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陆医生,高冷是种病 喵星人

095 又喝酒了……

    如果陆聂真的喜欢我,那他应该就喜欢我平时的样子。所以我不需要多修饰。如果陆聂喜欢我,那他就喜欢和我一起吃小龙虾和烧烤的样子,所以我不需要改变什么。如果陆聂喜欢我,那他就喜欢我平时咋咋呼呼毛毛躁躁的样子,所以我不需要在他跟前变得有多么谨慎。

    想了这么多,我脚下的脚步都变得轻盈了。

    我出了医院,突然就蒙住了。我好像只知道今天陆聂和白浅浅订婚,可是我压根不知道他们俩在哪订婚啊?

    日了个鬼!

    我脑子转了转,突然想到了陆远。他回来参加他们的订婚,一定是知道白浅浅和陆聂在哪里订婚。我正准备拿出手机给陆远打电话,突然听到有人喊我。

    我朝边上一看,是陆远坐在车里喊我。

    “学长!?”世界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我想着打电话给他,他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是不是要去找我哥?”

    我点点头。

    “我还担心你不去,所以准备来医院再劝你的,没想到在门口碰到你了。快,上车!”

    “恩。”

    我赶紧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想通了?”

    “想通了。谢谢你了,学长,不仅谢你先前劝我,也谢你现在出现。”

    陆远温和的一笑,“我可是有私心的,你和我哥没走到一起,我就还有机会。你待会儿要是伤心难过,我借个肩膀给你。”

    “嗳?”

    “开玩笑的。”

    有一段时间没见了,陆远还是那么的温和,言行举止都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学长,你在国外怎么样?”

    陆远回道:“当然很好,追我的女孩子,比在国内还要多。那些国外的美女可比国内的主动多了。”

    我愣住。

    陆远浅浅一笑,“是怕你紧张,所以故意和你玩笑几句。好点了吗?”

    我回道:“我没有紧张啊!”

    陆远的眼睛看了看我的手,说道:“还说不紧张。你的手一直抓着你的裤子。裤子要被抓破了。”

    我赶紧松开手,如果不是陆远提醒,我还不知道我不自觉的竟然有了这样的举动。

    不过陆远说得对,我的确很紧张。待会儿见到了陆聂要说什么,我完全没想好。尤其是陆聂听完之后,会有什么回应,那更是我紧张的。是拒绝,还是接受?如果接受了,那一场闹剧要怎么收场?陆奶奶的病会不会复发,这样不是又让陆聂夹在中间为难吗?

    越想越乱,我好像又有点打退堂鼓了。

    “学长,不如”

    “菲菲,你可别临阵脱逃啊!现在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只管做你要做的事情,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一个旁观者,都要替你们俩急死了。”

    “可是我担心”

    “不要担心。说你想说的话,后面再发生什么,再去解决。总不至于天塌下来,而且我相信我哥有处理的能力。”

    幸亏有陆远突然出现,才让我又坚定了勇气。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我下了车。看了看,门口的巨大的牌子:祝陆聂先生和白浅浅女士订婚快乐。

    “深吸一口气,进去吧。”

    “嗯!”

    我和陆远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宾客已经坐满了。白阿姨和白叔叔看到陆远,还热情的打了招呼,可是看到我,就和看到了空气。

    “菲菲,你也来了啊!”陆阿姨看到我,赶紧过来,拉着我的手,“你和陆远”

    陆远赶紧过来解释:“我只是替大哥把菲菲带来的。”

    “陆聂?”

    “妈,你先别问了,以后再和你解释。”

    陆阿姨有些惋惜的表情:“看到你们俩一起过来,我还以为你们俩又和好了呢。真是”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

    陆远问道:“我哥呢?仪式什么时候开始?”

    陆阿姨看向舞台中央。“开始了,你哥,不就在那里吗?”

    我转身看了过去,今天的陆聂依旧是白色衬衣,黑色的西装,打了一个领结,胸前的口袋里叠了一朵酒红色的胸花。

    他那样站着,万众瞩目。

    “菲菲,上去吧!”陆远轻轻的在一旁推我。

    “现在?可是仪式开始了啊!”这个时候上去,怎么也不合适吧?

    “再不上去就来不及了。”

    “那个!”结果陆远也许是太心急,也许是我太紧张,被陆远那么一推,我竟然跑出去几步,一个趔趄直接趴在了台子上。

    真是丢人丢够了!

