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势汹汹 蓝堇

番外(二)一生一世一双人

    要不然还是静静等待着他的安排,这个男人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总能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

    “小蜜儿,有什么心事吗?”季宇硕看着这个小妮子又在发呆了,一看就知道在想着事情。

    “我在想婚纱的事,需不需要一起出去挑选?”苏蜜抿着唇角,既然他问了她也不想瞒他了。

    “这个,你看看这本,喜欢什么款式可以挑一下,过两天我让人上门帮你量一下,当然你要是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也可以说出来。”

    季宇硕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时尚婚恋杂志递到她手中,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个婚纱明显比拍那粉钻简单多了。

    “这个会不会太招摇了?”苏蜜吞了吞口水,着实没想到他会让人上门量身定做。

    其实她只要挑一款合身的,看着优雅而漂亮的就行,不需要这么兴师动众。

    “我的老婆不招摇还怎么行,不过如果不是有了这个小天使,我还想和你旅行结婚呢,你不是挺喜欢海的,到时度蜜月可以考虑一下。”

    季宇硕起身走了过去,从身后搂着她的腰身,这番话不免霸气外露,怎么都听着人心里很舒服。

    很快婚礼那天就到了,苏蜜好紧张,幸好设计的婚纱真是一点都没看出肚子,不过还有一点就是她丰-满的上围没有得到很好的展示。

    因为小心眼的某人来了一句:不能给其他男人看,她的美得珍藏起来。

    导致她穿的是带那种宫廷复古款的婚纱,带领的泡泡袖,只露出了脖颈以下一小部分。

    而好闺蜜叶沁雯的礼服亦是相配应,惹得她忍不住调侃着:“蜜儿,你说你一个身材这么好的不穿抹胸款的,而我却露的比你还多,这样真的好吗?”

    “我觉得你穿这一身真的挺漂亮的,和我表弟应该也很相称!”苏蜜含笑瞧着她,示意她可以转个圈。

    “蜜儿,你那表弟人在哪里呀。我怎么都没看到?”叶沁雯是纳闷了,眨了眨眸子。

    从一早就听蜜儿提及过伴郎是她的那位表弟,可是这会都要去婚礼场地了,也没见着她口口声声的表弟。

    “心急了吧,我表弟下飞机后会直达婚礼现场。”苏蜜看她心急的样子,捂嘴轻笑了几声。

    想到昨晚与姑姑通电话,姑姑说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回国,先让表弟回来打头阵。

    带着全家的祝福传达给自己,所以无论如何她相信表弟会准时参加的。

    叶沁雯表面是听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止不住在想:年纪小到底是年纪小,做事莽莽撞撞的,只希望不要太不靠谱。

    而这时婚礼的司仪过来提醒:“新娘子准备一下,我们要启程了!”

    继而打断了俩人的谈话,季宇硕顾着她是孕妇人士,所以一切竟然从简了。

    只是这会儿,她并没有看到季宇硕,想着估计是在婚礼现场招待客人了,反正等会到了就见着面了。

    他们的婚礼布置在了一个度假村内,是露天的形式的。

    当时季宇硕提议时,她觉得挺好的。

    当婚车在城区绕了一大圈后,才抵达了现场。

    而这时司仪友情提醒:“新娘子,请等一下,不要下车。让我们今天帅气的新郎一路抱你下来!”

