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是杀毒软件 懒鸟

第428章 杀人灭口

    慕少安小时候很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每当藏好了就大喊一声给别的小朋友指路,然后迅速更换角色,并且乐此不疲,可以玩上一整天,直到许多年后想起来仍旧兴致勃勃。

    那个时候的他看上去似乎更正常一点。

    但此刻在这黑黝黝,雾气弥漫的山岭上,他可没有捉迷藏的耐心和兴趣。

    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慈悲心让他去拯救三个跟踪者。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我们没有恶意,然后我就可以大度地放过你。

    那三个猎人在决定跟踪慕少安,或者他们的头头下令跟踪慕少安的时候,就必须明白这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恶意的挑衅举动。

    谁知道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在狼没有吃羊之前,小偷没有偷东西之前,杀人犯没有杀人之前,他们看起来都没有任何恶意啊。

    所以慕少安请他们吃了一顿涮羊肉,当然,羊肉很鲜美,而且绝对没有放毒。

    只不过问题就在于当慕少安临时决定在拉布林西安的入口处点燃一大堆篝火,并且煮上一锅鲜美的羊肉汤的行为实在太拉仇恨了。

    不管拉布林西安遗迹之中藏着什么怪物,都足够保证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和谐的夜晚。

    那三个猎人错就错在了他们在看到慕少安这么诡异的举动之后,没有立刻撤退。

    或者说他们不怕慕少安敢捣鬼,没看到之前那第一个猎人还想跑回去寻找支援吗?

    这么大晚上的,他们去哪里找支援,回自己大本营吗?

    很显然,在后方不超过五十公里的地方,还有他们的大部队。

    傻瓜才会相信,区区两个盗贼,一个游侠弓箭手在不带任何MT,治疗,支援职业的情况下就敢大咧咧地在上古卷轴这个世界里鲁莽行动?

    开什么玩笑?

    你以为随便一个C级猎人就是慕少安啊。

    所以他们站出来了,并且表现得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的智商跑过来与慕少安一起友好地涮羊肉,因为他们很有底气啊。

    援军就在后面,他们也愿意和慕少安这家伙近距离接触一下,套套话什么的。

    慕少安表现得很友好,也很热情,宾主尽欢,好似相见恨晚,表面上和谐得一塌糊涂。

    但谁若是相信这就是真相,那他趁早别在混沌基地混下去了。

    能到了C级这个层次,没有人是傻瓜,看似无意义的举动,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鬼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简单来讲,一切行动的背后都必然会有缘故。

    哈,无缘无故的我来跟踪你,我说我是完全没有恶意的,你信吗?

    只不过事情终究是有了点意外。

    那三个猎人没有撑到他们的援军赶来就这么中招了。

    谁能想到那些潜伏进来的病毒这么吊,居然弄了一个钩子屠夫出来?

    慕少安不紧不慢地走着,地面上的积雪被他踩得咯吱咯吱地响,冰寒的雾气围拢上来,又迅速散开。

    后面的雾气中传来闷哼的声音,不过他置若罔闻,只是继续向前走着。

    终于,翻过一座高岗,前方地形就为之一变,两侧山峰黑黝黝的如同刀削,直插天空,不可攀越。

    而正前方则是出现了一大块山口,两山中间的山口,大约有三四百米的宽度,一直向前延伸,雾气到了这里已经淡薄了很多。

    前方依稀可以看到六个巨大的钩子,哦不对,是类似于钩子一样的巨石建筑,这就是远古诺德人留下来的拉布林西安入口,话说这个入口很诡异,也不知道是什么含义?

    而这附近的谜团也的确很多,比如拉布林西安里面的沙利多迷宫,右边高山上的天空圣坛,还有左边高山下的小木屋。

    说这地方很邪性,是完全正确的。

    “救……救命!”

    有些虚弱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是那个乔三的声音。

    慕少安走过去,就看到在一处巨石雕刻而成的钩子建筑之下,不知什么时候被竖起了一座献祭台,嗯,这情景是如此的和谐。

    拉布林西安入口处是六个巨石钩子,虚抓着,勾入地面,仿佛在勾起什么一样。

    而这献祭台上,也有六个粗大的钩子,被竖起来,也是虚虚抓着,其中两个钩子上面正勾着两个之前遭了暗算的倒霉蛋。

    他们还没有死,只是胸口处被穿透,鲜血汩汩地流淌下来,滴落在祭坛上。

    而在祭坛上是刻画着繁复的图案,鲜血在这些图案中流淌,值得一提的是,这祭坛四角分别刻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头,张大嘴,在嘶吼着什么,若是盯着久了的话,甚至会有一丝错觉,那就是人头就是你。

