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势汹汹 蓝堇

番外(一)浪漫与幸福的时刻

    那天早晨苏蜜还赖在被窝里睡着懒觉,枕边的季宇硕推了推她的身子,结果这个小女人还不转醒。【W wW.  】

    他无计可施之下,又俯身凑了过去在她的耳边吹了吹气。

    睡梦中的苏蜜猛然觉得好痒,嘀咕了一声:“好讨厌的蚊子,别来烦我!”

    季大少直接脸黑了,他成了蚊子。这个小女人还真是要裹着被子过日子的节奏,只是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呀!

    这个日子是她老妈千挑万选的,说是特别适合领证结婚,他一看也不错。

    9月9号,那不是意味着长长久久,白头偕老!

    季宇硕看着身旁丝毫不为所动的小女人,看来还得出狠招了。

    随即将双唇凑了过去,在她的小脸上“吧唧”了好几口。

    苏蜜真的很想哭,今天的蚊子怎么有完没完了,一个劲的闹腾呀。

    迷迷糊糊睁开双眸,窥见了一张放大的俊脸,零距离接触。

    显然的惊了一下,眨巴眨巴了眸子,“宇硕哥,大清早的,你在干吗呢?”

    不对,不是问这个,往往她自然醒的时候,是直接可以吃午饭了。这个点他不是应该去上班了吗?

    “小懒虫,我这是在吻醒你,谁让你推也推不醒,那个动作太过于粗暴,谁让我是温柔如水款的,只能来吻了!”季宇硕半支撑着上身,慢条斯理地说完后,大有势头再接着吻下去的冲动。

    苏蜜有种这个男人还真是会得了便宜还卖乖,步入自夸自擂的行列了。

    “宇硕哥,不要了,我马上就起来了!”苏蜜往里侧钻了钻,有些无辜她的脸颊遭受了这个待遇。

    “都是一脸的口水了!”这一句说的很轻,不过还是让季宇硕听到了。

    “小蜜儿,你是不是在嫌弃我没有洗脸刷牙来吻你?”季宇硕敛了一下黑眸,沉着声音启唇。

    “没有,绝对没有!”苏蜜连连摇头加摆手。

    “好了,要不然我让你亲回来好不好?”季宇硕看她那个样子,大抵是怪他打扰了她的睡眠,有些不满。

    “不要,我要洗洗干净,才会去亲你!”苏蜜一下子将毯子捂上了脸颊,很是娇羞的样子。

    她才不要这么脏兮兮的在他面前,去亲他,得保留完美的形象是不是。

    虽然她觉得已经没什么形象可言了,快成一只猪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睡了吃,特别的犯困。

    肚子里的宝宝算是争气的,还好她的孕吐反应不是很大,吃的还算很香。

    “好了,起床了,今天有正事要办!”季宇硕随即拉下了她的毯子,将她的小脸蛋露了出来,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缓慢将她扶了起身。

    “什么事呀,不过你今天不需要上班吗,我记得不是周末呀?”苏蜜有些好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心想着最近还能有什么事呢。

    “某个小猪还能记得日子也不容易!”季宇硕先一步挪下床,立在床前打趣着。

    其他不记得,但周末与否,她当然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两天季大少会陪着她全天呀!

    “那你还想不想成为季太太了?”季宇硕走到里侧则返回来,动手在换衣服。

    苏蜜吞了吞口水,这个大早上的就对她展露男性魅力,真的好嘛!

    那偶一露出了饱满而健硕的肌肉线条,泛着诱-惑的光泽。

    这个男人最近闲暇时间就是陪她,貌似除了工作就是粘着她,这喷血的身材也不知道怎么练就的。

    这些日子她也被压制着某些欲-望,有些羞于启齿呀,以前天天来不觉得,可是一旦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她竟然也会空虚起来了。

    她还赖在床上没动身,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启唇:“宇硕哥,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不穿衣服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小蜜儿,怎么了?我都不害羞你还羞什么。”季宇硕瞧着她小脸彤红,欲言欲止的样子,这个小妮子还真是很可爱。

    她这哪是羞什么,她是怕自己忍不住要扑上去呀,好丢人!

    肚子里的宝宝,要是知道她的妈妈已经蜕变成一个色-女了,估计她的脸都没法搁了。

    “宇硕哥,唉呀,反正就是不要这个样子了!”苏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开始耍无赖起来。

    “好了,我现在不穿戴齐整了,而你真的不可以再拖延时间了。”季宇硕整了整衣衫,处了过来挨着床沿坐下,敛了敛神色动手在拉开毯子。

    “好了,我知道了!”苏蜜的心跳一时还没平复过来,小声地应着。

    这个男人就会无时无刻诱-惑她,她现在的对于他的抵抗力那是为零呀!