    叶沁雯听了后在旁眯着眼睛偷笑,其实苏蜜也是忐忑的。毕竟她打扮成这样,还没给季宇硕看呢。

    而且季宇硕今天会是怎样的一番画面,出现在她的眼前也很期待。

    当车门被打开时,她见礼花在头顶上绽放,而季宇硕深情款款地望着她。

    今天的他一身的白色正装,俊美而高雅,仿若真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般。

    而她就是即将迎接最幸福而浪漫时刻的灰姑娘。

    苏蜜娇羞地看了他几眼,周围还有好多围观的群众,一时之间就愣在了那。

    季宇硕莞尔一笑,这个小妮子还真是随时随刻会犯迷糊。

    今天的她化了淡淡的妆容,小脸蛋越发精致可-人,白色的婚纱包裹着她的身段。即使不是性-感款的,也显得很唯美。

    她活脱脱像一个小仙女一般,从来都知道她漂亮,无疑是今天令他觉得美呆了。

    “亲爱的老婆,把手交给我,我要抱你下车了!”季宇硕弯了弯唇角,薄唇轻启柔声提醒犯迷糊的某人。

    而叶沁雯也及时地碰了碰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再神游了。

    苏蜜再次抬眸正视某人时,显然觉得好丢脸,当他抱起她离开车里时,索性小脸整个都埋入了他的怀抱里。

    两旁布满了长长的花廊,铺着大红色的地毯。隐约可以闻到花香混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会场上的主角,一对纯白色的俩人手牵手的身影,成了最瞩目的焦点,像是空气中都弥散着浪漫与幸福的味道。

    苏蜜与季宇硕牵手依偎肩并肩站在一块儿,而伴娘叶沁雯站在她的身侧,独独季宇硕那边伴郎的位置是空缺的。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叶沁雯翻出小包一看,发现居然是苏蜜的手机在响,显示着表弟。

    忙摸出递了过去给她,苏蜜接过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

    开门见山的直呼其名:“苏蜜,我到了大门口,你派个人过来领我一下。”

    苏蜜在心里暗嗔这个表弟还真是没大没小,这种日子都这么喊她,不过这个醇厚的嗓音真可以媲美她的老公。

    “好的,表弟,你等一下哦!”苏蜜正了正声,对叶沁雯眨了一下眼。

    临挂断电话之际,那头猝不及防传来了一句祝福语:“祝你新婚快乐!”

    苏蜜把电话交还给叶沁雯时,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表弟还真是有点傲娇呀!

    “沁雯,麻烦你去大门口接一下我的表弟。”苏蜜直接把难题交给了叶沁雯。

    “蜜儿,那你总得告诉我一下他姓啥名啥,还有他长的什么样子?”叶沁雯觉得这个任务太艰巨了,场内人这么多,到时认错了多尴尬。

    “他叫宋哲翰,反正高高帅帅的就是了!”苏蜜忙对她挤了下眼,推托着她赶紧去吧!

    “蜜儿,怎么了,聊的这么热闹!”季宇硕瞧着小妮子眉飞色舞的样子,自从接了一通电话后,很好奇到底是谁的。

    苏蜜收回落在小跑而去叶沁雯身后的视线,为什么觉得身旁飘着一股醋味呢。

    “宇硕哥,是我表弟的电话,你是不是吃味了?”苏蜜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眸,嘴角上扬很低低声出口。

    “本少是这么小气的人嘛!”季宇硕眼底闪过一丝扭捏之色,嘴硬的不想承认。

    虽然她现在是他的老婆,可是但凡有男人打量她,他还是很介意。

    真是恨不得把她藏起来才好,明明已经尽量避免暴-露了,可无疑的是对于她的美丝毫无减。

    “好了,亲爱的老公,我看在场不少妙龄女子还是直勾勾盯着你看阿!”

    苏蜜随意地扫视了一圈场内,还真不是说笑话的,这不刚好还看到了张雅婷那幽怨而痴迷的眼神,她深感这个女人可一点都没想放弃他。

    “老婆,这是在担心绑不住我吗?”季宇硕大手绕到她身后,一把将她往怀里带了带。挑了挑他俊朗的眉峰。

    “我不担心,除非你想让自己的宝宝跟着别人姓!”苏蜜头脑里灵光一闪,不自觉想与他抬杠,说出口后就很担心地刮了一眼他的脸色。

    “老婆你现在越发厉害了,看来今晚回去得重振夫纲了,最近是我少疼你了!”季宇硕沉着脸色,大手越发收紧,这话里话外令苏蜜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老公,我错了!”苏蜜弱弱地埋下了头,试图令他消消气。

    可季宇硕却凑了过来,贴近她的耳畔,暧-昧而霸道地扬言:“小蜜儿。今晚回去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错在哪里了!”

