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 舔狗也是幸福的

    水蓝宗别院之外,如今聚集的人并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

    因为那些看完这场比试的人久久不愿散去,他们还停留在这惊天的三箭之中,特别是那第三箭,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可能他们这辈子都无法相信那是真的。

    这些人不愿意散去,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消息朝着这边赶来。

    毕竟肖汉号称天下第一箭,今天竟然在自己家里面被人击败,而且听说还是近乎于碾压式的失败,这让所有人都吃惊于到底是谁。

    而当他们得到消息说那个碾压了肖汉的人竟然是前面炼制出神丹的那个白里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特么不是在做梦吧。

    那个白里不是个炼药师么?

    为什么他可以在箭术上击败肖汉?确定不是跟肖汉比的炼药么?

    这特么还有人性么?

    人都说精力是有限的,有的人一辈子修炼都无法走到巅峰,有的人努努力可以走到巅峰,而白里在炼药上,当他炼制出神丹的时候,可以算得上是小小的名扬天下了一把,不过之前还是有很多人将其归功于是运气,毕竟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而如今第一次出现就炼制出神丹,说是运气也是说得过去的。

    可是现在,白里竟然在箭术上面赢了肖汉?这特么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人这一辈子,能够在一件事上面做到巅峰那就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了,可是这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到,白里就在两件事上面都做到了巅峰,这还有天理么?

    老刘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因为在场的人之中老刘好像是箭术一道成就最高的,而且老刘还是这场比试的见证者,所以今天老刘也算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全场瞩目的感觉。

    老刘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是用这样的方法被人关注的。

    不过无所谓了,此时此刻老刘被这么多人簇拥着,所有人都在询问着老刘同一个问题,到底如何做到的。

    而对于这个问题,老刘是没有办法回答的……怎么回答?怎么做到的?老子要是知道怎么做到的,你们特么还有资格跟我说话么?

    你们怎么没有胆子去问问肖汉怎么做到的……好吧……可能肖汉也无法解释出来吧,毕竟境界的差距太大了。

    “老刘……你能说一下那个白里到底是什么水平么?”一个显然是没有看到这场比试的家伙这会儿开口了。

    可是听到他的问题老刘沉吟了片刻开口了:“水平……这么说吧,我还没有资格去评论白大师的水平!”

    这会儿老刘称呼白里已经用大师二字了,因为在老刘眼中,年龄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白里都算不上大师的话,那么这世上可能也就没有人有资格称之为大师了。

    而老刘这话一开口,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也有人开口了:“那老刘,你觉得肖汉堂主跟这个白里差距有多大?”

    “没有差距!”老刘再次开口,而这话让所有人都懵逼了,刚才不是说好的碾压么?怎么这会儿又成了没有差距了,你们敢不敢靠谱一点?

    可是还不等他们明白过来老刘什么意思,老刘就再次开口了:“肖汉堂主的箭术是我之前见过最强的,但是跟白大师相比……这么说吧,他根本不配在箭术上面跟白大师相比……”

    老刘这话一出口,周围有好几个跟老刘关系好的上去就准备捂住老刘的嘴了。

    老刘你可别胡说八道!那可是肖汉啊!

    肖汉那家伙是睚眦必报的!前些年据说有个人在背后说了肖汉的坏话,最后全家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老刘你是疯了么?竟然敢这样说肖汉,你不怕自己全家都消失么?

    可是这一次老刘却没有在乎,而是继续道:“今日即便是肖汉堂主在此我也是这样说,我绝对没有不尊重肖汉堂主的意思,肖汉堂主跟白大师比较这件事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肖汉堂主根本没有资格跟白大师比较,不光他没有资格,这天下恐怕也没有人有资格在箭术一道跟白大师比较!不相信你们可以直接去问肖汉!我绝对没有任何侮辱他的意思!”

    老刘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全部都是正色,因为他说的是实话,如果换成其他人,这会儿老刘的话绝对是在羞辱,可是老刘明白肖汉跟白里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种差距就好像自己这个散修跟整个昆仑之间的差距……不对,或许更大,所以自己有资格挑战昆仑吗?显然没有……所以肖汉自然也没有资格挑战白里,这不是羞辱,这不过是在说一个事实罢了。

    当然,他们无论相信还是不相信,老刘都要将事实说出来,老刘相信,就是肖汉本人站在这里,也绝对不敢恬着脸说他能够跟白里比较,这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不过老刘这样的话也让全场都知道了白里的箭术是何等恐怖,曾经的天下第一箭肖汉连跟白里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觉得老刘纯粹就是舔狗,可是老刘不在乎,舔狗怎么了?老子能当白大师的舔狗那也是幸福的,你们倒是想要舔,你们特么看得懂么?你们相当舔狗你们有资格么……

    水蓝宗别院,此时肖汉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可能在来之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吧。

    而这会儿白里坐在肖汉的对面,司命亲自为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只不过在品茶的时候白里品的是茶香,而肖汉品的可能全部都是茶叶的苦涩吧。

    “现在……肖汉堂主,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我的那几个问题了?”

    “知无不言……”肖汉抬头看向白里,虽然这一场输了,但是肖汉还是知道遵守诺言的,此时无论白里问自己什么事情,他都会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白里,这就是他的赌注……

    而再看白里放在旁边的那把弓,这会儿肖汉悔不当初啊……为何要如此鬼迷心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