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门败家子 逆运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让仇者快

    当“蚕茧”破碎的那一刹那,场间众多高手立即上前撑开了真元护罩,将层层爆破挡了下来,这之后,所有人看着一地的碎片狼藉,还有倒地的楚河,都有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一向以缔造奇迹为己任的楚河,这一次不但没能成功延续神话,逆袭反转,反而落得如此下场……

    如果楚河‘再炼’成功,他固然可以得到更多,威名再盛,但此刻一朝失败,却只会沦为笑柄,被人茶余饭后提起,少不得一个‘自不量力’,‘才尽不知’的评价,这对他昔年如日中天的声望,更是进一步的打击!

    今夜的少年丹会,楚河已是输得不能再输,怕是今夜过后,心魔丛生是难免之事了……

    “公子!”

    “楚河少爷!”

    此刻,丹会的斗丹可说已经结束,场外的众人一直在留心此间的动静,当下,楚河的那帮忠诚死党立即冲了进来,将楚河死死护在中心,拿充满警惕,畏惧,憎恨三种情绪交织的复杂眼神盯着楚天箫。

    方才此间隔绝,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此刻楚河倒下,楚天箫却依旧一脸风轻云淡……这副场景实在没法让他们不将楚天箫当成罪魁祸首,现今更已是随时防备楚天箫出手!

    见状,此地的几人纷纷回过神来,尤其是那些少年天才,更是怦然心动,他们也看出来了楚河,这个不可一世压在他们头顶的大山,此刻正处在极度虚弱的状态,而他偏生自负,所带的人手修为又不是很高……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立刻就动了铲除此人,以绝后患的念头!

    当然,这种事绝对不能是他们出手来做,毕竟这可是少年丹会呢,那些高级炼丹师的年纪摆在那里,收拾自己这帮小辈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只能让楚天箫先动手,那样的话就成了楚家的内部家务事,便是这些高级炼丹师都没有理由多管!然后,他们这些人就可以伺机补刀……

    场间的局势,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许多人暗暗握住须弥戒,随时准备抽出武器,心头更是激动不已那可是楚河!如果今夜他死了,自己这帮人的罪过也能减轻不少!

    现在……唯一的问题便在于,楚天箫是否会出手。

    “一定会的!这败家子不可能不知道此刻是杀死楚河的最好时机!只要楚河死了,楚家便是他囊中之物,这么好的机会,只有白痴才会轻易放过!”

    “楚天箫,快动手吧,你只要开头一击,我们自会‘全力’相助于你!”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楚天箫,你还在等什么?楚河此人有多么恐怖你难道不知么?今晚放过了他,无异于放虎归山!你,不会这么傻吧!”

    “快动手啊!那些护卫只有一个通玄下境,两个明元上境,以你击败流月剑宗来人的本事,他们应该根本挡不住你才对吧?你还在迟疑什么呢……快动手啊!”

    这番话自然不可能说出来,也不能用真元传音,这帮人可不想帮楚天箫背罪,更不想留下任何把柄,他们满怀希冀地看向楚天箫,以为他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抉择……

    眼见场间愈发剑拔弩张,那群护卫也已经握住了手上须弥戒,随时准备出手拼死一搏当然,他们很清楚,如果这败家子全力出手,他们是搏不过的,然而眼下就是最近的外援距离此地都有好长一段距离,他们毫不怀疑,只要这败家子想,完全可以在他们的援军赶来之前,杀死楚河!

    他们将目光看向风大师,就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显然,楚天箫之前与之相谈甚欢,楚河又没能逆转乾坤,看起来极像得到的‘再炼之术’有所残缺,并无大用……凡此种种,最终让他决定袖手旁观!

    场间人都不傻,也都纷纷看出了这番表态,一时间,那帮“死敌”全都狂喜无比,而那群护卫,则是一颗颗心直往下沉……

    所有人都在等楚天箫出手,所有人也都以为他一定会出手!事到如今,没人再会相信之前所谓的‘相亲相爱’之说了,马上就要相杀才是真的!

    事实上,楚天箫此刻还真想过就这么解决掉楚河,因为这位堂兄现在实在是太“诱人”了点遭到反噬,实力降至冰点,直接干掉便大局可定,帝苑之争在握,一了百了,收益极大……

    然而……

    楚天箫细细想了许久,终于还是悠悠一叹:“鱼与熊掌,到底不可兼得啊……”

    心念一动,他看向了那群护卫,对方立即警惕地回瞪了一眼,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之后,他们并没有迎来楚天箫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是……一句轻飘飘的话语。

    “点燃传音符,让你们派系的长老过来接人回去吧,我就不给疗伤的丹药了,反正给了你们也不敢让他服用。”

    这话落下,所有人都是一愣,那群护卫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楚天箫,就见他一摆手,说道:“没有听清么?”

    那群护卫闻言不知如何是好,事实上,他们早就暗暗点燃了传音符,本以为楚天箫会‘速战速决’,却是想不到他居然……

    “很难理解?”

    楚天箫悠悠道:“如今到底是丹会,不是动武的地方,我与楚河之争,是派系之争,是家族内务。与其当着外人的面,做出让仇者快的事……还不如留待日后,堂堂正正,战而胜之。”

    说着,楚天箫转而望向周围本来磨刀霍霍此刻却是呆愣的数人,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冷笑:“你们巴不得我现在出手吧?那我就偏不,虽然我与楚河有隙,但更不屑做你们手中之刀!想拿我当刀使?最好把招子放亮些,败家子,也是你们可以揣度的么?”

    这话落下,那帮人先是一惊,而后便是大怒,一人更是冷笑道:“楚天箫,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意气用事的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