    没错,慕少安看了几秒钟,忽然发现很有趣,其中三个人头看上去很像那三个猎人,至于最后一个人头,我勒个擦,居然和自己有点像。

    感情他也在今晚的献祭名单之上啊。

    “救……命,慕少安,我……我身上有……焰火……”

    钩子上的乔三还在求救,但慕少安的眉头却是不经意地皱了起来。

    因为在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有人在盯着他,隔着很远,但杀气一闪而逝,对方不知为何放弃了出手。

    这事情不对劲,和他之前猜想的对不上了。

    这应该是一个专门针对他的临时陷阱,可是

    慕少安瞅了一眼求救的乔三,还是缓缓地退开祭坛十米之外。

    大约一分钟之后,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山岗之后冒出来一个巨大的人影,大约有三米高,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团灰色雾气之中,而它背上扛着一个人,也是第三位倒霉蛋。

    看到慕少安站在那里,那钩子屠夫似乎愣了一下,但依旧是脚步不停,来到祭坛前把第三名猎人勾上去,这才转身,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吼叫,转身就大踏步冲过来,同时在他双手之中,两条二十米长的钩锁无声无息地飞出,这技术很精湛。

    慕少安没有反击,只是如狸猫般飞身退步躲避。

    “咔啦!”

    钩锁砸在坚硬的岩石上迸发出一溜火星,然后又像鞭子一样在半空中飞起来。

    但在这个时候,当那两条钩锁先后甩到某个位置,慕少安才突然出手,接连两支木矛飞出,但目标不是那钩子屠夫,而是那两条钩锁。

    “哗啦”两声,这条钩锁就被木矛穿过缝隙然后直接钉在坚硬的石梁上。

    那钩子屠夫一扯没扯动,两扯还是不动,等到它第三次拼命去扯的时候,慕少安已经是一脚飞踹过来,然后不等它反应,他就已经抓着钩子屠夫的右腿猛地甩向远处的祭坛。

    “噗”一声,钩子入肉,第四个祭品已经凑够了。

    慕少安转头四顾,那个未知的敌人似乎从未存在过,方才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有出手。

    “慕少安,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们下来。”乔三大喊着,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

    “呵呵,想知道我想干什么?不如让我先来问问你,阁下又是谁?”

    慕少安在原地等待几秒钟后,这才大声道:“这只钩子屠夫充其量是C级的怪物,依靠着寒冰疫气才可以屡屡得手,倒是它背后献祭的魔神很有些格调,尤其是与本世界的某位魔神颇有些臭味相投,相见恨晚的样子,看看这拉布林西安遗迹入口的大钩子了吗,何其相似啊,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根本不是来跟踪我的,你们是来阻止我进入拉布林西安的对吗?”

    “那么,拉布林西安的遗迹之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乔三爷,你能告诉我吗?”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们跟踪你只是为了弄清楚龙裔的事情。”那钩子上的乔三虚弱着暴怒道,但是下一秒钟,他整个人忽然燃烧起来,凄惨无比。

    其他两个猎人,连通那个钩子屠夫也一块燃烧起来,似乎下面的祭坛献祭已经发挥作用了。

    事发突然,有点诡异。

    慕少安也愣了一下,他其实是在看到拉布林西安入口的六个大钩子之后才产生怀疑的。

    他方才说的那番话也是故意的,就是想把藏在暗中的病毒给引出来,哪想到对方也是个老司机,真稳啊,居然宁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也不肯冒头。

    或者,乔三身上所谓的焰火,其实也是陷阱的一种,但慕少安没上当。

    烈火熊熊,笼罩方圆十几米,这火焰很凶狠,连那石头祭坛很快都被烧毁,自始至终,也没有什么魔神被召唤出来,而四周的雾气也迅速消散,天亮了。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地乱麻,看似得到了一些线索,但又仿佛什么都没得到。

    但慕少安的直觉告诉他,昨天晚上的确有第四个人就在这附近关注这一切,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他都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些许杀意,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对方仍然选择坚忍。

    这真是怪了?

    可惜慕少安不是布局者,他虽然直觉感到这地方藏了个惊人的大秘密,但他说不出子丑寅卯,而如果回去找人再来的话,那黄花菜都凉了,对方肯定会把所有证据都迅速销毁。

    就是不知道刀锋战士戴尔芬让自己来拉布林西安猎杀那只雪巨魔之王这件事是巧合呢,还是大有深意?

    在原地犹豫了几秒钟,慕少安还是决定放弃搜索这件没头没尾的事情,那三个猎人都是有名有姓,他回去调查一下再说,而眼下他必须在今天搞死那只雪巨魔之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