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是杀毒软件 懒鸟

第33章 汤加鼠人

    一扇门突兀的在虚空中被向内推开,看不到任何出入的人影,一秒钟后,这扇门关闭,继而再次消失在虚空里,好像从未出现过。

    可在另外一个空间,一道人影随手关门,打了个呵欠,就直接把自己扔到一张无比巨大的柔软的床上,在愉悦的哼哼了几声后,很快就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突然,一颗红色的气球嗖的升起,‘啪’的一声炸开,瞬间床上已经睡熟的人影跳起来,发出愤怒的尖叫,几秒钟后,人影抬头,却正是泛万界星空杀毒猎人协会的资深杀毒猎人橘猫。

    摩擦了一下爪子,她打开一扇门,冷冰冰地道:“你最好有足够重要的情报给我,否则我今晚就吃烧烤鼠排大餐!”

    门开了,没有人进来,因为跳进来的是一只拇指大小的灰老鼠。

    “头儿,有情况,你之前让我们一直监视的信号在3分钟之前出现了,虽然出现的过程只有零点零零一秒钟,但我敢用我的尾巴发誓,就是那种波动信号!”

    小老鼠激动无比地喊着,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说话,或者它会说话很值得惊讶吗?

    “你确定?”

    原本怒火冲天的橘猫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我非常确定,并且非常肯定,那就是头儿你曾经提供给我们的信号数据,也就是破界幽灵的波动!”

    “可追踪到发射源的具体位面?”橘猫的呼吸都沉重了许多。

    “当然,当然,头儿你可不能小看我们汤加鼠人一族的天赋能力,自从百多年前接到头儿你的任务,我们汤加鼠人一族就在3980个位面宇宙中安装了破界幽灵波动收集器,只要那个破界幽灵敢出现,哪怕就只冒头一瞬间,我们也能在最短时间内发觉并锁定,这一点毋庸置疑。”

    “凑,我要问的是那个破界幽灵波动的发射源在哪里?”

    橘猫又暴躁起来。

    “就在天珑文明位面!”

    “具体地点!”

    “呃,头儿,我们能确定的就这一点,毕竟我们汤加鼠人一族都是以位面宇宙为监视单位的,但是请放心,只要那破界幽灵再次出现”

    “我会给你们记功并发放奖励的,不过我现在想问的是,你觉得,病毒,它们会侦测到破界幽灵波动吗?”橘猫忽然放慢语气问道。

    “这个,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我们汤加鼠人一族的生死大敌,门督鼠人一族如今正在被无限天神所雇佣,据我听来的小道消息,那个破界幽灵曾经破坏过一次无限天神的好事,所以,请恕我直言,头儿,天珑文明的战场会越来越危险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吗?”小老鼠迟疑着道。

    “此事我自有主张,继续吧!”

    橘猫再次弹了弹爪子,那只小老鼠嗖的一声就消失,那扇门也彻底关闭。

    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橘猫就低声道:“螃蟹啊螃蟹,神秘的螃蟹,你身上的那种鲜明的杀毒猎人的味道不能作假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一定是出自杀毒猎人协会控制的下属杀毒文明序列之中,这一回,我提议把互联网法则铺出去,就是想把你这条大鱼给网住的。”

    “嗯,所有通过猎人酒馆进入天珑文明战场的猎人,我都亲自见过,也就是说,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在之前某些个时候,我其实是与你有过近距离的接触的,那么,你会是谁呢?”

    “而你这样的家伙,是如此的骄傲自大,既然你敢来天珑文明战场,那么肯定不屑于藏拙的,顶多是隐藏一下具体的实力而已,所以,你可能会扮作低阶天神,也可能会扮作五星半神,你也许会刻意低调,但你那独特的性格一定会出卖你的。”

    橘猫说到这里,爪子在空气中轻轻一划,顿时,一千多个虚拟人影就出现在空中,而慕少安的锤哥,赫然在列。

    “你,一定在这些猎人里面。”

    橘猫非常肯定地说道,然后爪子上一颗水晶吊坠忽然开始轻轻摆动起来,这一刻橘猫笑的就像是一条老狗。

    荒野中的夜晚很冷。

    慕少安给自己架起了一堆篝火,虽然大家都不冷,虽然在这个战争法则浓郁到了百分之五百的世界里,架起一堆火的难度相当于引爆十颗核弹。

    但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堆篝火能缩短大家心灵上的距离不是。

    现在他们有八个人了。

    萧无妄还在昏迷,不昏迷才怪,那个天魔给他留下的财产虽然不太丰盛,可也不是他一个区区三星半神能够抗得住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等他再次醒过来,他绝对会直接进阶五星半神。

    老四和唐宁在一边生闷气,她们还在坚持她们之前看到的不是幻觉。

    对此慕少安能有啥办法?

    都宁可相信幻觉那种不靠谱的东西了,还不相信他这个诚实,守信,充满了智慧与勇气担当的队长。

    现在的人心啊,太浮躁。

    至于剩下的四个人,都是陌生人,是之前被那头战争孽兽追杀到差点全军覆没的天珑士兵,也就是友军了,既然是友军,又有了救命之恩,又是在这危险的荒野上,那么一块儿组队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尤其在他们都是重伤未愈的情况下。

    当然了,截止目前为止,慕少安还想不出怎么榨取一下这四个友军的剩余价值,他很忙,正在和第九个人谈话。

    也就是那个天魔,不过不在篝火旁,而是在囚禁夜五的那个青铜棺椁空间。

    “你好,我叫慕少安!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对面,一个身体几乎为半透明的人形生物被一个淡淡的虚影镇压着,通过那粗糙的外表,依稀可以想象出这是一根棍子。

    而在这半透明的人形生物旁边,就是被无数锁链捆得结结实实的夜五,只不过夜五老兄这一刻很受伤,它的嘴巴被堵住,只能呜呜呜的叫着,看得出它很激动。

    “破界者!破界者!该死,无耻之徒!无耻之徒!”

    那天魔一直在咒骂着,毫无疑问它很懊恼,因为这太坑了,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破界者螃蟹居然跑在这个战场上扮小兵?

    节操呢!

    “破界者?为什么不是命运余孽了?哈,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一个美妙的故事,朋友,我想你一定很乐意向我讲解一番吧。”慕少安自己也很意外,当日他在《迷雾》世界里动用天空之矛的破界能力,并没有其他人在场,谁曾想百多年过去,他的大名已经传播得这般广泛了。

    “呜呜呜!”

    夜五还在拼命的挣扎,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倒是它目光紧盯着的地方,正有一支古朴的投矛,被随意的戳在巨石上,那落下来的影子,不偏不倚的压在那个天魔身上。

    而那块巨石,恰恰又是夜五身上所有青铜锁链的源头所在。

    这是巧合吗?

    夜五很绝望,怎么可能?

    那个莽夫根本不可能看破它的真正底牌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