    “不过,小蜜儿,你让我在家里要穿好衣服,该不是怕自己会要扑-倒我吧!”季宇硕微眯了一下眼眸,眸底闪过一丝光彩,歪了歪头故意靠近她的身子。

    “哎呀呀,我要起床了!”苏蜜双手捂着脸颊,不打算承认这个羞人的问题。

    看着她手忙脚乱起身时的动静,季宇硕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小心点!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等我一下就好了!”苏蜜带上洗手间门的瞬间,探出了一点小脑袋来。

    等她洗漱好出来后,她心上又有点别扭了,现在素面朝天的去领证会不会不太好?

    季宇硕一瞧小妮子出来了,怎么洗的白白净净的,只是那个神色看起来不太好。

    “怎么了,小家伙又调皮了吗?”季宇硕有些担心地凑了过去。

    “不是宝宝,是我觉得素面朝天的去领证会不会不太好?”苏蜜也无奈呀,化妆品又不适宜孕妇用,最近她整天窝在家里,早已不知道变成什么懒散样了。

    “小傻瓜,你不知道即使你不化妆也很漂亮,而且我就喜欢看你素颜。”季宇硕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事情。

    “宇硕哥,你说真的,不是恭维我的话吗?”苏蜜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自信起来了,也许是因为肚子越来越突显的缘故,担心自己的身段变样了。

    “恩,你在我眼底就是最美的那个,不过本来你就很可人,要不然怎么会把我勾着走了!”季宇硕黑眸灼灼凝视于她,一步步朝她走近,大手一绕圈住了她的身子。

    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苏蜜见他幽深的眸底满是如水的柔情,不自觉就有些飘飘然,心里就莫名安心了不少。

    貌似再多的困扰,都敌不过他的一两句甜言蜜语,瞬间都可以一去无痕。

    俩人一起下了楼,秦姨笑眯眯地打起了招呼:“先生,太太早上好!早餐已经备好了!”

    苏蜜有些不好意思应了一声:“秦姨,早上好!”

    貌似这么久以来是她第一次起这么早。

    “小蜜儿,我们得抓紧时间了,要不然民政局可要关门了上午!”季宇硕含笑看着她,替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了下来,将早餐先推到了她面前。

    “好的,我知道了!”苏蜜抿了一下嘴角,满口答应着。

    “太太,先生,你们今天要去领证呀,今天日子很好呀,祝你们一直这么幸福美满!”秦姨也是真心喜欢他们俩,尤其是苏蜜一点脾气都没有,知道她家里有些琐事还老是让她先回去。

    “谢谢!”苏蜜一时被说的嘴角都翘了起来。

    俩人吃过早饭直奔民政局,貌似今天真的挺顺的,一路上那么多红绿灯,连红灯都没遇到几个,也不堵车。【W wW.  】

    苏蜜心里更是觉得他们俩估计要世世代代被绑在一起了。

    下车时,季宇硕连忙撑起了一把伞揽着她的肩头款款前行。

    “宇硕哥,你说等会人家办证人员会不会笑话我,都大着肚子才来领证。”苏蜜一下子有些畏畏缩缩了,望着这庄严而神圣的地方,知道一旦进去后,他们俩的关系就落实了。

    “不会,你现在身材还很好,而且比以前更好了!”季宇硕黑眸深深,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落在某人的上围处。

    “讨厌,不正经!”苏蜜一下子被他过于灼-热的视线一扫而过,顿时小脸就红了。

    确实是她的罩-杯又大了一圈,想着那次貌似还是他去帮她买的内-衣。

    当他们俩走进去时,毕竟日子的寓意比较好,自然人就多了。

    苏蜜看着里面排着这长长的队伍,心想这样看来今天早上还领得了证嘛!

    “宇硕哥,貌似人有点多呀!”苏蜜嘟着小嘴,看着这长龙队伍,心里有点慌。

    “没事,你老公我认识人,可以有特权!”季宇硕凑到她耳旁,耳语了一句。

    随即,真的看到有个人过来领着他们直接往内里而去了。

    “季少,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加照顾呀!”苏蜜见来人还示意与他握下手,不过他并未伸出。

    “好!”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苏蜜有些糊涂了,这个是婚姻与离婚登记处呀,要怎么照顾呢?

