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岑欢

076 最好看的是我的老婆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所以她醒的也比较的早,都快十二月底了,就算是出太阳的日子,也抵不过深冬的寒气,前天的里昂,她跟顾煜尘并没有遇见初雪,不知道在中国的凉城,又该多久才会下雪,安汐冉倒是也不期待,比起落雪时的浪漫跟唯美,她更加的怕冷,可能是年纪大了不能像年轻时候,看到下雪,就开心的跳起来。

    房内开着空调,套了件睡衣的安汐冉坐在窗前的椅凳上,微微闭上眸子,任温煦的冬日暖阳倾洒在她的身上。

    她想起柳承易了。

    不记得是哪年的下雪了,只记得那年很冷,雪下的很厚,凉城下雪,但是积雪并不会像北方一样,地上会结上一层薄薄的冰,然后一夜的雪后,才会又铺上一层不算厚的雪。但是那年的雪是真的厚,是她张这么大,雪最厚的一次。

    那时她跟柳承易在一起不过一年多一点点,放寒假各自回到各自的家中,只能视频电话联系。凉城下了两夜的雪,地面上的雪都堆积的很厚,一些消防军人在马路上铲雪,而怕冷的她更加不会说要出去这种事情。

    正好那天,安华翰外出办事带上了安明轩,一再问安汐冉要不要跟着一起,安汐冉都拒绝了,最后没有强求,反正在家里有厨娘,有女佣,饿不死她。

    而且她那两天心情也不太好,自从前天晚上跟在被窝里跟柳承易通过电话说,“承易,凉城要下雪了,好想跟你一起看雪啊!”

    柳承易笑了笑,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恩,会有机会的,冉冉,困吗,十二点多了,是不是该睡了?”

    安汐冉眼睛涩涩的,看了眼时间,轻声“呀”了声,“真的十二点了,跟你聊天时间过的真是快,睡吧睡吧。晚安呦。”

    “嗯,晚安。”

    道了晚安之后,第二天起来,安汐冉就一整天都没有联系上过柳承易。打电话过去,竟然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安华翰跟安明轩走后,安汐冉就往床上一趟,拿着手机刷啊刷,眼看着第二天就要过去了,安汐冉找到抄的他们指导员花名册上,他家的座机号,犹豫了好久。

    最后从床上坐起来,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打了过去……

    安汐冉紧张的从床上站起来,踱步到窗户边上,只见楼下一人的身影让安汐冉心跳猛的一停,“啊!”了一声,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哦呦,哪家的妹子咯?”

    安汐冉整个人都兴奋了,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急匆匆的对着电话说道,“不好意思,我打错了……”就立马挂断,连忙跑到浴室,给自己补上了一点口红,就飞快的往楼下走去,撞到个阿姨,只听到她哎呦一声,“小姐,您是去哪里?!”

    她哪里有心情理她?穿上鞋,打开门,连外面的寒风瑟瑟,堆积在地面上的积雪,她都像是没有见着似得,就跑到了大门口,只见眼前什么都没有,安汐冉一愣……她刚才明明看到了柳承易站在这里的……

    眉头一皱,莫名的就有些失落,有些难过,难道她已经相思成疾了?

    只听到耳边细碎的脚步声跟雪声,一扭头,还没看清来人,身体就被腾空抱起,刚准备惊呼,身子就被抱起,抵到了墙边。

    安汐冉的心跳简直快要出来了,眼前的人不是柳承易是谁?他带着自己送他的围巾帽子,没有戴口罩,嘴巴鼻子冻的通红,但是还是掩盖不住脸上清秀俊逸的帅气。

    柳承易见到安汐冉,咧嘴就笑了,捂着她嘴巴的手没有放下来,另一只手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根本就舍不得放开,用力的呼吸着,眼前还冒着白气,“冉冉,我来陪你看雪了。”

    看到他这个傻气的模样,安汐冉的眸子立马就红了,娇嗔的拍了一下他的胸脯,将他有些冰冷的手拍掉,“看你个头啊,你来找我不会跟我说一声吗?!万一我今天不在家呢?万一我跟我爸跟我哥出去了呢!!你就一个人在凉城看雪融化吧!”

