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爱过一场,你还要怎样 花开半夏

100 温柔,你不得好死!

    这一刻,温柔的眼睛里除了穆寒时,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男人的风衣外套不知道哪里去了,白色的针织衫也染了尘,英俊的脸上印着几道血痕,特别的刺目。

    温柔知道穆寒时的腿受伤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他在跟着消防队员移动的时候,身子倾斜得厉害,左腿一瘸一拐的,眉头因为疼痛,一直微微地蹙着。

    许是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穆寒时的眸光也转了过来,他在看到温柔的时候,眼睛明显闪了一下,表情却有些怔愣,像是还没有消化掉眼前的事实,他就静静站在那里,站成了一棵树。

    温柔不再犹豫,拔足朝穆寒时飞奔过去。

    在男人撑开双手迎住她之前,温柔一把狠狠抱住了他,想像是害怕男人消失一般,她用力地收紧双臂。

    温柔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缝隙了,她却还在一点点地往里钻,像是想要在他的心口钻出一个洞来。

    穆寒时一时间被温柔这样狂热的举动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但他直觉是要安慰反常的她,然而男人刚要说话,身子又被温柔推了一把,他差点摔在地上。

    “你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快给你打了八百通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我快要担心死了!”

    温柔完全失控了,近乎歇斯底里。

    她每吼一句,就照着穆寒时的身上落下一拳,绵软的拳头昭示着她的力气已经耗尽,男人又心疼又好笑,他心甘情愿受着。一点点朝她靠近。

    最后换穆寒时主动抱住温柔,他的手搁在她的腰上,将她整个人扣进了怀里。

    温柔还在捶他,泄愤一般,捶着捶着,眼眶却红了,穆寒时的指尖拂过她的脸颊,轻声安抚着,让她不要哭。

    男人一下又一下地顺着她的头发丝,温柔吸着鼻子,最终平静了下来。

    穆寒时解释道,“手机放在公文包里了,事故发生得太突然,逃命的时候,没顾得上。”

    温柔听他说“逃命”,那么云淡风轻的口吻,心脏一下子揪了起来。

    自己是亲眼看到的,就连一个远离事故中心的烤鸭馆,里面的人逃起命来,个个都像是不要命了一样,换做这里,该是怎样一副可怖的景象?

    温柔不敢想,揪着他衣角的手又紧了几分,“你的腿怎么了?”

    “不要紧。只是胫骨骨折,我自己上了夹板了,走路不成问题。”

    “穆寒时你真的吓死我了。”

    穆寒时握住温柔一直没有停止发抖的手,凑在唇边吻了吻,“对不起,我应该第一时间向你报平安的。救援小组来救我的时候,我本来是想着去找你的,但我最后没有和他们一起走,这里伤员太多,我留下可以救人”

    温柔抬起头,泪闪闪的眸光里带着笑意,“所以。我来找你了”

    穆寒时欣慰地挽起唇角,朝她点点头。

    一旁的消防队员实在不想打断他们,但担架上的病人已经开始呕血了,这种情况只有医生能判断下一步该怎么救。

    穆寒时被叫了一声,立刻放开了温柔。

    温柔也连忙背过身去,一边吐息,一边拍着脸颊,想起自己刚才旁若无人地和穆寒时抱在一起,还那么忘我那么癫狂,她就有种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的冲动。

    “这样下去血会呛进气管里面去的,先给他插管。”

    穆寒时拿出工具,蹲下身去。“温柔,过来帮忙。”

    “哦!”

    温柔进入工作状态也很快,两人合力将患者的生命体征拉回了正常数值。

    病患的情况只是暂时稳定了下来,由于他的内出血症状比较严重,穆寒时不得不跟着他上救护车,温柔连忙拉住了他的手。

    穆寒时朝她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我去去就回。”

    温柔旋即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去去就回?他以为她舍不得他离开还是怎么的?

    “谁和你说这个了!你到了医院记得要处理一下你自己的伤,别急着往回赶,听到了没有?”

    穆寒时陡然失笑,点头的时候却瞥见温柔身侧站了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诧异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阿卫?”

