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 太上布衣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我觉得你有血光之灾

    约莫一个时辰以后,烈阳门的修士慌不择路地从苍云派离去,临走前还冲着苍云派破口大骂,放下狠话。

    一条狗二话不说就追杀了出来,一路杀得鸡飞狗跳,烈阳门修士死伤惨重,这才逃回了烈阳门。

    “少主,那恶狗实在是太嚣张了!”

    烈阳门内,一名修士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痛斥着二狗子的罪行。

    坐在上首的是一位年轻人,身穿锦衣华服,面色有些惨白,尽管眉眼也算清秀,但怎么看都觉得有一种阴沉的感觉。

    在他身侧,则是几名姿色绝佳的女修,身上的衣着极其暴露,尽显诱惑之色。

    听完门下修士的汇报,年轻人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女修大腿上:“混账!区区一个苍云派,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被拍打的女修面容一抖,但却不敢显露出丝毫的神色。

    此人乃是烈阳门少主烈化,平日里性情乖张暴戾,自己稍微惹得对方不顺心,就会招致痛苦的蹂躏。

    面对烈化的怒火,那名前来汇报的修士虽然面有惶恐,但眼底却是一抹狠色,低头颤抖着声音道:“这人还极其嚣张,让您今日正午去城中的白玉楼一会,说是要当面教训您!”

    “什么?来人,服侍本少更衣,今日我就要让苍云派就此消失在西天门中!”

    烈化怒火中烧,要知道烈阳门虽然只是三品宗门,但在如恒河沙般的三品宗门之中,都是排名靠前的大宗,只需要一点时机就可以晋升二品宗门。

    至于一品宗门,这些年来始终只有一个,那便是永夜殿。

    所以只要能够成为二品宗门,便自然站在了西天门城的顶端,毕竟整个西天门城也只有四个二品宗门。

    面对如此的挑衅,他堂堂烈阳门少主,怎么能忍?

    少主有令,整个烈阳门都动作了起来,很快一队豪华的阵容便从烈阳门中离开,前往城中的白玉楼。

    沿途修士看见烈阳门的车驾,纷纷避开。

    “看呐,那个败家子又出门了。”

    “啧,也不知道这一次哪个女修倒了血霉,又要被他看上。”

    “赶紧走吧,这家伙性情喜怒无常,他老爹马上就要仙尊巅峰了,咱们可招惹不起。”

    其实徐缺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仙尊中期能够在西天门城里耀武扬威。

    按理来说,仙云洲不该是仙尊遍地走,仙王多如狗吗?

    但实际上,这是他对仙云洲的实际力量有误解。

    相比较天洲等地,仙云洲最大的优势在于,此地有四位至高无上的仙帝坐镇。

    而每个门派的顶端力量,也都比天洲的修士高出一大截。

    包括之前侵入仙云洲的仙尊仙王修士,实际上乃是仙云洲各大势力联合出兵,所以才能凑出来那么多的修士。

    结果直接被入了魔的徐缺一次性全灭,各大势力顿时遭受重创,家业大一点的还好,有些整个门派就一个仙尊的宗门,顿时一蹶不振,就地解散。

    而他们的中段力量,实际上并没有高到哪儿去。

    毕竟就算是全民奔小康的时代,也有人穷的吃不上饭,不管在哪个地方,都存在阶级的划分。

    烈阳门内,不仅宗主马上就要仙尊巅峰,旗下还有数名仙尊境的长老,已经算得上是一股极大的势力了。

    因此在西天门城内,少有修士愿意去招惹烈阳门。

    转眼,一行人便到了白玉楼。

    门口的修士早就听说了烈阳门的斑斑劣迹,没实力的早早地就避开了,有实力的不愿意粘上这狗屁膏药,也选择了离去。

    所以走进白云楼的时候,整个楼里只有徐缺几个人坐在其中。

    烈化虽然性格恶劣,但依旧小心翼翼地派人探查了周围的情况,确认没有埋伏以后,这才走进去。

    “苍景空,没想到啊,你居然还能找到帮手?”烈化在徐缺身边坐下,狞笑着看向徐缺,“这位道友,你莫非是要帮这家伙出头不成?”

    徐缺瞟了他一眼,忽然开口道:“阿弥陀佛……不是,说顺口了不好意思,无量天尊,贫道精通算命,看道友印堂发黑,不日恐怕有血光之灾啊。”

    烈化一听,大笑连连,起身站在正中央,张开双臂:“笑话!我烈阳门现在正如日中天,我的父亲马上就是仙尊巅峰修士,门内还有仙尊长老,放眼整个西天门城,有谁能够与我烈阳门为敌。”

    他猛地靠近徐缺,阴沉道:“而你,还想威胁本少主?”

    “离我远点,你长太丑了贫道要吐了。”徐缺面无表情道。

    他今天就是为了找茬来的,自然是怎么嚣张怎么来。

    按照他的想法,烈化听到这话,应该会马上动手才是。

    然而没想到烈化却是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你,你说我丑?”

    随后,又猛地反应过来,厉声道:“不可能!我烈化乃是西天门城内最帅的修士!没有人比我更帅!”

    徐缺当时就惊了。

    特么的这家伙到底是不要脸还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长这幅尊容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最帅的?

    特么苍景空都长得比你好看啊!

    “无量天尊,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徐缺恨铁不成钢道,“贫道本以为你只是身体不好,没想到连脑子都不好了!”

    “哼,狂妄,好好珍惜你接下来这点时间吧。”烈化冷笑道,冲着身后挥手,“陈长老,今日就让这几位永远地留下吧。”

    一名身穿灰衫的老者应声而出,身上仙尊中期的修为气息,显露无疑。

    苍景空见状,顿时惊慌不已:“前辈,我们赶紧逃吧!这人是烈阳门的行刑长老,修为高深,战力极强!”

    “哼,想走?”陈长老目光掠过一道血腥的光彩,“来不及了!”

    他身形如鬼魅,陡然来到徐缺身后,抬手一按,却按了个空。

    陈长老顿时一愣,扭头看去,发现徐缺正站在烈化身后,将其一巴掌拍在地上。

    徐缺一副遗憾的语气,摇头道:“年轻人,贫道说了你有血光之灾了,你为什么不信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