    柳承易被安汐冉莫名的吼了一句,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不禁痴痴的笑着,然后将安汐冉紧紧的拥在了怀里,温热的唇瓣抵着她的耳旁,声音柔柔的让人根本就生不起气来,“好了,我知道了,上了车原本打算告诉你的,但是手机没电关机了,所以就没说了,我这不是见到你了吗?所以我不用一个人在凉城看雪融化了。”

    安汐冉的耳边湿湿痒痒的,之前的不上难受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很容易生气,也很容易哄好。

    本来冰冷的身体,在他这番话后,慢慢的升温起来。

    小声的哼了声,“看你大老远的来找我的份上,我就暂且原谅你了。以后不准这样了,来之前必须要告诉我!还有你怎么可以连手机没充电就来了呢!”

    柳承易吻着安汐冉的额头,“昨晚跟你通过电话,就睡了,没有充电,吃过早饭,我就坐车赶过来了,准备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才想起手机没电,你要不要先回去,外面冷,明天早上我在来找你。”

    安汐冉紧紧的抱着柳承易,“不要,我才见到你,就要赶我走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来见我的?”

    柳承易自然知道安汐冉不是真的怀疑他,只是在跟自己耍赖,不准他走,心里暖暖的弯下身子,低柔的声音好听的回荡在两人的唇齿之间,“我的傻冉冉……”

    他便深深的吻住了安汐冉温热柔软的唇瓣,深深的吸允着。

    最后两人喘着粗气才才放开了对方,安汐冉的脸颊绯红,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安汐冉灵动的眸子,骨碌的转着,声音小小的说道,“承易,带我一起走吧,我爸跟我哥今晚不在家的……我想跟你一起睡!”

    她有些害羞的说出这句话,不知道柳承易会是什么反应。

    “这……好么?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你还是在家里吧,不然我们到处走走逛逛,然后我再送你回来。”柳承易提议。

    安汐冉扁了扁嘴,哼了声,“一个女生给你提这种事情了,你竟然拒绝了!真的是……被你气死了,不逛了,冷死了!”说着就一副生气的模样。

    柳承易立马就慌了,“好了,我们走吧。”

    安汐冉小眼神立马就冒着光,脚尖一抵,就轻咬了一下他的唇瓣,然后跳上他的宽厚的背让他背着自己。

    两人到处走了走,大街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了,到奶茶店喝点热饮,暖了暖身子,就打车回去了,到了个环境一般般的小旅馆,柳承易就给安汐冉去放了热水,小旅馆的热水不想五星级的说来就来,还得先放一会的冷水。

    刚一走出浴室,身子就被安汐冉抱住,她一脸坏笑的看着他,“我们要洗鸳鸯浴吗?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柳承易宠溺的捏住她红红的鼻子,“你个色丫头,这么冷的天,两个人洗冷,水热了你就先去洗。”

    安汐冉知道他的性子,就算在宠自己,这种事情他也不会同意。看到浴室冒着热气了,就一个人先进去洗了。

    出来的时候,围着个浴巾出来,好在旅馆虽小,但是这空调还是用的起的。

    看到露着香肩,露着性感大长腿,发丝还有些些的湿的安汐冉,立马柳承易的身体就起了翻译,喉结不自然的上下滚动着,脸庞也微微的发热,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我……我去洗漱,你穿上衣服,就躺床上,别着凉了。”

    刚从安汐冉的身边路过,她就一步跨在他的身前,有些羞涩的抬头望向他,柳承易的有些紧张,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冉冉,别闹,我先……先去洗漱,你等我……”