    瞬间苏蜜的小脸囧了,她抬眸的瞬间一览无遗他深邃的眸底,丝毫不避讳的欲-望与决心,那股气焰交相辉映,像是要将她拉入其中燃烧共舞起来。

    她心里一惊,隐隐觉得貌似今晚会发生点什么了。

    猛然才意识到,对了3个月不安全的期限,今天刚好已过去了一个星期了。

    所以说他今晚会大展雄风了

    苏蜜是既羞涩又隐隐期待着什么,如果大家知道她这会埋头一脸娇俏的模样,是在害羞些什么,恐怕大家都要鄙视她了。

    而外场内,叶沁雯踩着小皮鞋在寻找一个叫宋哲翰的男人。

    她真的很想拿个大喇叭呐喊一声:宋哲翰,你给我出来!

    因为跑的太急,加上今天穿得够紧身,不免有些气喘吁吁。

    顺带就扶住了一个大花篮,平复了一下气息,不曾想一时太过于用力,就导致花篮直直地倒了过去。

    刚好这时就有一个男人走到这儿,那黄色的花粉碰了他的西装一身,由于是黑色的不免很惹眼。

    他有些恼怒的在那拍着,“真背!”

    叶沁雯一瞧傻眼了,人还没接着,倒弄了人家一身了。

    忙急急解释着:“帅哥,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还作势欲帮他拍拍身上。

    “别碰我!”宋哲翰猛然提高了嗓门,像是被激怒的豹子一般。

    叶沁雯傻眼了,她都说抱歉了,他干吗还这么凶神恶煞的。

    作为男人连起码的礼仪绅士风度都没有嘛!

    “先生,用不着这么凶吧,大家都是来参加婚礼的!”叶沁雯挺直了脊背,有了几分微言。

    因为他埋着头细碎的刘海遮挡住了他的脸,只是这个身段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此时拍掉了花粉的宋哲翰,随手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块手帕,擦拭起手来。

    这才有空抬起头来,淡扫了一眼面前做错了事,还理直气壮的女人。

    见她这身打扮,胸-口携带了一个配花,有些了然于胸。

    原来她就是表姐找来接待他的人,还是伴娘,这做错事不承认的性子,还真是有点像某人。

    叶沁雯见他略带鄙夷的眼神刮了她一眼,不可否认,眼前的男人长的很帅,类似于花美男那种感觉,隐约可见还觉得有点眼熟。

    只是浑身散发的气场强大且冷然,明明看着俊美无邪,却莫名的透着令人敬而远之的距离感。

    宋哲翰突然将手里的帕子递了出来,摆了摆手。

    叶沁雯不知道他这是所谓何意。眨巴了一下眸子启唇:“你什么意思呢?”

    “表现出你的诚意,替我丢了!”宋哲翰在她恍惚的瞬间,直然的把手帕抛给了她,而后优雅地迈着步子向前走。

    瞬间叶沁雯小脸囧了,这个可恶的男人,哼!

    唉约喂,好好的过来喝喜酒当伴娘,没想到遇到这种心塞事。

    她喘出几口大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还有正事要办,马上婚礼要开场了,她是过来找伴郎的。

