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门败家子 逆运

第一百九十一章 楚河反扑,再炼之术

    “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但是晚辈是个败家子,以败家为重,就只好辜负前辈的好意了。???”

    饶是以风褚君养气多年的功底,听到这句话也差点没忍住,这到底是什么人会用‘败家’两个字作为推唐的理由啊?而偏偏这败家子还一脸郑重表情,要多认真有多认真,根本不像在说笑……

    这要换个人,风褚君早就直接裹人跑了,哪会多话?天下间想拜他为师的人,那可多了去了,给脸还不要了?可是,这一招对眼前这败家子,还……真,不行。

    即便是风褚君,要是强抢神侯世家的世子,还是位列三十六神侯之的独子,那就等同是在挑衅大周皇朝,而那,是风褚君也不愿为敌的存在。

    无奈之下,风褚君只有打着商量的口吻呵呵笑道:“楚小友,你好好想想,跟着我炼丹,难道不比你当一个败家子有前途吗?不要自误,好好想清楚……”

    这话落下,场间人颇有些不敢相信,心说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风褚君风大师吗?你找传人找得连脸皮都不要了?就这么低声下气地和一个小辈商量了起来?

    然而……

    楚天箫依旧坚定地摇头:“不,我可是立志成为寰宇第一败家子的人,在炼丹上耽误那么多时间算怎么回事?需要丹药买来吃,没得买让手下人炼,不就行了?”

    “你……”风褚君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老毛病作嘘嘘喘了起来,见状,他那个亲传弟子连忙将一枚丹药给风褚君服下,拍着他的后背,这才缓了过来。

    “哎……风大师,您这么急着找传人,其实无非是想着‘神丹’二字呗,关于这事,我倒是有一个消息……”楚天箫悠悠说到此处,风褚君顿时眼睛一亮:“什么消息?”

    “嗯……我家那三个族老听说受您恩惠很深,他们又大多,怎么说呢,嗯……”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但风褚君是何等人物?就见他立即在楚河身上一扫,而后重重点头:“如果你的消息能让老夫满意,那便如你所愿!”

    “呵呵,那我先问风大师您一个问题吧,您说,一枚三品丹药,能不能通过再炼,成就五品丹药之实?”

    此话一出,风褚君顿时一愣,而后皱起眉头:“的确是有所谓的再炼之术,但传承多已断代,遍观神州浩土,只怕也找不出能将丹药连升两品的法子,便是梦灵宗的梦灵天丹,那也要用十二枚雏丹配合种种秘法……已不全是炼丹术的事了。”

    楚天箫淡笑,道:“那,如果我告诉您,有人做到了这件事呢?”

    “什么!?”此话落下,风褚君顿时一愣,而后脸上便是露出狂喜之态,“此……这位丹友姓甚名谁?住所何在?此等手段若是用于五品丹药,岂非有一线机会突破至神丹境界?啊……老夫失态了。”

    从刚才一句‘有人做到’开始,他们便是在用真元传音对话,是以场间人都多少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只是从风大师的神色中,可以看出他们正在“相谈甚欢”……

    是的……

    一个败家子,和一个成名已久的炼丹大师相谈甚欢……

    这一幕怎么看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楚天箫悠悠道:“那是我朋友的朋友,只不过我那位朋友,不喜欢叨扰……”

    “没问题!老夫独自一人前往,绝不惊动旁人!至于其他,老夫数十年的名声你总信得过吧?老夫可以对武道之心誓!”一想到自己不需要‘传人’,而能自己炼出神丹,风褚君顿时将心中原本还存着的‘要不实在不行收了楚河’这个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心只想着得知此事,失态频频。

    “呵呵,风大师的人品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你可以去凶荒山脉……”楚天箫将宁霖雲的住所大致说清,心底却是想道:不知为何,我回想起临别时宁兄嘴角那贱贱的笑意,总有一种预感,似乎下一次到那酒庐之中准没好事,以宁兄那跳脱的性格,说不定还真会布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嗯,让风大师先帮我去探探路也好。

    这番心思自不足为外人道,风褚君得知了消息,立刻一口答应帮楚天箫解决那三位坚定支持楚河的族老,不说让他们转变态度,但至少,也能让他们不至于为难楚天箫。

    只要他们保持中立,此次丹会后,楚三叔又坚定地转向支持楚天箫,那么……楚天箫就可算大势已成了,即便面对楚河的老牌势力,也不遑多让!

    心念一动,楚天箫便是一瞥楚河,就见他原先一脸愤恨的表情突然消去了,神色渐渐恢复了淡然……

    “败家子……”

    “多谢你的提醒!”

    “我怎么忘了还有‘再炼之术’呢?本来……不打算耗损大代价用此术,但看如今局势,我不能再给你一丝一毫机会了!”

    “拼了!”

    “荣耀,依旧属于我楚河!”

    心念至此,楚河深吸了一口气,神识之海疯狂翻滚,双手隐隐泛起微红,而后,他右手指尖向手心并拢,狠狠一抓,就见那处在流液之中只剩下一半左右的‘九魂天丹’便被他抓到了身前,而后迅抛到了空中!

    一丝又一丝光辉在‘九魂天丹’表面亮起,仿佛如蚕茧一般层层包裹……

    “咦?楚河这是要干嘛?”

    “他还不死心啊?”

    “垂死挣扎……难道这当口了,还能重新炼出一枚九魂天丹来不成?”

    “楚河……也太输不起了。”

    这伙人或嘲讽或惋惜的声音响起,却似根本没落到楚河的耳中,但见他全神贯注,目光深邃莫明,一股王霸之气在他身上不断席卷向上,渐成腾龙之势!

    那枚丹药,竟是在“蚕茧”之中透出了一个光影,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它在不断“补全”,而且,一股与方才楚天箫拿出的‘九离火丹’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的强大丹气席卷全场!

    “怎么可能!”

    “他……他居然到了现在还有翻盘的手段吗?”

    “难道……真能再度祭炼成功?”

    全场震惊无比,便是风褚君,此刻也带着无比惊诧的目光看向楚河:“这是……再炼术之纯补?不但可以补全已损丹药,还可以净化杂质,去除丹毒!如此一来,那隐匿极深的丹毒,怕也躲不过!”

    “这枚丹药,就完美了!效用,将更上一层楼!比之九离火丹……居然,还要更强?”

    风褚君对丹道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因个人喜好就有所偏袒,当下经他一点明,许多人心中陡然一紧!

    难道……

    今晚还要再来一次逆转?!(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