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法梵医 相思洗红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火种(第三更,求订阅!)

    海风吹过了丛林,带来一股泥土的腥味。??

    “不用担心,这小子肯定在虚张声势!”

    邹霄不信。

    “算了!”

    佘余放弃:“卫梵,公子甲会等着你的!”

    “副团!”

    邹霄喊了一声,看到佘余没理会,他只能无奈地招呼同学,跟上去:“走了!”

    “诶?这么痛快就走了?”

    朱碧倩诧异,卫梵可是狠狠地的罪过山清,她觉得双方怎么也会有一场恶战!

    “这是最明智的做法!”

    卫梵毫不意外:“山清已经拿到了这些考生的号码牌,如果和我战斗,肯定会有折损,这是佘余不想看到的。”

    “嗯!”

    这一点,朱碧倩倒是明白,校友越多,将来他们在京大,乃至社会上的地位也会越高,越牢固。

    “最重的要是,他觉得公子甲足够收拾我了,因此不想冒险!”

    卫梵扫了那几个考生一眼,离开了。

    “等等我!”

    朱碧倩追了上去。

    “卫梵!”

    王涛喊人:“一起组队吧?”

    “是呀!”

    考生们积极邀请,以卫梵的表现,完全有资格带领他们。

    “答应下来呀,这可都是炮灰!”

    朱碧倩小声催促。

    “抱歉!”

    卫梵拒绝,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考生,至于围攻卫梵抢夺号码牌,别开玩笑了,山清众都不敢,他们就更别提了。

    “咱们去抢号码牌!”

    看到那些考生畏惧卫梵的模样,朱碧倩信心爆棚,这一关,肯定没问题了。

    ……

    “老天保佑!”

    曹初升用落叶做了一件伪装衫,有惊无险的进入了混战区,然后就挖了陷阱,埋伏下来,等待着猎物上钩。

    正面对抗,打死曹初升都不敢。

    “也不知道卫梵怎么样了?”

    曹初升躺在落叶中,无聊的胡思乱想,至于身上有虫子在爬,这点瘙痒比起小时候经常饿肚子来,简直太好忍耐了。

    说到运气,曹初升觉得自己不差,他以前经常跟着卫梵进莽山采药,为了不被猛兽袭击,学过伪装术,现在派上用场了。

    “希望能守株待兔!”

    曹初升祈祷着,突然听到了慌乱的脚步声,他赶紧缩起了脖子,放缓呼吸。

    “法雷加,号码牌已经给你了,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一个浑身是伤的考生扶着一棵乔木,大口地喘着气,实在跑不动了,他的眼神中全是恐惧,盯着后面那个留着一头棕色短的男人。

    就是这个家伙,杀了他们团队六个人。

    “号码牌是什么?能吃吗?”

    法雷加调侃:“放心啦,我只是觉得你的资质不错,可以接受实验!”

    “什么实验?”

    考生询问。

    “很棒的实验!”

    法雷加天取出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石头,用手捏着,显摆给考生看:“怎么样?漂亮吗?它可以让你从人,成为神哦”

    石头呈现淡红色,像凝固的鲜血。

    “我不想成神!”

    考生大叫着,休息够了,再次迈腿狂奔,可是刚跑了两步,就看到法雷加一个急冲,挡住了去路。

    啪!

    法雷加抓住了考生的头,右手力,砰的一声,将他摁在了地上。

    考生挣扎!

    下一刻,澎湃的灵压从法雷加的身上溢出,直接碾压考生,他把这家伙揪了起来,将石头塞进了嘴巴中。

    砰!

    法雷加把考生丢了出去。

    甫一脱困,考生就全力逃跑,可是冲出去了几十米后,身体突然一僵,不受控制的栽倒在地。

    咚!咚!咚!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考生的皮肤上,血管暴起,都能看到鲜血的涌动,然后在啪啪声中,不断的爆裂。

    很快,考生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放过我吧?”

    考生哀求,他的肌肉,就像酵的面团一样,不停地膨胀、缩小、变形,几十秒后,砰的一声,炸裂了。

    “啧啧,又一个失败品!”

    法雷加走到了考生身边,切开了他的胸膛,将心脏挖了出来,检查了一遍后,五指力,啪的一下捏爆。

    一枚红色的结晶,留在掌心。

    “卧槽!”

    这残忍诡异的一幕,把曹初升的寒毛都要吓掉了,他卷缩了起来,这要是被现,铁定被灭口。

    法雷加摇了摇头,戴上了一双白手套,开始检查尸体,然后在一个本子上,不停地写写画画,显然是在记录数据。

    破风声响起,一个黑皮肤的西国人到来。

    “又失败了?”

    曼加拉吐了一口口水。

    “肯定呀,这些东方人的身体素质太差了,根本无法承受火种爆的威能!!”

    又一个西国人到来,头微卷,叫马夏尔。

    “我看未必,那个卫什么梵就不错了!”

    小仲马开口了。

    法雷加一行转头,看到美狄娅也在,赶紧躬身行礼:“团长!”

