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岑欢

075 明天领证

    简深在他们回来之前就先去一家口味比较好的餐厅订了餐,吃过饭,随便聊了两句,顾煜尘的电话就响了,是艾笙的,看来她知道他回来了,安汐冉也瞥到了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W wW.  】

    顾煜尘看了一眼,便挂断放到了口袋里,程采曼喝了两杯酒,半醉半醉的整个人依靠在简深的身旁,时不时的还会仰头索吻,看到顾煜尘将电话挂断,立马就是一副,抓包了的表情,“啧啧啧,顾总你这是干嘛啊?谁的电话,你还不敢当着我们的面接啊?有奸情啊?”

    头都没有抬一下的就给安汐冉的碗里夹上甜点,“程总监,你想多了,只是觉得有些人的电话,不接比接上方便。”

    话音刚落,电话又一次的响起,顾煜尘的眉心一皱,还是艾笙的,程采曼嫌弃的说道,“那不行,我觉得你还是得放免提接了,不然谁知道呢?!”

    安汐冉喝了口水并没有吃顾煜尘夹的甜点,实在是太饱根本吃不下,顾煜尘余光瞥道,然后又看向程采曼,便滑动接听,开上了免提,接着就听到从电话传来一个柔软的女声,“煜尘……”

    刚叫了他的名字,就被顾煜尘冷漠的打断道,“恩,干什么?”

    艾笙顿了顿,因为他的声音实在太过冷漠,冷漠的让她心里一颤,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没有,就是听说你回来了,想请你吃饭,听说前两天刚开了新的店子,口味很好,而且装潢不错,我们一起去吃一下吧?”

    “不去,艾医生还是找我的助理,秦宇陪你吧,你们两个关系不是挺亲密的吗?”顾煜尘冷哼一声,嘲讽的说着。

    艾笙身子瞬间一怔,表情有些不敢置信,瞳孔微微的放大,深深的呼吸着,“煜……煜尘……你知道……知道什么了?”

    安汐冉也微微的一愣,这又跟秦宇扯上了什么关系?

    听到艾笙这么说,顾煜尘又是一声冷哼,“你觉得我应该知道什么?嗯?艾医生……”

    “煜尘……我们见一面可以吗?你是不是有些误会?我跟秦宇没有些什么,只是你不回我电话,也不回我信息,我会找他问一下你在哪里在干什么……但是他一般都没有告诉我……”艾笙有些慌张的说着。

    顾煜尘只是冷哼一声,“哦,是去他家问么?或者在床上?”

    程采曼忽的一下没有忍住,笑出了声,简深连捂她的嘴巴都没来得及捂,“顾煜尘我怎么突然好心疼你,你说那些喜欢你的女人都是些什么货色啊?!”

    艾笙的心立马就像是掉入万丈深渊似得,整个人没有任何力气的瘫坐沙发上,精致的妆容都掩盖不住她此时害怕跟生气。

    “煜尘……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是当着他们的面在嘲讽我,羞辱我是吗?顾煜尘,我艾笙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为了你,我辞去法国的工作,来到这里,你当真就没有一点点的感动吗?安汐冉的爱,都不如我对你的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能多看我一眼?”艾笙声音哽咽着却强忍着泪水没有掉下来,她的骄傲跟自尊不允许她掉眼泪。

    安汐冉的眉头微微的皱着,紧咬了下嘴皮,她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了别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跟顾煜尘深情告着白,之前有个梁以萱,现在又是一个艾笙,她身旁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抢手了。

    “我再之前就跟你说明白过,我跟你不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也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感觉,我不需要她多爱我,我足够爱她就够了!挂了!”说完顾煜尘就将电话挂断。

    因为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身旁人儿的情绪不对了。

    扭头看向安汐冉,然后紧紧的握着她的柔软的手,程采曼就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痴痴的望着他们两个,“顾总,你还真说得出……她应该不会在找你吧?这个艾笙啊,我早就看不惯了,你是没看到她上次在医院那个趾高气扬的样子,真是气的我想冲上去甩她两耳光。”

    顾煜尘淡淡的“哦。”声,“那你为什么不上去甩她两个光?”

    程采曼愣了愣,“这个……因为简深在呀,万一把他吓跑了怎么办?”说着程采曼就往简深的怀里躲去。

    简深一脸宠溺的揉捏着她的脸,“你就是喜欢嘴硬,还真能像个小豹子一样冲上去打她?”

