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三千二百四十五章 狗咬吕洞宾

    这个刘洋的拒绝对于白里而言当然是无所谓了,自己送出这符咒是因为觉得这货是自己的队友,不愿意看着这货死在里面。

    虽然白里不清楚古墓之中有什么,但是白里知道对面营地有什么啊。

    你总不能告诉我说那个带着鬼来的家伙是来友好访问的吧?别说人了,你问问那家伙身上的鬼能相信么?

    所以毫无疑问今天必然是一场杀局,老车这边想要人家伊贺仁死,人家伊贺仁何尝不想老车挂呢?

    所以说这种情况下在白里看来刘洋自己拒绝就等于是一种找死的行为啊。

    争吵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在骂街方面是根本无法和凯哥相比的,这让在一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出来一包洽洽瓜子的凯哥倍感失望,甚至有亲自上场传授他们骂街套路的想法。

    老车毕竟不是真正的考古大师,所以这边的事情他处理起来也有点为难,反正来来回回就是那句话,要听从命令之类的,但是很显然从王壮那不满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人家压根没把你老车的命令当成一回事儿。

    至于刘洋,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他脸上就差用毛笔写上我不服三个字了。

    时间就在这种略带诡异的气氛之中逐渐接近了正午,这个时间是伊贺仁那边定的,说是什么这古墓当初就不干净,然后又封存了这么多年,所以在正午时分开启,阳气最盛的时候驱驱邪。

    对于这种说法连老车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唯有白里知道这种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

    很多人都认为正午时分是阳气最盛的时候,所以正午时分开始做这一类的事情好像最好的样子,其实不然。

    正午时分的确是阳气最盛的时候,但是不要忘了,天地阴阳是有一个自然的流转的,正所谓盛极必衰就是这么来的。

    正午时分阳气最盛,可是从正午时分开始,阳气也开始急转直下,所以如果说正午时分之前是人的时间,那么正午时分以后就开始进入鬼的时间了。

    而同样很多人都觉得半夜十二点很吓人,阴气重之类的,实则也不然,半夜十二点也是同样的道理,当阴气走到极致的时候,阳气也就开始衍生出来了。

    就白里对地府的了解,地府除了那些专职的鬼差之外,其实一般的小鬼儿哪怕是可以短暂的离开地府,也一定是在正午过后开始出地府,然后又必须在夜晚十二点之前回去,因为半夜十二点,阳气衍生,就会对鬼魂有很大的限制作用了。

    如果不是之前看到了那个鼓捣鬼的家伙的话,白里可能会认为伊贺仁就是不太懂罢了,但是一个鼓捣鬼的家伙就算他的鬼都是猪头,他也至少要明白他的鬼在什么时候战斗力最强吧。

    毫无疑问肯定是正午十二点之后到半夜十二点之前的这一段时间,所以说这会儿你要说什么伊贺仁安了好心,连鬼都不能信啊。

    这会儿所有人开始聚集,同时老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调来了工程机械,那当年被水泥封盖的入口如今也在突突突的破碎机之中被打开了缺口,一股灰色的气息从下面钻出来,吓得不少人纷纷撤退。

    在场的可是有不少的考古学家,很多传闻之中比如金字塔进去的人全都没有活过一年之类的故事其实真要是懂了的话,也不觉得有什么诡异了。

    想象一下,一个地下世界,被封存了那么久,鬼知道里面有什么这样那样的毒气,特别是在打开的那一刹那,因为空气流通的原因,所以很多的毒气都会呼啦一下子冲出来,据说当年金字塔打开的时候也出现了这种情况,只不过当时没有人感觉怎么样,而实际上他们可能已经中了一种慢性毒,因为体质不同,有的人很快毒发死在了金字塔里面,也有人撑了一年才死去,最后传着传着就成了法老索命了。

    毕竟这种事情肯定不如法老索命来的精彩和让人期待对吧。

    但从一个考古学家的角度来说,还是应该相信科学……如果下面传来的一阵阵的好像嘶吼的声音可以用科学解释的话,白里觉得自己肯定也会相信科学的。

    “咳咳……这可能是下面的独特地理构造,形成了很多排洞,然后此时打开入口之后,风灌入才导致出现这样的声音的,大家不要慌……”老车看来昨晚不光是跟年轻人一块疯狂,应该是还抽上厕所的空,偷偷恶补了一些东西。

    刚才嘶吼声出现的时候,海哥的脸白的都快能称得上小白脸了,现在老车解释之后,海哥才总算是红润了一点点,但是从他略带颤抖的腿白里知道,海哥的裤子湿不湿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别担心,这不算什么……恐怖的还在后头呢……”在安慰人方面,江一一有着独特的能力,果然,她这么一开口,海哥刚刚略微红润了一点点的脸再次白了……

    “哼!胆小鬼!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开口的是刚才的刘洋,这货这会儿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关海,这让关海开始思考,如果在这里把这货的脑袋拧断的话,是不是可以说自己鬼上身了?

    而刘洋这边说什么世上根本没有鬼的时候,恰好是伊贺仁等人赶来的时候,伊贺仁后面站着的那个阴沉沉的家伙用一种略带阴狠的眼神看了一眼刘洋,那感觉就好像是豺狗找到了猎物一样。

    “那个刘洋啊,要不你也留在上面吧!”老车看到了那位的眼神,这会儿略带担心的开口了。

    可是老车这话一出口,那刘洋当场就跟炸药桶一样的炸了。

    “车老师,我是一个合格的科考人员,你不能因为我跟你的朋友吵了一架就如此的针对我!”刘洋这会儿真的愤怒了,他根本不知道,老车说让他留下是因为他是唯一没有符咒,而且还被别人盯上了,这样的话他下去真的会很危险,可是老车这话说完就后悔了,并不是每一条狗……都能理解自己的苦心的,不然为什么会有狗咬吕洞宾的说法呢……唉……我吕洞宾压力也是很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