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阳师秘记 灵异13号

第一百三十六章 龙脊背上的人

    寂静的环境下,突然来这么一出,我着实被吓了一跳。?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我疯狂的挣扎几次,胳膊肘冲着后边那人就砸了过去。我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但是能够感觉到我砸在什么东西上,而我的力道正被那东西的一个动作非常轻松的化解。

    “别说话!”那声音就在我耳后的不远处,声音冷冰冰的。

    我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声音是那阿昆小哥的,我还以为是沈越。也许是看我冷静了下来,他缓缓地松开了手。

    我回头一看,的确是他没错。

    这么说来,阿昆和吴九爷他们应该都来了这里,不过,现在就看到小哥一个人,我朝周围看了几眼,也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踪影。

    我回头说道:“昆哥,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他看起来年轻跟我差不多,吴九爷叫他阿昆,我倒觉得十分的别扭,不过,这昆哥叫出来好像更别扭。

    阿昆则盯着前边的浓雾里头,我刚才的问话,他好像就跟没听见似的。

    我顿时就感觉有些尴尬,不过,他紧接着就说:“前边有东西,你过去会死!”

    照样还是冷冰冰的语气,但是我也能够明白,事实上刚才他那是救了我。沈越说这个人很危险,我倒觉得他好像并没那么可怕,冷冰冰那也是表面的。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一团浓雾,浓雾中间形成个漩涡在快的流动。这可能是刚才他快的拖我过来形成的,其他的我也没看到有啥东西。

    我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哥,前边有啥东西啊?”

    他还是没有回我,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匕,缓缓地朝着那浓雾当中走了过去。

    我手上拿的还是沈越的匕,现在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还有我老爹,我下来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他的任何线索,我真的担心老爹会出什么事。

    我拿着匕,跟着阿昆朝着前边的浓雾当中走去,可是阿昆才走出去几步,他就立刻折返回来,我根本没看出生了什么事情,回头就跑。

    阿昆朝后边退了一段之后,他一个翻身冲到旁边,脚踩着旁边的洞壁噌地一下就跳了起来。他手中那锋利的匕重重地朝着那浓雾当中砸了下去,那片浓雾快的涌动起来,浓雾当中有一个黑影。

    阿昆的匕砸下去之后,他整个人立刻就被淹没到了浓雾当中,紧接着,我就听到几声匕刀刃撞击的声音,连续几声之后,阿昆从那团浓雾当中冲了出来。

    “快跑!”阿昆冲出来的时候对我说道。

    阿昆说完之后直接趟着旁边的那条地下河就朝着另外一边跑去,我也不敢怠慢一点,跟着他的步伐就冲了过去,根本来不及回头看一眼,那浓雾当中到底是啥。

    我跟着阿昆,沿着这条和的河岸一直朝洞穴深处冲去,跑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前边的阿昆才停了下来。

    阿昆站在原地,仔细地听了一阵,他停了下来。

    然后,我就跟他一块原地坐下来休息,中间还是一样,我找了几个话题去跟他聊,他有的时候只是笑笑,有的时候甚至连笑都不笑,跟没听见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说过那么几句话,我甚至会觉得他是个哑巴。

    一直以来,吴九爷也只是叫他阿昆,我问过沈越,沈越也不知道阿昆的名字,这时候,也是出于好奇我就问道:“小哥,你叫啥名儿啊?”

    他回头看了看我,那眼神有些古怪,我看不懂里边到底藏着什么。

    我知道,这次肯定还是一样,闭门羹,他肯定不会说的。

    可是,就在我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却意外的开口了,他说道:“我的名字,乔泽昆,别人跟我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有种受**若惊的感觉,这好像是我所听到的,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乔泽昆,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那么几分熟悉的感觉,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难道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啊?”我非常吃惊。

    他还是回头看了看我,脸上没有笑,也没有其他的,然后,他就看向别处。

    休息了一阵,我们俩就继续往前走,我问了阿昆,他几乎都是点头摇头,不过,我从他那里知道,他跟其他人走散了,而且他也没有见着沈越。

    我跟他沿着那条地下河一直走,河中间的那条就像龙一样的石头一直朝洞穴的里头延伸,而且变得越来越粗,那龙鳞的图案也是越来越明显。

    我不由得怀疑,难道说,揦子坡这个地方山下也镇压着一条龙,这会不会是龙时间长石化了呢?随即,我自己就摇了摇头,因为仔细的辨认石龙其实就好像是溶洞当中的石笋,有很多地方都不太规则,非常符合天然石笋的特别。只是,半透明的石笋下边那种若隐若现的龙纹倒是让我有些怀疑。

    大概走了有十几分钟,阿昆又一次停了下来。

    而这次,而这个地方已经能够看到河当中那石龙的摁在水中的爪子,这如果是天然形成的,也不可能这么像吧?

    或者,是哪位工匠在很久以前来到这里故意雕刻的?

    我在脑海当中胡乱猜想着,而阿昆那边已经放慢了脚步,他腰间的匕已经拔了出来反握在手里,他悄悄地朝着前边走去。

    他所要去的地方就是那地下河中间那石龙附近,石龙龙爪在浓雾当中若隐若现,龙身朝着两边的浓雾当中延伸,恍惚间就跟一条真龙似的正要腾云而起。

    浓雾翻滚之后,我看到那边石龙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蹲在石龙上边,背对着我们。

    那个人的头很长,从脑袋上一直拖入水中,我越看越觉得那人怪异,我说道:“喂,你干啥呢,快停下来!”

    我们只要沿着河岸走,完全可以绕过去,完全没必要去惹石龙上蹲着的那主。

    阿昆回头看了我一眼,他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他并没有说话,回头之后,他继续往前边走。

    越往那石龙附近,水就越深,而且我还看到水下似乎也是黑压压的一片,我瞬间就想到了之前在那边有青铜锁链的水池当中遇到的那种怪物。

    阿昆的身手没得说,但是那么一大群的东西把他给围困起来,也肯定难以脱身。我冲着他喊了一声:“小哥,快停下来!”

    他愣了一下,回头朝我这边看过来,我能够感觉到他盯着我的身后,眼神有些变化。

    我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劲。

    回头看了一眼,我就现有一只惨白的手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虱子多了不咬人,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看到那只手的时候心中一惊,但是手上也没有怠慢,立刻就做出了反应。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一刀割过去,跟之前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动静。

    紧接着,那双手就冲着我的脖子上掐了过来,我缩着脖子后退几步躲开,心中灵机一动,匕直接在我手心上擦过,伤口还没有愈合,上边沾上了鲜血。

    我知道,那东西是怕我血液的,沾上鲜血的匕那东西肯定也怕。

    鲜血抹上去之后,我反手握着匕,躲过那双惨白的手,匕划过一道弧线,本来想着能够伤到那怪物,令我意外的是那双手直接就被割掉落,掉在地上出滋滋啦啦的声音,然后,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变成了几根黑黢黢的指骨。

    被断掉双手的怪物那双手的断处一样出滋滋啦啦的声音,它挣扎着躲进了浓雾当中。

    “小凡!”阿昆那边传来声音。

    我一愣,阿昆竟然在叫我的名字。

    我回头看去,阿昆已经跳到了龙脊背上,而他旁边的那长头没一点动静。这是咋回事,我没多想,冲着他那边就跑了过去。

    不知道为啥,刚才还看到水下那黑压压的一片,现在都已经没了。

    我也跟着他跳到了石龙脊背上,朝那长头的看了一眼,现那竟然是一具干尸,河中央的一具干尸,这里雾气还这么大,这好像并不科学。

    与此同时,我还注意到这具干尸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着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