    “要我说,根本不用在这些废物身上浪费时间,直接去找那些新秀不就行了?”

    马夏尔建议。

    “你想死呀,那种人物,死一个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小仲马翻了一个白眼。

    “不要吵了!”

    美狄娅制止:“有成功的个例吗?”

    法雷加一行摇头。

    “改变计划,放弃a级以下目标,只要种子考生,黑马,至于新秀,我会亲自去处理!”

    美狄娅吩咐:“行动吧,为了大小姐的荣耀!”

    “遵命,团长!”

    四个西国人啪的一下立正,右手搭左胸敬礼,朗声高喊:“为了大小姐的荣耀!”

    “我去处理那个卫梵!”

    小仲马舔了一下嘴唇,转身离去。

    看到五个西国人离开,曹初升依旧不敢大喘气,脸上全都是受惊过度的白毛汗。

    “火种是什么?就是吞下去的那块石头吗?似乎是一种很残忍的人体实验呀?”

    曹初升哆嗦着,满心都是恐惧,原来西国人参加京大考核,不是为了东渡求学,而是要借着这个人才聚集的机会,挑选优秀的个体,进行人体试验。

    “等等,他们提到了卫梵?该死!”

    曹初升咒骂,前三场,好友表现的太杰出了,自然被盯上了,一想到刚才那个考生承受痛苦后爆掉的凄惨模样,他就忍不住了:“必须去通知他!”

    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上处理陷阱,曹初升没头没脑的往终点方向跑,他知道以好友的实力,肯定会很快完成任务。

    只是跑了几十米,眼前突然人影一闪,一条粗壮有力的长腿就扫了过来。

    砰!

    曹初升被踹飞,撞在了一棵树上后跌翻,呕的一口,吐出了一大滩鲜血。

    “我说怎么感觉不对,原来有一只小虫子在偷窥呀!”

    曼加拉走向了曹初升:“你看到了多少?”

    不等曹初升回答,曼加拉又笑了:“无所谓了,反正都要死!”

    一抹绝望爬上了曹初升的脸庞,这些西国人太强了,刚才被虐杀的那个考生,他见过,是高联的一位席,可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那自己,简直是送人头。

    “玛勒逼,我不能死在这里!”

    一想到卫梵,曹初升豁出去了,直接取出神武冠军药剂,扎进了脖子中。

    “嗷?”

    曼加拉放缓了脚步,感受着曹初升的灵气迅攀升,他并没有惊慌,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毕竟他们的任务是收集数据。

    “撑下去呀!”

    曹初升血红着一双眼睛,扑向了曼加拉。

    三分钟后!

    “竟然跑了?”

    曼加拉愕然,看着地上的断臂:“他注射的是什么药剂?”

    浓郁地潮气、带着一股臭味,从地面泛起,灌进了曹初升的鼻腔,他跌跌撞撞,在密林中奔跑着。

    “必须尽快通知卫梵!”

    随着药效的逝去,曹初升感觉到了一股乏力感,整个身体就像被榨干了,昏昏入睡。

    “不能睡!”

    曹初升一口咬在了舌尖上,强迫自己清醒,可终究是受伤严重,没看清路,一脚踏空,滚下了一块斜坡。

    斜坡上,曹初升曾经的室友,姜正弘一行十二人正陷入巨大的危机,他们倒霉地碰上了姬流光。

    “快把号码牌交出来!”

    方瑶狐假虎威。

    “要不要战?”

    有人小声询问。

    “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姬流光”

    姜正弘郁闷。

    “别废话,快点!”

    方瑶刚说完,就看到曹初升从山坡上滚了下来,狼狈的不行,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守株待兔?”

    “我们交出号码牌,就可以走了吗?”

    有考生妥协了。

    “你们有谈条件的资格吗?”

    看到这些考生不照办,方瑶很生气:“你们是不是瞧不起姬哥?”

    “完了!”

    曹初升艰难的爬了起来。

    “是你?”

    方瑶一下子就火了,她认识这个小子,是那个可恶的卫梵的朋友,姐姐求过他,可依旧被无视:“你,把号码牌拿出来!”

    曹初升知道逃不过这关,想到反正自己也肯定落榜了,果断的交出了号码牌。

    “我可以走了吗?”

    曹初升不想浪费时间。

    “跪下!”

    方瑶爆喝,她可没忘了,当初在包厢中,受到的那些欺辱,她要佟佟欢给这个家伙。

    曹初升咬了一下牙,看了姬流光一眼,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卧槽!”

    众考生一惊,这个家伙的膝盖也太软了吧?真给男人丢脸!

    “这下可以了吧?”

    说完,曹初升起身就走。

    啪!

    一枚石头飞出,砸在了曹初升的后脑上,顿时让他头皮血流。

    “我让你走了吗?”

    姬流光冷冰冰地盯着曹初升:“我记得是你卫梵的好朋友吧?你骂他一句,我就让你离开!”(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