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甜蜜宠婚:老公,请消停 灵小小

第428章 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陆离的额头抵着她,漆黑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像是一直要望到她的心底深处。

    “所以什么?所以你为了钱,为了夏氏,就和纪寒墨上床了,是吗?”陆离的眼神时夏初雪从未见过的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只有浓浓的愤怒,心口的痛,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

    夏初雪抿着唇,眼眶含泪,眼眉低垂,“是。当初我可以为了保住夏氏爬上你的床,为什么不能和他呢?”

    陆离阴沉冷戾的模样,让夏初雪欲言又止,她紧紧的握着手,很想告诉他没有没有别人,她的身体从来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陆离心痛的都快喘不过气了,他的眼眸里燃烧着熊熊烈火,“夏初雪,我真想掐死你!”

    在他心目中,她一直都是纯洁的,当初的不得已,是因为她走投无路。可后来她有了他,就不能等等吗?只需要几天她明明知道,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夏氏,只因为那是她珍惜的!

    这般情境下,夏初雪本应该哭的撕心裂肺,可她没有,她笑了,笑的很美,梨花带雨,只是笑着笑着,泪水就模糊了她的双眼,让她几乎看不清眼前人的神情。

    这样也好,她不想看到陆离痛苦的模样,她不想看到他眉头深锁

    等夏初雪终于找回全部的理智,自然开启了进一步刺激他的攻势。像是怕陆离真的会掐死她似的,她咬着牙恨恨的说道:“放开我!”

    他并不回答,只是低头,目不斜视的看着她。在她张嘴咬他时,他逼近她,“你可以咬咬看!”

    她瞪他,冷冷地问道:“你想干么?”

    “我不知道。”的确,陆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件事变成了一根刺,卡在他的咽喉,插在他的心口,让他完全没办法接受。但是要他放弃夏初雪,他又做不到

    她望向他,这实在不像是他会说的答案,他对任何事情,都有十足的把握,十足的掌控。

    不知道这三个字,她曾一度怀疑有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过。可如今,却生生的被她逼了出来。

    办公室很阴冷,夏初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的手指在他的肩膀上紧握起来,“我有我的迫不得已”

    陆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掌,一下一下慢慢地抚摸她的每一根手指,无比小心,又无比温柔。

    充满恶意的温柔。

    那一瞬间,她身上所有的神经似乎都集中到手指上了,他碰触的感觉不断地被放大开来,他的温柔,突然变成最可伯的事情。一种从心底深处泛起的冷,沿着夏初雪的血管往上爬。

    她试着冷静,用一种讲理的口吻跟他说道:“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那我们就算了”

    他的指在她的无名指上流连,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他牵你的手了?”

    紧接着,他的手顺着她的身子往上,摸到她的唇,“他还碰过你哪里?这里?”像花瓣一样的嘴唇,不再是红润,而是毫无血色的白色,但依然柔软而有弹性,他在那里徐徐地摩挲。

    陆离的话语和动作,宛如钝钝的刀,凌迟着他和她

    此刻,她应该给他什么反应?无地自容还是羞愧难当?夏初雪想要侧过脸去不让他碰,偏偏他太了解她,左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定住她让她不能反抗。

    “还是这里?”他的手指移到她的脸颊,再顺着脸颊抚到她的脖子,那里有他最爱的丝一般的触感,流连忘返。

    “住手!”夏初雪有些忍受不住他这样的触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感觉到身体所有的温度都在一点点地退去。

    “住手?”他笑了,可那笑意根本没进到他的眼内,明明是温雅的,可她却感到一阵阵的凉意。他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前,最靠近心脏跳动的那个地方,“这句话,你为什么不对纪寒墨说?”

    难受到了极点,夏初雪有一种冷到极点的静,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因为她很清楚,那个很爱很爱她的陆先生,竭尽全力呵护她的陆先生,已经不见了。

    过多的解释在他看来只是欲盖弥彰,倒不如闭口不言。

    她的沉默,让陆离的脸色更加阴霾。男人眼里的光一下子狠厉起来,那种狠绝,足以让所有的人都心惊胆战。他的手指在她的脖子上微微地一紧。

    “掐死我吧。”她笑了,很开心很明媚地笑,“如果我的死能让你解恨。”

    他指间的力道,越来越强,她己经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但她的笑容却越来越灿烂,越来越妖娆。

    陆离突然就松开了夏初雪,唇角缓缓地往上勾,他的眼神给她一种山雨欲来的气势,是黑暗,是风暴,随时都能将她吞噬殆尽。

    空气重回肺部,她喘息着,不知该喜,还是该悲。那一瞬间,她甚至想就那样死了,也是好的。

    他逼近她,眼眸与她直视,“夏初雪,你终究还是不爱我。否则,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刺伤我?”

    冷静,夏初雪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说出真相,不能解释,面对那个魔鬼,稍有不慎所有人可能都会陷入万劫不复。

    两入都在沉默,一室的安静。

    半响,夏初雪开口打破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开口问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时光不可能倒流,你恨我,可以。你要分手,我也接受。”

    夏初雪很清楚,她的“出轨”俨然成了陆离心头的一道重伤,对于他这般骄傲的男人来说,是奇耻大辱,她给了他前所未有的难堪。

    “我恨你,但是我不会放手!”清冷的男性嗓音,带着紧绷感,如同割破丝帛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