被他赶走。

    僵持间,一辆救护车驶了过来,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下车。

    温柔回头,看到他们胸前挂着的牌子,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运气真好,是南希医院的!

    这个时候温柔不得不感激穆氏的产业遍布大江南北,连古城都有分院,简直牛掰死了!

    温柔立刻上前和他们打招呼,她原本还准备报上几个总院的如雷贯耳的医生们的大名去混个耳熟,谁知为首的女医生一见到她,立刻迎了上去,“温医生?”

    这下倒换做温柔傻眼,“你你认识我?”

    “边走边说吧!”

    温柔赶紧点头,现在是抢救的黄金时间,自然是要争分夺秒的,她连忙跟了上去。

    女医生朝警卫示意了一下,对方也向她点点头。

    然后警卫又看了温柔一眼,还是那副固执不化的模样,阻拦她是职责所在,他对她不觉得抱歉,只是,她真的是个医生,能救人的工作者又多了一个,真好!

    “温医生,给你急救包。”

    “好!”

    温柔接过来背在背上,小脸上的疑惑并没有退去,她在总院只是个住院医生,名不见经传的,怎么会有人认识她?

    像余主任那种头衔的,才有这种可能性吧?

    当然还有穆寒时

    他虽然只是副主任医生,但作为南希最大的股东,整个医院都归他管,还有谁会不知道他

    温柔一边走,神绪一边飘得老远。

    这地上到处是大小不一的石块,凹凸不平的,温柔没有看路,忽然扭了一下,吓得她身边的女医生立刻捞住她的手臂,脸都白了一层,“温医生!!”

    这一声喊得够响,把温柔喊回神了。

    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可对方好像看上去比她还要紧张,一直在问她有没有伤到哪里。温柔赶紧摇头,女医生呼出一口气,“幸好你没事,不然我罪过可就大了。”

    “啊?”

    “你可是穆太太啊”

    温柔再次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医生笑了一下,为她解惑。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们全体员工,开过一次重点会议。会议的内容,就是让大家看一张照片,然后记下照片上的人的样貌。如果,我们以后在抢救以及治疗的过程中遇到照片上的人,一定要竭尽所能,确保她的生命安全。”

    温柔指了指自己,像是在问,难道照片上的人,是她?

    女医生点头,“众所周知,南希医院是穆氏集团的产业,旗下百家分院,这个会议,每一家分院都进行了,别的分院我不知道,单说我们医院的话,现在全院上下,可能有员工不知道穆先生长什么样子,但穆太太您,就连我们医院食堂掌勺的厨师,手机里都存着您的照片呢!”

    温柔的眼睛已经瞪成了铜铃,她真的想不到,穆寒时会为自己考虑到这个份上。

    他就像是给她撑起了一柄巨大的保护伞,挡风遮雨倒在其次了,温柔感觉自己很安全,安全到,好像能随心所欲去任何地方,没有丝毫的后顾之忧。

    “温医生?温医生?温医生!”

    起先只是轻轻的低唤,但最后忽然提高的声音,瞬间将温柔扯回了现实。

    “在!”

    “麻烦你。在这里做一下伤情分诊,等下会有一个同事过来帮你的忙,你自己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女医生看了眼周围,确定没有什么潜在危险,但她还是得提醒她,毕竟周围的这些大楼都多多少少被飞机撞到过,不知道它们会不会二次坍塌。

    “好的。”

    温柔点点头,立刻蹲下身去。

    “你好,我是南希医院的医生温柔。听得到我说话吗?”

    对方虚弱地应了一声,温柔将患者放平,一边检查她头部的伤口,一边问她还有哪里疼。

    温柔工作起来毫不含糊,谨慎判断过后,她给患者挂上了一块黄色的手牌。

    这个颜色表明这个患者的伤并不立即危及生命,但也需要动手术,稍后要让救护车送她回医院。

    然后温柔站起来,朝一旁的消防员示意了一句,“那麻烦你们,搬运的时候请小心,有问题立刻通知我。”

    两名消防员按照指示,将人抬上担架。

    温柔扯了扯背包,听到后方传来呼救,她回身,视线撞上萧卫的那瞬,她实打实怔了好几秒。

    他怎么会在?

    他站在这里多久了?

    呃,不对。应该说,他是怎么进来的?

    萧卫一看温柔那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展颜一笑,但同时又有些被忽视的难过,当然后者他一点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我一直跟着你们啊,你一点没察觉吗?”

    温柔诚实地摇了摇头,原谅她一进事故现场就把萧卫这个人给忘记了,她以为他会乖乖待在警戒线外的啊,还有那个警卫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拦着自己的时候那一只苍蝇都不会放进去的架势哪里去了?怎么就让萧卫出现在了这里?

    他也是个病人好不好,哪怕他现在看上去健康得不行!

    温柔于是叮嘱道,“那你不要乱跑。这里很危险。”

    萧卫还是笑,“我知道。”

    “你刚才”

    萧卫上前一步。原本想夸她一句刚才做的很好,忽然的,身后传来一道清越的男声,“骨盆有积液,你们去抬担架过来。”

    温柔像是后心中了一剑般,刷地回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