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四千一百零九章 古韵堂

    末追本来是想要将这件事当成笑话来说的,毕竟赐教这两个字在他看来就是笑话。

    可是末追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开口说出赐教两个字的时候,大师兄的脸色却是忽然变了!

    “你说什么?”大师兄此时停下了脚步,看着末追再次开口。

    “啊?”末追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让大师兄不满意了呢,赶忙开口道:“不是我说的,是这个叫?力的发来的讯息上面就是这样说的!”

    “赐教?”大师兄再次开口。

    末追连忙点头,还以为大师兄误会是自己这么说的呢。

    可是末追没有想到的是,大师兄听完这个之后眉头都皱了起来。

    有些东西,末追入门时间比较晚是不明白的,但是大师兄不一样,他跟随老师云野已经很多年了,所以说对于一些弓箭手的一些术语是可以听得懂的。

    这赐教就是弓箭手的术语,可以这么说,即便是末追这种级别的射手都不明白赐教代表了什么意思。

    可是毫无疑问的,一个人如果能够说出赐教两个字,他一定是一个很强大的射手。

    因为大师兄跟随老师云野多年,也就是在上个月,他才从老师口中听到赐教两个字。

    当时老师是这么解释的,如果有弓箭手跟你说请教的话,你根本不用搭理他,因为说请教两个字的弓箭手压根就是入门的小家伙而已。

    可是如果有人说赐教的话,你就要万分小心了,因为只有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老师才会告诉你,跟人开口挑战用赐教两个字。

    而如今听到末追口中这个叫白里的竟然用了赐教两个字的时候,大师兄有点拿捏不准了。

    到底是对方乱说的,还是说这个白里真的已经有了箭术大师的能力?

    不然他为什么会知道赐教这两个字呢?

    “对方还说了什么?”大师兄此时开口询问末追。

    而听到大师兄的话,末追愣了一下……大师兄这是怎么了?

    一个无名小辈竟然让大师兄如此上心吗?

    “他……好像说,他的箭,只看心,不看箭!”

    末追开口,而这话一出口,大师兄的脸色马上变了!

    如果说刚才赐教可能是乱说的,那么这句话的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句话的意思一般人听不懂是因为他们的境界还不够,这是真正的箭术大师才能够明白的话,这所谓的箭只看心,不看箭的意思是对方在告诉自己,他的箭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箭心已成,已经到了一种有箭无箭都可以的程度!

    而且这种说法一般而言都是箭术大师的一种谦虚的方式。

    大师兄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开口了:“对方叫什么!”

    “白……白里?”末追不明白大师兄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不过大师兄既然问了自然是要回答的。

    “白里?”听到这个名字,大师兄微微皱起了眉头,很显然这个名字他并没有听说过。

    这个白里到底是何人?如果是一般人,可能大师兄根本就不会理会,但是对方用的术语真的是太专业了。

    弓箭手有自己的规矩,今天人家把消息发来了,而且还是用了射手的术语,这就是一种公开的挑战。

    而大孤山这边必须要对这样的挑战做出回应的,因为这样的挑战是真正弓箭手的挑战方式。

    即便是大孤山这边不应战也必须要给对方专业的回复,要告诉对方为什么自己这边不接战。

    而若是今日不回复的话,那么有朝一日对方找上门来的时候,大孤山这边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对方是可以直接一箭轰碎大孤山的山门的。

    这是对你不尊重我这样的射手的一种回应。

    这可以说是弓箭手之间最专业的挑战,而这一次挑战的还是自己的老师,一时间大师兄觉得有些麻烦了。

    虽然大师兄并没有听说过白里这个名字,但是对方既然用了弓箭手的术语,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给出回应的。

    所以思考了半天,大师兄拉上了末追直接朝着师父所在的古韵堂而去!

    “大师兄……这……这怎么了?”末追显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师兄会突然拉着自己前往古韵堂。

    平日里,一般弟子是不能进入古韵堂的,也只有大师兄有资格随时随地的进去,而此时突然被大师兄拉着过去,末追显然有些不太明白意思。

    “这个白里不一般!”大师兄开口,而听到大师兄的话,末追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就不一般了?是口气么?赐教太猖狂了?所以大师兄说不一般?

    而就在末追这边懵逼的时候,大师兄已经拉着他来到了古韵堂,这里的阵法必须要有特殊的令牌才能通过,大师兄手握令牌一路带着末追进入了古韵堂之中。

    进入古韵堂之后,末追就看到在古韵堂之中,老师正拿着一把很奇怪的弓在那里不断的开弓,看到这里大师兄选择拉着末追站在了门外没有打扰师父。

    云野是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身云白色的衣服看起来颇有几分出尘的意味,此时他正手握一把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弓,而这把弓跟三儿的那把弓有些一些相似之处。

    不过不同的是,这把弓看起来更加的扭曲一些。

    而此时云野不断的开弓,他开弓之时,有时候会出现满月,但有的时候却无法出现满月。

    看到这一幕,末追是一脸吃惊啊。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老师在自己练习。

    而老师手中的这把弓如果让末追来使用的话,估计满月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因为这样的弓想要做到弓开满月,那必须对弓本身有着无比恐怖的掌控能力,只要出现一丝丝的不稳妥,都无法开成满月。

    连老师云野开弓都无法做到每一次都满月由此可见这把弓有多么的可怕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了,云野这样的箭师竟然还需要练习开弓么?

    当然需要,如果说将箭术比作是金字塔的塔尖,那么这开弓就是塔基,如果塔基不稳的话,塔尖根本不可能达到极致。

    所以说即便是达到了云野这个境界,依旧需要练习开弓。

    什么?白里为什么没有练习?那是因为白里的境界早已经超越了这个层次,白里的基础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