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锦凰

第434章 假郭媛的身份

    “小阳,这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而我们要学会给任何生灵机会,因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去尊重。”夜摇光的目光变得悠长,“不仅仅是人从出生时就有了高低贵贱,生灵之间又何尝不是?它们出生化妖得以修炼,比我们要难上千百倍,因为我们是人类,受到上天的眷顾,我们更加的聪明,所以我们学会了更多的善与恶,也因此我们就更加的要学会分辨是与非。未来,谁都无法预料,我们不能活在缅怀的过去,更不能把心放在太远,我们只需要顾及眼下,我们脚下的路,在当时没有做错,那就是没有错。天意要如何安排,我们不能掌控,便慎重的将每一步走下去,无愧于心,便是今日师傅要教给你的话。”

    “师傅,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有懂。”乾阳颇为纠结。

    “不用多想,师傅告诉你这些,就是要让你心里有个概念,你现在不懂也无妨,日后你跟在师傅的身侧多看多学就会明白。”夜摇光温和的笑道。

    “嗯。”乾阳乖巧的点头。

    夜摇光就站起身往外走。

    乾阳连忙问:“师傅你去哪儿?”

    “不是答应你,给你做饭么?”夜摇光没好气的翻白眼。

    “嘿嘿。”乾阳傻乐,对着已经走出他寝房的夜摇光背影高喊,“师傅要蒸多些饭,我要吃六晚……”

    夜摇光无语的走出去,就见温亭湛坐在院子里,竟然一个人都不陪他,不由不高兴:“湛哥儿,走,我们回去,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一听好吃的,陆永恬和闻游就打开了房门。

    夜摇光就更不高兴了:“没你们两的份儿。”

    “为什么?”两人很伤心有没有。

    “你们两定然是学业繁忙,不然如何我家湛哥儿独坐在院子里?既然如此,那就好生用功吧。”夜摇光拉起温亭湛的手,“对了,今晚的伙食费也扣了,有个词叫做废寝忘食!”

    “不要啊……”

    不理会两人的哀嚎,夜摇光拉着温亭湛就走了,原本心里郁结的温亭湛,在夜摇光因为闻游和陆永恬冷落他狠狠的把二人修整了一顿之后,心情又莫名的好了起来。

    夜摇光回到学舍立刻就指挥着所有人开始准备食材,她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见着这个架势,金子连忙凑上来,不断的在夜摇光面前刷存在感,夜摇光故意不看它,它就越晃的厉害,最后终于如愿的引起了主人的注意,却是被无良的主人一把扔到了灶后头:“想吃东西,就要学会干活儿,学了这么久,烧火总会吧。”

    金子很想摇头,但看到夜摇光的手上拎了一条鱼,顿时变成了点头,快速的在灶后头坐好,开始捡柴烧火,心里却是悲凉的:呜呜呜,它真是把神猴的脸都丢光了,它是世间最可怜的神猴。

    夜摇光心情好,做的很丰盛,有各自爱吃的菜,乾阳敞开了肚皮吃,吃了六碗饭,看着桌上还有不少菜,就起身准备去打饭,却见卫荆已经将剩下的饭都端了出来,原本以为是给他,却错过了他递给了夜摇光。

    夜摇光将饭菜装在食盒里,放好之后递给乾阳,以为是打包让他回去当宵夜的乾阳还没有来得及开心,就听他师傅道:“把这个带回去给小六他们两。”

    乾阳顿时小脸一跨:“师傅,你不是不给他们两吃么?”

    “一个不小心做多了不行?”夜摇光目光泛着冷光,“我可警告你,给我好生送过去,你敢在半路偷吃的话……”

    “不敢,不敢。”乾阳摇着头,拎着食盒就一溜烟的跑了。

    温亭湛带着夜摇光消了消食,就拉着夜摇光进了他们的书房,然后将一张小纸卷递给她:“任家娶的‘郭媛’。”

    这是那假郭媛的身世了,夜摇光接过展开,纸卷虽小,但是蝇头小字,内容却不少,夜摇光仔细的看完:“果然是郭媛继母所为。”

    这个假郭媛竟然是郭媛继母窦氏的亲侄女!由于窦氏不待见郭媛,基本不带她出去参加任何活动,对外都说郭媛身体不好。所以,郭媛没有讲过窦氏的侄女小窦氏

    “窦氏行事只怕早有预谋,我还查到任家下聘前曾派人去郭家相看,窦氏竟然没有知会郭媛,让小窦氏出来见客,所以任家的人都以为小窦氏就是郭媛。”温亭湛道。

    “当真是处心积虑,窦氏的心真是够狠。”夜摇光最恨为了自己的私心,去损害无辜,窦氏也算有本事,让自己娘家的侄女顶替,却没有让自己的女儿,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上任家,或者是不敢。

    “我还查到了一个秘密,不过尚未确认。”温亭湛颇为神秘一笑。

    “快说,若无八成的把握,你绝不会开这个口。”夜摇光盯着温亭湛,她还不了解他?

    “这小窦氏,极有可能是窦氏的亲生女儿。”温亭湛也没有拐弯抹角。

    “这窦氏未婚先孕?”夜摇光惊讶,这要是放在前世可是没有什么,可是放在这里就绝对是惊世骇俗,尤其是窦氏还嫁给了二品大员的嫡长子为继室,这要是捅出来,可真是要多劲爆有多劲爆,“难怪,她竟然会费尽心思不惜杀了郭媛,也要把所谓的娘家侄女嫁进任家。”

    “你打算怎么下手?”夜摇光顿时露出期待无比的眼神。不知道郭建廷和他的儿子知道窦氏不仅婚前未婚先孕,还为了自己的那个私生女谋害了他们郭家亲骨肉,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夜摇光想一想就大快人心。

    也许是前世自己的缘故,她对于不顾亲情的人格外的反感,既然尽不到责任就不要图一时之快或者为了利益纠葛将一个无辜的生命带到世界上来,让他受尽这世间的人情冷暖,苦难折磨。

    “暂时不急,窦家也是名门大户,他们的女儿未婚先孕生下的父不详子竟然还记在了亲哥哥的名下备受宠爱养大,唯利是图的窦家人,竟然不怕被郭家察觉,也要养着小窦氏,真是耐人寻味。”温亭湛笑的犹如狐狸一般狡猾。

    夜摇光顿时悟了,除非是小窦氏的生父很可能比郭家还能够给窦家带来利益,否则这个耻辱,窦家怎么可能如此尽心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