    结果伴郎没影。毒舌男倒有一个。

    “宋哲翰,你给姐滚出来!”随即无处可撒气的叶沁雯,就吼了出来。

    不知道为何,等她喊出那个臭小子“宋哲翰”的时候,本是大步离开的男人,身型貌似顿了一下。

    而这时她也接到了苏蜜的电话,让她赶紧过去。

    她想着:这么大个人,不至于不认得进去,索性也不高兴耽搁了。

    叶沁雯赶过来时,看到苏蜜与季宇硕神仙眷侣一般依偎在一起,可是她却没给找到伴郎,不免有些愧疚。

    本是拉成洛凡做伴郎有些过于残忍,现在想拉也没用了,因为成师兄已经提前出国了,并未来得及参加他们的婚礼。

    其实成师兄为啥会离开,她当然知道内情,这多角恋的感情就是这样。

    听说成师兄走的那天,李筱筱没少惹出事情来。

    “蜜儿,我没找到那个臭小子!”叶沁雯收敛了一下情绪,略带歉意望着苏蜜。

    “没事,沁雯,表弟会过来的!”苏蜜却微微一笑,安慰着她。

    而这时一旁的宋哲翰脸瞬间黑了,这个女人非但给他惹出麻烦了,没想到背后还要对他出言不逊,真是好样的。

    “谁说我没来!”宋哲翰怒扫了一眼叶沁雯处,步履优雅地出现在了苏蜜的面前。

    苏蜜望着眼前这位西装革履的男士,个子差不多与季宇硕齐平,颜值上更是活脱脱的一个美少年呀。

    吞下去一口水,有些激动的轻问道:“你是表弟,哲翰?”

    宋哲翰轻点了一下头,随即无比礼貌地启唇,竟然向季宇硕打起了招呼:“表姐夫,好!我携全家祝你们百年好合!”

    苏蜜有些尴尬,这个表弟咋回事,对她直呼其名,却讨好素未谋面的季大少。

    她就真的这么好欺负嘛!

    此刻更为惊讶的是叶沁雯,她指着宋哲翰,结结巴巴地出口:“你是蜜儿的表弟,刚刚干吗对我那么没礼貌!”

    这个小鬼头,真是可恶呀!害她一门心思在找他,找不到还内疚中,他却故意装傻。

    “表弟,你和沁雯发生什么了吗?”苏蜜看闺蜜这大眼瞪小眼的感觉,有点迷糊了。

    “我们有事!”叶沁雯急于抢拍出口。

    而宋哲翰规规矩矩的立在季宇硕的身旁,清俊的脸上无任何波动,淡淡道:“我们没事!”

    苏蜜却感觉到了这俩人貌似有点好玩呀!

    不过很快就要走结婚,神圣的仪式了。她一时也没心思分心。

    长辈席上是奶奶,爸爸还有他的妈妈。

    他们这一家子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在婚礼进行曲欢快的节奏下,爸爸挽着她的手,一步步向着季宇硕而去。

    当苏浩天把苏蜜的手交到季宇硕的手上时,颇为慎重地开口:“宇硕,今天我就把蜜儿交给你了,希望你疼爱她一辈子!”

    “好的,爸爸我会的!”季宇硕脱口而出这2个字时,还是让苏蜜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看着他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实属佩服他的应变能力。

    季宇硕牵着她的手,俩人款款向着牧师那儿而去。

    在庄重的仪式宣誓下,他们俩交换了彼此的对戒,一粉一白,交相呼应。

    “让我们,恭喜这一对新人!”牧师最后鼓动了一下场内的气氛。

    而后大家无不闹腾起来,拍手叫道:“亲吻,亲吻”

    瞬间苏蜜脸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委实做不出来。

    季宇硕就知道她这个小妮子就算是当妈妈的人了,可无疑还是害羞的不得了。

    主动上前,大手反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唇印上了她粉嫩的唇瓣。

    这一吻,并不是象征性的浅尝即止,而是吻了许久许久。

    直到松开她时,苏蜜还能感受到唇上停留的那股余温。

    心慌意乱地娇嗔着:“宇硕哥,你怎么这个样子!”意思是怪他怎么不知道收敛一下。

    季宇硕那俊美的脸上绽放了一个极致妖-孽的笑容,再次凑到她的耳畔:“老婆,咱们晚上回去接着来!”

    随后轮到了抛捧花的仪式,苏蜜对叶沁雯眨了眨眼,只是没有想到场内竟然会有不少人,都要过来争抢这份好的寓意。

    一时之间,这人来人往的,让她怎么下手呀,眼看叶沁雯都快被淹没了。

    难以抉择之下,她绝对听天由命了,干脆闭上了眼睛抛了出去。

    心里却在默念着:沁雯。你一定可要抢到!