    我满脸尴尬的抬头过去看陆聂,发现陆聂正朝我走过来。

    可是他还没走到,突然听到有人在门口喊了一声,“不好了,白小姐不见了。”

    一下子现场炸开了锅。我看到白叔叔立刻去打电话,没多久,一脸失望的表情。

    陆奶奶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白叔叔满脸歉意的说道:“浅浅说,她不和陆聂订婚。现在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不肯和我说。陆董,你看”

    “胡闹!”陆奶奶气的吼了一声,陆阿姨赶紧过去扶住她:“妈,你身体不好,不能动气。”

    “妈,我们先回去。”陆叔叔说道,然后给了陆阿姨一个眼神,陆阿姨便扶着陆奶奶走了。陆奶奶走了几步,回头对陆聂说道:“陆聂,把这件事处理好。”

    “恩!”

    陆奶奶他们走后,我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陆聂道:“陆教授,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我这边有事处理,你先回去。”

    “哦!”

    我只好也走了出去,陆远追了出来,问:“菲菲,你刚才怎么不说?”

    “学长,刚刚那个情形我没法说啊!”

    “怎么没法说?”

    “陆教授好像被甩了,我说不合适吧?”

    “菲菲,你呀你跟我来!”

    结果我被陆远莫名其妙的拉到了一家餐厅,然后不多时郑筱和郑一升也出现了。

    这是什么情况?

    当我几杯酒下肚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们是故意来灌我酒的。可惜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的酒疯上来了,上来了,就是那种越喝越多的状态。

    是陆远出的那个馊主意么?难道和陆聂酒后乱性这件事要重蹈覆辙么?

    可惜,好像这一切已经由不得我再去想了。因为残存的一点意志已经一点一滴的没有了!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陆远开车把我送回了家。我一到小区,就整个像脱缰的野马。

    郑筱赶紧拉住我,我还在挥舞着手臂喊道:“来来来,再来三杯,喝完这一杯,还有一瓶!”

    郑筱问陆远,“学长。你确定,这样的菲菲能和陆教授表白?”

    陆远说道:“那我不知道,反正我已经给我哥打电话了。等我哥到了,事情就交给他吧。”

    “哎呀,这妞太沉了。”郑筱一个没抱住我,我直接冲到了小区里的一个花台上。张开了双臂,“飞喽,飞喽!”

    “菲菲”郑筱扶着额,“我总觉得让她喝酒是件错误的事情啊!”

    “菲菲,你先下来。”陆远站在一旁喊我。

    “我不下来,我要见陆聂。陆聂,你出来”

    郑筱惊喜的看向陆远,“你听到没,她喊陆教授了,是不是要起作用了?”

    “估计是。”

    “菲菲,你等会儿,陆教授马上就来了。”郑筱在一旁安抚我。

    “陆聂,你出来,我要和你喝酒。来,我们喝,干杯,是爷们,就干了。我先干了”

    “我觉得还是陆教授赶紧来吧。”

    “怎么了?”陆聂清冷的声音出现,郑筱立刻欣喜:“救星终于到了。陆教授,菲菲喝多了,我和他们都还有事,菲菲就交给你啦!”

    “哥,菲菲就拜托你照顾了。”

    郑筱趁机开溜,几个人直接跑了。留我还在花台上,准备起飞。

    陆聂还是穿着订婚时候穿的那套衣服,走到我跟前,皱眉看着我。“温菲菲,你又喝酒了?”

    “陆聂,你来啦,来,我们喝酒。”

    “你先下来。”陆聂走到我跟前,一只手揽住我的腰。可是却没有下来,反而是双脚双手直接紧紧的揽住陆聂。

    “温菲菲,你先先来。”

    我嘟着嘴摇头,“我不下。我下来了,你就走了,你就不要我了。我不下。”

    陆聂的身体僵直了一下,随后又说道:“我不会不要你,你先下来好不好?”

    “我不下,我不下。”我说着抱着陆聂更紧。

    “你下来,我背你上去,可好?”陆聂的语调很温柔,像是在哄我一样。这样的陆聂好让人喜欢啊!

    “真的吗?”

    “真的。”

    “那好。”

    信了陆聂的话,我这才松开了陆聂,然后等陆聂转过身,我就直接爬上了陆聂的背。陆聂将我的双腿一拖,将我抱了起来。可是陆聂好像有点身形不稳的样子。

    我的手摸到了陆聂的脸上,说道:“陆聂。你的脸好凉,可是脸上的肉好舒服啊!”

    “温菲菲,你换个地方摸,不要挡住我的眼睛。”

    “哦!”