    看到他这样,安汐冉也没有在逗他,而是换上里面的打底衣裤,便躲在了被窝里,等他。

    柳承易洗漱出来的时候,就比安汐冉老实多了,穿上了打底衣裤,才出来的。

    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躺在第一张床上,心里非常的紧张,甚至有些兴奋,柳承易紧紧的抱住安汐冉,但是始终没有乱动一下,最后还是安汐冉主动的。

    柳承易在最后一个关头他竟将忍不住的时候将安汐冉推开了……

    最后他没有碰她,即便再有两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柳承易都不曾碰过安汐冉,他想将最好的留到最后,他也怕自己到最后不能给安汐冉最好的,他希望她的最好的能留到最后……

    安汐冉闭着的眸子缓缓的睁开,眼眶湿润,强忍着眼泪没有让它流下来,回忆的这一瞬,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个她不想醒过来的梦。

    梦的美好,梦的那个男人,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胸口闷的厉害,深吸一口气,从位置上站起来,便走去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准备到外面去走走,走个半个小时,顾煜尘估计就会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没有因为想起柳承易而忘记,今天是他们两个去民政局领证的日子。

    柳承易虽然会是她跟顾煜尘的一个心结,但是两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已经不在人世,在怎么构成威胁,也抵不过可以常伴在安汐冉身边的顾煜尘。

    毕竟深情不及久伴,而且安汐冉对顾煜尘的喜欢,也并不是虚情假意,也不是一时好感,更不是玩玩而已。

    刚走下楼,就看到跑步回来的安明轩,只见他满头的汗,一脸诧异的看着从楼上走下里的安汐冉,“啧啧啧,你别告诉我,你就打算这个样子去领证?你是多随意?多不想结婚?”

    安汐冉翻了个白眼,“这么早,你觉得民政局开门了吗?我只是出去走走!什么时候把你的小情人带过我瞧瞧?别等到我婚礼了,我先替你把把关,我婚礼的宾客也挑人来的。”

    “你个臭丫头,信不信我打你啊!真是一点都不心疼你哥啊!你越想看我就越不给你看!出去走走吧你!终于要嫁出了,28岁的老姑娘!”安明轩回击着。

    只要能跟安明轩斗着嘴,一天的心情就会好上一半,“比你好,33岁都没有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的老男人!”

    听到“老”字,安明轩啧了声,“你个臭丫头,我觉得我真的要打你了,我告诉你啊,婚礼现场漂亮点,别到时候我们抢走你风头了,你回头来怪我。”

    这样的生活才像是生活,安汐冉跟安明轩斗了两句嘴,从房里出来,呼吸着清晨夹着青草夹着阳光的味道,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了,只见门口忽然开来一辆车,是顾煜尘的,安汐冉一愣,多看了两眼车牌,又看向主驾驶上的人,不是顾煜尘是谁?

    连忙打开铁门,然后再拿出手机,才七点半多啊!

    顾煜尘将车子停到车库,一下车,就看到穿了件及膝的灰色大衣,里面是件黑色的毛衣,休闲又大气,今天的刘海也柔顺的放了下来,一点都看不出已经三十一岁了,看上去,简直就是25、6的年轻帅气的小鲜肉。

    冬日的暖阳在他的身后,仿佛他身上带着光芒,让她的心跳都不禁的加速,走到安汐冉的面前,嘴角情不自禁的就上扬了,低沉好听的声音缓缓在她的耳边响起,“穿成这样是要去跑步?”