    “宇硕哥,他这是什么意思呢?”苏蜜眨巴眨巴了眸子实在是很好奇。

    “小傻瓜,你又想多了吧,他老婆狂爱购物,无非是商场给她申请特权打折!”季宇硕莞尔一笑,伸出手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原来如此,她这才想起季氏貌似还涉及到百货商场,所以她的那些衣服难不成也是从那挑选的。

    “不过,你的那些衣服都是我亲自预订的!”季宇硕瞧着她陷入了沉思之中,为了突出他的心意不想再隐藏下去,自然的添了一句。

    “宇硕哥,你对我真好!”苏蜜笑得合不拢嘴,小手更是亲昵地挽了上去。

    “还叫我宇硕哥?”季宇硕掀了掀眼皮,扫了一眼她。

    “老公!”苏蜜吐出一口气,这才滑了出口。

    随后,整道程序下来,里面的工作人员效率果真很快,态度也很好。

    毕竟这样俊男靓女的组合,怎么看都养眼极了,对他们俩的优待就不同了。

    大约一刻钟左右,他们俩人手一本红本本就出来了。

    苏蜜翻开本子看着上面俩人依偎在一起的照片,她的脸上带着笑容还有一点娇羞,而季宇硕并没有笑,只不过他笑与不笑都那么帅气。

    “怎么了,老婆,老公太帅受不住了!”季宇硕瞧着她出神地盯着那本本,忍不住想捉弄她。

    他本人站在这儿不看,还光看个照片在那犯傻。

    “臭美,我在看我自己!”苏蜜嘴硬的不承认,她就看他,以后都是光明正大的看。

    而这时其他几位也是刚领了证出来的新人们,不免时不时观望他们这一头,甚至还吵闹了起来。

    “怎么,刚和我领证才出了门,你就迫不及待看别的女人了!”一女幽怨的口吻,还扬了扬手里的本本。

    “老婆我哪有,不过你刚刚也在看,难不成你也在看着她身旁的那位!”男人也没想收敛,他看美女,她还不是忍不住看男人。

    “我才没有!”女的摆脸色跺脚走了。

    “老公,我们要是不走,貌似要引起公愤了!”苏蜜捂嘴偷笑,看来最近她貌似太过于杞人忧天了,风-韵还在,只是季宇硕的魅力更是无敌的。

    “恩,外面晒,一切听从老婆大人的!”季宇硕献媚的凑过来讨她的欢心,恭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自从进了这儿,他就开口闭口“老婆”了,听得人心里简直软软的,恨不得融化在他的言语里。

    领证完回去当天,季宇硕额外还给了她一个惊喜,带她去了一个餐厅。

    她是被蒙着眼睛,完全靠着他搀扶前行的。

    这种感觉很好,一种无形之中完全信任他。

    “宇硕哥,你到底在弄什么呀,我可以睁开双眸了吗?”苏蜜微微有些心急,貌似走了好多步了呀。

    “好了,你站好了,我帮你解下!”季宇硕松开了手,转而绕去了身后,帮她解下那个遮眼的面具。

    而后睁开双眸的瞬间,苏蜜被眼前的浪漫而梦幻的氛围,给震惊到了。

    只见厅内布满了七彩的蜡烛,烛火星星点点的,围城了一个大的爱心的形状。

    周围都是那种暗色的小灯,大捧大捧的红玫瑰,散落在各处,头顶上全是气球与彩带飘飘。

    虽然她曾经在电视里见过这种画面,不过真实上演,她的内心里还是激动不已。

    “小蜜儿,抱歉那个百合花的香味太浓郁了,所以改成了清淡一点的红玫瑰,你还喜欢吗?”季宇硕眼见她左顾右盼地扫视着周围,由于灯光昏暗,并不是太能看得清楚她脸上的神色。

    而且他知道她喜欢百合,临时换了这个红玫瑰,也不确定合不合她的心意。

    “喜欢,宇硕哥,你真好!”苏蜜情不自禁张开了双臂朝他拥了过去,踮起了双脚,双手自然勾着他的腰身。

    真的很感动,这份心意让她觉得很幸福。

    明明就知道他很忙,他们的婚礼也在即了,还愿意花这些小心思帮她整这出。

    “小傻瓜,为你做这些是应该的,我的女孩就该被呵护!”季宇硕黑眸里的光泽起起伏伏,温情脉脉地启唇,大手紧拥着她软绵的身子。

    苏蜜这才发觉他用的是女孩,还不是女人,也不是老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而且,他明明可以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男是女,从未刻意问过,其实她也不知道他喜欢男宝还是女宝。

    窝在他的怀抱,久久才分开。苏蜜眨了眨萌萌的眸子,“宇硕哥,你到底喜欢女宝宝还是男宝宝?”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季宇硕试图松开了彼此的距离,扫视着她的小脸,勾了勾唇角。

    “就是好奇呀!”苏蜜敛了一下水眸,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如果是我妈的话,她自然比较喜欢孙子了,可换是我的话比较喜欢女儿,像你一样可爱又调皮的女儿。”季宇硕紧握住她的小手,深情款款的将手挪至他的唇边亲了一下,再而放下来。

