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六百零五章 说好的只喝茶呢

    “小……小友……你赶紧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的。”周栋性子本就大大咧咧的,自从第一次知道白里分辨血色花和毒血花的方式是金不换都比不上的时候他就对这种方法充满了好奇。

    他恨不得让白里马上将方法告诉自己。

    “周老……不要胡说,这乃是小友的秘法,怎能随意乱说。”

    金不换此时面带苦笑,周老这人一直都是如此,大家这第一次见面,你开口就问人家的秘法,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啊。

    “也是也是,老夫孟浪了!小友勿怪勿怪啊!”周栋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了,一边挠着他那一头有点自来卷的白毛一边憨憨的笑着。

    可是白里此时却有点喜欢这个老匹夫了,虽然这货看起来莽撞,但是这样的人却真诚,有什么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很少会去做那种阴谋诡计的事,跟这样的人交朋友简单又舒心。

    “周老无需如此,其实不怕周老怪罪,我根本没有任何秘法。”

    白里这话出口之时金不换也已经煮好了药茶,此听闻白里开口竟然说自己根本没有秘法,这让他十分好奇。

    “没有秘法?你可别诓骗我这个大老粗,你小小年纪若是没有秘法怎能如此快速的辨别血色花和毒血花?”周栋再次开口,眼中满是不信,甚至看白里的眼神都带着一丝狐疑,那样子好像在说,小子你别把老子当成傻子!

    而面对周栋如此模样白里苦笑的摇摇头,自己就算是想说有秘法也不可能,因为自己辨别药物完全是依靠了自己特殊炼药术的被动能力。

    简单的说自己的眼睛就像是红外线扫描仪,当自己眼睛扫描过的药材会直接进入大脑之中,随后炼药术存在的药库信息会马上根据自己扫描到的信息在第一时间给出药材的信息。

    就比如说血色花和毒血花,这两种药材哪怕是让金不换去辨别,也不敢说做到百分百的无误,可是白里却可以。

    血色花和毒血花看起来几乎一样,但是那只是看起来而已,实际上区别还是很大的,至少对于白里的辨别系统而言是这样的。

    这世上从来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东西,无论它们多么相似,都必定有着可以区别的地方,除非是炼药术的药库之中都不存在的药材,否则没有什么是白里无法辨别的药材。

    寻常炼药师要学炼药术先要当几年的学徒,这学徒的几年时间里炼药师必须要从辨药术开始学起,一个炼药师你总不能连药材都不认识吧。

    可是白里不需要,当白里点下第一个炼药术的点数之时,就自动激活了药库之中的一切信息。

    白里可以不认识,但炼药术能够认出来。

    而随着炼药术等级不断提升,炼药术给出的辨别信息也会越来越全面,如果是一级炼药术,可能只会告诉你药材的名字以及可以炼制什么药物。

    但现在白里的炼药术不光可以知晓药物,更是能够清楚的知道药物的性质,品质甚至是年份都会有一个大概的显示,如果炼药术达到十级的话,自己甚至仅仅凭借药材就能够知道这些药材所能够炼制药物的成功率是多少。

    当然了,这些白里是肯定不能告诉眼前的两位的,因为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他们也无法明白,所以白里只能找一个更加玄奇的说法。

    “不瞒两位,我从小就有一个特殊的能力,我可以感知到大部分药材的灵性,然后从它们的灵性之中直到药材的本质。”

    白里这话出口,就见金不换那拿着药茶的手猛然一抖,周栋则是直接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白里!

    “天生灵体!”这一刻金不换和周栋两人心中同时出现了这四个字,其实从第一次知道白里的存在之时,两人就曾猜测,白里会不会是那传说之中跟当年炼药师一脉的祖师爷一样的天生灵体。

    不过天生灵体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传说,哪怕是异族之中对炼药一道最为擅长的药族也从来没有诞生过天生灵体,所以这个传说始终是传说,从来没有真正被印证过。

    可是今时今日白里却说自己是天生灵体,这着实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此时此刻周栋和金不换更多的不是激动而是质疑,两个人年龄加一起都快二百岁了,什么幺蛾子没有见过?你说你是天生灵体我们就信你啊?

    “小友你的意思是无论任何药物在你面前,你都能够通过药物的灵性感知药物是什么?”金不换此时再次开口,想要看看白里怎么说。

    “老金你可真是麻烦,试试不就知道了么!”相比起金不换的询问,周栋更相信眼见为实,他大手一拍桌子直接从凳子上站起身来,而后一把抓住白里就开始往外走。

    “走走走!小……小友!我现在就带你去我们丹阁的药库之中,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天生灵体!”

    这一次金不换没有再阻拦,因为金不换知道天生灵体代表了什么。

    九州的炼药师其实如今已经开始凋零,异族崛起远在蛮荒的药族个个天生都拥有极强的炼药天赋,十年前药族族长亲自带领药族前来神都,那一战是炼药师的战争,那一战九州虽然赢了,可是却只是惨胜。

    年轻一代几乎所有炼药师全军覆没,没有一人是药族年轻一代的对手,最后唯有靠着金不换一人击败所有药族的炼药宗师算是为天启王朝留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金不换的名气就是在那一年达到的巅峰,因为他是英雄,他在几乎绝境之中最后逆转药族猥九州保住了药师正统的名号。

    可是那一战金不换知道自己赢的只是运气,因为那一炉丹药即便是他也不过只有三成的成功率,老天那一次站在了他的身后,让他靠着三成的概率逆转一切。

    可药族不甘失败,他们放出豪言,十年之后九州再无一人能够在炼药一道跟他们一战。

    尽管那时候没有人相信,但金不换却信了,老天不会永远站在自己的身后,十年转眼而过,时至今日跟药族的十年之约只有一月,据说药族已经从蛮荒出发前来神都参拜天启大帝,可名为参拜实则是挑战,金不换自问凭借自己风烛残年之躯还能为天启王朝再战,力保药师正统,可是下一个十年又是谁站出来呢?

    当今九州宗师数量只减不增,尽管丹阁努力培养年青一代,可是却始终没有领军人物,金不换不敢想象,当有朝一日自己再也没有力气出战的时候,九州的炼药师一道会成为什么模样。

    而此次白里的出现却给了他一线生机,如果眼前的白里真的是天生灵体,那么凭借对药物的感知之力,他只要还在九州一日,药族就唯有俯首称臣!

    白里并不知道短短的时间金不换已经考虑了这么多,此时被周栋一手强拉着从房间往外走,白里只有眼泪汪汪的看着那刚刚泡好的散发浓郁药香的药茶。

    “尼玛……说好的请喝茶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