    安汐冉穿了一身运动服,以前在宁城的时候她确实每天早上都会晨跑,在法国如果前一天没有睡太晚,她只要醒的早,也会跑两圈。

    “嗯,看时间还早,今天的天气不错准备跑跑。民政局现在难道已经开门了?”安汐冉还没有从惊讶中反应过来。

    顾煜尘将大衣扣子打开,然后一伸手,将穿得有些单薄的安汐冉一揽就揽到了他温暖的怀抱里,安汐冉只觉得身子一热,脸庞都跟着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连耳根都有些发烫。

    “没有,一想到今天终于可以跟你结婚了,我就兴奋的有些睡不着,醒也醒的比较早,在房里转了几圈,闷的很,打算开车到处转转,转到了民政局,然后才又转到了你着,没想到运气好,正好看到你。”顾煜尘充满磁性的声音回答着。

    安汐冉听着,在他的怀里轻柔的笑着,抱着他的手臂更加紧上了几分,不用娇柔做作的情话,这些简单的话语,无一不体现着他对自己浓郁的情感,每一分每一毫来自于身前这个男人的爱意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直接说一句,想我了,不就行了?”安汐冉声音闷闷的从他的怀里传出。

    话音刚落,就听到顾煜尘,一字一顿的说着,“恩,我想你了!”

    “喂喂喂!!你们两个还没抱够吗?要抱给我去房里抱啊!!在大门口抱什么抱!辣眼睛啊!”只听到楼上安明轩趴在窗台上,不满的朝他们两个吼道。

    安汐冉微微的推开顾煜尘,然后仰头看向安明轩,“我就在这里抱怎么了,能耐,把你那个小情人给找过来!你们也抱啊!”

    “我的小情人要是真的来了,难道会只抱抱给你们看??!!”安明轩的话音刚落,忽然就想到她刚到凉城,他腿被打断,然后她跟顾煜尘去医院看他的那一次……

    那香艳的画面,她至今想到脸都会不自觉的发热。

    顾煜尘好笑的看着她这个模样,“还跑步吗?”

    “你来了,不跑了,去我房里?”安汐冉从顾煜尘的怀里出来,只觉得有些冷,身子颤了颤,自觉地就又往他的怀里躲去,仰着小脑袋看着他。

    只见他的嘴角邪魅的上扬,“安总,这是在邀请我去你的闺房呀。”

    看到他这个表情,安汐冉就娇嗔的一拍他的胸膛,“哎呀,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啊,爱来不来,在外面冷死你啊!”

    说着就要往屋里走去,顾煜尘满脸的笑意,就揽住她的肩膀,跟着她一起进来屋子里。

    刚换好鞋子,就正好看到,起来吃早餐的安华翰跟李秀羽,礼貌的打了招招呼。

    李秀羽就笑说道,“哎呦,你看他们小两口,真是舍不得分开一下下,这才几点,民政局都还没开门吧,就迫不及待的要见面了。”

    顾煜尘始终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早起惯了。”他知道安汐冉并不喜欢李秀羽,所以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两人就上了楼。

    走进房间,迎来的必定是干柴烈火,顾煜尘是干柴,安汐冉是烈火,只要她在,就能轻易的将他的身体点燃。

    顾煜尘将她抵在门上,深深的吻住她的唇瓣,闻着她身上独有的气味,运动服很柔软也很容易脱,一下安汐冉身上就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背心了。

    顾煜尘将脸上一阵绯红,眼神迷离的安息日那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手指轻轻的在她露出的肚脐眼上打着圈,安汐冉身子不禁就一阵的颤栗……

    她这个模样,魅惑着他的眸子,喉咙有些干干的,安汐冉手一伸,就将顾煜尘的脑袋按了下来,在床上,两人吻的更加的激烈了。

    连着房内的温度跟着渐渐的上升。

    屋内立马春光无限,一室的旖旎暧昧……

    安汐冉又身体没有一点力气的躺在他的怀里,顾煜尘准备点起一根烟,就被安汐冉白玉般的手指给抽走,“在我房里,别抽烟了。忍忍。”

    顾煜尘“嗯”了声,就将打火机放好,然后躺下身子,将安汐冉静静的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圆圆小小的脑袋,“真想以后的日子都能抱着你睡觉。”