    “她可会说话了,说话气死人,你除了跟她顶嘴,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不然我还真想跟她干一架!”程采曼哼哼的说着。

    安汐冉只是眉眼微微的一弯,心里柔软的看着程采曼,顾煜尘从位置上站起来,“好了,差不多了,冉冉坐了一天的飞机,该早点回去休息,回去吧。”

    顾煜尘将安汐冉送回安宅,在她的唇上吻了吻,柔声说道,“今晚早点睡,明天准备好所有证件我们去的登记结婚。”

    他说的很温柔,手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然后捏了捏她的脸颊,“好了,回去吧。手机充好电,我早上给你电话。”

    安汐冉浅浅一笑,“嗯。”了声,便打开了车门,手臂忽的被扯住,顾煜尘又将她用力扯了回来,又缠绵的在她柔软的唇瓣轻轻的啃着。

    只见一个远光的大灯打过来,顾煜尘便将身前的人儿放开,呼吸有些粗重,安汐冉的眸子也有些迷离。

    灯熄灭,就见安明轩大迈着步子走下车,双手插着口袋看着顾煜尘的车内,安汐冉看了眼身后的人儿,“我想走了,明天见。”说着就把车门打开,下了车,顾煜尘也将安汐冉那边的车窗摇下。

    安明轩一脸嫌弃的看着安汐冉,“哎呀呀,你个臭丫头,还是要个男人把你扯回来,当初我那么劝你不要走,你还是走的那么决绝,没出息的!”说着又看向顾煜尘,“顾总,你送的定金,我家里收的到了,我爸呢,已经恨不得将这个臭丫头丢到你家去了。”

    安汐冉听着微微的一怔,“什么?爸已经收到定金了?我怎么不知道?”

    “恩啊,收到了,车子房子,钱就有不少呢。真是嫁的值了。”安明轩啧啧道。

    安汐冉看向顾煜尘,“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没跟我说?”

    “哦,我来找你的时候,就已经去过你家了,你爸妈差点当时就把户口本给我了。”顾煜尘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说着,就见安华翰跟李秀羽从里走了出来。

    安华翰直接忽视掉安汐冉,便只看到车内的顾煜尘,“小顾啊,你来了啊,要不要下来到家里坐坐,喝杯热茶?”

    顾煜尘礼貌性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不了,将冉冉送回来,我就准备回去了,明天接冉冉去民政局。”

    安华翰高兴的点着头,整个人比起前一个月是要精神好了许多,容光焕发的,“明天就去民政局领证了啊?我们还没去你家拜访一下呢。”

    郑敏连忙笑着接话道,“早点领证好呀你们两个年纪都不小了,是该早些领了证,然后快点生个大胖小子出来,都28岁的老姑娘了,再拖几年生,对身体对孩子也不好!”

    顾煜尘点头笑道,“没关系,我回去跟他们说一下就可以了,反正迟早要见的,好了,那就不打扰了,伯父伯母早些睡,我就先走了。”说着深情的看向了冉冉,听到安汐冉笑着点了点头,“开车注意安全。”

    他便一踩油门离开了。

    顾煜尘一走,安华翰脸上的笑容就少了几分,冷冷的看了眼安明轩跟安汐冉,“进门。”

    安汐冉一走进家门,安华翰就坐在位置上,冷着脸吼道,“冉冉,你竟然一声不吭的就跑到法国去!!你又想过这个家,有把我这个爸爸放在眼里吗?!”

    安汐冉脸上面无表情,没有顶嘴也没有反驳。

    看到她这个样子,安华翰更是生气,指着安汐冉,“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像极了你妈,什么都不说好像是我诬蔑了你,冤枉了你一样!!”

    安明轩有些听不下去,便站在安汐冉的身前,“爸,你是在家不知道,冉冉在法国可是工作,法国那个合同,如果不是冉冉,还谈不成呢!”

    安华翰微微的一愣,但是碍于面子,哼了一声,“那在怎么样,也要跟家里人说一声她去哪里了!这是最基本的家教!!不然别人以为我们安家教出来是什么女儿!难道嫁过去了,还一声不吭的就跑了吗?!”

    李秀羽见状,抚着安华翰的背,“好了,华翰,冉冉这不是还没有嫁人,等她嫁人了,有自己的家庭了,就不会这样了,你消消气,而且冉冉去法国也就散散心,这些年也苦了这孩子。你也别生这么大气,别影响了孩子的心情,晚上睡不着,明天还要跟煜尘去领证呢!得有个好精神。”

    安华翰深吸一口气,看向李秀羽,“你就总帮着他们说话!好了好了,回自己房间吧!明后两天让你哥带着你去顾家一趟!我不跟你去丢脸!”