    “不过如果真要是儿子的话,我就把你当女儿来养,好不好?”深邃的眼瞳凝神注视着她,随即话峰一转,嗓音慵懒而暧-昧至极。

    苏蜜只觉得快要沉-溺在他的柔情蜜意里了,原来他刚刚为什么会说“女孩”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个傲娇的男人,要么不说甜言蜜语,一旦说起来简直要人命,小心肝都一颤一颤的了。

    苏蜜只能更加埋首在他宽大的胸怀之中,这个男人是以后要与她携手一生了的人。

    “好了,真像个小孩子一样,我们去吃饭吧!”季宇硕拥抱了一会儿,拉着她的手款款移步至餐桌上。

    苏蜜看着桌上的餐点也比较精致,舔了一下唇,最近她吃的都是不含味精鸡精这类的菜谱,其实怎么说呢,味道自然差了好多,也没办法呢!

    一看到这么色香味俱全的,就有点嘴馋了。

    “这些食物我都能吃吗?”苏蜜光是看着,却不敢轻易动手。

    “可以,放心这家味道很好,特意调和过了!”季宇硕已然看出了她的畏畏缩缩,眼底噙着一丝笑意。

    也知道这些日子她也苦了,都吃的味道清淡的,不过他亦是陪着她吃那些。

    苏蜜欢欢欲试夹了一块,慢慢咀嚼着:“真的好鲜美,这个没问题吗?”

    “没事,都是从新鲜食物中提炼而出的味道!”季宇硕瞧着她馋嘴的小样儿,貌似要时常带她来吃,岂不是要养肥了她。

    她确实好久没吃过这么味美的了,不免就贪嘴多吃了些,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

    这时季宇硕突然从裤袋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递到她的面前。

    “看看,这个喜欢吗?”黑眸灼灼落在她的小脸上,柔声启唇。

    其实他也有想过放到杯子里或是食物里,玩花样,但感觉太冒险,万一吃下肚不堪设想。

    苏蜜觉得心跳莫名的加快,她知道这个肯定是首饰之类的。

    一把拿过,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盒盖的时候,不免还是惊叹了。

    只见晶莹剔透的质感,设计成花朵的形状,中心是一颗最大的,周围点缀了一圈碎钻,在如此的光晕下还是泛着璀璨的光泽。

    且更让她惊叹的是,这个颜色并不是常规的色泽,还是粉色系。

    这到底是水晶还是砖石呢,只是依着戒指来看,也不太可能是水晶呀!

    季宇硕见小女人的视线一直盘旋在戒指之上,流露而出是既惊喜又不免有些疑惑不解的样子。

    时不时可以看到她抿着嘴,时不时又可以看到她秀气的眉头微挑了下。

    “宇硕哥,这个是粉色的钻石吗?”苏蜜着实好奇,反正她是第一次见到粉色的。

    “恩,聪明,就是粉钻,喜欢吗?”季宇硕眼见她爱不释手的样子,黑眸中沁出了喜色。

    也不枉费他特意出行一趟,为她拍下了这价格不菲的原石,特意请人精心设计而成。

    当然除了这个戒指,还有项链,加上耳坠,共3件套首饰。

    “喜欢!”苏蜜抿着嘴,瞬间眉开眼笑的,哪有女人不喜欢钻石呢!

    只是他一直不露声色,原来是早有打算了,不过她也没担心,堂堂A市季少会不买戒指给她求婚。

    “让我帮你带上好不好?”此时的季宇硕柔软而动听的嗓音从薄唇中缓缓溢出来。

    并且已经做出了西方求婚的礼仪,单膝跪地的姿势。

    点点火光映衬着他的俊脸,那张脸隐在光影交错之间,看的并不是太真切,不过也知道他脸上的柔情足以融化了一切。

    她将手伸了出去,交到他的手中,见他取过戒指细心的套在了她芊芊玉指之上。

    苏蜜抽回手时,不自觉在眼前晃了晃,发出感叹:“真漂亮!”

    她这时才恍惚察觉到戒指不都是一对呀,怎么不见他的,她也应该帮他套上才是。

    “宇硕哥,你的那只呢?”苏蜜看了一眼四下,并未发现。

    “我没有定制和你同色的,不过是同款系列的,已经送到家里了,到时你帮我选一个就是了!”季宇硕俊美至极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微笑,貌似看出了她的顾虑,及时说了出口。

    苏蜜想了想,不过一个大男人戴粉色的戒指貌似是有点怪。

    欣然启唇:“那好,回去我帮你亲自戴上!”

    甜蜜的日子过的很快,眼见连结婚日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

    苏蜜想着貌似就剩婚纱没看过了,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开口询问一下。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