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四千一百一十章 梦儒下山

    云野此时连续开弓一百五十次,其中一百次都是满月,但是另外的五十次只能说是接近满月。

    云野的脸上多少有着一些的不满意,因为他追求的是每一次开弓都能够达到满月,可惜自己对这把弓的操控能力还不能达到这个层次。

    此时放下手中的弓,云野的目光望向了门口的弟子。

    “有事?”云野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看着门口的两个弟子。

    “见过老师……”大师兄上前一步给师父问好。

    末追也连忙上前见礼。

    “把传讯令拿出来给老师!”大师兄开口,而听到大师兄的话,末追的脸上一脸懵逼。

    传讯令?这是要看那个消息么?可是……可是哦消息自己已经删除了啊!

    末追只能硬着头皮将传讯令拿了出来。

    “消息呢?”大师兄看向空白的传讯令脸上满是不解……

    “消息被我……被我给删除了……”末追脸上尽是尴尬。

    大师兄:“???”

    大师兄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问号……这个末追在搞什么?竟然删除了?这……这简直就是对对方的绝对不尊重啊!

    “怎么回事?”看到这里云野也走了上来,此时他手拿着一块毛巾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不解的开口。

    “老师……是这样的……”大师兄如今也是无奈,只能开口将刚才的事情完完本本的跟老师讲述了一番。

    当听到赐教两个字的时候,云野皱起了眉头。

    “白里……这个名字很陌生啊……”云野显然也是没有听过白里的名字的。

    没有办法,白里是从人界前来的,所以天界自然是没有任何关于白里的消息的。

    不过虽然没有听过,但是听到赐教两个字云野还是上心了。

    因为云野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听过有人要对自己赐教了。

    毕竟这是弓箭手之间的术语,来挑战云野的人多不胜数,但是会用赐教两个字的很少很少,大部分都是用请教……

    这赐教一方面是术语,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对方的张狂。

    可是当听到自己的弟子说出我的箭,只看心,不看箭的时候,即便是云野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即便是一般人知道赐教这个术语,后面的这些话也是绝对不可能说得出来的。

    因为只有真正拥有箭心的箭术大师才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连大师兄都只是刚刚触碰到箭心的门槛所以才知道这意思,而对方此时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由此可见这必然是一位箭术大师,而且是掌握了箭心的箭术大师。

    云野此时微微皱眉,因为这样的挑战按理说即便是他云野不接,也是必须要给人回复的。

    这就好像一个大师碰到了另外一个大师,对方开口要找你比试,你不可能说不搭理人家,哪怕是你觉得对方名气不如你,你也应该用一个理由来拒绝。

    所以按照弓箭手的规矩,白里这就是下了正式的战书,云野可以不接,但是回复是一定要回复的,这是对对方大师的尊重。

    可是现在末追却直接将对方给删除了。

    如果对方真的打上门来,先不说别的,对方一箭轰碎你的山门,你还要给人道歉,因为是你先不尊重人家的,人家打上门来你也没有办法。

    所以此时听到这里的时候,云野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如果是一般的人挑战,他云野不接受不回复也正常,可是如果对方用了术语的话,他必须要回复的。

    至少要告诉对方,我最近不想接受任何挑战之类的,这是对大师的一众尊重。

    可是如今末追直接二话不说将对方给删除了……这要是对方打上门来,到时候拿着传讯令的消息记录,直接将云野这边的山门轰碎,云野还要亲自下山给人道歉。

    当然了,前提是对方真的是一位箭术大师。

    可是如今对方用的术语已经告诉了云野,对方是箭术大师的概率是极高的。

    所以这会儿云野皱起了眉头……

    末追此时也是脸色苍白,因为他从老师的脸上看得出来,老师这会儿有些不高兴了……

    同样末追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闯祸了。

    “对方是什么地方的?”云野开口,事到如今只能用其他的办法来弥补了。

    “名叫?力的人发来的,我刚才让人差了一下,这个距离只是我们的一个记名弟子,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应该是金族那边的人!”

    “你亲自去金族一趟,会一会这个白里!”云野开口,事到如今他就算想要拒绝挑战都不行了!因为末追这边将对方的信息全部删除了,这边想要回复拒绝都不能做到。

    而为了防止对方以此为借口上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弟子走一趟,你不是要挑战我么?可以,我让我的弟子上门,你想要挑战我我不是说随时可以应战的,你想要挑战我首先要战胜我的弟子,倘若你连我的弟子都无法战胜的话,你又有什么资格挑战我呢?

    “是!”大师兄这会儿点头,同时狠狠的瞪了末追一眼。

    本来这件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末追这边如果拿来了讯息,大师兄这里只要回复师父正在闭关,不方便接受挑战,这件事也就完了……对方也不能继续挑战,因为这也是规矩。

    可是当末追删除了信息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一种对对方的不尊重,这种情况下,如果对方打上山门来,云野还要出去亲自给人道歉。

    到时候无论是输赢,仅凭这一点,对方的目的就达到了……

    毕竟大孤山的山门被人轰碎,然后云野还要下山给人道歉,这难道还不够对方臭屁的么?

    所以这会儿云野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让大师兄走一趟了。

    “儒儿,你的箭心也要凝聚了,此次下山对你来说也是一番造化,这个白里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对方想来也是初成箭心的人物了,你还是要小心的,戒骄戒躁!”

    云野此时交代自己的弟子。

    而听到云野的话,大师兄梦儒点头称是,但他口中虽然说着自己会小心,但心里却并没有真的这么想,毕竟在他看来这个白里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如果不是因为末追乱来的话,根本连搭理都不用搭理,直接拒绝就是了,而现在因为末追的失误自己还要跑一趟,但在梦儒看来,这一趟想要取胜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这边云野交代梦儒下山的同时,金族这边也是非常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