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六百章 守株待兔

    所有丹阁弟子不敢有任何的耽搁,金不换的命令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圣旨,一时间整个丹阁已经全部动员起来,去寻找那个出现在丹阁之

    可是他们几乎将整个丹阁都给翻了一个遍却依旧没有找到陌生人,而那之前声称见到过陌生人的弟子也不过是惊鸿一瞥。

    毕竟这里是天启书院,能够行走在这里的必定都是天启书院之中的弟子,哪怕是陌生人也不会有人太去在意,天启书院弟子众多,而且还分这么多院,你全部认识那才有鬼了呢。

    “没有消息么?”金不换此时依旧站在晾晒场前,听到找不到的消息他的脸上满是失望之色,一个能够在半日就将所有血色花和毒血花区分开来的家伙,而且听那见过的人说,好像年龄还不大,这绝对是一个炼药一道的奇才,可是这样的奇才竟然不在他们丹阁,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给我找到这个人!丹阁找不到你们就去其他两阁找,其他两阁找不到就给我去武道院找!如果整个天启书院都找不到,就把神都给我翻过来找!”周栋本身脾气就比较火爆。

    这半日时间就能够区分血色花和毒血花的天才他绝对不可能放过,这样的天才如果不学炼药那简直就是炼药一道最大的损失,他不允许这种事情生。

    金不换虽然不赞同周栋的火爆,但是他同样对这个年轻人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这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就算是他这个侵淫了一辈子炼药的人都做不到,可是这个小家伙却如此轻而易举,难道他就是那传说之中的天生拥有对药材有敏锐感知的人?

    金不换曾听老师说过,他们炼药师一道的老祖,就是一位天生拥有感知一切药物的神人,一切药物到了他的手中,一眼就能够感知到药物的灵性,可以用最准确的方法轻易炼制一切药物。

    金不换本以为这可能只是一个传说,毕竟这分辨药草需要的是经验这种说法在炼药师一道已经传了几千几万年,或许只是后人神化了当年的老祖。

    但今天这个神秘年轻人所做的这一切却让金不换意识到,也许这并不是一个神话,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可以感知药物灵性的天生能力。

    而这样的一个人一旦学习炼药之道,对炼药的把控将是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无论这是不是真的,金不换都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人,他必须要找到,哪怕是他想错了,也绝对不可能错过,因为这个人或许会给炼药一道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周栋当然也知道这个传说,天生可辨别药物,可识得药物灵性,这种天赋如果是真的,那么此人必将是改变炼药师一脉的传奇人物,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埋没,所以哪怕把整个神都翻过来也必须要找到。

    丹阁寻人的消息在覆天院不胫而走,短短的时间里已经传遍整个覆天院,不过除了金不换和周栋之外,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找这个神秘陌生人,因为此事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有失,所以金不换和周栋根本不敢名言此事。

    可是当其它两阁听到金不换竟然用请字去寻找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这个神秘陌生人恐怕非同小可,能够让金不换开口说出请字,这还是第一个,而且丹阁已经放出话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吧神都翻过来也在所不惜,这样的话从来不曾在丹阁那边出现过,由此可见这个神秘陌生人何等的恐怖了。

    消息在短短的半天时间已经从覆天院传遍整个天启书院。

    “哎你们听说了么?丹阁的金老和周老两人联名出巡查令,要找一个神秘陌生人!”

    “听说了!今天丹阁的弟子已经进入武道院了!好像还是挨个人看的,我被他看了半天,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呢!”

    “我也见到了,今天丹阁的人也去我们那边了,你不知道,丹阁的人可是真嚣张啊,他们人一去,连老师都必须要停下来让他们先检查……”

    “你懂个屁!整个天启书院所有的丹药全部都是出自丹阁,丹阁能不牛么?据说连院长都没有资格去管丹阁!”

    “那有什么!听说陛下说了,覆天院自给自足,任何人不准插手,就算是陛下都不会插手他们!”

    “是啊,覆天院那边全是牛人,丹阁我们可惹不起,他们要查什么就让他们查就是了,反正院长已经说了,丹阁要做什么就全力配合,谁惹了他们,估计以后丹药他们就能给你断了!”

    丹阁虽然很少露面,可是丹阁的人却是所有人都不敢招惹的,什么?你要招惹丹阁?你活腻了?信不信下个月开始连你老师的丹药给给你断掉?

    丹药可是每一个武者都需要的,无论是平时疗伤的各种丹药还是在突破桎梏时候需要的一些灵丹妙药,全部出子丹阁,别看丹阁人少,可是就算十大家族和九宗的人见到丹阁的人也要毕恭毕敬的,因为惹了他们你就等于是跟天下所有的炼药师为敌,除非你活腻了。

    丹阁的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把整个天启书院翻了个遍,但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人敢阻拦他们,丹阁弟子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是选择配合,而且还得给人陪着笑脸让人家检查,而人家走的时候甚至连个谢谢都不会给你,你还得给人送到大门口,这才是真的牛。

    可是羡慕嫉妒恨也没有用,因为丹阁跟武道院不同,那里才是真正需要天赋才能进去的,可以说每一个能够进入丹阁的人未来都必定是能够名动一方的炼药师,谁敢惹他们?

    两天的时间,金不换已经快把天启书院给翻了天,可是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那个说曾看到陌生人的弟子已经连续三次被金不换带来询问了,这家伙以祖师爷的名号誓,自己的确看见了!那是一个年轻男子,当时还是骂骂咧咧的走进来的,自己着急去办事,而且之前金不换和周栋都吩咐晾晒场不准随便进去,所以自己也没敢仔细看。

    可是这两天的时间他几乎将整个天启书院所有人都看了一遍,却完全没有现当时那个陌生人!而且他肯定只要再次见到绝对能够认出来。

    “命人将血色花和毒血花重新掺杂在一起给我铺在晾晒场!看好了!”

    无奈,金不换只能想了一个守株待兔的笨办法,既然找不到,那就只能摆上血色花和毒血花,希望那人会再次出现,而只要他再次出手,就一定会被现,尽管金不换自己都觉得这个方法很蠢,可是他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而就在丹阁几乎将整个天启书院给翻过来的这两天时间里,白里则是始终待在自己的天字一号院里面,对于外面生的事一点也不知情,因为如今自己完全被孤立,白里也懒得出去找骂,这两天的时间白里就躺在院落之中考虑该如何应对,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因为自己一时善心所做的一丁点小事而翻了天了……

    (明天就是新的一月了,我还是想说一句,月初请大家把月票留给我,谢谢大家。)(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