    宋哲翰看到一群女人在那争抢着这捧花,寡淡地处在了一旁。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捧花被人流哄抢抛来抛去的,竟然朝着他一个大男人的怀里飞过来了。

    头疼,他接过后,就随手用力一抛出去了。

    只听到某个叽叽喳喳的女人,欣喜地嚷嚷着:“蜜儿,我抢到你的手捧花了!”

    一旁的张雅婷看着手捧花没抢到,愤愤地跺了下脚,她本想抢到苏蜜的手捧花再甩还于她。

    这些天她一直想方设法接近季宇硕,在公司守候着没有见到人,新的住址又没打听到,实属气人。

    因为她知道女人怀孕期的男人,很容易出-轨,她正是打着这种主意想下手勾-搭季宇硕。

    她决定抛开所谓的矜持,就算被人骂小三上位也不怕,那还证明她有本事。

    她今天特意带了那种催-情的香水,等会等季宇硕敬完酒一圈后,她就把握好时机,出手,一定会成的!

    酒席上,张雅婷虽然没有资格与他们同一桌,不过由于李玉玲的关系,总觉得有点愧对她,所以安排的位置也很靠近。

    “蜜儿。我觉得张雅婷那个女人貌似还没死心,你刚刚没有看到她抢手捧花那样子,那眼神像要吃人!”叶沁雯特意凑了过来,慎重的提醒着好友。

    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她最讨厌了,最关键是人家都是别人的老公了,到底有没有廉耻。

    “宇硕哥,你今天的酒量还好吧?”苏蜜拽了一下季宇硕的臂弯,特意多询问了一下情况。

    “没事,老婆,这个酒被兑换过了,其实没有什么度数,放心我不会醉的还等着我们的新婚之夜呢!”

    季宇硕敛了一下黑眸,给了她一个心安的眼神,薄唇轻启话里话外无不在透露着一个信息,他们俩今晚有活动呢!

    苏蜜搅着小手,只觉得这个男人好没正经。

    “老婆,我让人先送你回去吧,忙完这里我就回去陪你!”季宇硕还不忘示意了一下,随即吩咐叶沁雯与宋哲翰带她先行回去。

    当张雅婷眼见苏蜜与一男一女离席后,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赶忙去了洗手间取出香水喷了又喷,这个喝了酒再加上禁-欲了这么久的男人,怎么可能抵制得了诱-惑。

    出门之即,她见季宇硕还在招待客人。将抹-胸裙往下拉了拉,露出了事业线,扭着腰肢走了过去。

    “宇硕哥,我有话和你说?”张雅婷柔声启唇,还故意撞了一下季宇硕的后背。

    “雅婷,我现在很忙!”季宇硕有些烦躁的样子,根本不想搭理她。

    “宇硕哥,我没几天就要回去了,难道连给我告别的时间都不可以吗?”张雅婷美眸轻眨,里面氤氲起了一抹水光,这个楚楚可怜的表情拿捏的很好。

    “好,我给你2分钟的时间!”季宇硕轻吁出一口气,对于她的胡搅蛮缠已经厌烦了。

    “可是这儿人多口杂的,不太方便呀!”张雅婷试图拉住他的手腕。却被季宇硕一把甩开了。

    “说还是不说你自己看着办!”季宇硕沉着声音,冷冷道。

    “那至少往里面走一点是吧,这儿的人我都不认识!”张雅婷可怜巴巴望了一眼四周,指了指一侧的沙发区域。

    季宇硕头疼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随即兀自往沙发区域而去。

    张雅婷踩着小皮鞋,紧跟而上。

    她见季宇硕埋首在沙发上,还是显露出了几分倦怠之色。

    顿觉心里很有底气了,刚想假装摔倒蹭他怀里去,却被季宇硕眼尖的发现了她的意图。

    及时躲过去了,她扑了个空。

    随即季宇硕直接站了起来,那英俊的脸上显露无遗的讥讽之色:“张雅婷,如果你还想用这么老套的手段的话,你也太天真了!既然你这么缺男人,场内有的是未婚青年愿意奉陪。”