    安汐冉什么都没说,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就面无表情的走上楼。

    走到房间门口,安汐冉忽然想起一个人,转身叫住安明轩,“安茹云呢?这种时候她应该在才对。”

    “她老公回来了,找老公去了。”安明轩半只脚已经踏进房里。

    安汐冉“哦”了声,正准备进房间门,就又听到安明轩说,“哦,对了,我忽然想起了,昨天听李秀羽跟爸聊天,好像安茹云要跟她男人来家里住几天。”

    眉头紧紧的一皱,看向安明轩,“什么?为什么?她男人难道在凉城没房子吗?!她还住几天?她都住了好几个月了!”

    安明轩哈哈的笑着,看到安汐冉这个样子,会有种莫名的爽感,因为自从柳承易死后,她就太少有过这样的情绪了。

    看到安明轩笑成这个样子,安汐冉瞪了他一眼,云淡风轻的反击着,“一点都不好笑,哦,对了,采曼好像铁了心要嫁给简深了!”

    安明轩无所谓的耸耸肩,“哦,那是件好事啊,而且这难道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么?简深这男人确实不错,采曼嫁给他,我也放心。”

    安汐冉眉毛一挑,他着反应有些反常啊,“哥,你受什么刺激了?还是你喝忘情水了?”

    “没有,等到你跟顾煜尘办婚礼那天,接你们的婚礼现场,我定个婚。”安明轩淡淡的说着。

    这让安汐冉一怔,一脸不敢置信的疾步走到安明轩的面前,“什么?订婚?谁?你跟谁订婚?”

    很明显,安明轩就是想吊她的胃口,得逞的坏笑一下,然后将安汐冉推出房间门口,然后半个身子在门的后面,“想知道啊,那就快点把婚礼办了,然后你就知道是谁了!”说完,门就关上。

    安汐冉看着这冰冷的门,眉头紧紧的一皱,咬着唇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哥,你是认真的吗?若是不喜欢别将就,别伤了别人姑娘又苦了自己的感情。”

    安明轩哪里会给她回应,说完安汐冉就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安明轩刚才堆砌起所有的笑容,瞬间崩塌,捂着心脏的位置,深深的吸着冰凉的空气,就算空气冰凉,也都比他的心脏要有温度。

    听到安汐冉的话,他费劲的扯出一抹苦笑,眼眶晶莹,听到她转身离开的声音,他才站直身子,往浴室走去。

    他不喜欢,但是他想要逃脱,想从程采曼的情里逃脱,他不想再将自己的心封闭在她框的牢笼里了。

    这个女人……应该说,在遇到他之后才成为的女人,或许可以带他逃出,说不上多喜欢,但是他愿意看她比看别的女人要多上两眼,而且他会记挂着销魂的那晚。

    那个女人,是他在bar的那晚认识的,她一个人在吧台喝的烂醉,醉醺醺的去舞池跳舞,长相妍丽清纯的女生在舞池上,总会有不怀好心的男人,很快她就被两三个一伙的男人围住,各种调戏,吃豆腐,安明轩喝得半醉,看戏般的望着她的方向,她坐在吧台上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也许是她悲伤的气息跟自己太像了,也许像她这样不施粉黛,只低头喝着闷酒,bar里面最廉价的酒,别人对她的搭讪,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似的,一杯接着一杯仰头喝着,眼泪还不停的往下坠,看着安明轩都觉得心疼。

    安明轩只见她一脸的不耐烦,极力的想要从这几个男人的身边挣脱出来,那副害怕要哭的表情,让他心中忽的有些愤慨,从位置上站起来,尽量使自己的步子稳健,一步步走向她。

    安明轩推开两个围着她的男人,一把的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冷眼看向他们,立着声音警告着,“这是我的女人,麻烦几位去找别人!”

    怀里的人,身体还瑟瑟的发抖,抬眼看了看安明轩严肃认真的表情,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他的女朋友一样。

    那几个男人面面相觑,最后便一哄而散了。

    安明轩见那几人走后,才扭头看向她,只见她醉的很,他揽在怀里,她就全身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

    只见她的眉头一皱,难受的说了句,“唔,我想吐了!”便捂住嘴巴,急忙跑到墙边的垃圾桶上吐了起来站在墙边的男男女女嫌弃的瞪了她一眼,就捏着鼻子,走开了。

    吐完,眼前就忽然多了一瓶水,和一包纸。

    她红着脸看向安明轩,接过他的纸跟水,漱了下口。直起身子,摇晃了两下,说话都有些不清楚,“谢……谢谢你。还……还给……给你。”

    安明轩眉毛一挑看着她,接过纸,准备转身离开,刚转过身,身子就被重重的撞了一下,转过头一看,就见她吃痛的揉着头,妍丽清秀的小脸就都皱在了一起,唔了一声,“什么东西这么硬?”然后忽然伸手拉住安明轩的衣角,“先……先生……你……你可以……可以娶我吗?”