    我听着陆聂的话,直接摸到了陆聂的胸。

    咳咳,我发誓,我是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温菲菲,你又摸哪里?”陆聂转过身吼我,我正好要倾过去,结果就和他柔软的唇碰到了。陆聂的唇是冰凉的。清凉清凉的,可是好舒服。

    我整个人呆了,脑子清醒了几秒,又陷入一片混沌。

    “陆聂”我贴着他的唇,含含糊糊的喊着陆聂的名字。

    陆聂看着我,没有移开。我见陆聂没移开,想要更加品尝陆聂的味道,竟然大着胆子的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陆聂瞬间移开,我又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满意的说道:“好舒服啊,像果冻一样,好软。来嘛,再让我吃几口。”

    结果我伸出手直接捧住陆聂的脸,又吧唧了几口。

    “温菲菲,你真是忘了你上次喝酒我们做了什么了。”

    我歪头呵呵一笑,我的确是不记得了,至少现在这副醉酒的样子是不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胃里一阵翻滚,我感觉自己要吐出来,可是又没吐出来。

    我皱着眉头说道:“陆聂,我好难受。”

    “活该!”

    “陆聂,你又对我凶?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我这样叫对你凶?”

    “就是对我凶。你竟然凶我,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要和别人订婚,我有多难过,你怎么能凶我呢?”我突然就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还嘴上不依不挠。

    “别哭了,为什么要难过呢?”陆教授背着我进了小区楼,然后又进了电梯。等到了六楼,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我家的房门。把我背着放到了我的床上。

    可是我还在哭,对着他说道:“你就是凶我了,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先去给你倒杯水,你别哭了。”陆聂要起身。我双臂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将他一拉,他整个人就到了我身上。

    我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着陆聂说道:“你先说你不凶我了。”

    “好,我不凶你了。”

    “你刚才是不是在凶我?”

    “是。”

    “好,是你错了吗?”

    “是我错了。你别哭了。”陆聂伸出一只手擦了擦我的眼泪。

    我又抱住陆聂,又哭了起来:“陆聂,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我?”

    “你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你要和白浅浅订婚,你不要我了?”

    “我不要你,你就那么难受吗?”

    我使劲的点头,“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感觉要死过去了。”

    “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陆聂抬起脸看我,脸上都是期待的表情。

    结果,胃里翻滚了一下,我一把推开陆聂,直接冲到了卫生间,然后蹲在马桶边,呕吐了起来。

    一双温柔的手在我背上轻轻的拍着,我感觉自己胆汁都要被吐出来了。等我起来,陆聂温柔的用毛巾给我擦了脸,然后直接将我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陆聂要起身,被我拉住手,“陆聂,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陆聂转过身,在我身侧蹲了下来,温柔的说道:“好,我不走,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伤心难过?”

    “因为因为”我的眼睛无力的闭上,说话都没力气了。

    陆聂轻轻叹息一声,“菲菲,我本来就没打算和浅浅订婚,我认清了自己的心,知道不能欺骗自己也不能欺骗浅浅。好了,睡吧。”

    我的嘴里念叨着,“陆聂,我爱你啊,我好爱你啊,你不能离开我,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原本要被松开的手,突然就握紧。下一刻,我感觉的嘴唇上被附上什么柔柔软软的东西。

    等等,怎么觉得有人在脱我的衣服呢?

    脑子里竟然还有点自我保护的意识在,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陆聂。手一把抓住了陆聂的手。

    陆聂的神情也滞了一下。

    我嘿嘿一笑,“陆聂,你在干什么?”

    陆聂抽出手,一只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脑门,“温菲菲,你别想歪,我只是把你脏衣服换下来。”

    我露出失望的表情,“讨厌,连梦里。陆教授你都是这么一本正经的,不好玩。”

    “在梦里?”

    “可不是在梦里么?否则你怎么会出现呢。你这个时候应该和白浅浅在一起啊!”

    “温菲菲,你到底是清醒的还是糊涂的?”

    我很认真的回:“我当然是清醒的啊!”

    “所以你现在清醒的认为我太正经了?”

    我摇摇头。

    陆聂伸出一只手摸着我的脸颊,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样子算是不正经的?”

    我咬着嘴唇,有些娇羞的说道:“反正是在梦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你确定?”

    “当然,来的再猛烈些都可以。来吧”

    陆聂的表情一滞,说道:“温菲菲,你醒了之后会后悔你现在所说的话。”

    “别闹了,时候不早了。春梦开始喽!”我直接把陆聂一拉,然后俯身就坐在了他身上。

    “你喜欢你在上?”陆聂躺在床上看我。

    “啊。弄错了弄错了,我不喜欢在上。”我秒怂的乖乖的躺在了边上。接下来,我就被陆聂给压住了。他的嘴唇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菲菲,你真的确定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吗?”