    萧卫同他颔首,他知道他心中有疑问,但解释起来太过费劲,于是吐出四个字,“说来话长。”

    穆寒时明白他的意思,现在也不是能好好说话的时候。

    男人又看了看温柔,然后递给萧卫一个眼神,萧卫会意一笑,心照不宣地朝他做了个“K”的手势。

    穆寒时这才转身离开。

    温柔在一旁看他们全程像是在表演哑剧一般,有些云里雾里地问出一句,“你们刚才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

    眉来眼去

    萧卫要是在喝水,一定喷她一脸。

    温柔的语文,大概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你说话啊!”

    萧卫轻咳一声,“寒时不放心你,让我照顾一下你。”

    “你?”温柔从头到尾打量将男人打量了个遍,轻轻笑出了声,“不用我照顾你,就该谢天谢地了吧!”

    话音刚落,垂直立在他们面前的那半截矮楼,轰然就倒了下来。

    一时间,尘烟四起,巨响过后很久很久,空气中才渐渐平息了下去。

    温柔扒拉掉身上的杂草,一伸腿,地上的一小堆碎石被她踢开老远。

    “萧卫?”

    她转头看向周围,喊了一声,然后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站了起来。

    “萧卫,你在哪儿?”

    刚才那楼倒下来的时候,萧卫是最快反应过来的,拉上温柔,还有一个消防队员拔腿就跑,可是最后发生了什么?

    他把自己推开了?还是用踹的?温柔有些想不起来了。

    但后背硬生生受了那么大的一股力道,温柔几乎是飞出去的,落在旁边的草坪上,啃了一嘴的泥。

    “萧卫!”

    温柔扯着嗓子在喊。喉间像是卡着什么东西,她低头用力吐了出来,一口血落在地上,刺得她眼睛发疼。

    “咳!咳咳!”

    脚边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温柔赶紧俯身寻找声源。

    下一秒,消防队员拨开压在身上的石块,捂住胸口,艰难地坐了起来。

    他受的罪明显比温柔要多,但是他穿着防护服还带着头盔,因此顶多只是皮外伤,温柔拉了他一把他就站起来了,然后她听见消防队员问,“温医生。你没事吧?”

    温柔摇头,拍了拍身上的灰,一时间尘土飞扬,她的眼睛立刻被蛰得泛起了湿意,温柔赶紧往前迈了一大步,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问:“你有没有看见萧卫?”

    消防队员摇了摇头。

    他们一起逃跑的时候,自己排在倒数第二个,温医生是在他的后面的,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位萧先生就掉到最后去了

    照眼前的情况看来,他应该,是被压在断楼下面了。

    于是那一名消防队员赶紧请求支援。

    因为发生了二次坍塌,所以现场的救援工作变得更加争分夺秒,但上级同时传达了指示,一旦再有建筑物倾塌,现场所有医护人员,消防队员,以及警员,必须全部撤离至警戒区外。

    等到现场的勘测情况达到该有的安全指标之后,方可再次进入,实施搜救-

    消防队员正在作业。

    温柔焦灼地等待着,不停蹲下身去,朝着被掘开的一道口子,喊萧卫的名字。

    就这样喊了十分钟。除了把自己的嗓子喊哑了之外,温柔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为什么挖了这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挖到?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么里面?他明明只落后了一点点,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温柔的情绪有些不稳定,那个和她一起逃出来的消防队员看着她这样,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拉住她,让她不要着急,相信他们的专业水平。

    忽然的,温柔放在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她摸出看了一眼,给屏幕上的“萧卫”两个字惊得差点摔了手机!

    温柔赶紧稳住自己的手,将手机凑到耳朵边上,“萧卫,你怎么样?!”

    “还好。”

    他的气息不是很稳,但还在声音还是清晰的,因为太清晰了,让温柔感觉,他好像是站在她面前在和她说话一样,这样想着,她觉得他们很快就可以找到萧卫了。

    萧卫真的比她要镇静太多了,她慌得根本就没想到要把给他打电话,或许也是因为穆寒时一直不接她电话给她心底留下了阴影吧,温柔在潜意识里,都已经把手机当成一件废物了。

    不过。萧卫这招也是走得很险的,万一没信号,这通电话根本没法连上,有手机也是白搭。

    好在幸运女神比较眷顾他,讯号一直没有断开,他还能听见温柔的声音,在问自己伤到了哪里。

    “我的腿被压住了,不能动。还有胸口”

    温柔立刻紧张起来,“胸口怎么了?”