    安汐冉听着,疲惫的“嗯”了声,“我也是……”接着两人就没有了声。房内也安静了下来。

    两人昨晚其实都没有睡好,但是又实在醒的太早,此时导致自己睡不好的人就在身旁,两人紧紧的相拥着,脑子里什么都不需要想,没一会,两人就不知不觉的睡了下去。

    再醒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还是安汐冉先醒过来的,感觉到身后的温热和腰上紧紧抱着自己就没有改变过姿势的手臂。安汐冉的心中一阵的柔软。

    想要轻轻的转过身子,看着顾煜尘,只是没想到刚刚一动,顾煜尘就醒了。

    眸子有些些红血丝,但是精神确实比起早上要好上了很多。

    安汐冉转过了身子,顾煜尘还没等她说话,就先吻上了她的唇瓣,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早安,老婆。”

    一愣,安汐冉的眉眼不自觉的就弯了起来,“你是不是做梦梦到我们领证了?”

    “没有,就是想这么叫你,起来吧,时间差不多了,领证去,记得打扮的漂亮点。”顾煜尘在她的额头上深情的一吻,手还不安份的轻轻一捏。

    安汐冉“呀”了声,就将他推开。

    顾煜尘爬起床,就将安汐冉抱了起来,往浴室走去,每次做完,抱着安汐冉去洗漱,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了。

    换上衣服,安汐冉在化妆台上化妆打扮,顾煜尘就在她房里走走逛逛,好像在找些什么似的,但是房间里,却什么都没有,就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梳妆台,一台电脑,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家具,使得房间看起来不那么空,就没有什么了。

    所以顾煜尘逛上一圈,便站在了安汐冉的身后,看着她化的差不多的日常妆。

    她平时不化妆已经很好看了,这一化妆更是青春靓丽的一些。她不想程采曼喜欢浓妆,什么烈焰红唇……她的日常妆偏粉嫩些。

    安汐冉化好妆,站起身子,穿了见白色印花牛角扣中长的呢大衣,清纯又靓丽的,随意的绑了个马尾,青春感十足啊!哪里看得出是个28岁的老姑娘,就算说是18都会有人信的。

    她转过身子的那一刻,顾煜尘的眼睛立马就亮了。真的是属于平时不化妆就好看,一化妆就惊艳死男票的那种类型。

    顾煜尘搂过她的细腰,正要吻上她的唇,安汐冉就笑着偏头躲掉,“不可以,我才涂的口红,等下又被你吃了,走吧走吧,等会人要多了!”-

    两人从楼上下来,就见李秀云跟安华翰在楼下,看到他们两个下来,一副早就看穿了一切的眼神,让安汐冉有些不自在。

    “你们两个下来啦,要不要吃个早饭再去领证?”李秀羽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安汐冉冷眼的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接话,反倒是顾煜尘说道,“不用了,我跟冉冉到外面吃。”

    一看就知道是客套的说说,厨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点东西都没有,难不成又重新弄?安华翰跟李秀羽恨不得他们两个能现在就飞到民政局去,把证给领了回来。

    听到顾煜尘说不吃,李秀羽就将早就准备在茶几上的户口本递了出来,“呐,户口本给你们,领上证了,记得发个照片回来。”

    走上前接过户口本,就听到安华翰开口说道,“煜尘啊,今晚跟你爸妈说一下,我们一起吃顿饭,你们两个在一起后双方大人都没吃过饭的,虽然我跟你爸妈都是多年的朋友,但是之前因为你们两个的那点矛盾,还是有必要聚在一起好好谈谈聊聊的。”

    顾煜尘礼貌的点点头,“这是自然,今晚的饭局我来安排,到时候我会告诉伯父伯母地点的。”

    安华翰望着他,满意的点点头,“好了,不耽误你们两个时间了,去吧,开车注意安全。”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明明是安汐冉的家,不自在的反倒是是安汐冉自己,而不是顾煜尘,有那么一瞬间,好庆幸顾煜尘在,这些时候,她真的是不想多说上一句话。

    身旁的人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

    到了目的地,望着“民政局”三个大字,安汐冉深吸一口气,总被家里人说老姑娘,安汐冉自己都快要觉得自己是个老姑娘了,她这个老姑娘今天终于要嫁出去了是吗?

