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箭魔 明月夜色

第四千四百五十四章 空射对决

    空射顾名思义,就是不使用箭矢。

    很多人可能觉得哎呀,空射不使用箭矢是不是属于非常友好的一种比试呢?

    恰恰相反!

    空射非但不友好,还特么非常凶险,甚至在白里看来的话,空射比对射还要凶残的多。

    当然了,这是说对于有一定境界的弓箭手而言,如果是对于两个小弱鸡的话,那空射就真的是非常友好了。

    但是当一个射手达到一定的高度,当拥有了自己的箭意的时候,空射就绝对不存在友好了。

    对射是有可能对你的身体造成损伤,别忘了,现在大家这个级别的话这特么就不是对身体造成伤害了,这是直接对心灵造成伤害。

    白里以前空射对人造成过多大的伤害大家也不是不知道。

    而此时这个汉斯在白里看来就是一个纯二笔。

    这家伙选择空射肯定是之前他们这些人就在一起商量的,就是为了针对夏侯夔的。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夏侯夔属于那种十分谦逊有礼的,正常情况下肯定会被嚣张跋扈的汉斯在气势上压一头的。

    如此一来,汉斯在空射一道的气势上肯定要更强一些,他们倒也没有想着汉斯能真的击败夏侯夔,但是能够挫一挫夏侯夔的锐气就非常好了。

    可是他们万万木有想到啊……

    夏侯夔在经历了圣战场一行之后,彻底的发生了改变,已经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性子什么时候都温和的夏侯夔了。

    在白里的身上,夏侯夔学到了太多太多了,什么时候该温和,什么时候该嚣张,夏侯夔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本来夏侯夔就特么是天才,学习起来自然是更快了。

    如此情况下之下,夏侯夔给对方来了个当头一棒,现在对方非但没有在气势上压制夏侯夔,还反而被夏侯夔给压制了,白里觉得如果自己是这位汉斯的话,这会儿肯定会选择换一个比试方式,而绝对不可能在这种被绝对压制的情况下依旧这么执迷不悟。

    不过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家伙看长相就知道跟夏侯夔的差距巨大。

    什么?你问为什么看长相就能看得出来,这是白里的特殊方法,至于具体为什么,根本不需要解释。

    反正这会儿这个汉斯看起来是个苦瓜脸,你要说他昨天晚上全家都出了事,也不是说没有可能。

    “就在这里比试么?”夏侯夔说着,弓都掏出来了……

    而汉斯此时在周围一群人挤眉弄眼之下自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过此时此刻看到人家夏侯夔弓都掏出来了,他完全是骑虎难下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说是再改变什么。

    刚才是他主动站出来挑战夏侯夔,然后比试的方式也是他提出来的,这会儿你总不能让他说不比了吧。

    他要是敢说出来这句话,别人不敢说,反正太阳神君能当场将其掐死……咋的……你这是要丢人丢到极致么?

    所以不管输赢他今天都是必须要比的。

    “呵呵……就在这里比试吧……年轻人多互相交流请教一番也不错……点到为止就好……”此时坐在上首的太阳神君终于开口了。

    而他这话一出口也算是为汉斯打了个圆场。

    至于这点到为止就很可笑了……空射怎么点到为止?大家拼的是箭意啊……

    汉斯手握一把金色的战弓,也不知道为什么,神族这边对金色仿佛情有独钟的样子,仿佛只有金色才能突出他们有多么的华贵一样。

    不过弓再华丽也没有用,跟夏侯夔手中的乌雀比起来,这把弓差的还是有点多的。

    天界本身在打造东西的资源上面就是比较匮乏的,而夏侯夔的乌雀那是跟轩辕弓一个级别的存在,是属于十大神弓之一的……

    而想到轩辕弓的时候,白里内心是无比的难受啊,白里觉得自己在突破之后是有必要去一趟赣家的……白里这辈子还没有被人之前那么坑过……所以有些东西是必须要拿回来的……

    不过这会儿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此时夏侯夔和汉斯已经是对面而立,两人所选择的距离也正好是十步左右的距离,这是一般空射所站的距离。

    而当两人站定之后,汉斯抢先出手了。

    其实也可以理解,他已经是被别人占了先机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抢先出手的话,这一次的比试他可能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弓开满月……汉斯的身上爆发出一团金色的光,这是他的箭意……

    这箭意走的是神圣的路线……整个神族的力量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的……阳刚而又神圣……

    此时箭意的力量爆炸开来,就仿佛是一道太阳光柱一样,朝着夏侯夔直接笼罩了上去。

    可以这么说,这汉斯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别的不说,就说这箭意就非常的强悍。

    可是当汉斯出手的同时,夏侯夔也出手了……就见夏侯夔手中的乌雀张开……让白里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的夏侯夔竟然没有弓开满月……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白里忍不住鄙视了夏侯夔一番。

    这家伙还是心慈手软了啊……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其实空射虽然比的是箭意,但是也是要从弓之上迸发而出的……如果夏侯夔此时全力出手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他应该弓开满月才对,但是夏侯夔的弓并没有开出满月,说明他还是打算给汉斯留一些脸面的。

    当然了,看出这一点的现场并不是只有白里一人。

    神族那边自然也有一些人看出来了,可是看出来的这些人脸色也不会很好看的……

    看起来好像是夏侯夔给汉斯留了一些脸面……但是这会儿汉斯真的需要么?

    这特么看起来是留了脸面,但是实际上却是打了整个神族的脸,这意思就好像是告诉神族,其实我对付这个汉斯,根本就不需要全力出手……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夏侯夔的箭意此时在乌雀之上化为一只展翅翱翔的巨大神鸟,神鸟只是挥动了一下翅膀,就直接将汉斯的箭意彻底击碎……胜负在这一瞬间已经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