    萧卫顿了顿,嗓音又沉了几分,“没事,被划伤了。在右胸”

    温柔莫名松了一口气那,那还好,离心脏比较远。

    但她的脸色很快又凝重了起来,嘴唇也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受了伤,怎么都不能称得上好的

    “萧卫,你撑住,我们马上就来救你!”

    温柔其实想让他多说一点话,她在外面好根据他的声音来判断他的具体位置,但他现在能攒一点体力是一点,她不能提这种要求,于是温柔提议道:“这样,你先挂断,然后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我给你打电话,你不要接。”

    萧卫自然明白温柔想做什么,应了一声“好。”

    温柔于是让大家先停一下,然后她拨通了萧卫的号码,手机铃声很快响了起来,这就证明萧卫真的就在附近了,他们确实没有白用功!

    虽然那道铃声被石堆隔着,听上去不是特别真切,但也没有必要那么真切的,只要能听出一个大致的方位就可以了。

    果然,领头的消防队员朝温柔竖起了大拇指,她激动地笑了一下,将手机递给身旁的人,让他一直拨打这个号码,直到找到萧卫为止!

    然后温柔清点了一下急救包里面的急救用品,她拉好拉链,又问消防队员讨要了一个防护头盔。

    “温医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温柔戴上头盔,一脸认真地说:“我不能在外面干等着,你们马上要派人进去探路的对吧?麻烦带上我一起!”

    “那怎么行!这太危险了!请你务必等到我们将所有石块移开”

    看着消防队员连连摇头,温柔没有办法,这才把心中担忧说出口,“患者的身上有伤,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很容易引发感染,并且他的呼吸声已经非常微弱了,随时都会休克。一旦大脑缺氧超过三分钟,我就没法把人救回来了,所以我没办法等到你们把所有石块移开,我现在就得进去”

    温柔说着就要往前走,但是消防队员挡在她的面前,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温医生,哪怕你这么说了我也不能”

    他有些无奈,但说话的语气却异常坚决,但是后半句话却被一个女人的出现硬生生打断了。

    夏清源来得突然,脸色惨白惨白的。额头上全是汗,她一把抓住了温柔的手臂,苦苦哀求道:“温柔!温柔!求求你,救救我妈!”

    她喊着,眼泪也落下来,夏清源手上用力想要拽走温柔,她却挣开了去,拧着眉问,“你妈她怎么了?”

    “她她受伤了,很重很重的伤”

    夏清源形容不出来,整个人抖得厉害,她闭上眼睛就是母亲倒在血泊中的模样,所以她只好咬紧牙关,再次朝温柔伸出了手,试图拉住她。

    “求你了,温医生,求你跟我过去看看吧!我这周围都跑遍了,所有医生都在救人,他们腾不出空治我妈,新的救援又迟迟没有补上,再这样下去,我妈的血都要流干了,她会死的,她真的会死掉的温医生”

    夏清源叫温柔“温医生”,哭红的眼睛里全是希冀,现在只有她手头没有病人,她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

    然而温柔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夏清源的手。

    “抱歉,我去不了”

    “什、什么?”

    夏清源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但是温柔的态度依旧不卑不亢,“我有要救的人。我不能丢下他离开。你还是去找别的医生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温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清源厉声打断了,她双目赤红,一张脸狰狞得让人不敢细看,“没!有!没有别的医生了!只有你,只有你现在两手空空站在我面前,我除了你还能找谁?!”

    夏清源激动得像是要把自己的声带撕裂一般。“你说你有要救的人,他是谁?他又在哪里?根本没有这个人,对吧?因为是我在求你,是我夏清源,你恨我害死了你爸,所以现在我妈出事,你就准备冷眼旁观,你巴不得她得不到救助活活把血流干,是不是?!”

    温柔被她吼得头发都要竖起来,想要掐死夏清源的欲望又猛地涌上心头!

    夏清源不提温如严倒还好,这种时候提起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觉得她今天对她太过仁慈,想要挑战一下她的极限?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那里埋了一个人,也是危在旦夕,他是我的病人,我现在把他丢下,他也没法活!你母亲的命是命,他的命就是草芥吗?!”温柔将夏清源推开,眼睛里射出的怒意如同烈火一般,似是能把人烧成焦炭,“我让你不要在这儿浪费时间,现在去找找别的医生可能你母亲还会有救你是听不懂我的意思吗?!”