    “宇硕哥,求求你就这一次好不好,事后我就会出国了,就留给我一个念想好不好?”张雅婷眼见他看出了她的意图,决定再也不想收敛了,就算是乞求与他共度良宵也没关系了。

    “我还真是没想到这2年多不见,你会变得如此的空虚,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一个不洁的女人!”季宇硕黑眸清冷地扫了她一眼,眼下她的样子真是让人看着想吐。

    “宇硕哥,我没有!”张雅婷一时之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咬紧了唇瓣狡辩着。

    显然没有想到季宇硕竟然会知道她这两年在国外的私生活。

    她确实与好几个男人都发生过关系了,可是这并不能抹掉她对他的心意呀,她只把那些男人当做是发-泄品而已。

    “哼,需不需要我帮你找个男人当场验证!”季宇硕毫不留情丢下这一句后,就拂袖离开了。

    张雅婷瞧着他毫无留恋离开的背影,为什么她就不行,苏蜜那个贱人不知道被睡了多少次的就行。她好不甘心呀!

    季宇硕刚走,其他几位喝的有点高的男人正打算来沙发处休息一下。

    竟然看到有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在这哭哭啼啼的,顿时身为男人骨子里,想保护女人的那种心里就涌了出来。

    “妹妹,让哥哥们开导开导你!”这3个男人本是说的玩笑话,不过不知道怎么的一近到她的身,顿觉整个人都飘飘然了,身体里叫嚣着最原始的欲-望。

    于是3个人将她围了起来,拖着她就往旁侧的一处包间急步走去。

    “你们,给我滚开,放开我!”张雅婷不免有些害怕了,这几个男人围着她团团转,她拼命的在叫嚷着。

    可是奈何大厅内的音乐声太大,这几个更像是恶狼扑食一般缠着她不放。

    很快她的身影淹没在一道门背后。

    先行离开的车内,叶沁雯不放心的嘀咕了一句:“蜜儿,你真放心将喝了酒的季大少独自留在那儿,我看还有不少女人虎视眈眈呀!”

    “安了,他没喝什么酒,总不能我们全体都走了,不留正主接下来应酬!”苏蜜瞧着叶沁雯的热乎劲,还真是很替她担心呀,不过她相信他的定力。

    只是她也很好奇表弟与叶沁雯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探头望了一眼前座的宋哲翰,“表弟呀,今天不如就住在我们新房里去?”

    “你觉得我是这么不知趣的人嘛!”宋哲翰淡淡启唇。

    “喂,我说蜜儿这也是关心你!”叶沁雯想着刚刚门口那出,顿觉他真的很没礼貌。

    “不劳你费心了!”宋哲翰听见叶沁雯插话进来,故意冷声呛了一句。

    “那么,表弟你今天打算住哪儿?回我奶奶那去吗?”苏蜜是真的比较担心他,毕竟他刚回来人生地不熟。就算不住她这,也得给他安排其他住处。

    “放心我自有去处,你还是安安心心回去休息吧!”宋哲翰听着后面小女人的嘀嘀咕咕,虽然觉得很聒噪,但无疑的是整个脸部的表情都变柔软了。

    “蜜儿,你就别再自讨没趣了,人家不领情呢!”叶沁雯怪声怪气的添了一句,总觉得与他八字不合,犯冲。

    那儿等张雅婷完全醒过来时,她觉得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她卧在沙发上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怎么都没想到想算计的男人不理睬,却被几个混蛋给占尽了便宜。

    她勉强直起身走到门口,想叫个人扶她离开这儿,奈何刚打开门却看到了一个拿着摄像机的人,貌似在补拍什么。

    她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有不断的闪光灯,发疯一般鬼叫着:“不许拍,不许拍我!”

    还有不少围观之人的指指点点,“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呀,衣衫不整的,该不是出来做的吧?”

    “看她穿成那样,那裙子那么短,上面,下面都遮不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

    张雅婷瞬间觉得世界都黑暗了,是人是鬼都可以嘲笑她,侮辱她了,她大家闺秀的形象彻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