    安汐冉捂住脑袋“呀”了声,顾煜尘敲了敲她的脑袋,“下车吧,到了!”

    走进民政局,办理结婚的人,还真是多,往旁边一看,办理离婚的人也不少……

    安汐冉的眉头微微的一皱,当初既然选择在了一起,自然就要做好有摩擦的准备,记得看到一句话,当时间就了,你发现身边的人跟以前不一样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他变了,而是你更加接近真实的他。

    只是别人的感情,谁都不可以妄作猜测和评判,只要经营好自己的感情就好了,毕竟如果真的走的下去,谁又想结婚又离婚,谁希望自己的脑袋上贴着离婚的标签,谁想希望拿出户口本上,上面写着离异二字,毕竟当初选择在一起的时候,那些誓言是真的发自内心说的。

    不知道排了多久的队反正顾煜尘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自己,始终紧紧的握着,身后的一对小情侣正在他们身后小声的评价着他们两个,“天啊,老公我们前面两个人颜值真是好高啊!!那个男的帅死了帅死了!不会是哪个网红吧?”

    只听到那个女的忍不住的激动说着,那男的一直坐着禁声的手势,然后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老婆,你声音小点,等下别人听到了!多不好意思,你也很好看,你上微博被人发掘包装也可以做网红,比网红更好看。”

    那女的笑得跟个小铃铛似得,“你好讨厌啊!我在夸别人,你夸我干什么!你是不是傻啊?”

    “没有啊,我就是觉得我老婆最好看了!”

    安汐冉听着他们的对话轻声笑了声,她没有反头看向身后的两人,但是她猜想,这个女生一定张的很可爱。

    听到安汐冉的笑声,顾煜尘扭头看向她,他自然也是听到了身后人的对话,只见他忽然转过脑袋,看向身后的两个人。

    见顾煜尘忽然转过身,两人立马没有说话,也许是他的气场太过强大,两人脸上写着尴尬两个字,男的立马道歉着,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只是很喜欢你们两个,并没有别的意思,别介意。”

    那个女生甜甜的笑着连忙点头,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顾煜尘,安汐冉诧异的看向身旁的人儿,就见他缓缓张口,“不好意思,你老婆做不了网红,还有最好看的是我的老婆。”

    这一对小情侣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僵了,尴尬的氛围更加的浓郁,但是顾煜尘并不会在乎,安汐冉愣了愣,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想帮着他解释什么,身子就被用力的一扯,“到我们了。”

    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表格,安汐冉边坐在位置上填写,便小声的说道,“你跟他们说这个干什么呢?别人又没有说我们坏话。”

    看着他的侧颜,就知道他的心情不错,他没有扭头看向安汐冉,“恩,我只是要纠正一下他的审美观而已。很显然,他女朋友的审美很好。而且我不过是在陈述一间事实而已。”

    安汐冉一下没忍住笑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嘴角深深的笑意,根本散不去。

    填好表格,两人又去等着拍照片,没一会,就要到他们两个了,安汐冉拿出镜子,又给自己上了些口红,顾煜尘看到她这紧张的小模样,刚要揉她的脑袋,就被她抬手打开,“哎呀,别碰,等会发型乱了!”

    站在那一个看着并不怎么特别专业的摄影师端着个摄像机,对着他们两个,“两位新人不要靠的这么近,分开一点点。”

    安汐冉尴尬了一下,才发现两人真的靠的很近,这才微微的往旁边移了移。

    “男方笑一笑,别这么严肃,像是被逼婚一样!”

    “男方笑的自然一点,可以尝试着露一下牙齿啊!牙齿这么白!新婚应该开心一点!”

    “恩!对!对!就是这样,很好!”

    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拍完了。m.阅读,。