    夏清源不是听不懂,她是根本没听温柔在说什么,她就像是木偶一样被温柔推到了几步之外。

    女人踉跄着差点跌在地上。但也只是差点,她心中的那股执念像是丝线一般,牵着她这个木偶,重新追回到温柔面前。

    “你要我跪下吗?要我跪下你才肯救我妈吗!温医生,算我求你!”

    话落,夏清源重重跪在了地上,地不是平底,上面全是大小不一的石子石块,有的异常锋利,温柔甚至可以听见它们割开皮肉的响声,刺啦刺啦地像是碾在人的心脏上一样。

    “你疯了是不是?你起来!”

    温柔去拉夏清源,但是她非但不起来,反而将双膝又沉沉往下压了几分。

    “温医生,求你!我求求你!”

    夏清源的脸上写满了屈辱之色,但为了母亲,她生生忍住了。

    她以为,自己把尊严放在温柔的脚下,任她踩任她踏,她总会满意了,她不是一直就想看着自己向她低头吗?

    所以,温柔现在应该很高兴吧?

    她心情好了,就会救母亲了,那自己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委屈,都值得

    然而,夏清源想错了。

    温柔很快连看都不看她了,也没有再和她多说一个字,因为下一秒,温柔与已经转过身,大步走开了。

    夏清源看着温柔远去的背影,齿尖狠狠刺透了薄唇,她含着口中劲烈的腥味,目眦尽裂地低吼,“温柔!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地狱的!!”

    那凄厉的声音,萦绕在灰暗的空气里,久久不散。

    温柔才不管夏清源给自己下了什么恶毒的诅咒,一听见萧卫被找到了。她哪里还敢耽搁,赶紧背着急救包冲了上去。

    多亏了那一直没有停止的手机铃声,消防队员才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萧卫挖了出来,最后那块最大的石头一掀开,他人就躺在下面,这也省了派人探路的功夫了。

    但是,萧卫的情况果然如温柔预料的那般,不太好。

    而且,温柔看着萧卫右胸的伤口,已经血肉模糊了,而且血还在往外涌,他后背的衣料都已经被染透了。

    这这叫被划伤?

    他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准备输血!有多少单位都给他用上!”

    “好的!”

    萧卫已经昏迷了,温柔也就不给他推止痛剂,直接剪开他的衣服,帮他清理伤口。

    但是,进行到一半,消防队员忽然要求温柔撤离。

    这是强制性的命令,温柔还没有点头他们已经将她往外带了。

    温柔一看那四处掉落的石块,便明白,周围的建筑应该很快会全部塌光,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只要有一块倒了,到最后,所有倒完了才会停止。

    所有人员开始急速撤离。

    搜救工作也被迫停止。

    或许还有人没有得到救治,甚至有人还没被发现,但这些在二次灾难面前都瞬间变得渺小了起来。

    萧卫已经被推上了救护车,温柔也还差两步就要退出警戒线,但哪怕在尘土飞扬的环境里,她的视力还是好得不行,一眼就见到夏清源还站在草坪边上。

    她心底其实闪过不去管她,任她自生自灭的念头,但是,脚步却迈不开,等温柔反应过来,她已经冲到了夏清源面前。

    温柔伸手,一把锁住了夏清源的肩胛,将她往后拖,但她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般,哪怕温柔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她也还是纹丝不动。

    “撤离了!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夏清源回过头,狠狠瞪着温柔,猩红的嘴唇里吐出一个字,“滚!”

    她一张口,血的腥味就飘了出来,温柔皱眉,这才发现夏清源嘴巴里面都是血,还有她的膝盖,因为刚才跪在地上的缘故,也是一片模糊的血肉,看上去尤为惨不忍睹。

    但是,温柔却没有看到夏清源的母亲。

    夏清源刚才不是说,她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吗?

    但是,人呢?

    之后,她又有没有得到妥善的救治?

    但是眼下,这些都不是自己该去考虑的,逃命要紧!

    既然自己一个人拖不动夏清源,温柔索性叫了两名救护人员,帮着她一起把夏清源带出去。

    夏清源情绪崩溃,一直对着温柔喊打喊杀。

    温柔权当没有听见。后面被她吵得烦了,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夏清源的脖子上,将她劈晕了。

    然后,世界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