    安明轩一怔,瞪眼看着她,“所以你在酒吧买醉,是为了掉金龟婿的?”

    她醉的迷迷糊糊,整张小脸皱在了一起,然后凑上前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着安明轩,“你?你是乌龟?”说完她自己就痴痴的笑了,“那你这个乌龟真……真帅……嫁个帅乌龟……也……也比那个……王八蛋……蛋好!”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就摇摇晃晃的往后倒去,安明轩一愣,连忙大迈步上前,接住了她轻巧的身子。

    再看向她妍丽的面孔的时候,美眸已经合上,小嘴微微的张开着。

    安明轩眉心一皱,拍了拍她的脸颊,“喂!喂!别给我装醉啊!喂!我要把你放地上啦!那些坏男人来啦!”说着还真的欲势将她放在地上,可是她却始终没有睁开那个含着泪光的眸子。

    最后,安明轩并没有坐视不管,将她打横抱起,放进车内,找到附近的一家环境较好的宾馆。

    一路上,就听到在后座的她,难受的说着,“昂,要吐了,昂,别抖,昂,好难受……”

    安明轩将后视镜调了下,抬眼就可以看到她的情况,生怕她真的给吐了,只是还好,到了宾馆门口她都没吐。

    却在到了自己要到的那个楼层,电梯拿开的那一瞬间,抱住安明轩的身子,吐了他一身。

    当时他就想将身上的这个人给扔了!

    打开房门,立马就走到了浴室,将外套脱掉,然后将她放到浴缸,打开热水,就从她的头顶洒下,她挣扎了几下,身子猛的就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的望着一旁冷着脸,一身馊味的安明轩。

    她微微清醒了些,也没有忘记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吐了他一身的,拍了拍还是有些头晕的脑袋,指了指他的胸前,“我……吐的?”

    “不然,我吐的?!”安明轩冷着嗓子问着。

    她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连忙要从浴缸里跨出来,脚一滑,尖叫了一声“啊!!”身子就被安明轩紧紧的接着,他胸前的那股刺鼻馊味让她一阵的反胃。

    在地上站稳,她就摇摇晃晃的,她就站在花洒下面,连热水冷水都没看,就一把打开了花洒,刺骨的凉水瞬间就浇到了她的脑袋上,又是一声尖叫,立马弹开,就跳到了安明轩的身边,整个人冷得身子微微颤抖着。

    安明轩见她这模样,一下没忍住哈哈的就大笑了起来,大长手一伸,就调到热水,加上浴缸那的热气,浴室没一下就热气腾腾的。

    “你给我到外面等着,我洗完你再来洗!”安明轩指着门口。

    她愣了愣,身上没有一处干的地方,抬眼在雾气中看向安明轩,心里忽然又是大片大片的难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能是酒精催使,抱住安明轩的脸,就吻住他的唇。

    在水流声中,安明轩还隐约听到她声音颤抖着说,“我还是个处……不要钱,只要你破了它。”

    接着她的手就往下袭去,本来安明轩就喝的半醉,体内还有酒精,这一下,使他的身体一下兴奋了起来,让他一瞬间不舍推开身前的柔软。

    安明轩最后真是难耐的低沉的吼了声,将她微微推开,喘着粗气问道,“你确定要给我?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也不一定对你负责!酒醒后你别后悔!”

    她眼神迷离,衣服脱的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衬衫,玲珑的身材若隐若现,抬眼看了他,便抱住他的脖子,“我叫沉筱雯。你呢?”

    说完,安明轩的唇瓣就被堵住,再也忍不住的将娇小的她两腿架在腰上,走到花洒下,抵着墙壁,从喉咙间发出三个字,“安明轩!”

    他虽然自己始终心心念念想着程采曼……但是总该给他点时间去一点点的从心中遗忘,就像是关羽中毒,华佗为他剔骨去毒,他也要经受这一步,他中了程采曼的情毒,需要挖心剔骨,重新活上一遍。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