    我一想,不就是在梦里吗?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然后诚恳的点头。

    接下来,陆聂细密的吻就落在了我的脸上。

    好舒服好舒服啊然后因为太舒服,我就睡着了!

    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

    醒来的第二天,感觉全身都是舒爽的。我还在被窝里懒懒的蠕动了几下。等到我感受到空间好像受到了限制。我在被窝里用手摸了摸。手?等等,还有这硬的是什么玩意?

    天了噜!我整个人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燃火就看到了陆聂安安静静的睡在我旁边,我这张一米二宽的床,被我们俩一占,压根就没什么地方了啊!

    不过陆聂的睡颜怎么也可以这么帅?

    等等,温菲菲,这好像不是什么重点吧?重点就是你,你又把陆聂睡了。

    我被这爆炸性的消息吓得虎躯一震,然后这一震直接从床上摔到了地上。还好,陆聂还没醒。

    怎么会这样?我和陆聂怎么会还在同一张床上?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不可能把陆聂又睡了吧?

    脑子极力的回忆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好像是喝酒了,然后就

    要死了要死了,我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好了不喝酒的,怎么能又喝酒呢?

    不过我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事情。昨天,白浅浅和陆聂没有订婚成功。而后来我又和陆聂再次XX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和陆聂其实可以在一起了?

    我心中有些窃喜,然后慢慢的爬到了床边,双手叠在床上,看着陆聂。

    我的视线一直在陆聂的脸上移动,从他的额头,到鼻梁,再到他的嘴唇。不得不说,陆聂生的真是像精心雕刻过一样。尤其是那张嘴我怎么觉得好熟悉呢?好像知道亲上去会那么的柔软柔软。

    温菲菲,你怎么记得那是柔软的?

    不如去尝试一下?

    不行不行,万一陆聂醒过来,对昨晚的事情不认账,还要和白浅浅继续在一起怎么办?

    可是不管哪种结局,偷亲一下又不吃亏!他都睡着了,不亲白不亲。亲自己爱的人,那时多么开心的事情啊!

    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分成了两派。一个让我亲,一个让我不亲。

    亲

    不亲

    亲

    不亲

    谁给我一朵花,我来扯一扯吧!

    “亲一下怎么了?睡都睡过了,还怕亲?睡的时候肯定伴随着亲啊!都亲过了,再来一次有什么关系?”我小声的自言自语了几句,然后成功的把自己说服了。

    我看着陆聂的嘴唇,然后双手撑在陆聂的两次,小心翼翼的把嘴巴凑了过去。

    轻轻的在他嘴巴上亲了一下,好软,怎么会还有点香气,真舒服。

    完了,亲一次,不够,要再来一次。

    于是我又大着胆子再去亲第二次。

    “嗡嗡嗡嗡”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什么鬼?

    我想要逃离,发现已经来不及。陆聂已经睁开了眼睛,然后看着我。

    四目相对,弥漫的全是尴尬啊!

    温菲菲,你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那个我,其实我”好尴尬啊,为什么会醒来呢?

    “其实我是来拿枕头的,对,枕头,外面太阳好。我拿出晒一晒”

    “要亲,何必偷偷摸摸的。”陆聂突然伸出手,扶着我的脸,将自己的脸凑近,然后就在我嘴巴上亲了起来。

    亲着亲着,怎么变成了一个法式舌吻。

    等等,陆教授是在对我进行舌吻?

    什么鬼?难道我还在做梦?陆聂是魔怔了吗?

    陆聂终于放下了我,看我一脸懵逼的样子,问道:“还要来?”

    为什么陆聂的嘴上挂着一些坏坏的笑意?

    “不用了。”

    我立刻跳了起来,“我去洗脸刷牙。”

    “温菲菲,你没穿衣服。”

    整个人差点直接栽倒在一旁。然后才注意到,自己穿了内裤,然后上衣的衬衣是那种歪歪扭扭的,只扣了一颗扣子的架子。

    “啊”我惊跳了起来,转过脸瞪了一眼陆聂。发现他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嘴角的笑意扩散开来。

    我拉了一条裤子,赶紧穿上,然后一边扣扣子,一边生无可恋。

    当我刚出去没多久,结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我没想到,就去开门,结果看到温先生站在了门口。

    “爸,你怎么来了?”我一愣,然后一叫,“爸,你怎么来了?”

    我情急之下要去关门,结果温先生的功力何其了得,门被他直接用手拦住。我们俩在拼了一会儿力气之后,我甘拜下风。门成功被推开。

    谁来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